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3章 正大光明的抢劫

  可是,杜老大呢,什么乐器都没拿,清了清嗓子,张口唱起歌来,配合着土老二单调的铜钹声,倒是勉勉强强可以入耳,可是那歌词实在是让聆听的人群忍不住,爆笑不已。

  “十八的妹妹一枝花啊,一枝花,‘哐当’,哥哥盼星星,盼月亮啊,‘哐当’,盼着妹妹快长大啊,快长大,‘哐当’,摸摸妹妹的腿呀,亲亲妹妹的嘴,‘哐当’,哥哥心里暖洋洋啊,暖洋洋,‘哐当’。。。。。。。”

  土老二配合着杜老大的歌声边击铜钹,边跳舞,这姿势真是精彩绝伦,左脚单脚跳三下,右脚单脚跳三下,然后转个圈扭扭屁股,他们表演多久,观众们就笑了多久,镇外孙老三、候老四带着手下们远远望着聚宝船顶的大屏幕,远远听着人群中传来时有时无的爆笑声,不禁感叹万分,土老二就是土老二,怎么跳怎么好看,杜老大更是高手,什么乐器都不用,却赢得人群的阵阵“喝彩”,这些,一般人还真是办不到。

  传到器里传出带有磁性的声音,那低俗不堪的歌词,屏幕上手舞足蹈不亦乐乎的击钹人,真是给众人好好上了一课,让人大开眼界,聚宝船外十余条船连接在一起的甲板上,丑态百出,有的笑得抱着肚子在甲板上打滚不止,有的笑得眼泪留个不停止都止不住,有的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有的直接笑得跳入水中,洗洗脑袋,真是五花八门,开心大笑,不可一一描述。

  岸边的几个小孩子,跟着屏幕中的人跳舞,学得有模有样,嘴里“哼哼唧唧”却是在学那唱歌人的腔调,别是一番风景。

  待到杜老大、土老二表演完毕,人众才堪堪止住笑声,从甲板上爬起来,理理衣服,正襟危坐,继续等待着下一位的精彩演出。

  司马梦吩咐了李逸飞几句,不管不顾的豁出去了,轻轻抓起长笛,望着李逸飞拿起鼓槌,点头示意,吹奏出欢快的乐符,节奏轻快,笛声明亮,勾勒出一幅静谧的夜晚,一对青年男女坐在湖边,声声细语,谈情说爱的画面,每隔五个呼吸,便有一声鼓音响起,似乎是画面中男女青年随手捡起的石子,扔到湖中的声音,相当和谐美妙,让人身如其境的感受那份爱的甜蜜,那份幸福时光的点点滴滴,心中的柔情随着活泼的笛声展现得淋漓尽致,独一无二,只是时间太短,有太多太多的遐想空间,曲终人散,两茫茫。

  之后三楼船舱中,剩下的人众里也合计着来了一个众人熟悉的大合唱;“清风扶明月啊,明月照大江,江水涛涛永流传啊,四面八方人心暖,大地养育山川,山川创造自然,我们欢快的在一起啊,生活多么幸福美满。。。。。。”

  曲终,再也没人能够出来表演,一刻钟后,考官再三询问无人可以演奏,便宣布今晚的琴棋书画《才子大会》正式结束,获得今晚第一名的便是那位唇红齿白的人,做出的对联如下《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古今往来多少事,几番轮回结成空;情深似海,岁月如歌,相思缠绵多少年,几次相见皆凝噎》,堪称绝对。

  一楼中船舱,虽然没有画出菊花和南山,但是却用菊花的伴生草布满整个画面,草丛远处画一小小的寺庙,寺庙只画出了背面的庙墙,突显出坐北向南的趋势,有庙就有山,紧紧围绕《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画出了耳目一新,另类的佳作。

  二楼船舱中的棋艺,更是柔中带刚,连绵不绝,坚贞不屈,在屈居于劣势的情况下,毫不妥协,不放弃,不到最后不认输,最终反败为胜,成功屠掉了对方的大龙,是一场经典棋艺,完全可以载入棋艺宗卷加以广泛宣传,再加上三楼的筝声也不知道征服了多少男女老少的心,所以第一名名副其实,实至名归,问其姓名,答曰“清风”,这显然不是真名,人们纷纷猜测其身份。

  第二名则是出人意料的司马梦和李逸飞组合,第三名是吹奏埙曲铺子湾镇上大大有名的青年才俊音乐世家小乐师郭咏怀,因为第一名的筝曲弹奏的太好,所以特意选择了有难度的埙,可惜不太熟练,没能把握好。

  第四名是二胡的演奏者是双岐村的棋圣黄棋王,第五名是让人捧腹大笑的杜老大和谢老二组合,第六名则是敲击编钟的则是永团村的财迷钱赚钱,除开第一名今夜能进入四楼船舱领取奖品以外,其余第二至第六名纷纷获得了一个长条形锦盒,同双肩长,手臂粗细,略微沉重,也不知道里面收藏着什么物品。

  杜老大和土老二的满腔热血,激情澎湃,兴致勃勃的来争取第一,却被这最终的排名打击得昏头涨脑,不可能拿不到第一啊,怎么回事呢,肯定是考官包庇,拿不到第一就抢不到最好的宝贝,这可不行,而且就这一个锦盒,怎么够兄弟们分呢,赶紧的,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先把这些锦盒弄到手再说。

  “兄弟,我看看你这盒子里装的是啥啊?”

  “哥们儿,你这盒子重不重啊,我能掂量掂量一下不?”

  “大哥,咱们比较一下谁的奖品更丰富啊,让我先看看你的,一定是最漂亮的吧?”

  四个锦盒轻松骗取到手,加上自己获得的,一共五个锦盒,两人相视一笑,也不现场打开,杜老大抱着三个锦盒,谢老二抱着二个锦盒,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之前,推开三楼船舱的窗户一骨碌跳进了河里,潜水到岸边,也不见众人追来,连忙发出信号弹,赶到镇门口,里应外合,躲过巡逻的护镇卫队,将锦盒从铺子湾镇城墙上扔下,人随后也跳下城墙,城墙脚下早已等候的孙老三、候老四带着兄弟们稳稳接住锦盒和杜老大、山老二,然后一溜烟疯狂奔逃,直奔落脚地,瓜分宝贝去,总算是没有空手而归,这回应该是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了吧。

  三楼船舱剩下的众人义愤填膺,原本以为这两个跳梁小丑是把锦盒集中在一起,当场全部打开,让大家看看到底是什么,开开眼,没想到到手的奖品却被骗走,俩忙行动了起来,正要呼朋唤友,跳出船舱,围追堵截,抢回锦盒时,却因刘镇长的一句话停止了一切动作,不再行动。

  “别追了,奖品还有备份的,各位请稍等,马上取来,不要因为几个跳梁小丑而打扰了大家的兴致。”

  随后第二至第六名手中复又领取了一个与之前一模一样的锦盒,轻轻打开一看,全部都是统一制式的铁笛,怪不得有些沉重,不过还另外领取了一份琴棋书画《才子大赛》的排名证书,才知道先前那两位真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根本不值得一提,只有这证书才是最重要的,没了继续进入四楼船舱的资格,纷纷告辞和船外一同看热闹的人群一起回家,夜已经深沉。此次大会已经宣布结束。

  整个聚宝船上只剩下四楼船舱中的“清风”和林飘雪,两人相对而坐,促膝长谈,林飘雪正要把酒给“清风”斟上,“清风”却连连摆手表示不喝酒,换成茶杯慢慢对饮,赏月吟诗,谈古论今。

  林飘雪听着“清风”有些别扭偏磁性的声音,看着洁白的脸庞,从额头慢慢往下看。柳眉杏眼小琼鼻,性感的嘴唇,白皙的高脖,咦,怎么没有喉结,仔细一看才发现“清风”双耳上有耳洞,再也忍不住“噗嗤”一笑,倾国倾城。

  “敢问,眼前这位姑娘不知是谁家的千金啊?”

  “啊,被你看出来啦,那你就猜猜看,《花若盛开,清风自来》。”

  “哦,原来是人称才艺双馨,大田村小霸王南宫霸的妹妹,粉红佳人南宫倩啊,真是久闻大名,直到今日才得以见到真容,果然那是绝美无双啊。”

  “飘雪姐姐真是过奖了,小妹哪能和姐姐相比呢,今晚还得劳烦姐姐作陪,真是不好意思。”

  “哪里哪里,你我难得一见,正好可以探讨一些青年才俊,妹妹以为如何?”

  “敢不从命。”

  “想来,前些时候,倩儿妹妹在镇上的那一支舞曲,唯美的表现,定格在《花若盛开,清风自来》的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为妹妹所倾倒,让妹妹的美名传扬开来,可惜姐姐有事外出,没有看到,不知今日妹妹可否为姐姐单独舞曲,弥补一下姐姐的遗憾啊?”

  “当然可以啦,不过你得先让我换套衣服,然后咱们一起跳舞,我知道姐姐的舞姿才是天下无双呢。”

  “那好吧,咱们就先喝点小酒,准备准备,然后在慢慢跳上一会儿。”

  两位佳人喝点小酒,唤出侍女演奏,在聚宝船上四楼船舱中翩翩起舞,相互学习,相互探讨进步,乐此不彼,在酒精的作用下,跳着跳着,睡到在船舱。

  一转眼,三天即过,在村民们热烈的讨论者琴棋书画《才子大会》,纷纷猜想着大会第一名享受着什么样的服务中度过,自从琴棋书画《才子大会》后,许多才子佳人受到了商家、社团的重金聘用,从此衣食无忧,可羡煞了旁人,使得空有一身蛮力的人们目光集体瞄向了比武大会,各村的英豪暗暗摩拳擦掌,苦练绝技,借此机会出人头地,做个人上人,确保全家不再为衣食住行发愁。

第63章 正大光明的抢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