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不明情愫

  “行,如果今天本王妃没有等到王爷,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欺骗我的后果。”

  郁楚低着头挥了挥手示意郁兰蔻可以离开了,收回来的手顺带把那一叠写满字的纸折好放进了怀里,五百两这就到手了,郁楚便脚不停蹄地朝外走去,先想法让王爷去烟雨阁,然后再给大哥送消息去。

  “夜爹,你看到王爷了吗?”郁楚蹦蹦跳跳地来到正在练剑的夜兰亭面前,讨好的说道。

  “找宸儿做什么?”夜兰亭继续练着剑,也不忘回答小楚的问题。

  “找他当然是有事了,夜爹你知道吗?”两眼发光的看着停下练剑的人,就知道夜爹一定知道。

  “宸儿有事出去了,已时才会回来。”夜兰亭想起自己这唯一的徒弟,从自己病好以后,时不时的都会来看望自己,出门也不忘告知一声。

  “哦。”郁楚焉焉的转身,准备回去了。

  “站住,去哪里,不是说要学功夫吗?过来。”

  郁楚正要推辞,可是看到夜爹严肃的样子,乖乖的走了过去。

  “你体内有六十年的功力,不为己用岂不是白费了,再说你忘记了当初是因为什么回到王府的。”

  “知道了夜爹,你教我吧。”

  “来,跟着我学。”

  看着手里的树丫枝,夜爹是不是早就算好了自己会来问他啊。

  “开始吧。”夜兰亭说着边一招一式的舞动了起来,还不忘提点小楚。

  开始跟不上夜爹的节奏,步伐,招式也记不住,慢慢的,总算记住了,整整两个小时,郁楚只学会了七招,还不标准。

  “夜爹,我是不是不是练武的料。”

  “慢慢来,要相信自己,宸儿该回来了,找他有事就去吧。”夜兰亭说着,提起地上的小虫离开了,他没有告诉小楚,毫无基础的人,练武十分费力,而小楚这样,记住七招,算不错了。

  郁楚无精打采的朝王府大门的方向走去,练武的事儿,也是急不来的,哎。

  宸王在上官云那里回来,看到郁楚坐在王府大门的台阶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稍微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看着那小脑袋说:“你在这里做什么?”

  听到声音,郁楚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高兴地说:“王爷回来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宸王又耐心地重问了一遍。

  “等你啊。”郁楚拽着曾胤宸的手臂接着又说:“快,回府了。”

  “你找我有事?”宸王听到他说等我,心里产生了异样的感觉,看着他拉着自己的手臂,不自然的想要推开,可是又不舍,最终还是因为王府门口的侍卫,宸王红了脸,厉声说道:“手放开,你一个小斯,成何体统。”

  郁楚秒速的放开了手,垮着脸看着宸王:“凶什么凶,仗势欺人。”说着甩手独自走了进去。

  宸王则是黑着脸,看着那把自己丢在这里的人,动了动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宸王刚进王府大门,穿过大厅,去往幽阁,刚拐角就看到郁楚一脸讨好的样子便似笑非笑地问道:“找本王有事?”

  “那什么,王妃在等你,饭都还没有吃呢?从昨天到现在还在等你呢?”郁楚说着不自然地挠了挠头。

  宸王一把推开郁楚,快速往烟雨阁而去:“该死,本王竟然忘记了。”

  郁楚被推倒在地,错愕的看着远去的人,自己答应王妃的事做到了,可看到宸王如此在乎王妃,竟然觉得难受。

  不是的,是被推倒了,很痛,所以难受,对就是这样,郁楚爬了起来,吸了吸鼻子:“郁楚,没事的。”说完,郁楚扯出一个勉强的笑。

  “夜爹,夜爹,我要练剑。”

  郁楚那黝黑的小手,拍得房门啪啪直响,在深静的夜里,异常的刺耳。

  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门开了,已经穿戴整齐的夜兰亭,看着门前那小人儿说:“小楚,你三更半夜不睡觉,练什么剑。”

  “不练也得练。”郁楚说着上前拽住夜兰亭的手臂,不停地往外拖。

  夜兰亭没有办法,只好拿上自己的剑,来到兰亭阁外,垫脚折下一根柳条枝递给了郁楚:“给。”

  “不要,夜爹,我也要用剑。”郁楚说着夺了夜兰亭手里的剑又说:“夜爹,我在花园等你。”说完便快步离开了。

  “夜爹,今天,我们对练吧。”

  “对练?…”夜兰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郁楚手起势朝着自己直直的刺了过来。

  夜兰亭费力的接招,开始不觉如何,可是随着小楚的不按套路而来,又胡乱一通,夜兰亭越发体力不支。

  看着他越来越红的眼,夜兰亭大吼道:“小楚,不要。”

  可惜此时的郁楚就像入了魔般听不进去任何话语,一剑挑了过去,夜兰亭侧身一避,结果剑刺在了手臂上,一剑拔出,血往外冒着,看着鲜红的血,郁楚越发的兴奋,随即一个旋转又刺了过去…

  师父的声音?在烟雨阁正准备翻云覆雨的宸王,听到师父大叫的声音,顿时两眼清明,推开一身赤裸,两眼迷离的郁兰蔻,快速下床,穿衣,打开房门,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飞了过去。

  看着躺在地上的师父,看着马上要刺进他身体的剑,扯下腰间的玉佩,用力射了过去,哐当一声,郁楚手里的剑掉落在地上,随即背心中了一掌。

  “噗…”感觉到心气翻涌,疼痛难耐,郁楚回了神。

  “师父,怎么样。”宸王俯身扶起夜兰亭,轻声问道。

  郁楚从地上爬起,走了过来,看着夜爹胸脯那鲜红的血,顿时泪满盈眶。

  “说,你是谁?”宸王一只手扶着师父,一只手快速掐着郁楚的脖子。

  “我…”郁楚双脚离地,艰难的只吐出了一个字。

  “宸儿,你放了他。”夜兰亭冷声说道,甚至语气里还有一丝怒气。

  “师父?”曾胤宸看着自己的师父,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宸儿,刚才师父教他练剑呢,一点小伤没事。”夜兰亭缓和了声音看着宸儿说。

  “练剑?他伤了你就该付出代价。”说着手用力把郁楚甩飞了出去。

  扑通一声,准确无误的被甩进了花园的边上的池塘里。

  “啊,救命。”郁楚本不想开口,可窒息的感觉,离死亡越来越近的感觉,让郁楚本能地呼喊着。

  “宸儿,你快救他啊。”夜兰亭焦急的看着无动于衷的宸王,用力想挣脱开他的手,可是却不动分毫。

  “救命…”郁楚的声音越来越弱,而宸王只是眉眼微微的动了动,因为他在等,等他想要的答案。

  可是当突然没有了呼救声,池塘一片平静的时候,宸王心里发生了恐慌,害怕,期待着他再一次冒头…

  “宸儿,师父命令你救他。”

  宸王只觉得脑袋里嗡嗡直响,身体僵硬,寸步未动。

  “放开。”夜兰亭失望的看着宸王,从来不知道他如此冷血,费尽了力气,掰开了他紧握着自己的手,快速朝池塘的方向跑去。

  扑通一声,也跳了下去,过了几分钟,才看到池塘里冒出了人。

  是师父,宸王飞身跃过池塘,提起了两人,放在了池塘边上。

  “滚。”夜兰亭看着自己怀里一脸发白,湿漉漉的人,愤恨的看着曾胤宸。

  经过一番的努力,总算不负所望,躺在地上的人咳嗽了几声,吐出了少许的水,夜兰亭把她抱起温柔的拍着他的背,宸王看到这一幕,很庆幸师父救了他,但也很刺眼。

第三十四章 不明情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