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章 金角玉光骥哦

  自从得意的在家里显摆一次后,全家赞不绝口,啧啧称好,导致老妈过早退休,家里的饭菜全包在了李逸飞身上,能者多劳,好习惯应该从小养成,锻炼起走。

  夏雷滚滚,这天就是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刺眼的阳光转眼间就是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下个不停,密密麻麻的雨滴在家家屋前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水幕帘。

  李逸飞家人满为患,几个伤病员躺在床上休息,他们都是上山猎兽受伤的,这春季刚过不久,山中的野兽和月魔兽大多数已经繁衍了后代,村里解除了禁猎期,猎月魔队与野兽、月魔兽打交道,难免不了伤筋动骨,身上挂彩,小伤自己就处理了,大伤都到这里进行治疗,效果很好。

  罗小兰不太爱说话,七岁的时候觉醒了幽月之力,是非常罕见的粉色生命属性,平时受点磕磕碰碰的小伤,不用做任何处理,流血的伤口就会自动止血,伤口自己愈合,一会儿就完全好了,最喜欢帮助受伤的小动物,用她修炼的幽月之力,紧贴在小动物的伤口上,能快速止血,愈合伤口,每天跟着李逸飞老妈学习药草知识,打着下手,照料着村子里受伤的病人,李逸飞的老妈非常喜爱罗小兰,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对待,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一本《养生决》,教罗小兰将幽月之力修炼到了零阶四级。

  李逸飞望着忙前忙后,瓜子脸蛋,额头正中生有粉色月形族记,上蹦下跳,一会儿担水,一会儿包扎的小巧身影,眼睛里直冒星星,心中不知道在打什么小九九,总想去逗她玩,捉弄她。

  其他的小孩子呢,全都围坐在一起,双手托起下巴,痴痴地望着逸飞老妈的身影,干嘛呢?当然是都想听她讲故事。

  李逸飞老妈基本上每个月都会讲一个故事,那带着甜甜的微笑,柔软的嗓音仿佛是听仙乐一般,这便是孩子们的节日,不仅能够听到好听的故事,而且还会懂得许多做人的道理,也会认识一些字,进一步明辨是非,增长心智,储存知识量,在成长的道路上多了一份特别的记忆。

  终于忙完了,李逸飞老妈给伤员换好药,洗完手,端上一个茶杯,坐在孩子们围成圈的中心,打开了话匣子。

  “今天呢,我给大家讲一个与咱们村子里有关的故事,大家想不想听啊?”

  “想!”

  “那就首先考考小朋友们,咱们村子里这条河的鱼儿多不多呀?”

  “多,好多,好多,非常多,吃都吃不完呢。”

  “那河水甜不甜呀?”

  “甜、很好甜,我们都喝河水长大的。”

  “那你们知道这河水是从哪里来的么?”

  大多数孩子都摇摇头,纷纷表示不知道,只有猴子周箭高高举起双手,迫不及待的说:“我知道,我知道,是从地下生出来的。”

  “哈哈哈哈。。。。。。”一时间,哄堂大笑,让小朋友忍俊不禁,猴子周箭的脸蛋刷的一下就红了,“难道村子里处理急救伤口的村医阿姨对自己说的是错的?”不由得搔搔头坐回了自己位子上。

  “好了,好了,大家可别笑哦,这可是真的。”

  “嗯?”孩子们肚皮都笑疼了,听完李逸飞老妈的话,眨巴眨巴眼睛,渐渐止住了笑声,静静的等待着下文。

  “这条河的源头,在村子东北边,百里外的地方,有个巨大的湖泊,湖底有许多泉眼,湖水从泉眼里冒出来,形成湖泊,湖水一路曲折奔流向南方,汇合着山中的几条小溪流,才流经咱们村子的。

  湖泊中的水冬暖夏凉,五彩缤纷的鱼群畅游其中,螃蟹横行无忌,湖中特产一种《磷虾》,富含多种矿物质营养元素,卖得可贵了,可是经常灰会有一超级月魔兽围绕着湖泊居住,以水中的鱼虾为食,所以想要获得磷虾,只有觉醒了幽月之力的强大幽月战士才通过努力才能做得到。

  听说啊,没有任何一只月魔兽能够靠近湖底中心,就是连强大的幽月战士也不行,好像说那里面隐藏着一只超级恐怖的圣兽呢,好了,现在我再考考大家,有谁知道这个湖泊的名字叫什么呢?”

  “《爱情湖》。”稀稀疏疏的响起了几道稚嫩的嗓音,让大家早已忘记了对猴子周箭的嘲笑。

  “对,那你们知道这《爱情湖》的名字是怎么得来的么?”

  “不知道。”

  李逸飞的老妈轻轻抿了一口茶,继续讲到:“我也是从一本很久远的书上看到的,现在就给大家讲讲吧,现在《爱情湖》名字的由来是因为村里的人们都希望每个人得到幸福的爱情,就像鱼儿和水一样永不分离,当然也希望爱情能够永恒,所以流经村子里的这条河就叫《永恒河》。

  另一个原因,就是书上所说,是大家对《爱情湖》里发生了一个经典的传说给予永恒的祝福,再也不希望发生任何一次传说当中的悲剧。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爱情湖》的岸边生存着一群悠然自得的白骥,由于水源充分,草木茂盛,独得一方天地精华,与世无争,骥群长得膘肥,健壮有力,能够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声音洪亮,日夜嘶鸣不已,白云点缀蓝天,白骥点缀绿地,远远望去好似一团团棉花。

  这群白骥的头部都生长着一只尖尖独角,银光灿灿,能够吸收幽月之力储存雷电之能,常以爱情湖周围广泛生长的月光草以及湖中的磷虾为主食,毛色柔软白如雪花,独角粼粼反光,后人常常叫做《银光独角骥》。

  银光独角骥的骥群中每隔五十年都会竟选出一匹骥王,骥王凝聚着骥群的族运,必须带领着骥群驱害避祸,延续种族的发展,为骥群的安全和未来提供保障,走向辉煌,骥王的竞选方式就是直接以武力相拼,胜出所有挑战者才能称王。

  成年银光独角骥一般在五阶月魔兽左右实力,堪比月族成人五阶实力的幽月战士,未成年的银光独角骥的实力一般都在五阶以下。

  每只银光独角骥的寿命一般只有两百年,极少部分突破了五阶,达到六阶实力的银光独角骥寿命才能达到三百年,五十年以下的是未成年,一百五十年以上的属于老年银光独角骥,未成年和老年的银光独角骥都不能参加骥王争夺战,除非未成年时期实力已经达到了五阶,或者老年时期突破了五阶。

  银光独角骥并不是爱情湖的原居月魔兽,是后来迁移而来,到达爱情湖畔以后,少了很多天敌和自然灾害,再加上不缺少食物,骥群得以迅速发展,从最初的几十匹,迅速增加到上千匹。

  而骥王争夺战就越加激烈,成为骥王不仅仅是自己的领地扩大,而且还有更多的交配权,延续更多的嫡系后代以及获得上一届骥王的传承,骥王的传承除了可以额外增加五十年寿命,也是最有希望希望突破六阶的存在。

  一次,一匹银光独角骥在一处悬崖上吞食了一颗《幽光草》,《幽光草》可是由普通的随处可见的月光草吸收了千年的幽月之力变异而来,不久之后,产下一匹从来没有见过的,长着一只金色独角的白骥。

  金色独角的白骥出生时天雷滚滚,倾盆大雨下个不停,其他的骥皮毛色如雪,而这匹金角白骥却是毛色如玉,柔软滑腻,青透圣洁,幼年时期已达到六阶实力,在骥王竞争中,击败了老一届骥王,独占鳌头,得到了骥王的传承。

  银光独角骥的独角能发出强大的雷电之力,电击对方,独角坚硬无比,角尖更是锋利,轻易的就能划破毛皮,因此骥王争夺战非常激烈,也很残酷,惨烈,一般受伤以后,都会积极寻找药草,咀嚼吞食慢慢恢复。而那匹出众的金角玉光骥,却能在受伤后,快速恢复伤口,恢复体力,金角发出的不是雷电,而是治疗之光,而且玉色的毛皮竟能反射雷电之力,因此才能在马王争夺战中,坚持到了最后,一举拿下骥王的地位。

  骥群在金角玉光骥的领导下,迎来最巅峰发展时期,本身已达到前所未有的七阶巅峰实力,寿命增长到五百年,扩大了骥群的生活范围,能提前预知一些即将发生的危险,大大的促进了骥群的发展,维护了骥群的安全,在不断扩张领土中,一些骥的奇遇吞食了各种药草,产生变异,产生出双角银光骥,三角银光骥,独角暗黑骥等等新兴物种,多达十几类。

  有一年,寒冬季节,冰冻时期,凌冽的寒风呼呼大作,骥群聚在树林里、岩洞中耳鬓厮磨,相互取暖,不时传出阵阵嘶鸣,祭奠着那几匹年迈力衰无法忍受严寒,而独自离去寻找末路的老骥,它们离得很远,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再也走不动,轻轻的倒下,离开了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

  让活着的骥群深深认识到生命的可贵,活着比什么都好,可是无论什么样的生命都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袭,让时间带走了一切,留下了一点儿历史的痕迹,证明它们来过,存在的记忆。

  

第15章 金角玉光骥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