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酝酿的危机

  金盾明白李沐阳的担心,也开口道:“往后但凡这人有异动,我会亲自斩下他的头颅。”

  “干脆直接将这小子交给控灵组,领了赏金大家平分得了。”胖子在一旁肆无忌惮这样说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怒目盯着胖子,控灵组,所有控灵人都不愿提及的名字。代表了死亡与拯救,服从便能功勋加身,享人世常乐,安度一生。叛逆,则受尽一世苦楚,生死一线牵。

  “一个局外人,两千万赏金可比得上恐怖组织头目了,”李沐阳也坏坏的说道,亦不为一个陌生人打感情牌,本身就不相信舟文。

  “别说了,控灵组只能作为我们把持此人的筹码,相信你们不会想和那些人打交道。”金盾信誓旦旦道,这个脸上有条疤痕的男人经历过的事情远不是他们能想像,他深知控灵组可怕。

  突然,金推门走进了舟文所在的房间,足足一米八的个子身姿挺拔,舟文一看便知此人当过兵,而且受过非一般的训练。

  “身体无恙吧,我很好奇你为何在精神病院躲着与世隔绝,”金盾找了张椅子坐下问道。

  舟文苦笑着,执念可以给人无穷力量,一条狗可以在主人出车祸的地方一等便好几年,一头大象五十年如一日在迁徙中看望死去的小象,换作人往往觉得不可思议。

  “我在等人,战争分开了我们,”舟文轻描淡写中忍受住常人不可想象的孤独。

  见舟文有所隐瞒,金盾没当面点破,毕竟谁都有秘密,包括他自己明白这种感受。

  “你好好休息,今夜晚有任务,到时你也一起,既然兰强烈要求要你留下,我想一定有她的原因,望你不要辜负众人的期望。”

  又休息了会儿,待舟文穿好衣物走出房门时,屋外没有开灯,只能从月光洒下的白芒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摆弄着茶几上的图纸。

  舟文清楚这该是那个鱼纹面具女人,恐怖的能力,应该会被各方势力争夺,却偷偷隐藏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队伍里面。

  女人也发觉了舟文,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过来,坐下。”那语气近乎命令,不得违抗。

  “那个谢谢……”

  “出于好奇加上在你心里没看见血腥历史,所以才让你加入,更不必谢我”

  舟文哑语,女人知道会向她道谢,提前一步抢先说了,一时间舟文无话可说尴尬至极,跟聪明的女人谈话就是这种下场。

  “有什么问题就问吧,”没等舟文说话,女人就已开口。这女人太可怕,在她面前你几乎是透明的,被窥视内心的舟文不是个滋味。

  “那个……不知该不该问,你们口中所说的任务是什么?”舟文支支吾吾的问道。

  “抓鱼人。”

  一句话让舟文咂舌,鱼人,这个种族是全人类的噩梦,这几人竟然干这门当,多么深不可测。

  “能否说的详细点?”舟文难掩吃惊继续追问。

  “我们的委托人干着合法的违法勾当。”

  “合法……违法?为什么这么说,他是什么人?”

  “有名的财主,那晚我们就是为了保护他才会遇上你,至于他抓鱼人干什么这你不用管,也不必知道。”女人说道。

  几个高深莫测的控灵人居然也是为别人打工,这不竟让舟文对幕后的雇主产生了极大好奇。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被舟文突兀的问话,女人愣了半响,开口道:“武城兰。”

  “不管怎样我都要谢谢你,不仅仅因为你救了我的命,还有……”舟文没有说下去,看向窗外支离破碎的世界,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女人嘴角浮起微笑,越来越看不懂眼前少年。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带头进来的是金盾,几人皆是脸色难看额头挂满汗珠,舟文知道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是不是出事了?”兰问道。

  金盾一时没有回答,仿佛有什么困扰着他,一脸凝重。“死城里没有一只鱼人。”

  此话一出,不为泰山崩塌动容的冰山美人也难掩困惑,问道:“你们走进去了?”

  金盾点点头,原来金盾等人只准备在边缘附近观察一下,可好久没见任何身影,便觉得蹊跷,更加深入死城时才明白过来,这里早没有鱼人的踪影。

  “走了不是很好吗,干嘛这样纠结,”胖子是个单细胞,那会去想其中的玄机。

  一座城里空空如也,大规模消失本就不寻常,鱼人有组织有纪律,怕是接到了什么命令。

  难道真如金盾所想,和平的日子就要结束了,人们又将生活在炼狱中,惊恐与噩梦将常伴左右。

  “我想控灵组也应该注意到了,希望他们有所对策,”李沐阳道。

  “没错,先把眼前的事解决了再查看一番也不迟,凌晨一点出发,大家先休息一下,”金看了看时间说道。

  也许这就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控灵人虽然忌惮控灵组,可当世界危难之时,能力越大者便会挺身而出担起责任,也许就是控灵人使命所在。

  就在金盾等人休息之余,死城中出现几个人影窃窃私语,“近段时间全世界各地都有鱼人反常行动的报告,看来鱼人已经从重创中缓过来了。”

  “几年前鱼人明白了人类科技厉害,短时间内断然不敢开战,此次行动旨在抓捕‘祸乱者’江成,这事交由其他小组去办。”

  “江成老奸巨猾,寻着踪迹追到此地,突然间没了线索,组长这可如何是好?”一人对之前说话男子道。

  “很简单,有人接应江成,地头蛇要藏起来一个人轻而易举,不过江成手里犯下几桩命案,控灵组也放出消息通缉,有胆子收留江成的人定是熟悉之人,查一下江成过去来往些什么人。”

  “不愧是组长,分析起来头头是道。”

  “马屁就省省吧,要是再让江成跑掉,回去大组长怪罪下来谁都没好果子吃,总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手下其应一声四散奔走。

  被称“组长”的男人默默点燃一支烟,烟雾迷绕,想起老友也在这座城市,事情完要去拜访一番才行,那可是共赴过生死的好兄弟。

  凌晨,月黑风高,凄凉淡尽人寰。

  几团黑影一时腾余半空,一时又剑走偏锋踏于墙壁奔驰,上下翻腾皆往一路,前行于今晚目的地,西湖。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曾几何时西湖之境美景阑珊,而今新境辞旧,再美的景色也无人夜晚踏足,不觉让人感慨。

  随一人立于环湖杨柳之下,小队人紧随其后,皆是大气不提一口,着实深藏不露。

  “这湖下隐藏着鱼人,大家万不可大意,”金叮嘱道。

  “这些畜生很会挑地方啊,选如此宝地休眠,且真是过分了,”李沐阳狠狠道。

  “情报准确吗?如此宽渤之湖仅一只鱼人休眠,”白鹭喃喃道,少女特别的敏感神经没一丝放松。

  “嗅香鬼是这么说的。”

  “那混蛋的话且可信?一个色迷心窍之人,简直跟鱼人如出一辙,皆发于畜生一脉。”

  “这样吧,白鹭白鹤你俩出战,你们的能力在场无人可及,我们在一旁掠阵,提防隐藏鱼人。”金盾做出部署。

  “好的,交给我们,”白鹭白鹤其声应道,随即纵身一跃脚下气场汇聚形成一层白色气膜,就这样站立于水中,微波涟漪二人身形皆有些晃悠,可就像湖中荷叶一般,随波卒动却显得如鱼得水,稳当得很。

  “白鹤小心点,我在明敌在暗,不要莽撞。”白鹭面不改色,嘴里关心道。

  “得了吧,小小畜生而已,三两招便能把它大卸八块,”白鹤不以为然,年少热血显露无疑。

  无奈泛起心头,这个最让她疼爱的弟弟,行事果断莽撞,出生相差几分钟而已,很不服气自己是小弟,总想在自己面前展现他的厉害。

  白鹤一脸轻松神态,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个手电筒,强光划破夜空又调转枪头射进湖水之中。白鹤持手电筒胡乱晃动几下,接着又直接松开手,电筒扑通一声落入水中往下沉。

  白鹭知其用意,鱼人,长居深海之中眼睛却是没有退化,对光异常敏锐,晃动的灯光也是让鱼人清楚这不是路灯之类的光源,是有人故意为之是挑衅的信号,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这就是许久以来的经验,经验胜于一切。

  就在电筒沉水片刻,脚下一阵汹涌,随之传来一声雄厚低沉之声。黑水当中气泡不断冒起,宛如身处滚烫沸水之中。

  “来了。”

第七章 酝酿的危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