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等人,遇人

  郁楚?宸王似乎已经把这样一个人忘记了,想了好久,才松开皱着的眉。

  “下去吧。”宸王挥了挥手。

  成一见状,低着头,恭敬地转身下去了。

  “来,喝,我今天高兴,喝。”夜兰亭躺在床上,说着醉话,手还不停地挥舞着。

  师父到底喝了多少酒,宸王揉了揉眉心,王妃那里只有明天再说了。

  郁兰蔻睁着眼睛看着紧闭的门等到天亮,却依旧不死心,盼望着他能来,可是等来的却是传话的人说王爷上朝了。

  郁楚想起夜爹要教自己武功的事,破天荒的早早的就起了床,闲散着来到兰亭阁,不知道夜爹起床没有?郁楚蹑手蹑脚的轻轻推开门,完全没有发现不远处正在倒茶喝的人,直接走向了床的方向。

  郁兰楚看着床上嘟着嘴,不停地奏着交响曲的人,声音时高时低,绵延起伏,凑近他的耳朵如幽灵的声音说道:“夜爹,起床了。”

  床上的人依旧熟睡,而正在喝茶的人,端着茶杯没动,看着床前小小的人儿,紧蹙着眉,他的声音怎么像女声。

  “夜爹,起来了啦,你看你,有多懒,我跟你说,要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打死我我都不想回王府了,看到那什么王爷,我都反胃,恶心,难受,想吐。”

  “夜爹,我想家了,突然好想回去,爸爸妈妈对我都很好,我很想他们。”郁楚说着红了眼眶,也许是因为自己的任性,也许是因为自己来到这异世界过得坎坷,心里觉得委屈,难受。

  宸王听到郁楚的话,理解着爸爸妈妈这几个字,可没有听到过正确的答案,不敢妄下定论。

  “咳咳。”宸王手放下茶杯,有意的咳嗽了两声。

  听到声音,郁楚知道了是谁,僵硬的转过头,机械式的站了起来,立马脸上堆着笑:“嘿嘿,王爷,好巧啊。”

  “不巧,本王一直都在。”宸王语气平平的说道。

  “那什么,我想起我还有点事,我回去了。”说着郁楚三步并住两步走,想要赶紧逃离这压抑的气息,压抑的地方。

  “郁楚,你看见本王就恶心?反胃?想吐?”一声高过一声,直逼郁楚。

  “没有,王爷听错了,像王爷这样的人物,我想分分钟待在王爷身边巴结呢。”郁楚笑着说。

  “那好,你就和本王去上朝。”宸王命令式的说完,走在了郁楚前面,没有回头,也没有等待。

  果然,在王府老大一句话,胜过多少小心思。

  美名其曰和他去上朝,实则让自己在宫门口等他,还让成一看守着自己,尤其是成一像看犯人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郁楚十万个不爽。

  “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郁楚嘛!”挑逗的声音,夹杂着一丝丝莫名的笑意。

  郁楚看着一身朝服的男子,头戴七梁冠,革带用玉,绶用云凤四色花锦,一品官员?看着男子围着自己打量了几圈,再看成一没有任何表情的样子,郁楚心里嗤了一声,原来是宸王的狐朋狗友。

  “看够了吗?”郁楚没好脸色的白了男子一眼。

  “看够了,除了黑,完全没有特色啊。”上官云一只手环抱着,一只手撑着下巴,这张脸…好熟悉。

  郁楚听到男子说的话,不爽的看着男子:“黑,跟你有一个铜板的关系吗?”顺便还白了男子一眼,看人先看脸,这句话果然不假,放在哪里都适用。

  上官云看着郁楚,果然是阿宸看中的人啊,一个德行:“那什么,我叫上官云,阿宸的朋友。”

  “有事吗?”郁楚看着宫门得地方,一个眼神也没有施舍给上官云,再说他的朋友跟我又有一个铜板的关系吗?

  “别看了,阿宸还没有出来,被皇上留下了。”上官云看着郁楚,一点也不觉得他讨厌,甚至还和郁楚一起等宸王。

  郁楚上下打量了和自己并排站着的男子几眼,突然挪开了几步。

  上官云皱着眉,自己还从来没有被人嫌弃过,除了个别的,谁不是曲意逢迎,他到好,看那样子,是敬而远之?

  上官云又跟了过去,他倒要看看郁楚又该如何。

  “你干什么?”郁楚闻到属于上官云身上特殊的味道,极其不喜,目怒凶光的看着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既然和自己身上的味道一样。

  “没干什么,等阿宸。”上官云,不以为然的说道。

第二十九章 等人,遇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