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任务进行时(二)

  王文忠加快了速度,心里只想着儿子,然而却不知道自己已经中了毒。

  另一边郁楚蹲在地上,手里拿着扇子,扇着火,在想着,这会儿那丞相也差不多晕了吧,用他儿子给的一两银子,全买成了蒙汗药,放在锅里,加水,烧火,让它蒸发,顺着东南风飘过去,也够那丞相闻一壶的了,也许这还是他儿子第一次孝敬他呢。

  哎,没办法啊,连老天都在帮我,谁叫它今天恰好吹的是东南风呢,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啊。

  郁楚心里美滋滋地想着。

  过了好一会儿,郁楚才回过神,眼看着锅里的水都快烧干了,急忙起身灭掉火,顺着东南风找丞相去了,边走边纠结着,我该怎么杀丞相呢?杀还是不杀呢?嘴上说是一回事,真到了要杀人的时候,这该如何?

  走了几百米,郁楚就看到地上躺了一人,马儿则是没事一样,走近了看,那人和王景宏有些像,穿的是上好的丝绸,松弛的皮肤,白花花的脸,晕了都还是一脸焦急,这个人应该就是王丞相了。

  郁楚左右看了看没人,费尽了力气才把王文忠拖到了路边上的草丛里,还好这老头不算很重,还好自己有小时候被爸妈锻炼得可以的力气。

  郁楚蹲在地上看着丞相,双手互搓,低着头嘀咕着:“丞相大人,你不要怪我,你不死呢,我就过不了关,我过不了关呢,就没前途,没前途呢,就得继续当乞丐,所以你老人家以后要找呢就找那个大人物。

  郁楚说完起身,又转身说:“再说呢,你也不是一个好官。”

  找了一根木棒,拳头那么粗,郁楚比了又比,深吸了一口气,驾驭着发抖的手,一棍打在王丞相的额头上,本来还想补一棍的,郁楚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残忍,还是算了,便急忙离开了。

  “喂,臭乞丐,你找的人呢?”王景宏看着身高只到自己胸脯的郁楚,皱着眉说道。

  “我找的人,他们都不信我,都没有来。”说着郁楚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挤出两滴泪来,好痛,原来自己刚才杀了人了,都是真的…

  “算了,算了,天都快黑了,五彩鹦鹉也该出来了,待会儿你帮忙抓。”王景宏看着眼泪汪汪的郁楚,突然觉得自己以前这样欺负别人,是不是错了。

  “嗯?嗯。”五彩鹦鹉,有个鬼,郁楚往后退了一点,靠着树想着,自己杀了人,是不是巧比的最后一关就通过了。

  还有,那位大人物安排这样的任务,到底是几个意思呢?

  自己终究是杀了人了,来到古代的时候,知道总有这一天,只是没有想到来得那么快。

  “来了,来了。”一随从细声地说道。

  “做好准备,不要动,等它飞过来一起抓住它。”

  王景宏说完,随从中多少会点功夫的,就爬到树上,不会的就藏在树后,或者趴在地上。

  什么东西在发光?郁楚抬头,看着停在树梢上那只身上会发光的鸟,有五种颜色,红,黄,紫,绿,粉,真的有五彩鹦鹉?

  郁楚看向它的眼睛,它也正望着自己,眼里露出温情,郁楚整颗心都柔软了,好熟悉的鸟,好熟悉的眼神。

  突然五彩鹦鹉朝着郁楚飞了过来,丝毫不知道前面有危险。

  眼看着近了,近了,王景宏和他的随从一拥而上,把鹦鹉扑在了地上。

  “抓住了,哈哈哈。”王景宏忍不住兴奋地从树后走了出来。

  这时郁楚也扑了上去,手不停的乱舞动着,看似帮忙压住五彩鹦鹉,其实是顺从自己的心,帮五彩鹦鹉逃脱。

  五彩鹦鹉也是个懂的,一见到有机会,扑腾扑腾的就飞走了,同时郁楚也松了口气。

  “臭乞丐,你干嘛放走五彩鹦鹉?”王景宏眼里燃烧着熊熊怒火,心口的地方忽上忽下。

  “没有啊,我明明是在帮忙啊。”郁楚无辜的说。

  “你…来人把他给我押回去。”王京宏大声地吩咐着。

  这时候再笨王景宏也知道自己被这臭乞丐给算计了,也不知是为什么心里总觉得不安。

  “公子,不好了,老爷出事了。”说话的声音由远至近地传来,来人正是跟着丞相来寻公子的随从之一。

  “什么?怎么回事?”王景宏厉声质问道。

  “老爷刚回到府里,有人拦住老爷说公子在玉落涯捉到了五彩鹦鹉,说是公子你叫老爷来玉落涯接你,老爷就急忙地赶来了,老爷的马好,小的追不上啊,待我们赶来时,老爷已经晕了。”随从惶恐不安地说着。

  “王景宏看了一眼郁楚说:“走。”

第九章 任务进行时(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