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往事不堪回首

  周烟见地护法二人走远,走到了楚云的面前,她见楚云相貌英俊,颇有英雄气概,顿时小脸泛红,向他轻声地感激道:“刚才多谢少侠相助。”

  楚云看着周烟泛红的小脸,不禁觉得羞愧,微笑着道:“周姑娘不用感谢,我最看不惯这种恶人了。”

  “只是少侠为了我们却得罪了水仙宫,我们实在是过意不去啊。”周海将刀插进了刀鞘,向楚云歉意的说。

  楚云一向胆大,自信的对周海道:“我才不怕什么水仙宫,他们要对付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话虽如此,只是这水仙宫的势力强大。如果少侠不嫌弃,不如就先住到我的镖局,我镖局内也有三百多人,谅那水仙宫也不敢轻举妄动。”周海向楚云满怀诚意的说。周海说的是有道理的,周海镖局在江湖上的地位不错,若是水仙宫来进攻必会惊动整个江湖,武林盟主宋风一定会邀请三大门派趁机向水仙宫发难。三大门派一向是江湖上正义的代表,水仙宫则是邪门歪道。水仙宫主要收留那些被负心男子抛弃的女子和被仇家追杀的人。水仙宫有四大护法,五位五彩使者,宫主燕虹的武功更是深不可测,在江湖上排名第三。近三年来水仙宫的势力不断扩张,已经和江湖上的一些门派有了冲突。武林盟主宋风一直都很想找个机会消灭水仙宫。

  楚云听后好奇地问:“既然水仙宫专门收留那些被负心男子抛弃的女子和被仇家追杀的人那应该也不算邪门歪道啊?”

  “少侠,你有所不知,那些人被水仙宫收留之后,大部分受燕虹的迷惑,他们会认为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就会遁入魔道。所以,这水仙宫是十分的危险,少侠就先住到我的镖局住几天吧!”周海对楚云解释道。楚云当然知道周海的好意,但他更关心的是他们要把青光剑送到哪里,他好奇的问周海道:“周前辈想要把青光剑送去哪里呢?”

  周海见楚云乃是英雄少年,就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楚云听后,非常钦佩周海父女,提议道:“周前辈,不如让我随你们一同前往天林寺?”

  “但是我怕在半路上又遇到了水仙宫的人,少侠还是不要随我们一起去冒险。”周海谢绝道。

  “正是因为怕遇到水仙宫的人我才要和你们一起去,姑姑你也一起去好吗?”楚云转头问夏雪。

  夏雪见楚云如此仗义心里很是安慰,但是她还有一件事情未了,他用眼睛看着坐着不动的秦天问道:“秦天,你今天是来带我走的吗?”

  “是的!”秦天镇定的回道。

  “姑姑,他是谁,为什么要带你走?”楚云好奇的问夏雪道。

  夏雪看着楚云,眼角里涌出了泪水,她向他说出了曾年的往事。

  “这得从二十年前开始说起。姐夫在江湖上享有“飞天侠盗”的美誉,他武功超群,在江湖上排名第三。姐夫经常盗取贪官的钱财分给穷苦百姓,他从不盗取穷人。可是有一天,姐夫盗取了东厂的东西,震动了东厂督主。东厂督主商阴是个十恶不赦的魔头,他向狗皇帝告了姐夫的状,狗皇帝授予了他捉拿姐夫的权利。

  秦天的父亲是一名将军。他从小就体力过人,十六岁时就已经可以举起千金重的大鼎。从那以后,他就跟随父亲东征西讨,杀敌无数。在他十九岁那年,他遇到了一个强大的对手,那人是女真族第一勇士郎赛。他和郎赛斗了二百多个回合,分不出胜负,两人都已受了重伤。但是由于女真族个个都英勇善战,而且还调来了伏兵,兵不厌诈,他们落出了败阵。秦天虽知此战必败,却依然没有逃走,其实他要从郎赛的手中逃走也不是一件易事。秦天的父亲为救他奋然和他联手攻打郎赛,郎赛双拳难敌四手,败了下来。秦天的父亲命令秦天逃走,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在残兵的护送下脱离了险境。

  秦天逃到了夏家堡附近,此时已只有他一个人了。最终他因受伤过重而晕倒在地。我正好路过,把他救了回来。”说到此处,夏雪似乎看到秦天的眼中涌出了一幕一幕,她停顿了一会,继续说了下去。

  秦天醒来后看到自己躺在了床上,十分的好奇。这时我姐夫也正好端药过来了,他看到秦天醒了,激动的说:“没想到你竟有如此好的体质,两个小时就醒了。”

  “是你救了我?”秦天好奇的问姐夫道。

  “不是我救了你,是我的妹子救了你,你应该谢她!”姐夫对秦天微笑着说,“这碗药还是她亲自给你熬的。”

  秦天听了,用双手支撑着起来,对姐夫请求道:“我要当面感想她救了我!”

  “阿雪现在正在练功,不过我看你的武功一点也不弱,怎么会受如此重的伤。而且伤口是由多种兵器造成的?”姐夫看了一眼秦天的伤口对他好奇的问。

  “实不相瞒,我是朝廷中人,我是一名武将,我叫秦天。”秦天和姐夫一见如故,把真实身份如实的说了。

  姐夫见秦天如此坦诚,也如实的告诉了他:“我正是“飞天侠盗”——楚阳。”

  “你就是楚阳?”秦天激动的质疑问道。

  姐夫对秦天点了点头应声道:“是的!”

  “听说“飞天侠盗”专门盗取朝廷官员的钱财分给穷苦百姓,真的是这样吗?”秦天在朝廷也听闻了很多对楚阳的事,但他不是很了解,好奇的问。

  姐夫听了秦天的疑问,对他豪爽的笑了笑的解释道:“哈哈哈——我专门找贪官下手,只是我觉得东厂督主这个人不简单,他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东厂督主——商阴?他现在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位高权重,就连我爹也要对他敬三分。”秦天对姐夫解释的问道,“你说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是真的?”

  “不太确定,但你以后遇见他还是小心为上。”姐夫对秦天忠告说。

  “谢谢你对我的忠告,我会小心他的,楚大侠对我如此坦诚,难道不怕我到时候带兵来捉拿。”秦天坦然的问道。

  “我一见秦兄弟就觉得气宇非凡,必是一个大丈夫,很想和你交个朋友。做朋友就要坦诚相对,我又怎么会害怕呢?”姐夫也坦诚的回答道。

  “好,楚大哥,以后你我就是朋友,只要有我秦天在,就不由他人伤你!”秦天对姐夫保证说。

  姐夫和秦天一见如故,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三个时辰后,我武功练得有些累了就到房里去看秦天有没有好。他是我一生见过的男人中最猜不透的人。

  “多谢姑娘相救。”秦天看到我过来,眼神中充满了感激,微笑着感谢道。

  不知为何,我一见他就被他的气魄所吸引。我走到了床边,坐在了他身旁,努力使只见的心情平静下来,镇定的问:“听姐夫说你是朝廷中人?”

  “嗯,我的爹是偏将军。”秦天有点失落的说,“希望姑娘不要在意。”

  “姐夫说你是难得的朋友,你是姐夫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我叫夏雪。”我向他敬意的说。

  “夏雪!”秦天念叨了一遍我的名字后不解的问我:“夏姑娘,你很尊敬你的姐夫吗?”

  我对秦天充满羡慕的解释说:“我姐夫是一个痴情的男子,他很爱我的姐姐,我的姐姐也很爱他,不知道以后我能不能找到像姐夫一样的男子。”我说着看了秦天一眼,继续说,“现在姐姐怀孕了,姐夫一直都陪在她的身边,直到她听说我救了你才过来一看。”

  “你姐夫的武功很高吗?”秦天听了我的话,对姐夫感了兴趣,好奇的问道。

  我带着敬佩的口吻微笑着对秦天说:“姐夫的武功在江湖上排名第三,他的武功使我爹都十分佩服,自认不是他的对手。”

  “我很想伤好之后和你的姐夫一绝高低。”秦天激动的说。

  我不解的问:“为什么要和姐夫一绝高低呢?”

  秦天坦言道:“我从小就学习十八般武艺,在朝廷之中已难逢敌手,所以我很想和江湖上的高手一战。”

  “原来你是朝廷的高手,这样吧,等你伤好之后我陪你打吧,要知道我也很厉害的。”我向秦天自吹道。

  “那好,一言为定!”秦天激动的答应了。

  三天之后,秦天的伤口已经全部康复,我和他一起来到了练武场比武。

  秦天的武功很杂,而且每一招都很精湛,一百招后我就落入了下风。

  “夏姑娘小心了。”突然秦天一个变掌向我胸口袭来,我来不及躲闪,被他打倒在地。“啊——好痛啊!”我故意对秦天生气的说,“喂!你赢了,快把我扶起来。”

  秦天看我受了伤不好意思的走了过来,他把我扶了起来。我趁他扶起之后使出“冰破掌”一掌击向他的胸口。秦天防不胜防,胸口正中我的“冰破掌”,他的身体被震退了十米,口里吐出了鲜血,跌倒在地。

  “你没事吧,我只是想赢了你。”我看到秦天被我伤的严重,歉意的说。

  秦天用手捂着胸口称赞道:“我没事,没想到你的这一掌那么厉害,胸口像是被冰包住一样寒冷。”

  “这是我们夏家堡的绝学“冰破掌”,我在三天前刚把它学会。我爹说它的威力十分强大,我一直都没有机会一试,所以就……对不起啊,早知道这招这么厉害我就不用在你身上了。”我的眼角里流出了懊悔的泪水,走到了秦天的面前歉意的说,“我来帮你疗伤!”

  “不用了,这点小伤不碍事的!”秦天婉言谢绝道。秦天支撑着站了起来,双手运起一股强劲的气流往胸口冲去,片刻时间,他胸口的寒气就被驱散。

  我看到了这一幕不禁赞叹道:“你的内力好雄厚。”

  “夏姑娘,我自知自己的武功很杂没有超乎常人的招式,便在内力上下了很大功夫。”秦天向我解释说。

  我对秦天笑道:“你的武功虽然很杂,内力却比我高很多,我不是你的对手。”

  秦天钦佩的道:“赵姑娘的武功让我很佩服,如果你是男儿身,我未必会胜过你。”

  “我姐夫可比我要厉害多了,秦大哥,你和姐夫打一定要用尽全力,不然会输的很惨。”不知为何,我叫了秦天为秦大哥,我还记得当时我的脸都红了。

  秦天看我脸红,他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青衣,对我感谢说:“谢谢夏姑娘提醒,我和你姐夫比武时一定使劲全力。”我和秦天很谈得来,我们彼此都很欣赏对方,却谁也不想往下发展。秦天在一个星期后就走了,他和我姐夫约好三个月后在夏家堡的堡外空地比武。在第二个月的时候姐姐生下了你,姐夫十分的高兴,把你取名叫楚云。

  一个月后,正好是你满月的时候,我们全家人都聚在一起庆祝。但是正在这个时候,商阴率领东厂爪牙攻向夏家堡。夏家堡的百年基业在一日之内毁于一旦。”夏雪说到此处,流出了泪水。

  楚云安慰道:“姑姑,你没事吧。”

  “姑姑没事,阿云,也许这一切都是天意,天意难违啊!”夏雪强忍着十八年来的痛苦,继续说:“我们一家人想在千人包围之中杀出一条血路。我的爹因救我姐姐而被杀死。我和姐夫也都受了重伤,而且姐夫的背上还背着你。那时的我们绝望了。

  正在这个时候秦天骑着汗血宝马赶了过来,他向商阴厉声道:“商厂公住手!”

  商阴一见是秦天,疑惑地问道:“秦将军你赶来是何用意?”

  “皇上已知道楚阳做飞盗乃是行善,已经将他罢免,莫将今日前来就是要把皇上的圣旨带来,阻止你。”秦天拿出了圣旨,用圣旨指着商阴厉声说道。

  商阴接过秦天手中的圣旨,看了一眼,不屑一顾的扔到了地上,冷冷的回答:“哈哈哈——秦将军,看来是咱家小看了你,你可知咱家现在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丛然灭了夏家堡,皇上也不会责怪咱家。”商阴冷冷的对秦天回绝。

  秦天听后,愤怒的吼道:“商厂公,你这是要违抗圣旨吗?”

  “咱家只要在皇上面前说等秦将军圣旨拿过来时,咱家已经灭了夏家堡就可以了,哈哈哈——”商阴冷冷的笑道:“秦将军,识时务者为俊杰,咱家奉劝你还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好,不要和咱家作对!”

  “商厂公,我与楚大哥乃是至交,又岂容你杀他?“秦天愤愤的说完,便从马上下来,准备好了拼命。

  商阴不理会秦天,嘴角露出了恐怖的表情,走到了姐夫的面前,此时姐夫已受了重伤,鲜血流遍了全身。商阴对姐夫冷冷的说道:“楚大侠,你难道想让你的好兄弟陪你一起死吗?”

  秦天听到商阴的话,顿时明白了他的话中之意,正义凛然的说道:“楚大哥,商阴他就是奸人,我愿与你们一起面临鬼门关。”

  姐夫被秦天的诚意感动了,毅然道:“为了我一个人,要让秦兄弟也牺牲实在太不划算。一切因果都是因我而起,只要我献上向上人头,商厂公你能否放过我的家人。”

  “哈哈哈——这自然!”对于商阴来说,姐夫必须死,因为姐夫似乎知道了他的一个秘密。

  姐夫听了商阴的话,心里很欣慰,就把你从背上解下,扔给了我,他对我命令道,“阿雪,帮我好好照顾云儿,还有,不要替我报仇,不要去送死,我希望你可以和秦兄弟在一起,无论怎样,他都是个英雄。”然后姐夫说完就自断筋脉死了。我姐姐见姐夫自杀也咬舌自尽了。那时我也真的很想要自断筋脉而死。

  姐夫的死去让商阴没有理由把我们一网打尽,我想他也一定是怕真的得罪了秦天。商阴的目的达到了,他率领人马离去了。

  这个时候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疑问,我看着秦天,忍不住说了出来:“秦天,你是不是回到朝廷以后就知道商阴想杀死姐夫?”

  “是的。”秦天悔恨的低下了头承认说。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我对秦天无奈的吼道。

  秦天懊悔的解释说:“我回去以后听到消息商阴想杀死楚大哥,当初想到的只是求皇上饶恕,就一路赶往京城向皇上进言,可我万万没想到商阴竟然是如此卑鄙的小人,已经先行一步了。”

  “呜呜——如果你早点告诉姐夫商阴想杀死他,我们也好做个预防,也许就不会,不会——”我哽咽的哭着说道。

  我看的出来秦天也很是很无奈,是啊,也许当初他先把商阴想杀死姐夫的阴谋告诉姐夫,会不会改变命运呢。

  “姐夫一直希望我能和你在一起。”我看着懊悔的秦天,也知道这不是他的本意,慢慢原谅了他,谈谈的说道。

  秦天也看了看我,眼神中充满了柔情,无奈的说:“你的终身大事是你自己的事,如今朝廷内部混乱,边疆又有各方势力干扰,如果你愿意陪我,我肯定不会让你挨饿受冻。”

  我叹了口气道:“唉——秦大哥,你走吧,我知道你是个为国为民的大将军,可是我始终不能接受朝廷的人,我也想静静,等我把云儿养大了,再说吧。”

  “阿雪,你等我,我会再回来了的。”秦大哥对我深情的说道。

  “秦大哥,我会到洛阳,开一家客栈,如果你愿意,十八年后再来找我,我想那时我应该可以接受你了。”我和秦大哥做了告别。

  从那以后,我带着你来到了洛阳,我开了这家客栈。”

  哎!秦天没有坚持要带走夏雪,夏雪也没有挽留秦天。怎么说呢,一方面他是一个将军,四处征战带走夏雪让她受苦并不是他的本意,还有夏雪家人的遇难他也有间接的责任,最重要的是秦天和夏雪都不够勇敢,都不敢面对对方。

  夏雪说完之后看着楚云依依不舍的道:“云儿,现在你已经长大成人,姑姑也要履行当年的诺言跟秦大哥走,十八年了,我一直都在逃避,这一次,我不会。”

  “姑姑,云儿舍不得你走。”楚云哭着抱住夏雪说:“云儿要姑姑一直陪着。”

  “傻孩子,你是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以哭哭啼啼,以后姑姑不在你要懂得自己照顾自己。”夏雪也流出了泪水,安慰说。

  秦天看着他两依依不舍,心中也很是难过,对夏雪说:“阿雪,都过去十八年了,我本以为可以忘记,但是越想忘记却记得越深,你如果舍不得,我也不会勉强!”

  “秦大哥,我已经错过了十八年,如果再错过,岂不老了,我当然不会反悔。”夏雪擦去了眼角的泪水,看着秦天微微的笑着说。

  “好,我秦天一生都不会有负与你!”秦天对夏雪保证道。

  夏雪和楚云松开了怀抱,走到了秦天面前,道:“秦大哥,我们走吧!”夏雪随秦天走出了客栈。

  楚云立马到自己的房内拿了一千五百两的银票,准备了一个包袱背上了。楚云把夏家客栈给锁了起来,一起跟随着出了客栈,只见夏雪骑在秦天的汗血宝马上缓缓走远。楚云一动也不动的站着,像个稻草人。

第二章 往事不堪回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