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9章 到底觉醒了没有啊?

  “咦,怎么不见李逸飞呢,大家赶快到洞穴里的水潭里去救他。”

  “大家不用白忙乎了,我已经潜下水潭去看过,这水潭深不见底,下面是条暗河,根本无从寻找,我差点儿就迷失了方向,回不来了。”钻地鼠施工旦一脸的歉然,心中有些愧疚,身上还不停的滴着水。

  “那也不行,我们必须亲自下水去找找,万一找到了呢,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能放弃自己的同学,这没办法向书院和家长交待啊。”

  众人放弃了继续解剖三角大尾牛头怪,转身跑到洞穴底部,身上好绑绳索,轮换着潜水下潭,四处搜寻,果如钻地鼠施工旦所说,深不见底,又有暗河涌流,根本潜不下去多深,再加上李逸飞被踢晕下谭,恐怕来不及挣扎就已被暗流卷走了吧,人人身上都是湿露露的,筋疲力尽,只得作罢。

  一番搜寻下来,大家又累又饿,第一次出现了战斗减员,大家的兴致都不高,继续将三角大尾牛头怪解剖起来,就着洞穴里的潭水进行煮烤,饱饱的吃上了一顿大餐。

  慢慢听着钻地鼠施工旦的解说,这三角大尾牛头怪不断喷火,却始终没有朝着霞果这边喷火,由于流血过多,让怪物四处蹦哒,把地都给刨了一个大坑,却怎么也不肯跳进水潭中,也没打霞果的主意,硬生生的折腾死去。

  估计也就是二阶月魔兽实力吧,大家都被它的外表迷惑住了,霞果可是疗伤及增长实力的好药,不管是对人还是对兽都有良好的效果,如果吞吃了霞果,有可能成长为三阶实力,就是搞不懂为何它不吃,否则的话大家只有各自逃命的份儿。

  不过怪物身上这肉吃起来活性十足,弹性非凡,咬劲不断,咽下肚腹后,身体内仿佛一团燃烧的火,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却偏偏用不出来,既难受又舒坦,将大家折磨得欲仙欲死,折腾不已,忍受不住体内虚火的上升,口干舌燥,纷纷大口灌着潭水,便被生生痛晕过去,最后沉沉睡去,不醒人事。

  李逸飞被踢落入水潭中,并没有晕过去,屏住呼吸,手持《狼牙匕》将身上伪装缠裹的藤蔓一一割开,幸好伪装足够厚实才避免受到重伤,慢慢往水潭上面浮去,却被一阵暗河水浪袭来,冲漂了一段距离,被冲昏了头,找不到出口,浮不上水面,随波逐流,一口气已经憋不下去,口鼻中冒出水泡,不得不张开嘴呼吸,灌了一肚子水,脑袋供氧不足,即将失去意识。

  不由自主的放松了手臂,却隐隐约约摸到胸前的水珠,不管三七二十一,死马当成活马医,放在口中,顿时呼吸极度顺畅,不再感到缺氧,头脑也越来越清明,身体也恢复了许多力气,果然是个好宝贝,原来真是避水珠,也是这个样子使用的。

  不知道浮浮沉沉了多久,河床底部的石头也将身体磕磕碰碰出许多伤痕,迷迷糊糊,昏昏暗暗中偶尔瞧见一丝亮光,便极力向着亮光游去,发现地下河出口了,双手抓住两边的岩石,纵身一跃,躺在地面休息了一会儿,睁眼一看,奇怪这是什么地方,完全不认识。

  摸索了一番,还好有木棍,钻木起火,微微照亮着周围,细细一看,真是一个世外桃源,花果树木样样齐全,还有窜来窜去的家禽小兽,前面还有座石屋,进去看看这里有什么人,是什么地方,能不能出得去?

  “请问这里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

  喊了半天,没人响应,全是自己的回声,映着火光,进石屋一看,石桌石椅石柜石灶一一俱全,那边石床上盘坐着一具人形枯骨,吓得李逸飞差点把手中的火把给扔出去。

  仔仔细细里里外外搜索了一遍,只在石柜中发现一筒竹简和一个瓷瓶,在石屋外挖了个坑把尸骨掩埋好,顺便摘了些果子填饱肚子,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根本别无出路,这里几乎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零星的月光透过石缝,照耀着一切萧条,见惯了白塔中奇奇怪怪的事物,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慢慢把石屋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也没发现有什么机关、暗道,彻底死了心,才有时间拿起竹简慢慢翻看起来。

  “吾乃是日族离水宗宗主,带着守宗神兽《火眼精晶兽》,因被月族天火宗追杀,火眼精晶兽为吾挡下致命一击,导致视物能力及实力大降,由八阶魔兽直接降为五阶,而且实力还在不停的往下降,照此下去,极有可能会死亡。

  受伤逃遁至此,误入水潭中,以水中鱼虾为食,延续着生命,开辟了石室,残烛之躯难以再回故里,就此作罢,只得将本宗最高心法《离水决》刻下,留赠有缘人,瓶中还剩下一颗本宗特别炼制的《培元丹》,望后人能将其带回宗门为谢。

  没曾想水谭中的鱼虾竟然有疗伤的效果,恢复了部分伤势后,便四处抓来魔兽喂养火眼精晶兽,可惜都没取得太大效果,只是把性命给保住了,实力也维持在二阶,看来必须得找些天才地宝才行。

  还得躲避天火宗的追杀,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珠霞果幼苗,却又碰见天火宗两名内门弟子,将吾成名武器《乾坤混元桨》爆炸后,拼命击杀了两人,加上旧伤复发,在一山洞内疗养数日,恢复了行动力,回到此处,将霞果幼苗种植于水潭旁,等霞果成熟时,火眼精晶兽便可食之,恢复实力,找回宗门去,吾已是等不到那天了,只得作罢。

  《培元丹》,固本培元,极大增强提升实力,非炎阳之力觉醒者不可使用,切记,后附练制之法。”

  李逸飞想起自身连觉醒幽月之力都还没有觉醒,当然不可使用,眼看着离自己十岁生日越来越近,便拿出随身携带的瓷瓶,还好没被水冲走,慢慢打开瓶塞,倒出一颗温润圆滑碧绿莹莹的丹药,吞入口中,席地而坐,该拼一把了。

  丹药入口即化,药性温和,味道甘甜略带腥味,吞服之后感觉开始没多大反映,难道是药已经过期了,或者这是假药?这可是当初老爸、老妈亲自拍买的《觉醒丹》,不可能有假啊,难道自己那么倒霉,终身无法觉醒?这药属于概率药,运气那么差,觉醒的概率没碰上?想得多了,脑袋有些发昏,一阵困意袭来,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月光透过石缝照射在李逸飞身上,沉睡中的李逸飞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随即又捂着肚子蹲了下去,肚子绞痛,真是痛不欲生,满地左滚右翻打滚不停,也不解半分痛苦,这不会是毒药吧,要是吃坏了身体,可真是得不偿失。

  痛了好一阵子,眼泪都干了,声音都哭涯哑了,才感觉到丹田部位突然诞生出来一个很小的东西沿着经脉慢慢地往上面爬,跟小虫一样,也不知道要爬到什么地方,每爬一步,都是经脉剧痛,不知道断了多少血管,剧烈的痛,让李逸飞双手死死掐进自己的腿中,鲜血直流,几次都差点儿昏厥了过去,却因为痛牵引着神经,无法昏迷。

  小东西慢慢爬进脑海里,在脑海中左突右冲,十分不安,真是头痛欲裂,难受之极,双目流血,张开大口,拼命喊叫“救命啊,救命。”,却无法喊出声音,难道就这样死了吗?

  心跳越来越快,似乎离黑暗越来越近,一切都快要窒息,突然,挂在胸口青翠欲滴的迷你小兔,散发出一阵沁人心脾的气流,进入体内,修补着被不知名的小东西撞断的经脉。

  不知什么时候,李逸飞不停摆动的身体,让迷你小兔呈现在月光的照耀下,渐渐消失,化作一股冰凉的气流直窜脑门,追逐着小东西的足迹,缓缓将其包围,一口将小东西吞了下去,不再动弹。

  终于平静了,深深的呼吸着空气,胸腹传来的灼热,证明自己还活着,慢慢的恢复了些力气,说话也有了声音,望着头顶上缝隙中漏下来的月光,心中一片安宁。

  月光照在额头上,感觉印堂中间凸显出一个红色的月形族记,带着点点白光,一闪一闪的照应在地面上,持续了好一阵,等到彻底安静下来,才发现身体无恙,没有了疼痛,这是幽月之力觉醒了吗,可是应该怎么运用呢?可真伤脑筋。

  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早就精疲力尽了,休息了半晚,除了感到肚子饿,其他的没有发现什么不同,在树林中,摘果、抓兽,美美的饱餐了一顿,才沉淀下来,慢慢研究昨天的东西。

  在河水边一照,咦,自己额头上并没有什么月形族记啊,难道是昨晚上做的梦?不可能呢,身体的痛是不可能作假的,那照应在地上的亮红色光芒也不是假的呀,而且连原来六岁的时候额头上被大石块砸中,受伤后留下的疤痕也没了,彻底消失不见,整个人看起来好看多了,神采奕奕的,精神百倍,似乎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集中精神,努力回想一切,发现脑海中有一个亮红色的微型小兔,与胸口佩戴的小兔一模一样,下意识的一摸,胸口的小兔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吊挂的红绳。

第109章 到底觉醒了没有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