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勇气的革命

  瞬间李沐阳像爆炸一样,抓着舟文衣领道:“它们是鱼人,是祸端的发起者,如果你还带着你那可悲的怜悯心就尽早退出。”说着狠狠推开舟文。

  兰看着舟文,面具下女人并非铁石心肠,相反她理解舟文,因为人有感情啊,所以才是高级动物。

  同往常一样,其余人先离开了,留李沐阳一个人结果鱼人,只要是金盾的吩咐他都无条件的执行,还照金盾吩咐并没有把尸体藏起来,而是将鱼人放在了大厅广众下。

  看见舟文愧疚的样子,金盾想帮他打开心结,“人们需要希望,这两具尸体也许作用不大,但这可以让人们知道,即使鱼人再强大,人类有庇护者一直在暗中与鱼人较量,不仅仅是为了守护奈以生存的家园,这是一场回复人类勇气的革命,而之后当地警方也会把此事压下去,不让消息扩散出去。”

  听完金的话,舟文不竟佩服起这个男人来,以后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当李沐阳追上来时,舟文紧锁的眉头缓解了很多,仍心情复杂不敢忘记。

  “走吧,趁鱼人还没断气,把鱼人交雇主手中,”金盾说完,往黑夜中飞驰出去。

  几人紧随其后,重活当然就是胖子干,谁怨自己的能力派不上用场,唯有干些粗活累活来弥补。

  一众人飞缕远方,只有一个人回头看了刚才的方向,难道真如金盾所说?这是一场革命,一场有关勇气的革命,会有很多人因此而死,但坚强的人类会一直斗争下去。

  城市瞬息万变,尤其是在这样的年月,适应周围变化对舟文来说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不可思议的是远处一个夜店的灯光闪烁着,里面气氛热火朝天,这些人在这样的年月也没有放弃夜生活,亦是在狂欢,不安感得到这般体现。

  过了半个钟头,金说得:“到了。”

  舟文抬头见一座庄园甚是气派,灯火通明,里面随处走动着保镖,而金等人没有直接从正门进入,绕到庄园后院一小门处进到城堡。

  小门后是一条不知有多长的阶梯,直通地下,左绕右绕宛如一迷宫,尽头是一片漆黑,来到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墙上摄像头转动,突然空气中传来一人声,“这么快就办成了!带着帮毛头小子也不怕惹麻烦,金盾。”

  “小瞧谁啦,有种打一场,打赢了再把话题问个遍,”胖子吆喝道,同时举起手想为自己霸气的反击击掌庆祝,没人领会空气突然安静,尴尬至极。

  好一会儿,那人没有说话,空气中弥漫着诡异气息。

  随着“铿锵”一声金属声响门开了,门后一条长廊足有数十丈长,又一道道安全门堵住去路,墙上暗阁布满机关,到底是什么原因这里防御重重?

  当最后一道门打开的时候,舟文一切的疑惑都解开了,放在以后舟文也无法忘记这一刻的场景。

  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实验室,又分成数十个小房间,每一个房间又是由十公分的钢化玻璃隔开,一只只被禁锢的鱼人被当做白老鼠一样作研究。

  有鱼人被剥开了肚子,依然凭着超乎寻常的生命力对眼前之人疯狂的嘶吼着。虽然被隔音,舟文还是能感觉到那种催心裂肺的疼痛,血液溅满了玻璃罩,狰狞而冷酷。

  又一个房间鱼人被剥下了全身鳞片,只剩一幅血淋淋的躯体,痛苦的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甚至血水都要放到秤上称,

  还有的房间有人拿着枪弹射击鱼人的身体,却只能震的鱼人身体颤抖嚎叫,万万难以穿透鳞甲,可谓强悍。

  “不要做太多的同情!想想那些被鱼人杀害的人们!他们也是无辜的。”武城兰见舟文的反应对其说道。

  舟文默然认同,对,被鱼人伤害过的人也是无辜的,研究鱼人身体结构更容易找到其弱点,可以避免更多牺牲,舟文只能顺其自然船到桥头自然直。

  “金盾不愧是金盾,这么快就完成任务,卖给你的情报可算便宜吧,”一人声背后传来,同时拍手叫好。随又邪眼一怔,像开玩笑道:“居然一个都没死。”

  寻声遁去,一个面容猥琐透着妖邪气之人跨步走来,有时从一个人的面相便能看出一人的作派。,此人正是一副奸诈恶徒模样,让舟文感觉一阵不舒服。

  “此人名唤高千,喜欢闻女人头发,外号嗅香鬼,非常好色变态,一直跟在金主身边敛财,有时也卖情报给我们,”白鹭低声在舟文耳边说道。

  “小姑娘又在说我什么坏话拉。”

  说着向白鹭走过去被白鹤拦下,恶狠狠道:“你想死吗?”

  嗅香鬼笑了笑,瞬身越过白鹤,在两个女人头上各扯下一根发丝,放着鼻间嗅了起来,鼠眼里放着精光,在兰和白鹭身上扫个不停。

  白鹭吓得往舟文怀里靠过去,搞得舟文一阵脸红心跳,不知该不该揽住她,而兰的面前挡了一个胖子,嗅香鬼皆没得逞。

  “白鹭,”白鹤见姐往一个男人身上靠生气道,虽然平时也不称白鹭为姐,可他才是用生命保护白鹭的男人。

  “奉劝你别太放肆,要是把你干过的事儿放出去,相信立马就有仇家找上你。”金盾道。

  顿时四下沉寂,火药味十足,高千苍老且暗淡无光的脸上浮起恶毒之色,双目无神但又像是在设计着什么圈套,阴险非常。

  换做以前,嗅香鬼万不敢如此放肆,可最近不一样了,有非常强的朋友来找自己,自然有了底气。

  面对金的不屑,高千嚣张气焰有所收敛。阴毒全被埋葬在心里。

  此时门外进来个中年人,西装革履很是体面,身后还跟着两个五大三粗的保镖,看来此人就是雇主。

  越过一干人等,径直过去看了看已经被关押起来奄奄一息的鱼人,仿佛他的时间就是金钱,终于说道:“我说要活的,现在你们给我带来个半死不活的,价钱也许要重新谈一谈,”典型的一个生意人。

  “你要生龙活虎的鱼人?那岂不是要我们去死。”金盾冷冷道,语气坚硬。

  “我要你们的命没用,这鱼人快死了,研究出来数据不准确,组织上也没人要。卖不到个好价钱。”

  “他妈……”胖子粗口未说完,就被金盾制止。

  赏金大部分全救济给了灾难年受害的人们和福利院,所以金盾要争取更多利益,从而帮助更多人。

  雇主到底是个精明之人,也没恼怒。面带笑意的看着胖子说道:“既然你们不懂寄人篱下,这次赏金就定在之前的一半。”

  “我们这类人虽做不了体面的工作,可非常稀少,要重新找到适合的人还要不出差池,相信你会重新考虑。”

  金盾这番话一下子道出了事情本质,雇主陷入沉思,这份工作不是随便几个控灵人组个小队就行的。

  最终雇主决定以原价八成交易,金盾等人明白一定是高千从中作梗,这人阴险万分,以后再给小队找麻烦万万留不得。

  “这高千以前是联盟中一个小喽喽而已,联盟解散之后控灵组也给了一部分人悔过的机会,依然死性不改。”金盾喃喃道。

  联盟?英雄联盟还是复仇者联盟,舟文恍如与世界隔了几个时代,又冒出一个不知道的组织。

  “这种人还有改过的机会……”胖子还没说完被一旁的武城兰打断,“都亏了你,这么容易中了别人的圈套,我们可养着几家福利院的孩子。”

  见兰责怪自己,胖子一脸委屈的模样,顺从得像只小肥羊一般跟在兰身边,从未根兰顶嘴。

  离开庄园,黑处高千一直盯着两个女人的屁股,吞咽着口水对一人说道:“大哥,这两个女人真乃尤物啊,尤其是带面具那女人,能跟这女人在床上翻雨覆雨死也值了。”

  “金盾可是个狠角色,不好惹,况且现在控灵组的灵犀还在找我,近段时间还是安分些好,等有机会大哥一定把那女人给你弄到手。”

  “那就先谢谢大哥了。”

第九章 勇气的革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