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五彩鹦鹉

  等到王景宏回到府上,看到没了生气的爹,崩溃的承受不住晕了过去,最后还想着爹死了,以后谁护着自己啊。

  等王景宏醒来时,丧礼已经过了,也不知道为何,按照这样的大户,官级至少也得停丧好几天,可匆忙的一天就草草了事。

  王景宏就像做梦一样,可那些充斥着眼球的白布条,告诉自己,家里办过丧,爹真的死了。好久才想起一切都因为郁楚,可这时候郁楚早已经溜了。

  话又说回来,在王文忠死的那天,郁楚也在想,自己打的时候没有血啊?可再次看到满头都是血的王丞相时,郁楚蒙了。

  郁楚是被捆着拉着走,随从看到自家老爷死了都帮忙去了,忽略了郁楚,郁楚看准机会,溜了,明知道是待宰的羊,羊会伸着脖子等你,其它的羊也许会,可惜我这只羊不会。

  “哎。”郁楚坐在破庙门口,看着树梢上的五彩鹦鹉,想着,这鸟是几个意思啊,那天回来的路上就觉得有什么跟着自己,没有想到是这五彩鹦鹉。

  有时候以为它离开了,可是过会儿又在面前晃荡,刷存在感。

  “我说,鹦鹉啊,你会不会说话啊。”五彩鹦鹉应该比其他鹦鹉高级,可能会说话,郁楚心里想着。

  半天不见五彩鹦鹉说话,郁楚想想也是觉得自己傻了,人怎么能和鸟说话呢,自己又不会说鸟语,郁兰楚垂下眼没有看到五彩鹦鹉那激动的眼神。

  哎,也不知道大人物知道自己通过巧比了没有,郁兰楚觉得自己被忽悠得厉害吧,可是大人物确实是存在的。

  哎,天都黑了,这都几天了,大人物是不是把我忘了?抬头看着那一轮镰刀似的月亮,不知不觉,自己来到古代都有半个月了,可依旧还是个乞丐,却也杀了人了,不知道是对还是错,也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该如何过。

  “王爷,今天郁楚还是和往常一样。”

  “一样?”这郁楚难道真的只是白纸而已。

  “王爷。”

  “嗯?”“有话就说。”

  “王爷,你为什么要让属下帮他杀了丞相?”王爷不是希望他巧比不通过吗?

  “丞相?是皇上不留他,既然郁楚下不了手,帮帮他又如何。”

  “成一,五彩鹦鹉还跟着他吗?”宸王紧皱着眉头,怎么样也想不通五彩鹦鹉为什么要跟着他。

  “还跟着的。”那天成一跟着郁楚到了玉落涯,看到五彩鹦鹉马上就通知了王爷,王爷赶到的时候,看到五彩鹦鹉跟在他的后面,只好作罢,只要知道五彩鹦鹉跟着他,就不怕抓不到它。

  “成一,你继续跟着他。”宸王说着话,看向窗外皇宫的方向,这么多年了,母妃还是惦记着五彩鹦鹉,明知道五彩鹦鹉不是自己的,为什么还是不放手。

  “是,王爷。”

  “郁楚,今天你去不去城里?”向飞问道。

  “不去。”郁楚还在想着大人物的事,难道自己真被忽悠了,要不然我去参加副比?

  又不去,向飞从那天回来以后,好几天都没有去城里,听说丞相死了,官府正在抓凶手,后来又查出丞相贪赃枉法,那草包儿子也是坏事做尽,被皇上抄家,剩下的人,念在丞相在朝年轻的时候多少有些功绩,被逐出京城,遣至边境,向飞这才起了去城里讨要的心思。

  “真不去?你不饿?先说好,我这次讨要来真的不会给你。”

  郁楚白了向飞一眼,谁信。

  向飞备受打击地离开了,自从郁楚那天醒来以后,向飞觉得自己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怎么就被这小子吃得死死的呢。

  “哎,难道真的被当枪使了?”郁楚心里闷闷的说不出的难受。

  一晃十天过去了,郁楚决定不再等了,还是去参加副试比好了,听说副试比只要一通过,就可以马上有事做,那样就不用去乞讨了,十天以来只有三天去乞讨,可是郁楚觉得有手有脚的,没必要去受别人蹉来之食,她也在害怕,害怕自己习惯了乞讨的生活像某些人一样,有事都不去找事做,觉得不自在,不自由。

  “鹦鹉啊,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郁楚走了好远五彩鹦鹉就跟了好远,跑也跑不过它,藏着也会被找到,郁楚心里那个郁闷啊。

  “鹦鹉啊,不是我不要你跟着,关键是你这个识别率高啊,到时候又被人抓了去,我可不能有上次那样的运气救你了。”郁楚看着地上的鹦鹉苦口婆心的说着。

  话音刚落,郁楚就看见鹦鹉飞走了,高兴地说了一句:“小家伙还听得懂人话。”接着转身向前走去。

第十章 五彩鹦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