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7章 高空走秀?摔得真惨

  猴子周箭刚听到李逸飞不想参加,顿时嘟起了小嘴,皱紧了眉头,用埋怨的眼神死死盯着李逸飞,居然过河拆桥,见死不救,还说什么好兄弟呢,有难就不能同当,而后又听到师父说李逸飞也跑不了,一下子眉笑颜开,雀跃不已,哼哼,看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还是逃不过师父的五指山吧。

  “师父,这到底是考验,还是训练呢?”

  “既是考验又是训练,锻炼你们的体质、毅力,你们就别磨磨蹭蹭的了,赶紧把衣服脱了,快点站上去,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直接把你们提到这山顶直接丢到河里,让瀑布把你们冲下来。”

  两个孩子听李凯这么一说,浑身打了个机灵,赶紧脱下衣裤,裸露着身子,也不怕让人瞧见,反正这会儿没什么人,兔跳兔跳的踏进水里,哇塞,好冷,不过经历狮子口的一晚上,也有些适应了冷风的温度,有了些对冰冷的抵抗力,产生了免疫力,在水中慢慢行走,活动开了就不会太冷。

  “四叔我不会游泳。”李逸飞没走几步就停下来了,生怕踏入前面水潭深处一步。

  “你们等一下,我去找点绳索来。”说罢,几个纵越,消失于此地,转身已然不见。

  两个孩子待在水谭边上活动活动手脚热热身,可时间一久,站在水潭边上都有些受不了,急忙冲上岸,穿好衣服,生了一堆火,原地打转儿,增加热量,既然来了,就等待着接受考验吧,幸好现在是白天,太阳已经发出万道光芒,有些刺眼,周围的空气已经变热,要不然换做晚上,不被冷死,也会被冷死,这潭水又不是死水,是一直流动的河水,不冷才怪。

  不一会儿,李凯拿着两条长长的粗大草绳赶了回来,绳子的一头分别给李逸飞和周箭绑在腰上,让他们继续下水,绳子的另外一头绑在岸边的大树上,捆得严严实实,不易脱落。

  周箭倒是不急不缓,逆着水流逐渐游到岩石上,可是李逸飞却只能攀着山壁,顶着瀑布冲击,慢慢移动到岩石上,不会游泳就是麻烦,两个孩子艰难的站到岩石上面,经受河水的冲刷而来,感到特别的累,虽然烈日当空,却感到不到温度,全身发冷。

  岩石表面经过水浪直接冲刷的地方光滑如镜,能直接映出人影来,周围长满水草、青苔,大约只有三平米左右,许多村里人把这里当作跳水台,只要轻轻一跃,定能掉入水潭之中。

  两个孩子刚站上去,脚底直打滑,一个瀑布水流冲击而来,将惊慌失措的两人打翻在水中,顺着水流向水潭中漂去,幸好草绳捆得牢实,刚冲下岩石边缘就被拉紧,绷住了,才没离开岩石平台太远。

  这下子,两个孩子才知道了厉害,这难度可真不小,不说站着一整天了,就是能够站稳就得费很大劲儿,没有办法,继续努力吧,要不是在最后关头抓住了生长在岩石上的水草,绝对会被冲翻,掉进水潭中呛上几口水的。

  奋力爬上岩石,不再像一开始就傻傻的站着,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现在脚底不打滑,倒是没被直接冲走,不过每一次的瀑布水流冲击力,直接击打在两人背上、头上,让两人直接大呼吃不消,只能死死抓住周围的水草,才没被撼动半分。

  刚开始两个孩子都没什么经验,正在相互说话的时候,水流冲击而来,直接从嘴里灌进肚子,喝了个半饱,眼睛也没闭上,被水流冲得隐隐发疼,看见的全是一片不清楚的水花白。

  不知什么时候,李凯已经悄然离去,两个孩子全神贯注的对抗着从上而下的水击,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整个人几乎已经麻木,身体逐渐适应了水击的力道,能够初步活动了,伸了伸已经僵硬的手脚,试着从岩石上站起来,手拉着手,脚掌紧贴岩石,一个水浪冲来,连忙闭眼、闭口,被冲退了好几步,险些滑到,水浪过去之后,已经稳稳站牢,向前走几步,回到原来的位置,却又再次被冲击倒退,复又向前,来来回回,不停地锻炼。

  这样的锻炼特别消耗体力,不多时已然筋疲力尽,饿了,就到前面河里抓几条鱼烤着吃,渴了就喝点河水,累了,就躺在岸边休息,尝到了第一道考验破而后立的好处之后,两个孩子都有些坚强,硬撑着坚持进行抵抗瀑布的训练,忘记了时间,眼看天色即将迎来黑暗,两个孩子也不得不回家休息。

  此后的每一天,两个孩子都准时来到此地,进行抗击瀑布训练,食量大涨,吃得多了起来,身子骨越来越好,越发精神奕奕,眼神透露出同龄人少有的坚毅神态,头脑越来越灵活,不仅能在瀑布水流的冲击下行动自如,更是闭上双眼,倾听水流声,主动躲避飞流而来的水流,迎着水流进行操练,打拳、踢腿,翻着花样进行锻炼。

  如此持续近一月光景,两个孩子终于能够在水流的冲击下,待上一整天了,将自己与周围环境融入到一体,觉得自己多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感悟,化身为水花,随浪逐流,心胸豁达,每天沉醉于此,乐此不彼,不知疲倦。

  李逸飞更是每天向猴子周箭学习游泳,从起初的胡蹬乱舞、呛水、潜水到狗刨式,蛙泳式,蝶泳式,仰泳式,完成了一个质的飞跃,现在已经完全能够掌握水性,如鱼得水,游刃有余。

  两个孩子将此地当成了第二个家,时不时的叫上其他伙伴一起打水仗,游泳,跳水,抓鱼,摸螃蟹,充满了欢歌笑语,玩得真是不亦乐乎,其乐无穷。

  疾风李凯时不时来到此地看看两个孩子的锻炼进程,心中大为欣慰,看起来这两个苗子都不错,至少现在心性不太坏,够坚毅,能吃得苦,做得了事。

  一天,《疾风》李凯见到两个孩子闭气潜在水潭底部奋力的打拳,比拼谁打起的水花最多,可是事与愿违,身在水底,无论怎么打拳,想要产生水花,可真是异想天开,可那认真的样子,完全已经忘却了周围的事物,如此一丝不苟,严格要求自己,不得不随手捡起土块,扔进水潭中,打断两人的比拼,让两人从水中爬了起来。

  水流声比较大,不得不双手搭成凉棚状,大声疾呼:“恭喜你们,通过了第二道考验,达成了初步目标,不过以后有机会,你们可以试试直接站在瀑布底,时时刻刻经受瀑布的冲刷,而不是像现在站在岩石上,经受时不时冲到岩石上的瀑布水流,这中间有了停顿,威力自然要小得多,不过,现在千万别去尝试,身子骨太小,根本扛不住。好了接下来的第三道考验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准备好了。”两个小孩子振臂高呼道,终于等到这一天的到来,满脸的兴奋与期待,而不是畏惧与退缩,经过两道考验之后,已经完全蜕变。

  “出发,目的地就在瀑布的上方,山顶的交汇处。”

  两个孩子离开水潭,来到岸边穿好衣服,从瀑布侧旁攀爬而上,很快来到瀑布顶端,看着《疾风》李凯站在一棵大树上,望向已经为他们准备好的,悬在空中的一条铁锁链,锁链两头分别拴在两丈宽的永恒河两方大树上,心里已经明白几分,也不像以前慌张,静静等待着发布下一步行动命令。

  “第三道考验就是,手持竹竿从铁锁链上走过这条河,时间不限,直到走过去为止。”

  李逸飞接过《疾风》李凯扔过来的竹竿,脱下衣裤、鞋子,爬到大树杈上,双手并拢紧握竹竿,小心翼翼伸出左脚,踏出了第一步,踩在铁锁链上,脚板心被铁锁链勒得有些发疼,竹杠较长,握在手中摇摆不停,身子也随着来回摇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好在双手快速移动到竹竿中心寻找到平衡,才不至于晃动,终于站稳,可把李逸飞吓坏了,左脚直发抖,高空啊,不紧张是假的,下面可是离地几米高的河水,掉下去,也不知道能不能要命,可那滋味绝对不好受。

  第一步算是踏稳了,可感觉脚下空荡荡的,心中紧张万分,似癞蛤蟆吃豇豆——悬吊吊的,深深地吸进几口气,定定心神,随即全神贯注轻轻地伸出右脚,踏出第二步,还没等右脚踏上铁锁链,恰好一阵大风吹来,身体有些力不从心,一摇晃,连人带竿直接掉从空中掉了下去。

  “啊,救命啊!快救救我啊!”

  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紧闭着双眼,惊慌失措中,双手早已舍弃了竹竿,张牙舞爪,胡抓乱扯,希望能够抓住什么东西让自己的不在继续下坠,双腿乱蹬,渴望能够蹬到一些东西,借力缓冲一下,让自己停下来。

  可惜都没能如愿,似秤砣落水般,一头栽进了河水中,“轰”水中如爆炸般升起道道水浪,呛了几口水,头脑才清醒过来,奋力向水岸游去,如果抓紧时间游动,待会儿这河水可是要把自己冲到瀑布面前的节奏,那还了得,从瀑布上掉下去,万一摔倒岩石上,那直接就一命呜呼,再也见不到这个万千精彩的世界。

  

第37章 高空走秀?摔得真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