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6章 好可怕的蝎子

  另一面云幕中,一个眼大、嘴大、耳朵大、脑袋大、野心大,腰粗、腿粗、脖子粗,五大三粗的人始终坚信自己定能创造出奇迹,正是永团村的大力神林峰,手中紧握一对百斤重的旱天锤,目不转睛的扫视着远处正在火拼的一群人,双方实力都差不多,各有损伤,一时半会儿谁也奈何不了谁,只是徒增伤口,自己是不是该出手了呢,鹤蚌相争渔翁得利嘛,正在思索着,他妈的,早不来,晚不来,现在才来,一拨利箭飞射而来,把这两群人来了个无差别打击,漫天的箭雨倾泻而下,就跟下雨没有区别,结果搞得两帮人马集体捏碎令牌,传送了出去,好你个长石村的神射手周森林,看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招是行不通了,大家都半斤八两,谁都奈何不了谁,还是先撤为妙,等到最后再来决一雌雄也不迟。

  司马梦藏在一颗大树上睡觉,似睡非睡,似醒非醒,那高高支起的耳朵,正细细聆听着方圆一里的动静,听了一时三刻,没什么动静,眼皮子都快要撑不起了,突然嘴角一翘,快等到花儿都要谢了,终于有猎物上钩了,准备好的大餐马上就要被好好享用,那就好好看看,究竟是些什么货色。

  “大哥,这只二阶实力风属性的明黄色急风豹窜进树林了,咱们追还是不追?”

  “追,当然追,咱们一共五个人呢,怕他个鸟,大不了直接传送出去便是,好不容易能够碰到一只落单的急风豹,怎么可能轻易放弃,万一它体内产生了月魔兽核,咱们不就发大财了嘛,赶快的,跟上,别跟丢了,谁他妈拖了后腿,没跟上,老子跟他没完。”

  一行五人毫无防备的追进了树林,却看见那只急风豹,被稳稳的吊在树上,顿时心中一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但是别高兴得太早,不能得意忘形,看这架势,是有人事先设下了埋伏啊,小心为上,先四处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陷阱。

  打探了周围,静悄悄的,也没发现有挖过陷阱的什么痕迹,便放下了紧张,可依然不敢大意,仍旧小心翼翼朝着急风豹靠近,却没想到走在最前面的那人踩到了地上的圈套,脚下一紧,被树藤捆住了脚,还没来得及摸出刀子割断,就稀里糊涂的被树藤拉在树上倒吊起,这下怎么可好,小刀绑在裤腿里呢,现在摸刀子都摸不着,只好等其它四人来救,真是的,走路没长眼睛,只顾看急风豹去了,不过这地上的圈套还真是不好识破,自己跟那急风豹一样傻不溜秋的啊,看起来遇到了高手,希望其他四位兄弟好能够足够小心吧。

  一人急急忙忙前去准备爬树砍掉绳索相救,却不料一脚踏进了挨着树根的陷阱深坑,那倒插得刀子可是够长啊,直接将大腿贯穿,血花飞溅,且不说疼痛难忍,现在动都动不了了,成了废人一个,算了还是早点离开这个邪门的地方,出去好好养伤,再也顾不上其它几个兄弟的情况,捏碎了令牌,免得拖他们的后腿,眨眼间被传送出了秘境。

  剩下的三人面面相觑,呆在原地,不敢再乱动分毫,至于倒吊在树上的兄弟,只要性命无忧,那就不用着急,先保自身再说。

  看来还是原路返回的好啊,再前进一步,说不定还得遭殃,一人刚转身,没跑两步,不知从哪里飞出一个长方形的栅栏,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尖刺,躲之不及,被死死钉倒在地上,流血不止,还好没有全部刺中要害,暂时死不了。

  生怕还有木栅栏飞来的两人,分别向两边卧倒,一人直接卧在了铁质的兽夹上,夹住了大腿,动弹不得,另一人虽然毫发无伤,却被吓破了胆,急忙捏碎令牌,被传送了出去,虽然没有取得什么收获,但是比起其他几位兄弟的状况,由衷的感到庆幸。

  藏在树上的司马梦听着没了动静,才从树上跳下来收拾战利品,看着动惮不得的三人,使出看家本领,属于盗贼的专业技能,将三人趴了个精光,直接击碎其令牌,送他们回家了,看着满地的杂物,东挑挑,西拣拣,最后才将那头吊死在树上的急风豹剥皮开肚,取下完整的一张豹子皮来,却意外的在其体内找到一颗风属性的月魔兽核,正是发了大财,看来这连环陷进技术,还没有数典忘本还给师父啊,这门技术不但还没落下,还略有精进,已经非常不错,足以对得起远在九天之上的鬼手师父。

  鬼魅眼范忠莎一双大眼睛丹凤眼,宽宽的额骨,坚挺的鼻梁,大大的红唇,身着黑色劲装,手握长枪,丰乳翘臀,S型曲线展现出高挑傲人的身材,显露出原始的野性之美,脚穿长筒豹纹皮靴,不停地穿梭在石林之间,像一只脱跳的小鹿,在山石间不断的跳跃,直奔山顶而去,在她身后两米处,始终跟随者一道白色的身影,无论范忠莎是左突右闪,上蹿下跳,始终都不能把这道身影甩掉,也只得任其自然而为,不再管他,只要不耽误自己办事即可,如果非要惹事生非,就让他好好尝尝长枪的厉害。

  小白鼠白胜依旧一袭白衣,身背一柄长剑,从乱石丛中钻了出来,抬头一见,一只巨型的三阶实力土属性的褐色岩蝎,正高高地举着那双无坚不摧的钳子一开一合,两个鸡蛋大小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这个闯入地盘的小小人类,黑色的尾钩瞬间直立,六只巨足深深嵌入岩石中,整体有足足比白胜大了五倍之多,不等白胜回过神来,直接一钳子砸了下来,结果被白胜就地一滚,躲过去了,只得擦身而过,砸掉了片片碎衣,地上碎石满天飞,一砸不成功,白胜迅速爬了起来,可不想呆在地上等死,还没稳住脚跟,两只张开大钳像牛皮糖一样,对准腰部,左右合击,猛地夹了过来,没办法,只得再次卧倒在地,迅速打滚,离开了大钳的攻击范围,二夹也没成功,真的好险,刚刚猛吸一口气,却不料这一滚就滚到了岩蝎身后,那散发着冷冷寒光的尾钩闪闪发亮,从天而降,朝着脑袋钩来,只得双手双脚趴在地上,全身力量灌注到四肢,嘴巴一张一合,像只癞蛤蟆,双腿一发力,往前扑出了几米,回头一看,差点心脏没吓出来,自己刚才呆的地方全是石头,硬是被尾钩划出一条深深的沟壑,要是没逃出来,绝对会被劈成两半,三钩也没钩成,没想到体型那么大的它,精准度却是高的离谱,要不是反应极快,不丢命也得受重伤。

  一砸、二夹、三钩,褐色岩蝎一连三次都没成功,气得冒烟,迅速调转身子,对着白胜使出了绝招,喷发出大量的绿色毒雾,将身体周围方圆半米的地方笼罩了进去,丝毫看不出里面有什么东西,等到几个呼吸之后,准备坐享其成,必须将那个可恶的人类毒死,再将其碎尸万段,然后再慢慢的享用,虽然想法很丰满,可是现实很骨感,这浓稠的毒雾,不仅包围了白胜,也把自己包了进去,隔绝了视线,突然感觉到肚腹一阵疼痛,遭了,受伤了,流血了,这狡猾的人类居然滚到肚子下面去了,看我不把他直接压死,可是毒雾确是顺着伤口直往身体里钻,真是作茧自缚不可活啊,哎哟不好,这可恶的人类也顺着巨大的伤口钻进肚子里面来了,怎么办?只得拼命吸回毒雾,夹紧肌肉,不过回收毒雾的速度始终赶不上毒雾扩散的速度,夹紧的肌肉又怎能敌得过长剑,剧烈的疼痛,只得四处奔走,双钳乱挥,遇山撞山,遇石撞石,地面被深深的犁出一道沟壑,越是挣扎得厉害,毒雾就扩散得越快,还有肚子里面的人类正在疯狂地破坏着体内器官,对周围一切环境造成极大破坏后,渐渐的没了声息。

  “轰!”

  一声巨响,那只巨型的褐色岩蝎,轰然一声趴在地上,来了一场小型地震,待那剩余不多的毒雾被风吹散后,才慢慢露出了白胜的身影,手持蓝色的宝剑,剑上沾满了鲜血,那一身白衣已经成了一件乞丐衣,残留的淡淡绿色毒物,新鲜的红色血液,还有满身的黄色液体将破损的衣服变成了迷彩服,要是在森林里,绝对是完美的伪装,可是在这片到处都是黄褐色的石林中,却是最亮丽的风景,相当明显的目标所在,不过幸好贴身内甲完好无损,费尽好大力气才砍下了尾钩,破开褐色岩蝎身躯,找到了一颗亮晶晶的黄色土属性月魔兽核,上面纹路异常清晰,怪不得实力这么强横,原来快要进阶四阶了,可是在这《丛林》秘境里,却永远无法突破四阶。

  岩蝎全身甲硬肉厚,寻常把剑根本无从下手,可这柄家传宝剑,再加上刺入的地方可是肚子下面那身甲壳衔接的缝隙处,才能取得这么辉煌的战果,唉,呆在肚子里的感觉,可真是不想再来第二次,太他妈的恶心了。

第66章 好可怕的蝎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