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疗伤

  东方一点儿红,天色才蒙蒙亮。

  “咳咳”

  李道一感觉胸口被硌的生疼,脸上也满是滑腻腻的粘稠感。

  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李道一有一瞬间恍惚不过旋即清醒过来。

  小四正舔着他的脸,见李道一醒来冲他“喵”叫一声,此时的小四又恢复到小猫大小,不过身体上如绸缎般光洁柔亮的黑毛却似乎更加有灵气流转之意。

  李道一用手支撑其身子来,才发现李谷雨的白玉剑柄正死死抵着他的胸口,而李谷雨整个人也是毫无形象的趴在他的身上。

  李道一微微有些尴尬,隔着厚厚的衣服他都能感觉到李谷雨凸凹有致的身材。

  费力爬了起来,一阵阵眩晕与空虚之感向李道一袭来,他只好蹲下调整片刻。

  “这秘术的副作用还真大,怕是要七天才能完全恢复过来了。”李道一调理之时探查了一翻灵台,才发现整个灵台空空如也,连转动也十分缓慢。

  “不过还好活下来了,那可是四阶巅峰的绝世凶兽啊!”李道一想起昨晚快要化为蛟龙的蛇王仍是心有余悸。不论是在地球还是如今这个世界,那都是他见识过最为强大恐怖的存在。

  “只是...福伯...”李道一不由得想起那个总是一副青衣小帽打扮,却有着一阶实力的福伯来。

  虽然福伯一阶实力在蛇王面前微不足道,甚至连半招也未曾使出,但若不是福伯舍生相拼,阻挠了蛇王的那一瞬,恐怕那晚的二人一豹都早已葬身蛇腹。

  李道一暗叹一声,站起身来,弯腰将嘴角犹带一丝鲜血的李谷雨抱起,颤颤巍巍的走进了她的香闺。

  将李谷雨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上,李道一自己则沿着床边坐下。小四仿佛对人李谷雨和李道一姐弟十分亲近,从地上蹦到李道一怀中用头曾来蹭去。

  李道一又歇息片刻,才慢慢回想起昨晚长亭一战。

  “神农鼎!”李道一双手按着太阳穴回忆许久,才突然惊道。

  “这个世界居然有华夏十大神器!”在李道一的记忆中,他迷迷糊糊的听见李谷雨大喝了一声“神农鼎!出!”,然后便看见了一团绿色的光芒。

  “究竟是十大神器都有呢,还是仅仅是神农鼎一个巧合?”李道一心中疑惑越来越多,可眼下李谷雨昏迷未醒,却也不知向谁发问。

  华夏十大神器在道家之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但世人多将其当作传说。但李道一知道那绝非传说,因为昆仑镜就在昆仑!

  传说之中穿梭时空的神器昆仑镜就在昆仑一脉的一处雪峰之上。那雪峰如天降神剑一般直冲霄汉,却又常年有云遮雾绕。一年之中,更是不定时的有段时间会整个雪峰都消逝不见!

  昆仑一脉掌门陈继灵对李道一解释道,那昆仑镜并非是完好无损的,相传在‘昆仑传道’之时,便不知何故裂开一道缝隙,所以一年之中,总有压制不住神器之力的时候。

  李道一以往也曾质疑的想到那也许是在特殊的天气条件下,光影折射与反射形成的异象,不过一向和蔼的陈继灵却严肃的告诉他,这是昆仑一脉存在的意义和使命所在,万万不可亵渎。

  “若说十大神器在这个世界也都存在,那么两个世界之间,莫非真有某种联系吗?”李道一想到,“那原为天界之门的东皇钟,最强力量的轩辕剑,穿梭太虚的盘古斧,炼化万物的炼妖壶,吸星换月的昊天塔,操纵心灵的伏羲琴,不老源泉的崆峒印,还有这个熬炼仙药的神农鼎,难不成我都可以一见真容了?就是不知道号称穿梭时空的昆仑镜难道也有一块?难道是平行世界吗?”

  李道一摇摇头抛开那些不着边际的想法,还是等李谷雨醒来在问问她好了。

  李道一抓起李谷雨的右手腕,三指轻轻搭上。

  “脉象混乱,穴道移位,体内灵气窜行!这‘便宜姐姐’伤的不轻啊!不知动用神农鼎的力量让她付出了什么样可怕的代价。”李道一小声道:“我先帮她祛除一下体内蛇毒好了,或许能稍稍平复灵气的正常运转。”

  李道一万分小心的脱下李谷雨的鞋袜,却见脚踝之处一圈皮肉已经腐烂成黑色,散发这一股腥臭的气味。

  “还好是一只巨蟒蛇王,神通不过是喷火而已。若是碰上一条剧毒蛇王,光这一舌头也能将人即刻毒死。”李道一看着可怖的伤口万幸道:“不过蛇类皆有毒性,若是再晚些,也不知这脚能不能留住。”

  李道一吩咐家丁取来银盆清水放至院口,并且叮嘱任何人不准进院半步,自己则回到房间取来一套银针。

  这套银针还是他刚刚来到神州大陆,吩咐福伯花重金找帝都匠人打造所成。那时为了疏通体内穴道经脉,洗精伐髓,他不得不每晚用香汤药浴,加以金针刺穴,打开穴道,以便这副身体能充足的吸收药力与天地灵气。

  不过自从李道一踏入《道经》一重境界之后,便没有再用过它了,没想到此时却派上用场。

  李道一坐回床前,将几颗火红的药丸研磨成粉,倒入银盆的清水之中,而后将毛巾放入银盆内打湿,用湿毛巾紧紧裹住李谷雨发黑的脚踝。

  这火红的药丸说起来也是在冲击《道经》一重境界时李道一炼制的。这种丹药品级很低,极易炼制,其作用也不过是促进穴道打开,更好的吸收药力精华以及天地灵气,是极为普通的丹药,寻常草药便可炼制。

  此时用于李谷雨身上,能吸出毒素,倒也是异曲同工之妙。

  李谷雨痛得下意识闷哼一声,身体也不住的颤栗起来。

  李道一拿起四根银针,将灵气稍稍引入其中,两针刺入足底涌泉穴,一针刺入胸口中庭穴,一针刺入头顶百汇穴。

  这四道穴位恰好是体内运转灵气之时,一个大周天的转折之穴,也是人体大穴之中重要的穴位,纵使重伤之下,穴道移位,这几处穴道也不会轻易移动。要在不触摸身体肌肤的情况之下,李道一此时也只能刺准这几处穴道。

  四根银针刺入,李谷雨全身僵直,同时裹住脚踝的白色毛巾也隐隐变成一种死灰之色。

  李道一二指为剑,依次将四根银针再次刺入一寸,借四道大穴之力强行使各处穴道归位,李谷雨浑身大震,李道一见此,心知穴道已然尽数归位,站起身来,将中庭穴处银针迅速拔出。中庭穴处银针刚刚离体,其他三处穴道的银针“噌”的被李谷雨体内已然开始运转的灵气弹射而出,钉在床柱之上。

  “呃”

  李谷雨闷哼一声,一股暗红色的血液从嘴角流出。李道一见状,顿时松了一口气。淤血流出,证明穴道归位,体内灵气开始按照正常的轨道运转,不时便可苏醒过来。

  李道一拿起一条干净的毛巾,将李谷雨嘴角流出的淤血擦去,转过身来,才发现裹住李谷雨脚踝的毛巾也已由刚才的死灰变成纯黑之色,散发着阵阵腥臭之气。

  李道一用灵气裹住双掌,轻轻取下毛巾,将满是毒素的毛巾放入清水之中,银盆霎时间也变成黑色。

  如此反复数次,李谷雨脚踝终于不再渗出毒素,整个人的脸色也才慢慢恢复一丝丝红润。

  不过李道一也是有伤之身,如此耗费灵气的治疗也令他头脑昏沉,腹中饥饿之感也不断传来。

  “福伯,叫厨房做些吃的送到我房间去。”李道一走到李谷雨院门口喊道。

  “少爷,福伯不知道去哪儿了,不知道为什么还没回来呐!”一位家丁小跑来回答道。

  李道一一阵语塞,他当然知道福伯回不来了,只好道:“我记起来了,福伯要回老家很长一段时间,你便先去吩咐厨房做些吃的来吧。”

  那家丁应了声,便向厨房走去。

  “咳咳”

  李道一听见屋内传来两声轻咳,立马走回屋中。

  果然,李谷雨悠悠睁开双眼,沙哑道:“水...”

  李道一赶忙将他这便宜姐姐上身扶起,拿过床头的一碗清水喂入她口中。

  李谷雨一口喝了大半碗,才停止吞咽,挣脱开李道一,自己躺回床上,虚弱道:“我那包袱之中,尚有一羊脂玉瓶,里面丹药可养虚补气,你且为我拿来。”

  李道一依言,翻开了李谷雨背回来的白色布包,才发现里面除了羊脂玉瓶之外还有几件女子亵衣、亵裤。干咳几声,李道一装作没看到一样将那羊脂玉瓶递给了李谷雨。

  李谷雨自己支撑其身体,上半身靠在床头,接过玉瓶,蚊声道了声:“谢谢。”

  李道一乐了,笑问道:“你说什么?”

  李谷雨服下一颗丹药,声音已恢复到往日般的冷漠,道:“我说这生息丹对你也有裨益,你也服一些吧。”

  李道一像吃糖丸似的吃下一颗,边嚼边问道:“昨晚那绿色小鼎,可是神农鼎?”

  李谷雨清楚李道一听见了她那一声大喝,所以倒也没有否认,道:“正是我灵山圣地镇派重宝——神农鼎,此次奉师门之命,才特许我将此宝带来。希望你不要胡乱说出去,万一灵宝有失,师门震怒,我也护不住你。”

第八章 疗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