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宸王娶妃(四)

  “看到了,跟着一个老乞丐出去了。”向飞这才想起,郁楚回来的第二天,破庙来了一个老乞丐,每天都蹲在角落里,要不是因为郁楚的小虫跟着他,向飞都把他请出去了。

  “什么?”郁楚在想,那老乞丐是什么人,小虫竟然抛弃了自己。

  说曹操曹操就到。

  “丫头,你醒了。”夜兰亭踏进门就在寻找郁楚的身影。

  “嗯,爷爷?”郁楚又看到了夜兰亭肩膀上的鹦鹉,似乎在控诉它什么。

  这丫头跟我说话,居然看着这臭鸟。

  “丫头,不要叫我爷爷,我才五十多一点点,叫夜爹吧。”夜兰亭醒来以后,思想不混乱了,精神也好多了,虽然没了功力,有些遗憾,可是一想到都传给丫头了,也没有白费。

  “夜爹?”郁楚觉得还是叫爷爷好。

  “诶。”夜兰亭高兴地应道。

  郁楚看到夜兰亭那高兴得受不了的样子,刚要说出的话吞进了肚里,夜爹就夜爹吧。

  郁楚起身走了过去,揪着小虫就蹲在一边教育去了。

  “臭小虫,你抛弃了我,你知道吗?”郁楚恶狠狠地指着小虫说道。

  “他是老主人。”鹦鹉弱弱地说了一句话,开始看到他觉得眼熟,等他醒了把自己整理干净了,才看清他是老主人,谁叫他老了许多。

  直到夜兰亭叫“小虫。”鹦鹉才回过神,听着熟悉的声音,鹦鹉果断地弃了郁楚。

  老主人?怎么就是鹦鹉的主人了呢?以后小虫不跟着自己了,郁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郁楚楚楚可怜的看着鹦鹉。

  鹦鹉一个眼神也没有甩给她,直接飞回老主人那里去了。

  夜兰亭看到鹦鹉飞了过来,落在自己的肩膀上说:“小虫,你以后就跟着她吧,你懂的。”

  鹦鹉停在夜兰亭的手心上,点了点头。

  “丫头,那天晚上是怎么回事?”夜兰亭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因为小楚和当初的雁儿一样,都是因为有了玄阴影功,才改变了肤质,结果被宸儿撞上了,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事。

  “你不是知道吗?还问我!”郁楚白了夜兰亭一眼,心里嘀咕着臭老头,臭老头。

  “丫头,宸王要娶妃了。”夜兰亭直视郁楚,似乎想从她的眼里看到什么。

  “娶就娶呗。”郁楚没有多大的感觉,毫不在意的说道。

  向飞担心的心也落下了,还以为郁楚会多少有点不好受呢?

  “哎,丫头,我明天就回王府了。”夜兰亭看着屋外,双手背在后面,遗憾地说道。

  “回去?”接着又说:“哦。”是要回去,他是他师父啊,夜爹也比不上师父啊。

  “一起回去吧。”夜兰亭转身说道,眼睛却是看向向飞。

  向飞知趣地出去了。

  “丫头,如果那样的事情再发生,你依旧无能为力,你这次是侥幸,那么下次呢,跟我回去吧,你体内有六十年的功力,我会教你功夫。”夜兰亭认真地说着。

  郁楚身体一怔,六十年的功力?夜爹的功力给我了?

  再发生那样的事?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可是他会教自己,他不是宸王的师父么。

  这回夜兰亭读懂了郁楚眼里的意思,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笑意说道:“我是他师父,可更是你的夜爹,如果你不回去,我也不会回去,你到哪我跟到哪,还有我可不会去讨吃的。”

  郁楚听到后面,震惊的看着夜兰亭,看不出来,他还是无赖。

  郁楚想了想垂下眼说道:“我不想回去。”

  回去看着他我就烦,想起那晚的事情郁楚两眼变得冷漠,又想求夜爹教自己功夫。

  “你难道想让他知道,你就是那晚的人。”看到郁楚不理解的眼神,夜兰亭接着说:“就算我不说,时间久了他也会知道你就是那晚的人,因为我瞒不了多久。”

  两两相望,夜兰亭看着郁楚深邃的眼,看不出她在想什么,直到太阳下山了,郁楚才开口,轻声地说道:“好,回去。”

  “真的,那好,走。”夜兰亭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拉着郁楚的手就往外走去。

  “夜爹,我有些话要跟向大哥说。”郁楚拉住夜兰亭的手,停住脚步。

  “大哥,我要回王府了。”郁楚找到在大树下坐着发呆的向飞走了过去。

  “要回去了?大哥也没有什么说的,你好好照顾自己,有空就回来,受欺负了就找大哥,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向飞看了看郁楚,又看向破庙,平静的说着,从自己出来的时候,向飞就知道郁楚会离开。

  “大哥,我有事拜托你。”郁楚看了看现在破庙门口看向自己的夜爹,走近向飞身旁,坐了下去,轻轻地说:“大哥,你不已经是老大了吗?或许以后你不用在乞讨了,或许可以另寻它路,也能吃饱穿暖…”

  郁楚说了很多,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动作像老人般满意的拍了拍向飞的肩膀,轻松地离开了。

  向飞震惊看着郁楚的身影,觉得郁楚变得不一样了,不,或者应该说,自己从这一刻才真正认识她。

  随着夜爹来到宸王府后门,听声音也知道前厅热闹到不行,郁楚心里堵得慌,敷衍着了一句想洗漱,匆匆的就离开了。

  夜兰亭看着似逃离的郁楚,笑了,只要起了那份心思就好,夜爹会为你守住你在乎的。

  二十八日,

  王府锣鼓喧天,好不热闹,说这一天的客人踏破了门槛也不为过。

  黑夜渐渐降临,多数的人都知趣的离开了,剩下少数的人,等着闹洞房,可惜酒过三巡,宸王便谢了客。

  吩咐了人守着后院,表面从容的朝烟雨阁走去,从那身体前倾,脚却依旧稳当的步伐看出心里的迫不及待。

  刚进烟雨阁,突然停下了脚步,低头整理了一下衣服,没有看出什么不妥,才抬步缓缓而去,挥手示意下人退下,才满意的抬手推门进去。

  大红的床,大红的喜字,大红的嫁衣,冲击着宸王体内的热血,可宸王的实际动作却可以用龟速来形容。

  红盖头下,一张白皙如玉的脸,两叶似柳梢的眉,目露幸福的眼,薄薄的朱唇微微翘起…我终于嫁给宸王了,以后我就是宸王妃了,女子想起那天王爷看到自己的样子,都走了神儿,不是自己出声,怕是都掉池塘里了呢?

  我就说嘛,天下男子,哪里有不被我这张脸所折服的,是我的男人,终究是我的。

第二十七章 宸王娶妃(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