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9章 牛鬼蛇神全部到来

  李逸飞尚未成年,且无才无艺,不知道该怎么才能上到超大型的巨船上,只能和玩得熟悉的伙伴在河边,点燃花灯,放进河里,顺水漂流,颇为好看,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拿出一个小本子,时不时的画上两笔,写上几字,身后跟着一群“徒弟”。

  这群“徒弟”可不是李逸飞自己收取的,而是他们自愿的,自从李逸飞待在镇上,经常会到铁匠铺去看看,觉得这些人的技术和老爸相比,何止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自己人小言微,也不便多说什么,只是跑到人群面前,看看,那状况更加惨不忍睹,确实是在看不下去了,便出言指点几句,该怎么怎么做,能够提高效率,却惹得众多见习铁匠和铁匠学徒哈哈大笑,一气之下,便与众人打赌,赢了就帮李逸飞四处打探、打探各村的英雄人物,输了李逸飞就得帮每人干一天的活,结果不言而喻,真理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败得心服口服,就这样他们帮李逸飞打探消息,李逸飞也毫不吝啬,针对他们每个人的分工不同,多多少少指点了一些可以改进的地方,提高工作效率,顿时惊为天人,一个个见习铁匠和铁匠学徒技术大涨,一声声“小师傅”叫的那个甜啊,工作效率高了,工钱自然也挣得多了,这都是李逸飞带来的啊,得孝敬啊,小朋友嘛,糖葫芦啊,葱油饼啊,芝麻糖啊,一天一个样毫不含糊。

  每个打铁的人精力几乎都有限,只能专注于一个方面,很多技术只能死搬硬套照着前人传承和书上所记载所做,生怕每一个环节出现纰漏,导致打造不出好东西,因此导致效率不高,也没谁敢去改动什么固有的步骤,全镇都没一个正式的铁匠,要是出了什么岔子,既浪费精力不说,还得回到原路上去,太不划算,对于从小耳闻目睹老爸技艺的李逸飞来说,每一步烂熟于心,而且涉猎广泛,自然在这些原始的打铁技艺上大放光彩。

  “小师傅,快看,你画册上第九页红星村的小白鼠白胜来了。”

  抬头一望,远远的河面中漂浮着一根竹竿,竹竿上站着一身白衣的男子,双手背后,就那么轻飘飘的顺水而下,奔向超大型巨船,显示出了不俗的功夫。

  “小师傅,你看那边,那不正是第七页双岐村的双头蛇孟刁贤嘛。”

  一临河的餐馆中,打开了一扇窗户,一袭黑衣裹着黑色头巾的人,将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丢下几个纹银,一手抓向桌上的筷篮,一手捻起筷栏中的竹筷,向河中大船激射而去,整个人轻轻一提身,越出窗户,踏筷而飞,不落水面,颇为神速,眨眼间便到了超大型巨船之上。

  “小师傅,河中间,河中间,第十页大田村的小霸王南宫霸也快现身了。”

  河面上突然升起一朵巨大的粉色莲花花苞,没有任何绿叶,层层花瓣自动绽放,一片接着一片,由外向内向四面八方展开,最终露出手持白扇,神情盎然,一身青蓝色的长衫,腰间一条白腰带的人,脚下用力一蹬,那朵绽开的粉色莲花,居然被蹬入水中没了踪影,一时半会儿还没浮出水面,借着这一蹬之力,纵身一跃,白扇连舞,也不知道是凭借着脚下的力道登上超大型巨船的,还是靠白扇煽动的空气将他推上超大型巨船的,或者两者都有,让人琢磨不透。

  看着一个个的英雄人物接二连三施展出真功夫登上大船,李逸飞的心也有些按捺不住,召集着伙伴们及一群学徒,商量奇思妙计,好登上超大型巨船去瞧一瞧,看一看。

  “逸飞,要是你变成蝴蝶就行,动动翅膀‘呼啦、呼啦’就飞过去了。”

  “还不如变成大鸟呢,比蝴蝶快得多。”

  “不如变成鱼摆摆吧,尾巴摆摆,吐个泡泡,眨眼就游过去呢。”

  “停、停、停,你们当我是百变神仙啊,说变就变,不成不成,唉,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去的成。”

  “噗通、噗通、噗通。。。。。”

  河面上突然响起众多落水声,定睛一看,原来全是从连接的船板上被人摔下去的,不知什么时候,宽阔的船板上多出来一尊身穿红衣的男子,沿着船沿走了一圈,把一些瞎脚猫,牛鬼蛇神,虎头马面统统一抓,来了个过肩摔,摔下去的自然活该倒霉,一时半会儿没爬上来,就算爬上来了,不用多说,自然被众人联手再度推入河中,似乎掉下河的人都已经失去了登船的资格,只得回到岸上,没被摔下去的人自然过关了,倒是吓得李逸飞一帮人等不轻,统统打消了上船的念头,可是身边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走吧,上去见识见识,对你来说是有不少好处的,你的画册真的很不错。”

  这人正是刚醒来不久的司马梦,洗净了身子,理顺了长发,换了身素衣,正要到厨房找吃的,却听见举办琴棋书画《才子大会》,连饭也顾不上吃,急匆匆的赶来,看来还没来迟,大会还没开始,望见李逸飞,才想起醒来后随意翻看的画册,真的,真的非常有意思,很实用,也不知道是谁出的点子。

  牵着李逸飞的小手在其他人羡慕的目光中,踏上一艘属于《艺术城》的船只,缓缓靠近南明河中间围了一圈的大船,让李逸飞趴在背上抱紧,双手抓起两根撑船的竹篙,奋力插进河中,来了一个撑杆跳。

  刚跳到船板上,就迅速伸出一只手稳稳抵住了那红衣男子抓来双手,使得过肩摔的举动无法得逞,靠近了一看才知道,此人身材臃肿,满脸横肉,正是第十三页永团村的红屠夫赵无极,两人略一交手后,相互寒蝉了几句,便各自散开。

  “我当是谁能这么轻松挡住我的《过肩摔》起手式,原来是长石村的偷天手司马梦,怎么你们村就你一人来的啊,今晚想顺点什么回去?不过可得告诉你,今晚执法的可是镇上的鬼魅眼范忠莎,你可得小心点儿,别栽在她手上了,遇见这人我可是有多远躲多远。”

  “哈哈,多谢赵哥相告,我早已金盆洗手,不会惹祸端的,多月不见,赵哥的功夫越来越精进了,刚才多谢手下留情,倒是今晚究竟是怎么个章程啊,能不能为兄弟讲解一二。”

  “你金盆洗手,打死我都不相信,就把这门儿功夫断送在你手里?你不出手,那是因为一般的东西根本入不了你的法眼,要说手快、眼快、心快,三快之人当下还没能与你相比的,至于今晚的规矩么,只要你登上中间这艘四层楼高的超大型巨船就知道了,祝兄弟玩得愉快,我还有别的任务,先告辞了。”

  司马梦将背上紧紧抱住自己的李逸飞轻轻放下,一同来到一张木桌旁,看着还有两个空位,毫不客气各自坐了一张,随手拿起桌上无人开动的盘盘瓜果,也不顾众人诧异的眼神,自顾自的吃起来,这肚子都饿了大半天,要不是想着船上肯定有吃的,还得吃了饭才得过来呢,顺便也塞了个苹果给李逸飞慢慢啃。

  李逸飞却没有什么胃口,早已吃过晚饭,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周围,不断地扫视着人群,聆听着消息,好奇心从未停止。

  “梦梦叔,刚才那人说的鬼魅眼范忠莎,我画在第八页呢,听说她的眼睛可厉害了,能透过衣服看你有没有偷东西。”

  “噗”,司马梦把刚吃在嘴里的果沫一口气全喷了出去,把正对面正在交谈的三人喷了个满脸雪花飘,立马起身,连连道歉,为三人拭擦衣物。

  “对不起,对不起各位,实在抱歉,在下不是故意的,请原谅则个。”

  “真是有辱斯文,粗俗不堪,我们走。”

  “看那饿死鬼投胎的样子就是斯文败类,怎么还能登上船来,扫兴、扫兴。”

  “走吧,走吧,免得影响心情,待会儿会场上就会大失水准咯,得不偿失啊。”

  望着空荡荡的位子,听着充满讥讽的话语,司马梦也不在意,倒是语重心长的对着李逸飞轻声告诫起来:

  “哈哈哈,你小子怎么是个笨蛋啊,有那么玄乎的么,把衣服都看穿了,那不是光溜溜的让人看了么,谁还敢娶她啊?”

  “他们都这么说的,还有呢,他们还说梦梦叔、周叔和木叔都很厉害呢,我画在第五页、十一页、十二页上的,梦梦叔,你看过没?”

  “当然看过了,挺不错的,不过不要再随便乱说话就行,我们抓紧时间先吃点东西吧,待会儿大会开始,我们就吃不成了东西了,等到开完大会,我再回去慢慢研究你的成果,看那人,认识吧。”

  “当然认识,草上飞凌剑,第六页铺子湾镇上凌家的二公子,一身轻功了得,据说是被狗咬,被狗追出来的功夫。”

  不一会儿,船板上人满为患,各地方的高手们陆陆续续的都已到来,此时,中间的超大型巨船上,四层高楼楼顶处,从下往上缓缓升出三人,刘传喜镇长,县里来的书院副院长,还有一袭白衣的林飘雪。

  

第59章 牛鬼蛇神全部到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