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7章 不停的狂奔啊

  咦,远处隐隐约约有一大片艳丽的景色,怎么先前没注意看到呢,难道是突然出现的?事出反常必有妖,去瞧瞧看,说不定可以找到离开这里的关键因素,危险与机会并存,不能放过每一个细节,抓住机遇,也就能够充分通过考核,也不知道其它人通过考核没有,真有些想念他们,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慢慢来吧,总会成功的。

  走近一看,巨大的赤红色花朵,像天空中的太阳一般绽放,在这望不到天的森林中,显得格外刺眼,五个花瓣一开一合,恰好构成一个圆圈,散发着诱人的清香,真想让人靠近一些去闻闻,去摸摸,到底是什么香味,感觉是不是很柔软,很舒服,还好自己保持着足够的冷静,不被这些花朵的外表所迷惑,只知道,不能靠的太近,否则必有事情发生。

  哎哟,不好,只顾着看花朵了,却忽略了它的藤蔓,更没有往地上仔细看,双脚突然被绑住,来不及给自己半点儿反应时间,直接被拖倒在地,这藤蔓究竟要把自己拖到哪里去呢,力道可真大,挣脱不了,匆忙中也无法抓住任何东西,还好自己手中紧握着尖锐的长棍,希望可以派上用场,等等看,它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

  一眨眼的功夫,人已经不见,只是原本盛开的花朵,已经完全闭合起来,粉红色的花背聚在一起,像个刚生下来不久的大鸡蛋,唯一的不同之处是,这花会一缩一胀,忽大忽小不停的变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重新绽放。

  又是想来来这招,挤压加毒攻么?等身体一停下来,就看我的烈火燎原!遭了,眼前突然变得一片漆黑,在这封闭、黑暗的空间里,没有空气注入,火折子打不燃、点不着,而且经过这么几下一折腾,原本少量的空气,越发变得不足,顿时觉得呼吸有些困难,这次可是全部被包围,接触不到外面,植物的攻击越发变得厉害起来,闭气,尽量减少呼吸,保证存活时间更长久一些,也能减少毒素吸入,脚下和四周都黏糊糊的,使不上力啊,怎么破局?

  手中不是还有漆黑的树棍嘛,一力破千军,把求生的希望寄托在这根尖锐的长棍上,踏着脚底蠕动的节奏,来一次全力突击,卯足劲儿,冲啊!把棍当枪使,来个骑士冲锋,“嘶啦”一声,封闭的空间被尖锐的树棍捅出一个洞,脚底忽然踏空,冲出了黑暗,看见了有些明亮的外部世界,熟悉的空气灌进肺里,来不及欢呼一声,滚到了地上,转眼一看,背后的花朵,“噗”一声从刺破的洞口中喷出血红色液体,迅速枯萎起来。

  不偏不倚,正好被喷个正着,想不到花壁挺薄的,不经刺,来不及欣赏更多的画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已经出现一道白色光门,连滚带爬,一头撞了进去,赶快逃离掉是非之地。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睁开双眼一看,也不知道地上堆积了多少年的灰尘,足以淹没整个脚背,不同于茂密的森林,四周上下全是断檐残壁,朽木累累,竟然看不到任何石头和铁器,似乎是砍掉森林中所有的树木而建成的一座宫殿,双脚踏在木地板上,“咯吱”作响,也不知道这地板有多厚,面前不远处,正是宫殿的大厅,大厅中间竖立着一座难以想象的杰作,经过不知多少年的风雨侵蚀,居然还保持着完好无损的状态,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木材做成,散发着幽幽绿光。

  尖尖的耳朵,飘逸的长发,娇小玲珑的身材,神秘莫测的微笑,炯炯有神的双眼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前方,左手持弓,右手握法杖,背着箭筒,穿着长袍,玉足呈飞奔状,给人的整体感觉不是可爱,而是浑身上下都透露出邪邪的味道,用手敲了敲,这雕像“梆梆”作响,真是块难啃的骨头,想带走一部分留作纪念都不成。

  好像听大人们说过,这好像就是消失已久远古时代的精灵,想不到是这个样子的,不知道是后来人凭空想象,还是原本真实面貌的刻画,难以琢磨,琢磨不透,想不通何必去想呢,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雕像背后不远处的左边是一道阶梯,阶梯尽头是一道白色光门,相对应的右边直接是一道白色光门,没有阶梯,一步就能踏入,两道门周围都没有任何多余的文字叙述与提示,也不知道这两道光门背后是什么样的光景,是左,还是右,完全取决于自己的选择,不过在这之前,不仔细的搜索一番怎么说得过去,万一自己就是有缘人,能够发现宝藏,错过了,岂不后悔终生。

  推开一扇扇腐朽的门,穿过一道道破败的墙,打开一个个损坏的柜子,忙乎了许久,连地上的灰尘几乎也翻找了个遍,结果啥都没有,想挖地三尺,可这地板还真不是一般工具能够挖动的,敲、挖、凿、剁,唯一一把武器,尖锐的树棍断成了两截,尖头也被磨平了,也没能在地板上留下任何痕迹,真是晦气,白忙乎一场,要真是那么好找,也早就被以前的学长、学姐们发现,取走了吧,真是傻蛋一个,现在才反应过来。

  右边的光门似乎太容易到达了,进去后肯定没什么好戏,左边的光门应该更难一些才对,要不然也不会设置楼梯了,要想更加出色,就得迎接困难,挑战极限,我白云飞来了。等着瞧吧,我一定会通过考验,成为书院的正式学员的。

  就在白云飞踏入左边阶梯上的光门后,原本空旷的宫殿大厅中,接二连三亮起几道光芒,露出了里面的人影,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奋斗,终于又能看见其它人,团聚在一起了,这种感觉,真好,无一例外,众人也开始了白云飞一样搜寻宝藏的白忙乎过程,其中出现了一个例外,一人拿着漆黑的一截树棍翻来覆去的看,没有被腐蚀的痕迹,握着也很顺手,也算是一个宝贝吧,管它那么多干什么呢,揣在怀里,先拿着再说,转身踏入了右边的光门,却不知道,就在捡到树棍的旁边,灰尘掩埋了另一截木棍,棍头已被磨平。

  踏入右边没有阶梯光门后,一看,咦,怎么这么多人,都躺在地上呢,不是在休息,就是打坐恢复,聊天,讨论,这地方怎么这么好熟悉,环视一周,糟糕,这不是原来刚进白塔大门的一层阁楼的大厅么,没了白雾的遮掩,一切尽收眼底,可是怎么没有通向二楼的路啊,突然一拍自己的脑袋,真他妈的比猪还笨,刚才干嘛要选择右边,左边的阶梯不正是通向二楼的康庄大道么,那不就是代表着成功过关了么,悔啊,场子都悔青了,有什么办法,试试还能不能回去吧,赶紧的,二层楼阁等着我吧,宝贝们我来了,一转身冲向刚才出来的门,结果却是吃了闭门羹,再也踏不进任何一步,缓缓叹了口气,选择另一道光门,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向前踏了一步,咦,居然还能进去,兴奋之极,冲进光门里没了踪影,可是不到五分钟就被传送了出来,浑身上下,伤痕累累,筋疲力尽,奄奄一息,难以动弹,嘴中还时不时的叨念着,“金子,金子,金子。”

  眼帘中布满赤色的火焰,整个天空都是耀眼的红,那炽热的温度,令人开口多说几句话都难,体内的水分急速蒸发,周围全是时不时地喷发着岩浆的火山群,此时此刻,内心不是恐惧,不是懦弱,更不是退缩,而是好奇,好奇的代价就是忘却周围的环境,忘记身体上的一切不适,忘掉自己身在何处,而忘掉着一切的根本则是自己的思想、灵魂,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在考虑什么,在思索什么,闭上早已目不视物的双眼,用自己的心灵去感受这方天地的不同之处,集中自己的注意力,不断凝练自己的思维,使其变得更加细腻,分毫毕现,入微,于旷野处查找秋毫,缓缓蹲下身,用那干枯的双手,触摸到地表,微弱的感触中传来一丝熟悉的感受,具有强烈质感的多孔玄武岩,质地坚硬,抗腐蚀,耐磨,温度较高,应该是被火山喷出不到一天时间。

  本着探索精神,不断的承受着身体和心灵的煎熬,逐步完成对整个地形的测划,更是难上加难,身上的衣物早已脱光丢弃,赤脚踏在岩石上,朝着较低温度的方向狂奔,时不时的睁开双眼扫描一下前方的路和周围的环境,寻找一片可以停留的栖息地,在这之前,奔跑,永不停息。

  不过人的体力终究有限,跑不了多远,就得放慢脚步,走走再跑,如此反复多次,累得气喘嘘嘘,可是无论泡了多远,脚下的温度依旧灼热,无可奈何,缺水是最严重的问题,偶尔强力撑起的眼皮发现,仍然看不到一点儿的绿色,又迅速闭上双眼。到底何时才是个头啊,煎熬,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打击。

  突然间感到一阵地动山摇,大地轰鸣不停,难道是又有一处新的地表要喷发了,那得赶紧加快脚步,能跑多远就跑多远,直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刻为止,但是也不能慌不择路,还是得按照温度高低顺序狂奔,否则,死得更快。

第87章 不停的狂奔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