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1章 哎哟,两连胜了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叮叮当当。”

  斧剑相交的声音,响满整个演武厅,周围观看的人纷纷点头,虽说是同村人,可这架势却是丝毫无半点矫揉造作,没半点儿虚假,司马梦还真是狠,一上来就使出全力,打得木虎没半点脾气,都百余招了吧,这木虎也甚是了得,居然护得周全,滴水不漏,恐怕这一时半会儿不好分出胜负来。

  嘿嘿,露出破绽了吧,谁叫你小子一上来就那么猛,现在是不是后劲儿不足了,看看这一剑,软绵绵的,好无力道,可不比先前那几剑威猛啊,这样子的话,根本不用去防御了嘛,不痛不痒的,算个什么事儿,也罢,就让我来结束这一切。

  木虎的双斧不再防御,顺着固定的招式,漫天挥舞起来,凭空产生的风,让人头皮发麻,仿若感觉到了撕裂身体的痛楚,如此一来,中门大开,浑身上下丝毫不设防,也是打算孤注一掷,拼一把了。

  可是如意算盘打得再好,也不及司马梦的变换快,故意露出的破绽,也不怕木虎不上当,也不再使用袖里剑,换做双拳,一个侧身直插,一拳打中木虎的左手手腕,力道之大,手腕一吃痛,不得不松开挥舞的斧头,立即将手收回胸前曲臂做防御状态,居然搞突袭,真是兵不厌诈啊,上当了,不过以为这样就赢定了吗,顾不得那么多了,一狠心,右手的斧头空中一转弯,直接向左侧的司马梦砍去,这要是砍结实了,后果可不堪设想。

  “铛”

  这一斧砍得倒是实在,却被司马梦曲臂挡了下来,衣袖被砍出些许缝隙,透过缝隙看到的竟是袖里剑,砍剑上了,好个混小子,手上不行,那就试试下盘,一脚踢向司马梦右腿,这么巧,司马梦也提起右腿向自己踢来,好家伙,这下可是没得让,硬碰硬,腿对腿相互撞击了一次,倒退而回,不料司马梦飞速转身,另一腿快速飞起,一腿鞭打在木虎身腰处,使其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输了,一招足以定胜负,幸好没有继续追击拼个你死我活,要不然最后一名非木虎莫属,木虎默默地爬起,走上前去,捡起掉落在地的斧头,站到了一旁,这小子下手也太狠了,到现在手腕还有些痛。

  见着分出了胜负,大家也不好意思太过于占便宜,等台上之人休息了半刻,便有人继续上台挑战,而且一挑战的并不是落败的木虎,而是在那里整理着衣衫的司马梦,看来是对自己信心十足的选手。

  一张长条四腿的木凳相伴,行走间四平八稳,那木凳两只腿挂在肩头上不摇不晃,另外两只凳腿连着凳身悬空随意挂着,二十余年的贴身相伴,让木凳成为了王利平不离不弃的伙伴,用他的话来说,人终有累的时候,累了就想休息,所以一天到晚,肩上总挂着这么个长凳,干活的时候就把长凳放在一旁,干完活又挂在肩上,赶路累了,可容三人坐下休息,也可以自己独自曲腿躺在凳面上睡觉,这就是人人称赞的铁板凳王利平。

  上台之后,将肩上的长凳取下,往台上一放,就那么轻松自然的坐在上面,等着司马梦主动攻击,司马梦也知道此人挺难对付,不在娇作,手持袖里剑攻向对方。

  似乎早已习惯了司马梦的攻击套路,以凳为武器,上下翻飞,将漫天飞舞的短剑一一挡住,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本的长凳上,早已布满了不知有多少时间的的刀痕、枪眼,真是一步步从枪林、刀光中走出来的热血男子,不管司马梦从哪个角度出剑,长凳总是能够及时赶到轻松挡下,或是凳面、凳腿、凳腰、凳头,信手拈来,毫不费劲,光挨打不还击可不是自己的风格,长凳浑身上下每一处都可做攻击之用,也正是由于长凳的特殊性,所以面对长凳的攻击时,每个人都显得防不胜防,颇为难测。

  长凳使得司马梦无法发挥速度的优势,对于长凳的反击有些捉襟见肘,逐渐由主动进攻慢慢变成了被动防御,用得好不如用得巧,面对这变幻莫测的攻击,颇有些江郎才尽的感觉,先还是苦苦撑下去,再想想办法吧。

  你来我往,险而又险,剑凳交错,“咄咄”作响,偶尔防不住,血花迸溅,只得硬着头皮接着上,幸亏伤口不大,不会影响大碍,又继续拼战,打得不可开交,对战三刻钟有余,双方才觉得有些不妥,这么耗下去,不知道要战到何年何月。

  沉不住气的铁板凳王利平,觉得自己热身足够了,逐渐放弃了以守为攻的战法,使出自己的绝招《长凳十六翻》,每一次出手都将长凳翻转一次,每一次翻转力度越加大上一倍,层层重叠,待到《长凳十六翻》全部使完,十六倍的力量叠加在一起,可以将一头成年大象轻松击垮成一堆软肉,每一翻长凳所对应的是浑然忘我的境界,人凳合一,神勇无敌。

  司马梦早已意识到不妙,使出浑身解数,却无法打断王利平的施展,反而让自己陷入了一个更加危险的地步,越是在危机时刻越能沉得住气,看似无解的死局,用什么方法打破?

  周围的人都隐隐为司马梦捏了一把汗,看那小身板,能不能经得起长凳的轰击啊,估计会被击打成一团肉泥吧,木虎眉毛直跳,心里那个急啊,要是换做自己,凭借着一身蛮力,还有可能扛得住,可毕竟是司马梦,都有些不忍心看下去了,狠不得将王利平剥皮去骨煮着吃,看台上林飘雪看得也略微蹙眉,心中也不知怎么的,被揪紧一般,死死看着交战的两人,有些痴迷,只有周森林神态自然,不动声色,嘴角微微一翘,若是司马梦就这么点儿本事的话,也不配称作是神偷手,好戏才刚刚开始,等着瞧吧。

  果其不然,在周森林的预料之中,司马梦手上动作逐渐缓慢下来,也不再将注意力全部投入到对方的长凳翻击中,而是更加将精神集中到对手的双脚之上,自己的力量也逐渐转移到了双腿之中,开始有规律性的左踏右出,来回晃步,施展出绝学《鬼影迷踪步》,由慢及快产生了片片虚影,远远看去竟是没了下身一般,周身从下往上逐渐产生出一股柔和的力道,传递到手中,不在是硬接那力度越加增强的翻转长凳,而是顺着那股力道往后退去,复又欺身而上,一剑一剑劈在长凳侧面,带动着长凳力道的慢慢偏移,尽管力道越来越大,却是被左一下右一下的旁敲侧击中卸去了不少。

  直到王利平的绝招施展完毕,十六倍的力道一起爆发出来,随着长凳的一端冲向被锁定的司马梦,恰在这时,司马梦双脚原地一蹬,似火箭般瞬移了出去,只留下一片残影,可惜还是没能完全避免掉锁定,被大力的冲击波击打在后背之上,一口鲜血仰天长吐,好生惨烈。

  王利平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不是被击飞处擂台,就是被击成重伤倒地不起,却没有想到被这样轻易化解,还差点逃脱出锁定,看起来并没有伤及筋骨,更不用说是重伤内腹,感觉自己全力爆发出来的力量击打在软绵绵的沙滩上,翻腾不起半点波浪,可突出的鲜血又是怎么回事呢?真是奇怪,莫不是司马梦穿上了很厚重的防御内甲,但是速度那么快,而且从前面的战斗中也没发现出来啊。

  可惜自己是再也没力气去追击,没想到啊,到嘴的鸭子也会飞掉,真是不甘心,看着气势汹汹,犹如万只猎豹奔腾而来的司马梦,只得将板凳放好,自己正襟危坐,闭目养神,不见最好。

  司马梦感觉到受伤的感觉真好,那淡淡的血腥味真是令人热血沸腾,清澈的双眼有些微微泛红,久违的力量从身体每个角落一一涌现出来,转身突击!

  双手的袖里剑寒光一闪,直指王利平眉心,堪堪停住,并未划破任何皮肤,开始以为王利平是在琢磨着发什么大招呢,结果一动也不动没了半点反应,诱敌之计也不是,差点没收住手,看来是已经放弃了呢,还好,若是再战下去,定是两败俱伤,难分胜负,收回袖里剑直接席地而坐,抓紧时间恢复精神和体力。

  突然停手不战,让观众摸不清头脑,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这结果到底是怎么样,看着一动不动的铁板凳王利平,一位负责救治的医护人员迅速上台,全方位的仔细检查了一番,并无什么大碍,便向负责比斗的裁判回话,此人身体无恙,只是用力过度,有些脱力,精神有些疲惫,休息一会儿便可恢复,自然会清醒,不用过于担心。

  “司马梦两连胜,暂排第四十八名,王利平和木虎进行暂排第四十九名和五十名的交战,比武继续进行。”

  还没等到木虎和王利平开始比武,双岐村的吕画岷,挥舞着手中的两支铁质精笔,笔尖用精铁打造,无坚不摧,笔头用一根粗大的铁链相连,称作连环判笔,平时就用它在地上、沙上、树上等地方,练习作画写字,倒是练出一手好功夫,被人称做“铁判官”,耍了几个笔花,两支笔被一只右手握住,遥遥指向司马梦,示意对方出招,尽管放马过来就是,趁着司马梦还未完全恢复,多少也会占据有利因素,至少体力方面应该要比司马梦要好一些。

第71章 哎哟,两连胜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