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章 石头也会饿?

  突然间,一群七彩鸿鹄伴随着撕心裂肺的鸣叫声从此地飞过,天空中机智健壮的七彩鸿鹄护卫使者们紧紧的将一只受伤的七彩鸿鹄护卫在中间,发出阵阵悲鸣,不过那只受伤的七彩鸿鹄却是摇摇欲坠,一只翅膀上沾满了鲜血,悄悄滴落,最后实在飞不动了,从万米高空像一块落水的石头直线坠落,速度极快,降临此地,不偏不倚恰入爱情湖中,沉下水中,鲜血染满湖面,随后扑腾扑腾奋力挣扎,浮出了水面,眼里竟是茫然,感觉疲倦之极,又沉了下去,再挣扎起来,浮浮沉沉,垂死挣扎。

  金角玉光骥对突然闯入此地的陌生者大感兴趣,乘着天空中的七彩鸿鹄护卫者们还没反应过来前,飞速跑到受伤者身边,头上金角发出神圣治疗之光,止住七彩鸿鹄的伤口,使得奄奄一息的七彩鸿鹄恢复了一小部分精神,翅膀搭在马背上,顺着金角玉光骥来到岸边。

  七彩鸿鹄护卫使者黯然发现自己拼命守卫的目标不见了,心中大急,仔细一寻,地面上,湖泊中缓缓冒出一七彩鹅头,正是目标,还未赶到,只见一只金角玉光骥飞速贴近目标,于是不顾三七二十一,奋起直追,口中发出撕心裂肺般的鸣叫,发出音波攻击,使其他动物听了之产生眩晕感,严厉警告金角玉光骥远离自己守护的目标,急速扇动美丽的翅膀产生阵阵风刃,飙向金角玉光骥,可是距离太远了,根本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待到七彩鸿鹄护卫使者安然落地,金角玉光骥却已然治疗好目标,看着恢复了部分生机的目标,才停止了疯狂的咆哮与进攻之态势,虽然那金角玉光骥被风刃切割得鲜血淋漓,却没有半点反抗,看来是没有敌意的,弄错了,不是敌人。

  那目标可是它们七彩鸿鹄一族的公主啊,任何一个闪失都是一次不可弥补的巨大损失,回到族中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面对族长的惩罚。

  七彩鸿鹄公主年轻气盛,忍受不了常年呆在部落领土周围的习惯,常常溜出去见见外面的海阔天空,地大物博,对一切新奇的事物都充满了好奇。

  七彩鸿鹄族的族长也知道,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派了两支护卫队保护着公主,随它去折腾,遇到危险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一击之力,也可以使其安全逃离。

  这一次,公主和护卫飞到万里之外,寻见一处荒岛,四季如春,花开遍地,景**人,大喜之下,降临此岛畅游一翻,殊不知游兴正浓时,景色突然一变,荒岛四周围满剑齿飞鱼,不停的向七彩鸿鹄飞射而去。

  遭到突袭,七彩鸿鹄们拼命向天空飞去,措不及防之下,损失惨重,有一队护卫者的数量再也没飞起来,消失在剑齿飞鱼的口中,公主的翅膀也被剑齿飞鱼洞穿,逃离了此地往回飞的途中流血过多,也第一次经受这种惨烈打击,身心疲惫,坠落入爱情湖中,当公主觉得就此香消玉损之际,一匹高大白马王子救了它,它对此甚是感激,轻轻挥动着翅膀想要飞向天空,却是力不从心,飞不起来。

  七彩鸿鹄护卫使者围绕着金角玉光骥和鸿鹄公主徘徊了很久,最终只得将公主留在此地,根本经不住长途飞行,等到伤势好转才来迎接,于是纷纷等到金角玉光骥治疗一番后,便匆匆起飞回去复命。

  在金角银光骥的悉心照料下受伤的七彩鸿鹄逐渐康复,天长地久,日久生情,竟然忘记飞回去,舍不得离开此地,不过就在它们的孩子快要出生的时候,那群离开的七彩鸿鹄守护者已然找来了这个地方,除开上次的那一队外,又来了五队健壮的七彩鸿鹄,其中一只头顶着七彩皇冠羽,特别显出与众不同,正是七彩鸿鹄一族的族长,此次前来已是满腔怒火,上次不但损失了一队人马,而且自己的女儿差点丧命,久久不归,这次说什么也得带回去,严加看管,没想到却怀上了其它种族的孩子,这还了得。

  银光独角骥群为了守护七彩鸿鹄公主不被带走,与七彩鸿鹄鹅群展开大战,结果因为骥群不会空战,导致雷电击射长度有限,不敌鸿鹄们聚集在一起发出的飓风刀刃,除了几只暗黑独角骥凭借其隐身优势逃脱外,其余骥群几乎全部被消灭,连骥王金角玉光骥也不例外,七彩鸿鹄公主伤心欲绝,却也无可奈何的被带了回去。”

  “七彩鸿鹄族长他们太可恨了,骥群好惨,那它们的孩子呢?”孩子们泪眼婆娑的问道。

  “七彩鸿鹄公主当时正是产孩子的痛苦时期,根本没有办法使用力量保护银光独角骥群,否则马群也不会遭遇灭族之灾,战斗结束,它们的孩子也出生了,直接沉入了湖底,七彩鸿鹄处于产后虚弱期,连自杀都做不到,更无法阻止大战,后来七彩鸿鹄公主被禁足,再也没见过它的孩子,不知道是死是活。人们根据传说,潜入爱情湖中反反复复寻找,也没找到它们的孩子,这就成了一个不解之谜,这便是爱情湖传说的由来。”

  故事讲完,大雨还在下着,天色已经不早,大家眼中噙满泪水,撑起竹伞,依依不舍的缓步离开,心中牢牢的记住一个名字——《爱情湖》。

  猴子周箭临走的时候告诉李逸飞,别忘了明早继续到他家来练习射箭,听说村里过几天会组织去猎杀魔兽,说不定会带上大家去开开眼界,没准还能够大显身手,让大家大吃一惊呢。

  雨过天晴,天色亮的很早,早起的鸟儿雀跃在树尖捉虫吃,“叽叽喳喳”欢乐无比,刺眼的阳光可不分时间,直接照射大地。

  李逸飞不再偷偷翻窗跑步,轻轻推开房门,双脚上绑着两个沙袋,足有半公斤重,这可是以前不可想象的,轻轻松松围绕着村子跑完二圈,停了下来,也没有了回去睡回笼觉的习惯,因为泡用《碧幽草》之后,精神头儿好得不得了,早上起来之后,怎么睡也睡不着,体力也增长了不少,跑步基本上成了一种享受。

  卸下沙袋,做完早餐,一家人享用之后,也不再到铁匠铺去修炼,老爸老妈说一味的想要达到目标,一味的追求修炼,不放松放松,操之过急,急是急不来的,要劳逸结合,或许机缘一到,自然就能觉醒幽月之力。

  背着自制的弓箭和箭壶,急匆匆的走到猴子周箭家,健步如飞,不大一会儿就到了,和猴子周箭可谓不打不相识,自从翻板凳比赛以后,两人似乎相见恨晚,啥事儿都想比一比,较上了劲儿,不过由于猴子周箭觉醒了幽月之力,自然比李逸飞强一些,输少赢多,李逸飞当然不服气,三天两头往猴子周箭家里跑,越是输就越想赢。

  猴子周箭比起一般大的孩子懂事不少,母亲很早就过世了,父亲周森林为人老实厚道,是村子里有名木匠,桌椅板凳,建房搭屋都会,不仅实用而且美观,深受村里人的喜爱,村里人哪里有需要,他都会免费帮助,并不以此为生赚取乡亲们的钱财,你若硬塞给他钱,他却认为你不地道,收了你的钱呢觉得自己不厚道,所以坚决不收,都是乡里乡亲的,哪里没有困难,不需要帮助的时候呢。

  周森林除了木匠,也是一个狩猎好手,擅长射箭,一手箭术出神入化,百发百中,百步穿杨,因此村里的人常常忘记了他木匠的身份,尊称他为长石村《神箭手》。

  周森林经常独自入山狩猎,对村子周围的山势走向,树林稀密程度,月魔兽分布情况了如指掌,被公选为长石村猎月魔队队长。

  长石村猎月魔队一共设立五个小组,每个小组五个人,设有组长,副组长,其余为成员,猎月魔队除了队长,还设有副队长,村医人员及村民们相随。

  李逸飞一家没搬来之前,猎月魔队成员大多都是使用的木棍、木枪、木剑等装备只有少量火钩、铁棒铁质武器,而且是以高价从城镇里买来,可是用不了多久就变成了一堆烂铁。

  自从李素师傅长期为他们提供武器,只收成本价之后,可谓旧貌换新颜,猎的月魔也比平时多了好几倍,除了武器,还偶尔锻造了一些铠甲、盾牌、头盔等防护品,导致受伤人数大大减少,每到入山猎月魔时,必是满载而归,个个喜笑颜开,不胜自喜,村子里的武器铠甲也被列为集体使用的秘密武器,都存放在村工会的库房里,不到猎月魔兽时期不会轻易动用。

  每当有村外人来到此地,入山猎杀月魔兽或是深入探险时,必定首请周森林当向导,不仅仅是安全得到极大保障,更是收获颇多。

  一次,周森林独自深入龙蹬山脉深处,在山石崖壁之间发现一块突出的巨大圆石,烈日当空,正是饥肠辘辘的时候,扯上几把草掂屁股,割下一匹芭蕉叶插在后背遮太阳,坐在圆石在上面休息进食,不料当天空中的烈日完全照不出人影的时候,却听见圆石发出“咕咕、咕咕”的声音,嗯,难道石头也饿了?

  

第16章 石头也会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