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2章 复考,跑跑跑跑跑

  不知过了多久,尘土飞扬,六识已闭,浑浑噩噩,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漂浮不定,呼吸从急促变得艰难,最后变成无力挣扎,似乎随着心脏缓慢的跳动,而停止了呼吸,感受不到氧气的存在,似乎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意识,危急时刻,胸口的小兔散发出璀璨的绿光,让早已不成人形的身心慢慢放松下来,只能感受到那颗跳动的心,听见“噗通、噗通”的节奏,从高频率变到低频率,从激烈变得平顺,血液流动的速度变得缓慢起来。

  灵台一片空明,脑子里全是风的肆虐,看不见,摸不着,那就由自己来创造,由自己构建出风的形状,风的力量,风的一切不断在脑海里显现,慢慢的诞生,风是由什么组成?空气的流动,空气怎么流动?像呼吸一样进行搅拌,创造,脑海里的风,从一缕缕变成一片片,从无形变得有形,从无声变得有声,从毫无意识变得拥有生命形态。

  风不断的被想象出来,创造起来,又不断的消逝而去,从一点点儿到成千上百风,不对,风不是这种感觉,不是这个样子的,有形与无形之间,微风与飓风之间,速度快慢之间,追溯本质,流动就是空气的流动,这才是真正的风。

  在漫长的心算演练当中,不知不觉,在脑海及整个身体当中,逐渐生产了合为一个整体的风,不知何时,鼻腔里有了一股热气,冲破了身体外表风的阻挠,在风中寻找着更多的氧气,从剧烈的罡风中寻找到更多与体内气息相符合的空气,以自身为载体,不断搅动外界,探索出风的形成本源频率,剧烈的罡风从抗拒变得柔顺,从不可触摸,到现在能够感受到风的轨迹,风的旋律,风的存在。

  想要知道风,就得融入风,顺着风的节奏,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现在才明白风也是有生命的,也会进行呼吸,只要循着风呼吸的节奏,那么就可以在罡风中生存下去,以前是不知道风是怎么一回儿事,如今风就像人一样,也会有脾气,也会撒娇,也会淘气。

  翱翔在天空,身体已经能够自由活动,能够在风中控制自己,不再随风而飘,遵循着风的规律,不断往下降,往地面上靠近,在不知不觉中,身体停了下来,周围已然没有了风,自己躺在冰冷的地上,经过九死一生,还心有余悸,此时一道古老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回荡在耳边,“恭喜领悟风之心”。

  手中突然多了一颗青色的心形石头,面前多了一高一低的两道光门,就这么出去了么?啥东西都没有?原本以为从这道未开启的光门通往的异空间之中会有很多宝物,结果却大失所望,算了先休息会儿再出去吧,累了个半死不活的,真凄惨。

  猴子周箭被分配到了一年级弓系一班,专练弓箭,罗小兰分配到了治疗系,柳如玉、张大壮分配到了主战系,马飞、陈无涯、王二丫、徐马松等没能通过白塔考试,已经回去准备参加第二天的复考。

  每一个通过考试的孩子都按照自己报名时的特长被分配到不同的系别班级,书院主要的三大系划分为以战斗为主的战斗系,以治疗为主的辅助系,以生活为主的副业系,三大系下面又划分很多特定的职业小系,平时的公共课程大家都要在一起学习交流,其他的专业课,都由各科小系的教师负责进行传道授业,悉心教导。

  第二天,与第一天考试相同的老时间,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大家都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抱着必胜的信心参加这次复考,要知道昨晚看见与自己同村的小伙伴穿上新校服的时候,是多么的刺眼,多么的让人嫉妒,还有昨天书院的食堂有多么的令人流口水的食物,自己吃了还想吃,昨晚蒙在被窝里好好的哭了一次。

  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份地图和昨天考试一模一样的徽章,考试要求在天黑之前到达指定地点,最终成绩也是以到达指定地点为优先,大家一定不要放弃,徽章会记录过程当中的一切,我们会根据徽章记录的内容来决定是否被录取,但是遇到危及时刻,一定要毫不忧郁的摘下自己的徽章扔到地上,及时求救,书院不会以过早扔掉徽章,就不会录取,反而有时候会因为你的聪明而被录取,因此此次考试的第一要求,保命为主,至于中途吃喝问题,由你们自行解决,准备好了就出发吧。

  等到孩子们全部都出发后,整个书院也快速动起来,早已散布在路线上的各个大型书院社团,密切关注着每一位考试学生的一举一动,天空中云层上面,集中了整个书院大部分飞禽宠物的学长、学姐也随时监控着地上的情况,一旦有危机发生,便能立即赶到。

  伴随着考试已经开始的同时,对于已经录取的孩子们,书院也派出了团队,分别到各镇去调取孩子们的档案,封存在各镇上的密档,包括家庭信息,平时的表现,以及最重要的比武大赛过程等等,等到这次复试考核结果出来以后,一并提取,而剩余报了名而落选的孩子们的档案则会交由各个村子的村长进行封存。

  徐马松为了今天的考试比赛准备得很充分,背上一个爸爸徐松马准备的包裹,拿着手中的地图,不急不缓的走在大部队后面,看着那些精神头十足,奋力往前冲,不停奔跑争取早点到达目的地的同伴们,并不着急,没有奔跑。

  与徐马松并行的有严陵镇林伍忠的侄子林潇,华青镇的米蓝,落日镇的严密,三男一女,在白塔考试中的失败者,都相互认识了对方,都随身带着物品,远远的吊在队伍最后面,好像并不是在参加考试,而是在散步。

  “嘿,林潇,你怎么不跟着大家一起跑啊?落在后面跟我一起干什么?我待会儿可是跑起来像一阵风,现在只是还没热身,不热身就跑,迟早就会倒,这是我爸徐松马说的。”

  “我、我、我也是和你一样,不是不想跑,只是还没准备好,他们都跑没影儿了,追都追不到,我叔叔林伍忠说,只要我跟着最后一名,在最后时刻超过他,我就赢了,铁定能进书院。”

  “呵呵,你叔有没有说是跟着哪个最后一名啊?是不是随便哪个是最后一名,你就得跟着他?”米蓝不由得笑出声来。

  “不知道,我叔说让我看着办,我看现在徐马松就是最后一名,我就一直跟着他,关键时刻,等他跑不动了我就就超越他,跑过他我就赢了。”

  “哈哈,他跑不动,你确定你还能跑得动?”

  “那是肯定的,我叔是这么说的,就是对的,我叔可是严陵镇的大英雄,我叔说的我一定能够做得到。”

  “哎,林潇啊,林潇,虽然说大家都知道你叔是远近闻名的《黄金猎人》,可是你想跟上我,还得加把劲儿。”

  “无聊!”

  严密话不多,说完就开始提速,启动跑了起来,一路上热身就数他动作最多,扭扭屁股,转转身,扭扭脖子,弯弯腰,一下子超过还在聊天中的三位,不急不慢的小跑起来,紧接着第二个是米蓝,第三个是徐马松,保持着均匀的步伐,调整着呼吸的节奏,

  “唉,你们耍赖,我刚说完,你们就跑了,想这么轻易的甩掉我,没门儿。”

  林潇眼急了,拼命冲刺起来,结果跑是跑起来了,远远超过了徐马松等人,冲到前面山头又停了下来,前面的人跑没了影,追又追不到,后面这三位,跑得也不快,慢腾腾的,还不如自己,算了,还是照叔说的,跟着最后一名徐马松吧,只好停下来休息等着后面三位赶上来。

  “唉,我说你们快点儿行不?我在这儿都等你们老半天了,你说你们先跑吧,却比乌龟还慢,我改怎么办?”

  “白痴!”

  严密依旧一头当先,领着米蓝和徐马松慢跑着,不大一会儿,就超过了在原地等待的林潇,这回林潇可不说话了,心里想,“哼哼,你们跑得这么慢,我多休息一会儿,再来追你们,只要你们不脱离我的视线之外,我随时可以追得上的,到时候跑到你们前面,那我又休息一会儿等你们好了,反正最后一名绝对不是我。”

  就这样,林潇跑跑停停,停停跑跑,始终跟醉着米蓝他们这几个人,不料没跑多远,才翻过三座山头,就遇见了这次考试中的新生,瘫坐在地上休息,正是开始考试之前,最先跑出去的家伙,岁月镇的罗快跑。

  “嘿,兄弟,要帮忙不?我是严陵镇的林潇,大家都叫我《潇洒公子》,我后面还有三个比你跑得慢的家伙呢。”

  “谢、谢、谢谢,不用了,你先走吧,我实在跑不动了,先休息一下,找点儿水喝,再走。”

  “哦,跑不动拉,那我可没办法帮你,哎哟,你瞧,他们三个又追上来了,我得先跑一步,在前面去等着他们,咱们终点再见啦。”

  一路的小跑,从看见第一个人停下来休息开始,越往前,就越看见,不停的有人停下来休息,从大部队最后连影子都无法看见,到现在已经不知不觉的追上大部队的脚步,还一直没停下过,严密、米蓝、徐马松脸不红,气不喘,步伐一致,韵律一致,不紧不慢的慢跑,倒是林潇这个跑跑停停的奇葩一直没有掉队。

第92章 复考,跑跑跑跑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