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9章 来,打擂台

  在激烈的讨论声与紧张的准备气氛中,那些在《丛林》秘境中受了重伤的人都让亲朋好友将自己抬出屋外,仰头望向东北方向,正是铺子湾镇非常著名的角斗场,共有十个大擂台,呈梅花状分布,擂台周围是观众席,离擂台不远处,有一方高于擂台的场地,平时是用作签生死状,堆放赌斗物品的地方,现今用作了主持台,榜上有名的百名英雄豪杰一个不落的站在台上,等待着自己的命运,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张纸条,上面记载着一到五十的数字,每个数字都有两张纸条记载,捏在手心中早已被汗水湿透,其中居然还有五位参加过《才子佳人》大会的巾帼英雄,真是让人耳目一新,令人敬佩。

  “现在宣读此轮比武规则:双方不得下杀手,取其性命,可以使用任何武器装备,直到一方失去战斗力,也可以主动认输退出比武,比赛采取淘汰制,一场定输赢,胜者晋级参与下一阶段的排名战,败者退出比武大会,事后不得以任何理由寻仇报复,一经严查,必严惩不贷,你们都大声的回答我,听清楚了没,明白了没?”

  “听清楚了。”

  “听明白了。”

  “既然如此,废话也不多说,请抽到一号至十号的比武者,登上相对应的编号擂台进行比武。”

  主持台上迅速少了二十道身影,分别立于擂台上,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对于底细大家心中基本都有了个初底,就算没有调查过,或者实力悬殊,也要拼一拼才行,不能够就这么轻易认输,说不定拼一把还有得机会,不拼一点机会也没有,也不知道对手有多么强大,自己也就无从追赶,无论怎样,能多坚持一个呼吸,绝不只坚持半个呼吸,至少也要让对手亮出最后的杀手锏才行。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比武开始!”

  每个擂台下面都有一群自发组成的人墙,人人穿盔戴甲,手持一人高的盾牌,包着整个擂台围了一圈,避免擂台上有意外发生,伤及观众席的群众,同样,主持台上空出现了十面云幕,每一面清清楚楚的映射着每个擂台上的详细情形,比武双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留在了云幕中。

  “逸飞,快查看下你周叔对手的资料,画下了没有。厉不厉害啊,胜算有多大?”

  “好的,老妈,此人姓名不详,外地人,出现在此地已有七个年头,长期狩猎月魔兽,偶尔出售些兽晶、药草,重甲相伴,擅使一口斩马刀,绝招是《斩兽十八刀》,加入了《火辣辣》帮派,估计和周叔半斤八两吧,谁能抓住机会,谁就能赢。”

  第一批次比武当中,周森林抽到了八号,手里拿着特制的长弓,拉了拉弓弦,摸了摸背后箭筒中弓箭的箭羽,心中大定,快速登上八号擂台,看到自己的对手是一名外来人员,长期在附近猎杀月魔兽,微微皱眉,遇到这类以狩猎为生的人,最难缠,能胜利的机会,不是没有,只不过要提前暴露一些底牌,下把狠劲儿才行。

  迅速拉开了距离,等到裁判宣布开始时,一出手就是绝招《独孤九箭》,一箭穿心,二箭杀魂,三分天下,四分五裂,五箭分尸,六箭齐出,七进七出,从第一式到第七式,连绵不绝,可惜第七式只使出了一半,原因当然是箭没有了,这个箭筒只能装下二十五支箭,早知道如此应该倒着来,从第九式到第一式射出,效果应该更好,可惜从来没做到过,每一式所耗费的精力都是海量,因此《独孤九箭》并不常用,普通的弓根本受不了这么大的拉力及附加力道,这把特制的弓虽然承受住了力道,可是准星却偏差了些,由于连续拉射,这双手的大拇指斧口已经流血不止了,十指因为用力过度,变得有些僵硬,活动不便,付出了这么多,应该把对手射成了刺猬吧,怎么没听见开口认输的声音呢,疑惑的目光盯着对方,瞬间撑得巨大,直的发白,遇到乌龟壳,还真是不可小瞧任何一个对手呢。

  狩猎的外地人在血与泪的环境中屹立不倒,自然深知,生命的可贵,所以每次都是穿戴重甲与月魔兽搏斗,也是对自己身体的一种锻炼,习惯了重甲的相伴,此次比武自然没少掉,可能是就是因为重甲的缘故吧,还没冲到对手身前,就遭受了沉重的打击,这《独孤九箭》可是远近闻名,如今亲身体会果然不凡,第一箭还能勉强用手中的斩马刀磕掉,力道不轻啊,刀和箭一起磕飞了,掉落在一旁,第二箭就只能躲了,靠,两支箭,只躲掉了一支,飞出了擂台,被护卫安全的人墙用盾牌挡了下来,另一支正好射在右脚的重甲护腿上,来不及拔出,又见三支箭飞来,糟糕,避无可避,完全躲避不过,只好迅速蹲下身,将脸部埋进腿里,双手抱腿,蜷缩成一团,耳朵只听见一片利箭穿空的声音迅速飞来,“咄咄咄咄”,一刻钟后,没了声响,觉得自己的内脏似乎被拳头锤过一翻,有些气闷,背上有些疼痛,一丝鲜血顺着重甲流出,缓缓起身,看见对手没有箭了,心中一喜,该轮到自己发飙了吧,顺手抽出插在全身各处的箭支,“哗啦”一幅完好的重甲瞬间散了架,七零八落,露出里面穿戴整齐的内甲,真是准备齐全呢,可是内甲也被箭尖划出不少痕迹。

  抽掉背后的最后一支箭,这顶级防御的内甲也毫不客气的被射出了一个洞,伸手一摸,全是鲜血,幸好没有箭了,要不然死了都没人收尸,重甲一散架,觉得一身轻松了三成,看着对方流血的双手,嘿,哥们**了吧,该轮到我了,不好好招待你,怎么对得起陪伴我那么久的重甲,拾起斩马刀,冲向对手,速度比平时穿上重甲的时候提升了好几倍,来吧,接受我的《斩兽十八刀》。

  冲到对手面前,双手握住刀柄,高高跃起,一刀《力劈华山》,结果对手双手高举着弓,以弓背硬接了下来,等到自己双脚落地,再度发力,也没把弓给砍断,只是让对手单膝跪地,抗过了这一刀,随后对手猛一发力,将刀震开,自己“蹬蹬蹬”倒退了三步,稳住了身体,二刀《横刀夺爱》将劈刀的姿势换成横向前切,无果,三刀《狂突击》,直刺,未果,再来《刀下亡魂》,再来《刀刀见血》,还来《难过刀林》,可惜刀刀都未见血,倒是白费了许多力气,到底谁才是真正的乌龟壳啊,真是老鼠拉龟,无处下手呢,正在换刀式之际,不好,被弓背狠狠一抽,没能挡住,肩膀上挨了一下狠的,直接被抽翻在地,没想到啊,玩弓的,近身战这么强,真是服了,败得不冤。

  “我认输!”

  “八号擂台,长石村周森林胜出!”

  “兄弟,你怎么这么快就认输了呢,要是你再坚持一会儿,说不定输的人就是我,《斩兽十八刀》我都还没领教完呢,多亏了这把《铁胎弓》。”

  “真的?假的?要不咱俩再来比试一次。。。。。。”

  “下面有请第一批次所有胜出者上台登记,有请抽到第十一号至二十号比武者依次登上一号至十号擂台进行比试。”

  “哦,木叔出场了,他的对手,咦,我看看,红星村的蛮牛牛常胜,全靠一双拳头打遍天下,装备的可是上好拳套,不知是何来路,绝招是《霸王扛鼎》,这下可遭了,看不到一点获胜的希望,上一届的比武大会就是输在他手里,如今再度相遇,可是老冤家了,难得啊,这回说不好是输是赢。”

  “真是冤家路窄,怎么样,木虎,你还是赶快认输吧,免得浪费力气,对身体不好,你再怎么努力,还是要差我一些的。”

  “牛常胜,你什么时候变得婆婆妈妈的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说完了就赶紧亮出你的拳头来,让我再次领教领教,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双方准备好了吗?比武开始。”

  木虎和牛常胜一上台都使出了各自的保命绝招,想速战速决,快速分出胜负,两人都属于力量型选手,都知道拖得越久,耗费的力气越大,越不划算,比力气都是半斤八两相差不多的存在,根本没意思,都是老对手,知根知底,如果说真要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只得看临场发挥,及武器装备上面了,上一次木虎输就输在武器方面不如牛常胜的拳套,反应稍微慢了一拍,这一次虽说牛常胜武力大成,站的赢面比较大,可是想要轻松取胜也绝不容易。左右手挥舞着双斧,速度由慢及快,双斧带起的阵阵风声,搅乱了空气的流动,一股小型旋风在挥舞的双斧间产生,向着对手攻去,斧头与空气的摩擦,产生高温,使的斧头隐隐发烫,这就是木虎的绝招《风火漫天斧》。

  由李素师傅全新打造的《鱼尾斧》对上牛蛮胜传承已久的《索命》拳套,到底谁能更胜一筹?

  

第69章 来,打擂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