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神秘六人组

  夜晚的城市,犹如黑夜里的钢铁巨兽,狰狞而威严,这也是最典型的人类文明,但如今的街道早没有往日的喧嚣,息壤来往的车辆行人,也少了灯火通明的都市景观,仿佛有又回到了“宵禁”时代。

  至从鱼人登陆以来,这里的一切都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虽然人类与鱼人两方达成了协议,互不干涉,可这也保不准万一有个冲突丢掉性命,也是悲催。

  见识过鱼人的可怕,心理阴影可不是一纸和平协定能抚慰的,城市里每一个角落都有一双眼睛窥视着你,那么阴森、那么恐怖让你后背发凉。

  但是在鱼人的包围圈中,人们不忘聚在一起寻找安全感。因为人是群居动物还喜欢发泄,灾难年更是如此。

  当人们都在往一处涌时,在他们的头顶一团黑影却是在空中飞驰,世上有些超能力者并不会因普通人看不见而不存在。

  每个人都有一股气,会散发肉眼看不见的气场,气势弱的人看见气势强的便会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微压,例如:员工见领导亦或是一个威严的将军又或者气质非凡的美女都在散发气场。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把气场加以利用,只有一小部分与众不同的人,我们把他们称之为“控灵人”。

  看着这人每每跃动一步,便是在自己身前结出一方冰晶。然后再纵身一跃,如此反复,即便在高空中少年的眼眸之中却未见一丝胆怯。相反的,他的身形异常矫健,每一个落点都计算得精准无误且稳当。

  寒风并不能阻挡少年坚毅的身板,让这个孤单的身影欲涌向前。

  远远看见宛如蚌贝的建筑,能从风信中听到悠悠的歌声,纵然跃身,落在棚顶。

  此刻,体育馆内早已热火朝天,演出同样高潮迭起,台下的观众也是忘乎所以的欢呼。

  “哇,”这般热闹场景让舟文惊呼一声,换做普通人对于这样的演出早已司空见惯,七年与世界脱轨枯燥无味的生活,俨然跟不上时代步伐。

  舟文不会把错全归咎与欧阳阿姨,在最后一次离别时,阿姨哭得稀里哗啦,真挚的感情演不出来,这才坚定了舟文一次次不愿放弃。

  从小同阿姨相依为命,教导舟文念书写字,犯错也不责怪,阿姨的疼爱舟文一一记在心里。突然间,舟文攥紧了拳头,心里发誓不能再等下去了,时光蹉跎,一晃眼青春过去,可不敢继续荒废。

  抬头看着那不长眼的苍天,经历多少才能成为一代传奇,韩信、项羽、霍去病千古英豪皆不得善终,历史虽为他们赞颂千篇,又有何意义。

  抵抗鱼人牺牲过多少亡魂才换来如此和平,舟文不敢奢求快意生活,乐天派注重活在当下便是幸福。

  没错,舟文绝对是个乐天派,不然也不能再七年寂聊中挺过来,换做其他人,早买个股票自杀了。

  演出如火如荼,音浪一层接着一层,舟文也有意无意跟着哼唱几句,情绪高涨起来气氛嗨爆了,不经意间散发出气场。

  就在舟文下方某个阴暗角落,六个人影隐在黑暗当中,完全没有理会现场尽情释放的人们,在这些人眼中只不过是一群行尸走肉磕了粉、压抑释放的正常反应。

  “动次打次……TMD耳朵都给震聋了,唱歌个都跑调,给我办个演唱会华夏版贾斯丁.比伯就要大火啦!”浑厚男声不停在抱怨。

  只见此人身材肥胖,腰宽体阔,双手捂耳待在馆内是十万个不愿意。也难怪灾难年间一般人都没有安全感,没有自保能力,一旦人多就有了底气,只有少数人活得清醒,可能是因为他们“不普通“。

  “我看你是上火,就你那杀猪样的鬼叫,谭胖子你还是收了神通吧,”另外一个男音接茬道。同时两手敞开看向身旁的其余几人,几人只是表情微带苦涩,以表对胖子的无奈。

  “嘿,好像就我一个人不满意似得,李沐阳你这孙子不是最讨厌这种人吗,现在还乐意当保镖。”胖子见自己的话居然没人理睬语气加重了些。

  李沐阳一声冷哼,冷着脸道:“仅此一次。”那张冷酷的脸面无表情,盯着眼前的一个男人。

  “今晚先就这样吧,我会与雇主谈的,给你们加钱。”男人的声音很有磁性,声音也非常的果断,说话一针见血,心里明白这样事情已成定数,只有想设法弥补队友,那就是‘加钱’。

  “我先把话这儿了,我可不是为了钱才来保护那家伙的啊。”胖子突然开口道。嘴里说着自己不爱钱,表情却是出卖了自己。一张嘴脸掩饰不住奸笑,掉进了钱眼儿里的样子还非要把自己升华。

  看着表里不一的胖子,众人皆是一脸鄙视,明明大家心照不宣就得了,可这死胖子还喋喋不休。

  再一阵对胖子的数落,众人都是被胖子逗笑起来,可被称呼李沐阳的男子貌似发现了什么悄悄隐去。

  舟文趴在棚顶呆呆的看着下面的人,心想经历了无数次天灾人祸,这一次也不会因鱼人而终结。

  “喂”

  突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这么突兀的一声差点让舟文后背湿了个透。

  “小子,你是什么人。”舟文还未回头,那人又吐出一句话,貌似很带敌意。

  被吓得不轻,舟文猛的一回头,只见一人阴森森的立在远处,看不清楚这人的脸,但能感觉到带着敌意的目光在审视自己。

  “喂,小子。我在问你话。”又道。

  “我叫舟文。”竟是傻傻的说出自己的名字。

  “没问你名字,我问你在这干什么。”那人道。

  舟文被问得吱无答言,突然冒出个人,舟文有些手足无措。

  “那就死吧。”突然间,那人冷道。

  “等等……”

  “来不及了”

  说完便是手伸向腰间,见那人并未停止动作。舟文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来,刚立住脚,只听“哗哗”的两声,一阵搅动空气的声音。

  那人掷出两把三尺长筷子状的乌黑铁刺,照舟文的面门招呼过来。在这危险时刻,舟文迅速在自己身前结出一面冰盾。一阵碰撞声,铁刺应声而落。却在同时一股劲风袭来,躲在冰盾背后的舟文也是感受到了其中浓烈的杀意。

  “吼”一声霸道的男性嗓音之后,眼见面前的冰盾在迅速崩碎。锋利的冰屑被劲风吹向舟文,刹那间,舟文的腿上、胳膊上、脸上被划出一道道的口子。慌乱之间,舟文胡乱的踢出一脚,那人趁势腾飞出去。再次立在原地。

  “你TM神经病吧!”突然冒出个人不分青红皂白杀自己,舟文怎能不气。

  男人远远的望着满身是血的舟文。神情冷漠不带一点表情。像是刚才的一切都未发生过,或是他已经习以为常,经历得太多像这样的事,让他不为所动。

  此时,舟文却是抹了一下额头流下来的血,有些眯了眼。虽然不是致命伤,显得十分狼狈,终于舟文也是借此开始审视了起对面的男人。

  敌人,知己知彼,方胜。

  那人长的眉清目秀,一双明眸如炬若郎星。两撇剑眉又如刀削之锋,犀利无比,身着一身立领衣无一丝褶皱。多了几分观赏性,腰际间很混实,奄然一副练家子的姿态,总之这个男人美,美的让女人惭愧。

  在舟文看来就是个娘炮,外貌完美没有一点瑕疵,皮肤白净的粉面小生,胡子也不长,不是娘炮是什么。

  舟文有些莫名其妙,看了看脚下的演出场,要逃吗?跳下去混入人海,远离这是非之地。

  “哈哈,我说李沐阳这家伙那里去了。”空中突然传来一道有些滑稽的声音。只见李沐阳后方的体育馆棚边缘有几个黑影直窜而上。落在李沐阳身旁。

  “好强大的气场。”舟文自己也是控灵人,自然能感觉到这些人不平凡。

  这下真的麻烦了。

  “怎么样,是控灵人吗?”之前那个磁性声音男人道。

  “是,不过很弱。”轻蔑道。

  “是敌人吗,”胖子总不嫌话多。插口问李沐阳。

  “死胖子那都有你,”李沐阳没有理会胖子。绕过胖子对金话道:“要杀掉吗。”

  “先试探一下,可别误杀了好人。”金盾谨慎道。此话一出却是引来众人一阵唏嘘,这个曾经号称“战场机器”的男人,也是遇佛弑佛的存在,所过之地定是尸横遍野,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难免让人大吃一惊。

  见众人都是用那怪异的表情瞅着自己,这个年约二八的男人嘴里方才吐出一句话:“我们都不是坏人。”

  金盾的这句话说得有些含糊,李沐阳等人都明白。也许自己做过的事难以让人接受,感到冷漠。但心底明白自己并非冷血无情,毕竟好人难当。

  李沐阳轻叹一声,看向浑身是血的舟文。意犹未尽道:“这样吧小子,我们来玩个游戏。”

  “游戏?娘炮你要玩什么游戏。”舟文大叫着回到。

  额…

  一阵尴尬过后,其余五人晓得人仰马翻,李沐阳则是气炸了锅,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恶心自己,不杀了他难解心头之恨。

  随即李沐阳便开始口述起了游戏规则。一分钟之争,一分钟之内双方可任意使用杀招。但是,一分钟时间一过必须停止,即使你的刀已经架在了对方的咽喉。舟文只要能撑过一分钟便可以走。

  舟文心想,娘炮一分钟就满足了吗,一分钟还不是很难。

  “没办法了,那就来吧。”事已至此也没有其他办法。

  “给了你机会了,能不能活命就看你造化了。”几人之中一个从始至终带着鱼纹面具的女人道。

第二章 神秘六人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