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茶馆听闻

  李道一笑了,虽然他这个便宜姐姐语言虽然冰冷,但是其中含义倒也算温暖,便也没有计较。不过她既然能身带宗门重宝,想来在灵山圣地之中,地位还算不错,或许能知道到底有没有其他神器的事情。

  李道一笑道:“不要担心,我这人,向来是寡言少语。不过我还有件事情想请教姐姐。”这是李道一第一次叫姐姐,他当然是怕李谷雨不告诉他,只好不自觉的用上亲情牌。

  李谷雨也颇感诧异,李道一从她回家就没有叫过一句姐姐,今天却是为何突然提起?不过她并未表露,只是淡淡道:“何事?”

  “除神农鼎外,在你们修道者门派里,是否还有其他神器,例如东皇钟,轩辕剑等?”李道一看着李谷雨的眼睛问道。

  “你...你怎会知晓这种秘辛?”李谷雨一惊,连忙问道。

  “难道真是十大神器?东皇钟,轩辕剑,盘古斧,炼妖壶,昊天塔,伏羲琴,崆峒印,昆仑镜,女娲石和你这神农鼎?”李道一显得很是激动,两个世界怎么会有这样神奇的联系?一件若是巧合,那么十件一模一样的神器,还是巧合吗?!

  李谷雨真的吃惊了,一双明眸睁的圆溜溜,惊疑道:“我们修道者都少有人知晓的上古秘辛,你却是从何得知?”

  李道一奇道:“还真有?那十大神器都在你们修道者宗派吗?”

  李谷雨沉默片刻,反问道:“你莫非加入了什么邪门歪道?”

  李道一只好撒谎道:“我确实受了高人指点,不过绝对不是什么邪门歪道,你从我体内感受到过一丝不正之气吗?”

  李谷雨点点头,道:“你三年之内,进步如此巨大,想来必然是一位高人的手笔,这位高人如今何在,你知道吗?我身为你姐姐,定当好生谢谢他。”

  李道一摆摆手道:“一个路过的老头子罢了,稍稍指点我了一下,只知道他姓陈,其他一概不知。关于那十大神器,姐姐不要叉开话题了。”

  李谷雨轻叹一声,道:“你也不必追问于我,上古十大神器确确实实存在,但不全在修道者宗派之中。明面上只有神农鼎存于我灵山圣地,女娲石存于蓬莱仙山,其他的已经失落不知多少万年,甚至是否已然被毁坏也无人知晓,就如我灵山圣地的神农鼎,也并非完好无损的。至于其他的事情,我却也是一概不知。”

  李谷雨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接着说道:“这些都是上古秘辛,如今的至强者们都讳莫如深。若非我能与神农鼎心心相通,这些秘辛定然是不够资格知道的。所以我很是好奇你究竟是如何知道,莫非还是那位指点过你的前辈高人吗?”

  李道一面不改色心不跳,谎称道:“自然是的,当日那老头子确实依稀提了几句。当我细问之时,他却是不肯再提了。”

  李谷雨看李道一神色不像作伪,还认真思索了一番,道:“那位前辈高人想必是游戏人间的至强者,你能得他指点,也是一场造化了。”

  李道一心想若不是我昆仑一脉《道经》高深莫测加上我李道一天纵奇才,任你什么至强者,仅凭指点一下岂能有此效果?

  李谷雨看了看自己光洁如玉的小脚,不由得问道:“我右足之伤是你处理帮我排去体内毒素的?”

  李道一知道她想问什么,直言道:“是,医术之道,也是那老头子传授给我的。”

  李谷雨将信将疑,不露痕迹的悄悄将自己裸露的右足收进了被子中。

  李谷雨黛眉微蹙,想来是刚刚苏醒,气血还有些不足,便道:“我头脑还有些发晕,且休息片刻。”

  李道一点点头,起身端起银盆,道:“那你好生休养,我也正好回房调息调息。”

  “等等。”李谷雨突然叫住了李道一。

  李道一闻言回头,疑惑的看向李谷雨。

  “你吩咐下人,送些金银之物,去青阳城外一户姓袁的人家吧。”李谷雨慢慢躺下道。

  “这是为何?”李道一不由问道。

  “那是福伯老家。”李谷雨躺下,闭眼道。

  李道一微微点头道:“知道了。”

  这个便宜姐姐看似人情冷漠,却连福伯老家也记在心中,看来内心却与表面迥然相反,李道一心中想到,在转身关上门时补了一句:“你重伤未愈,不宜食用油腻辛辣之物,我方才叫厨房住了些白粥,等会便会送来。”

  李谷雨闭眼轻应了声,心中却是一股暖流流过,多少年没有这样的温暖了,她也不知道。

  李道一返回房中,吃了些家丁送来的菜肴,便闭眼调养起来。

  当李道一吐出一口浊气,体内灵气稍稍恢复些许之时,唐鹤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一哥,一哥!”

  李道一睁开双眼,门被敲的劈啪作响。

  “你来拆房子来了!”李道一打开门,佯怒道。

  唐鹤脑袋一缩,道:“你听说了吗,帝都城外的长亭遗迹,就我们昨天和林术那孙子抢那三眼灵猫的地方,变成一片湖啦!”

  李道一的院落离李谷雨的院落并不远,他担心唐鹤万一发现三眼灵豹不好解释,便把唐鹤一搂,向门外走去,边走边道:“大年初一的,我们去茶馆坐着说去!”边说还边向李谷雨的院落使了使颜色。

  唐鹤立马明白了李道一的“意思”,他可知道李谷雨这个看似冷漠柔弱女子的恐怖。那可是三个月下不来床啊,唐鹤心中不禁想起了三年前李道一的凄惨境地。

  李、唐二人边走边说,唐鹤一直渲染那长亭遗迹变成一片大湖是多么神奇,描绘的有声有色,若不是李道一知道个中原因,恐怕就要以为他是亲眼见到这大湖形成的了。

  “你去看了那湖吗?”李道一陡然问道。

  唐鹤一愣,摇了摇头道:“那个地方现在已经被皇室封锁了,我如何去?我倒是还想去找我的三眼灵豹呢!诶,大概也被皇室的人捉去了吧!”。

  “那你说个屁!”李道一拍了下唐鹤的脑袋,道:“走,去茶馆坐坐,那地方消息最多。这样奇怪的大事,那里必然会有些人知道些内幕。”

  茗香楼是梁国帝都城中一所中档次的茶馆。不过装修的颇为雅致,其中的雨前龙井和桂花糕也是极有名望,是帝都人们最常去的茶馆。

  李、唐二人就选在了在这茗香楼中的一处雅座,叫了一壶上好的雨前龙井,点了一分桂花糕,便坐在了窗边。

  茗香楼大厅的雅座不过是临着窗户罢了,整个茶馆内的谈论之声,到能一字不落的传入耳朵。

  果然,稍坐片刻,李道一便听见有人谈论起帝都城外长亭遗迹一夜化湖的事情来。

  “你们可知道昨晚城外长亭遗迹发生了什么事吗?”邻桌一位面白中年对他那桌上之人说道,语气之间,颇显得得意。

  李道一闻言,立马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

  “你说说,我倒是听说是天降大湖,是祥瑞之兆,皇室正在城外祭拜古仙呢!”一人说道。

  “你那什么玩意儿,尽是糊弄你们这些‘愚民’的!”那面白中年喝了一口茶,不屑道。

  被奚落之人面露愤怒之色,道:“那你倒是说说啊,今年你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们可都不答应!”

  面白中年吞下一小块桂花糕,徐徐道:“我说你们是愚民,倒也没什么恶意。其实要不是有个阶位强者的哥哥在禁军里面当差,我也就是个愚民。”

  此话一出,方才那有些愤怒之人面色立马平静不少,毕竟没有人愿意因为这点小事就得罪一位阶位强者的弟弟。

  面白中年看了众人一眼接着道:“我哥哥今早回家之时,告诉我,昨晚呐——其实是一只蛇王在渡劫化蛟!”

  李道一心中一动,想不到这面白中年消息倒是准确。

  “那为何会凭空出现一片大湖,皇室又为何封锁了那湖?”众人追问道。

  面白中年敲了敲空空的茶壶和盘子,众人立马懂了他的意思,有人立马叫道:“茶童,上上好的雨前龙井,上最清香的桂花糕!”

  面白中年这才继续讲道:“你们想,蛇王怎么可能生活在陆地上呢?这城外长亭遗迹的地下,原本便有一地下湖,在昨夜的雷劫之下,直接将这土地劈开,那地下湖这才冒了出来。至于皇室为什么封锁湖域,则是因为有人在湖中发现一口飘着的水晶棺材!”

  众人惊呼一声,纷纷道:“水晶棺材?水晶棺材如何能浮在水面上?”

  面白中年这才摇摇头道:“这种神仙之事,我们这些凡人怎么能知晓?只是听说这水晶棺材,与那传说之中的古仙遗迹有关!”

  “莫非那水晶棺材之中装的便是那古仙遗体?”唐鹤倒是插嘴问道。

  “非也非也,”面白中年摆摆手道:“我起初也与这位小兄弟有一样的想法,但...我哥哥却说,那口水晶棺材之中,并无古仙遗体。”

  “难不成是个空棺吗?”李道一也十分好奇,这些情景,他和李谷雨可并未见到。

  “也不算是空棺,”面白中年润了润嗓子道:“水晶棺材之中,放着一本羊皮古卷!”

  “羊皮古卷?”众人再次惊呼一声,道:“那羊皮古卷上面可说了什么吗?”

  面白中年这才摊了摊手,道:“上面呢,肯定是写了东西,不过,没人知道写了什么。”

  “为何?”众人齐齐问道。

  “打不开。”面白中年简单的回复道。

第九章 茶馆听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