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热血与觉悟

  “对了小子,你也展现了你的能力。还没见识过我的能力吧。”

  “你的能力?”舟文的身体顿时停了下来。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话音刚落。

  “呲”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洒在面前的地上,身形弯如一张弓,后背上一阵剧痛,脚下被刺痛推动了几步,停了下来。

  什么东西像是深深的没入了他的身体,努力扭动着脖子,可每每扯动一下肌肉,便是一阵摧心剖肝的痛处传来。

  当舟文看见给自己带来痛苦的凶器时,眼里终于明白了,豁然就是之前李沐阳掷出的那两把黑刺,黑刺上一股气连接李沐阳双手。

  又是一口红的腥红鲜血从嘴角涌了出来,舟文想拔出来,可是那黑刺像有倒刺般,怎么也不肯这么轻易被抽掉。

  痛楚还在传来,舟文吼叫着。声音是这么的撕心裂肺。听得就让人心颤,那刚毅的身躯也是忍不住的颤抖,乌黑刺像是扎进了骨头,扯动着每一根神经,痛苦的吼叫响彻整片天寂。

  “这么点痛苦就忍不住了,”李沐阳冷冷的丢出一句话,一点没有被舟文的苦痛所感染。

  容不得舟文有再多的想法,李沐阳已经慢慢走向了自己,同时右手成剑指,一把黑刺在手指间翻转舞动,宛如一个散发寒光的光盘,李沐阳剑指晃动,黑刺又如有灵魂般围着身体旋转。

  “痛苦吗?”没带一点怜宁,眼中更有一种冷血的李沐阳,随即又接着道:“那就对了,苦痛让你清醒,隐藏在心里不愿意碰触的事会慢慢的让你变成另外一个人。”

  “你真可悲,对一个陌生人言传身教,试图让别人领略你的痛苦,”洁白的牙齿被鲜血染的透红,一字一句的从舟文的嘴里吐出。

  话语落在李沐阳的听得真切,冷哼了一声:“你真的很让人讨厌。”

  杀意气。

  “总把不幸挂在嘴边,把自己逼入绝境,是你自己把心里痛苦无限放大,那会值得人可怜你,你才是弱者。”

  “扑通~扑通”

  李沐阳听见了自己的心在跳动,心脏痛得要命,舟文说出了重点,可自尊心使他不愿意承认,强颜欢笑道:“还有什么临终遗言吗,只是妄自菲薄逞口舌之快。”

  雨越下越大,片刻间便暴雨倾盆,狂风肆做,整个世界安静得只能听见雨水哗哗作响,冷清蔓延,视线变得模糊,宛如隔着水帘看世界。

  舟文原本一身血迹斑斑,现在倒是冲洗了个干净,两把黑刺上附着气,血液怎么也凝固不了,依旧在往外淌血,真有血流成河的意思,眼神迷离多出几思涣散。

  反观李沐阳则并未对外界的变化有所波动,目光凝视如捷豹,手中把玩着长长的乌黑刺。

  正当李沐阳要催动手中凶器时,周遭空气聚凝,形成一个强大的气场,将此区域尽数笼罩其中,与世隔绝,气温骤降,与此同时,地上结出层层冰晶,牢牢抓住李沐阳的退。

  也在同一时刻,李沐阳手掌生出一层霜,而后迅速转化为冰晶,将其冻住,雨水落出,必将融入其中,化为一根根银针柱。如石笋,又似桩,宛如一个牢笼,巨大的冰境毫无生机,犹如世界末日一般,让人心生畏惧。

  这一系列动作皆在同时间进行完成,也难免在场所有人都为之震愕,李沐阳如笼中困兽,更加难掩一脸吃惊,不可思议。

  身处绝对领域的李沐阳并没有坐以待毙,惊讶之色转瞬即逝。而后嘴角上扬,冷笑道:“雕虫小技,”随之全身一震,气场汹涌涌动,不断缩小,突然间膨大,使之困笼一一破碎开来。

  李沐阳虽强大,但却远远低估了雨天的舟文,冰柱碎裂之即,背后两根冰锥已悄然刺入其背脊。

  随即,痛苦的嘶吼声传来,一样以计相施该让李沐阳尝尝这种疼痛,没等那双满是杀气眼神传达到舟文眼里,又是两根冰锥直接凭空生出刺入双腿,一时间,嘶吼声不绝于耳。

  血液堵在喉咙,让李沐阳不竟咳嗽起来,而每每喘息一下又是道道腥红喷出,洒在冰晶上瞬间冷凝,好如水珠般滚落。

  李沐阳变弱了反应变慢了,是因为舟文的话直击心灵,往事让他的心动摇了。

  眼见终于重创李沐阳,舟文笑了笑,不过同样不好受,大口喘息起来。

  “怎么样,瞧瞧刚才不可一世的你,现在是多么狼狈,”舟文吼叫道,满腔愤怒一股脑的吼出来,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听闻舟文示威一样的话语,李沐阳恼羞成怒,怒冲心头烧,想想竟感到可悲。

  嘶吼着,颤抖着,声嘶力竭,力不从心。李沐阳鲜红的手指催动落地黑刺,只见黑刺浮空,颤颤微微,左摇右晃,有随时掉落的可能。

  显然,李沐阳是要败了,败给一个初出茅庐的混小子,谁都没预料是此结果。

  强忍痛苦,本就俊俏洁白的脸庞十分惨白,冷冷道:“你又何尝不是这样,明明是个弱者,为什么偏偏故作坚强。”

  此话听在舟文耳里,他不敢苟同,弱者才会想着变强,至少舟文是这么以为。

  “不妙啊,”观战中一人担忧道,他们从未见过李沐阳受过如此重创。

  “冷静点,他不喜欢帮忙,即便是死了。”金盾镇静道,他相信李沐阳远比相信自己更加真切,金盾心底明白,李沐阳所承受的痛苦远不是眼前这点疼痛所能比拟的。金盾是如此坚定,这么多年的老友,风风雨雨都过来了,相信……。

  运转如此大地气场,舟文已是强弩之末,只是拼着最后一口气撑着。

  眼见李沐阳又成攻势之状,再次凭空生出数十跟冰柱,矛头皆对准李沐阳,冰锥剧烈抖动,嗡鸣作响,就待舟文一挥手就此斩杀包围圈中之人。

  寒冷让李沐阳瑟瑟发抖,一股股的寒气好像从身体的每个毛孔钻了进去,侵蚀着他的身心,用油尽灯枯来形容此刻的李沐阳也不为过。

  “就这样斩杀吧!”舟文突然间仿佛对生命一下子淡然起来,真正与外界接触这算是七年来第一次,却让他隐隐这改变着自己。

  冰锥抖动,露着寒气,让人毛骨悚然。眼见,危机即临,数十丈外的金盾终于没有了以往的坦然自若,风雨不动,心中不知李沐阳有没有隐藏技来化解危机,口中大喝:“白鹭,白鹤。”

  余音未落,身旁二人已箭一般缕出,救人心切,气场笼罩,风雨巨变,二人释放出得压迫力竟然是比之前李沐阳更为强大。

  “嘣”

  巨大一声音爆响彻天际,股股强大气波横扫一片,本就踉跄站立的舟文直接倒栽出去,老远的神秘小队几人也受波及,差点被轰飞出去。

  眼前的一幕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原来,刚才舟文眼见飞缕过来的二人,强催冰锥想要射杀李沐阳,无奈自己油尽灯枯,生命力无法支撑气场运转,冰境俱裂,自行破功。

  倒地之人没在动弹,在场所有人都是控灵人,很清楚其中缘由,稍微收容一下惊愕,所有人都向舟文走过去。

第四章 热血与觉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