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1章 不是酒馆的“酒馆”

    徐松马带着李逸飞和徐马松,悠悠荡荡,踏着青石板铺设的街道,看着两旁纷繁杂乱的店铺一间间往身后退去,深有感触,人生就是走路,永远没有退路,只有前进的步伐,就算自己呆在原地不动,可时间不会等你,自己不变,可周围的环境却在改变,人不动来心自动,心不动而人自动,心和人都不动了,那就意味着已经死亡。

  一行人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镇南自由市场,放眼望去,遍地摊位,大小不一,摊主大多遮住面部,戴着斗笠,着以臃肿的衣物,当买者买走一件物品后,再从衣物中掏出另一件物品,以维持数量不变,此举既节省了摊位占地,获得彼此商户间的好感,又不用等到收摊时,收拣半天,简单方便。

  物品不问出处,不问来路,不问真假,全凭购买者眼力,部分购买者也是遮面,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交易方式多样化,或以钱买物,以物换物,或帮忙完成某些任务而获得物品。

  在这里淘宝,有的收获不小,一夜暴富,成就非凡,有的倾家荡产,想不通,为此而丧失了性命,有的稳扎稳打,不赚不赔,却将一生的经历放在了此地。大部分在这里摆摊的,淘宝的都是外来人士,对着摊位上林林总总的物品,目不暇接,兵器、防具、药草、奇石、月魔兽蛋、兽骨、远古残缺部件,不知名的经卷,偶尔出现的丹药等等各种奇珍异品,稀奇古怪,包罗万象,不一而足。

  虽说在来此地淘宝者需要冒着蒙受损失的巨大风险,可是却仍旧乐此不彼,沉入其中,仿佛有什么魔力吸引着他们,或者说敢来此地者,本身就是英雄,人中豪杰,本着大无畏的精神,在这里掀起滔天巨浪,翻江倒海。

  自由市场附近有一个鉴定师分会所,名字叫《博古通今》,搭建而成的宝塔形三层小高楼,积聚着一批经验老道的鉴定者,里面藏书丰富,每层楼都有一大批书柜以及存放鉴定物品的保险柜,所有送到鉴定所鉴定的物品都要一一记录在案,增加阅历,探寻古今,研究、推敲种种物品间的相同与不同,出自哪家哪地,是否为绝世精品,往往能够顺藤摸瓜,还原出一些历史真相,或者某些事件的重要线索,成为某些血案、冤案的最重要物件,说起来这批人才是真正的老学究,知识人,文化人,每次都会将鉴定结果公开天下,是一批敢于第一次吃螃蟹的人,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唯有不断的探寻、思考才是他们的人生全部,所留下的研究笔记是人类的一大财富。

  鉴定师分会所所长仅有二级鉴定师水平,有些物品超出了鉴定品级或者范围,都必须要求来鉴定的人保留半个月,报道给上一级县城里面的鉴定师会所,进行鉴定,鉴定出有价值的物品都会颁发出一枚出自何地何时的鉴定勋章,以确保物品的真实性。

  可是就是这么一批鉴定师,在镇南自由市场中,也不敢轻言妄下断语,轻易鉴定出物品的种种痕迹,可见大千世界,如恒沙般的物品,远远超越了人类的认知度,不过恰恰是这批人最爱来这里,也不加以遮掩,腰间挂着一个特制的《鉴》字腰牌,光明磊落到处游荡,像学生一样三五成群,围绕着一件物品仔细讨论,虚心求教,可别说,还真有些珍品被鉴定出来,花费了不菲的价钱收录在了鉴定所里,成为镇所之宝。

  这里同样吸引了徐松马三人的目光,蹲在摊位前挑挑选选,摸摸看看,就算看不出什么门道来,也要拿在手里把玩一番,此番做法虽然判断不出真假,但是为了装装样子,为了不被摊主瞧出门道,狠狠宰价的做法,让摊主摸不定购买者的心思,自然也不好给物品定下真实的底价,一入市场水深似海呀,保不定是被大海淹没,还是做为掀起海浪的弄潮儿啊。

  徐松马挑选了一个酒壶,这个酒壶比酒店中酒壶要小,可是重量却远远超越了普通酒壶,世人的常识就是越大的物品越重,可这酒壶却反其道而行之,越小越重。

  表面上谈不上美观,一圈一圈的纹路布满了整个酒壶,色泽有些暗绿,表面锈迹斑斑,似铁制而又非铁制,可是却被眼尖的李逸飞,凭借经验能够揣测出来里面掺杂了青铜、铝、银等物质杂混在一起,至于其它的就暂时看不出来什么名堂,至于徐马松纯粹就是看热闹,被摊位上其他的小物件,好玩儿的所吸引。

  徐松马正要刮开表层的铁锈看看酒壶原本的真面目是什么材质,可是却被摊主伸出双手及时制止。

  “这位贵客,切不可随意擦挂,如若真要动手,那么此酒壶就非你莫属了,必须买下来才行。”

  无奈之下,倒是可以打开壶盖,看看内部,好似石质一般的内胆,灰蒙蒙一层泥浆,怪不得这么重,原来里面是石头,也不敢伸手去擦挂,也不能使劲儿摇晃,恐怕这就是酒壶无人问津的缘故,如果把内胆再掏空,怕是买回去装不了多少酒,当花瓶也不好看,若真是好酒壶倒也罢,如果清理不干净,装在里面的酒混合着杂物变成了毒酒,那可是有多远便躲多远,万万不可沾上。

  也罢,就当个摆设,买回去研究研究,再不济就给儿子徐马松当尿壶也行,就买这个,徐马松也挑选了三两件完整的小刀之类的物品,李逸飞见徐松马要买酒壶,也就挑拣了杂物堆里锈迹斑斑仅有的两个酒杯,和一个黑漆漆的类似兔子形状的石头,合计八两银子二十个铜板,都是些小物件,慨不讲价,爱买不买,一并付完钱,揣在身上继续溜达,

  镇南这一带,除了最大的自由交易市场,便是茶馆、酒店、旅馆最多,夹杂在其中的小小《帮派之家》就不是那么显眼,镇上至少有十只以上的帮派常年驻扎此地,或是大型帮派的分部,或是自行组建的小帮派的总部,任何帮派之家都不能脱离帮派的编制,帮派不大,就一个广阔的大厅,外加一个二楼的后院,名字也很简单,朴实的《帮派之家》,正是人数最多的集聚地。

  大厅里根据物品类别分为很多区域,相当于一个小型的自由市场,大多数帮众都是识货的,比起外面的地摊,这里应该说是个精品交易区,那些摆上柜台的物品,无论是外表,还是稀有程度都要高上一个档次不止。

  最重要的是每一片区域都配有桌椅,售有诸如花生米,油炸豌豆,怪味胡豆之类的小点心,配有麦子酒、果酒、米酒、泡酒之类的低度数酒类,在这里喝杯酒,吃点小点心,聊聊天,说说帮派之家界的趣事,看看每块区域墙面上用月晶石驱动的滚动屏幕,一条条信息让人目不暇接,实在看不过来,只好到每片区域的接待台慢慢查询想要知道的任务信息。

  当然最重要的是大厅中间的帮派总台,这是见证每个帮派的诞生,以及每次完成帮派任务获得足够积分,见证帮派奇迹般的升级地方,当然只有高难度的任务及高积分的任务才会在这里出现,其余的普通任务只需要在各自归类分开的区域类领取和完成交接。

  坐镇每个区域的接待员,也是按等级划分,眼光之毒辣,不下于镇上的鉴定员,与之最大的区别是,帮派之家里个个都有一定实力,而鉴定所里,大多是毫无缚鸡之力。

  这里更容易感受到的是浑身的热血,一往无前的气概,猎杀月魔兽或者人类之后凝聚而成的煞气,恍若黑暗中地狱,昏暗的监狱,混乱的战场,与整个帮派之家墙壁上用月晶石做成的明亮而圣洁的月亮灯格格不入。

  鉴定所那边的氛围不像帮派之家那么血腥,而是充满着一股股书香卷气,文雅风格,就算对某个问题争得脸红脖子粗,也不会动手动脚,更不会指着鼻子骂人,更何况是砸碗摔盘子,有那力气还不如多读两本书,多记两本笔记,多研究两个物件更为实在。

  徐马松一行人快速进入《帮派之家》,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因为从自由市场中尾随着他们的几个人并没有跟着一起进入《帮派之家》,才放宽了心,慢慢游荡起来,才淘这么点儿东西都会被惦记上,这社会真的是太过于复杂。

  李逸飞和徐马松刚进入《帮派之家》时,看着凶神恶煞的面孔及充满会所的噪杂声、欢呼声、悲凉的叹气声有些害怕,死死抓住徐松马宽大的双手,感受到徐松马习以为常,毫无感觉的镇定,才觉得心里很踏实,随意坐在一张桌子上,看着两名在棋盘上厮杀正酣的汉子,渐渐入了迷。

  看了半响,才知道此棋名叫《六子棋》,棋盘则是由纵横交错的四根线条构成,对战的双方各有六颗棋子,起始的时候,各自摆放在棋盘的交叉点上,底线分别摆满四颗棋子,第二条线上的两端分别摆上一颗棋子,只留下中间的四个交叉点空位,规则也很简单,每次只能走一步,双方轮流走,用自己一方两颗子打掉对方一颗子,使该棋子消失在棋盘上,直到对方只剩下最后一颗棋子,输赢即分,也有极致的情况出现,直接把对方的棋子堵死,使其无路可走。

第51章 不是酒馆的“酒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