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江湖第一高手齐电

  智通大师见周海父女走远,就走到了寺内,他来到了自己的房内。令智通大师惊讶的是,楚云怎么不见了。只见房间内空无一人,智通大师记得之前明明让灵空将楚云送到自己房内的,怎么突然会不见了呢?智通大师感到十分的诧异,他只好走出了房间来到了内堂,只见灵空正在打扫,他将灵空唤了过来,焦急的问道:“灵空,那少侠怎么不在我的房里?你可看到有什么可疑的人来过?”

  灵空被这么一问,努力想了想,之前是有个人影在内堂一眼飘过,但他也没有在意,只好低头解释说:“师伯,我将少侠送到你房后,就到内堂里打扫,我似乎看到有个人影出飘过。我还以为是我眼睛花了。”

  “这也不能怪你,此人可以在本寺自由方出入而不被发觉,想必他的武功不在方丈师兄之下,只是这人带走那位少侠是何用意呢?”智通大师是个心胸开阔的得道高僧,他没有怪罪灵空,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这神秘人为何要带走楚云。

  智通大师想了会后对灵空吩咐道:“灵空,你马上吩咐下去,现在方丈师兄正在闭关,本寺今日又有高手出现,从现在起要严加看守,一旦发现如何分吹草动立即汇报。”

  “是,师伯!”灵空应道,说完,他就跑出去吩咐了。

  在天林寺不远处,有一个山洞,山洞里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楚云。另一个看上去非常的苍老,头发有些凌乱,只见他运用内力在替楚云疗伤。此人的内力非常的雄厚,在江湖上拥有如此强大内力的至少也可以和八大高手过招了,莫非此人正是八大高手之一?

  楚云虽然伤势严重,但他毕竟年纪轻轻,过了一个时辰之后,他就苏醒过来了。楚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只见四处非常的灰暗,他的意识还是有一点模糊。对他输内力的人也注意到楚云清醒了过来,停止了对他输功,不禁欣慰道:“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快就苏醒过来。”

  楚云经那人一说,渐渐恢复了意识,对他好奇地问道;“是前辈您救了我吗?周前辈和周姑娘他们现在哪里?”

  “小子,你刚清醒就别问这问那了,你现在还是很虚弱,我教你一些调气心法,你照着练半个时辰再说吧。”那人对楚云厉声命令道。

  “谢谢前辈帮助我!”楚云自知他的伤势的确很严重,现在还是很虚弱,但他感觉到那人的武功非常之高,所以他现在也只有选择相信他。那人很是欣慰的将调气心法教给了楚云,楚云照着心法练了起来。半个时辰之后,楚云不禁觉得很有效果,伤势恢复的也差不多了。

  “哈哈哈——小子,你的确是个练武奇才,半个时辰竟能恢复如此之快,看来我的确没有看错你!”那人见楚云调气之后的状态,非常的满意,激动的赞叹道。

  楚云也感觉到那人教他的调气心法非常有效,不禁感激的跪倒在了地上,道:“多谢前辈相救,还请问前辈高姓大名?”

  “四年了,我虽然退隐了江湖,但是我这一身的武功没有传人也太可惜了,这四年来我一直在找合适的《天玄神功》继承人。”那人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他又看了楚云一眼道:“你现在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楚云一听《天玄神功》,他忽然想起了周海所说的八大高手,不禁惊讶道:“前辈难道您就是江湖第一高手,齐电前辈!”

  没错,此人正是江湖第一高手齐电,齐电听了楚云的话,不禁叹息道:“哎——四年前我血洗陆家帮,我这么多年活下来的唯一目标完成了,我本想就这样退隐江湖的,可万万没想到竟成为了江湖中的公敌。”齐电说罢,又叹了一口气,向楚云继续说道:“后来我遇到了宋盟主,他本来也是要来捉拿我的,我与他大战了三百回合,不分胜负。”

  “齐前辈,可是我听周前辈说您的武功在宋盟主之上啊?”楚云打断了齐电的话,好奇的问。

  齐电向楚云微微一笑,说道:“这正是宋盟主的高明之处,那日我与他打成平手之后,他就问我血洗陆家帮的原因。我把我的遭遇告诉了宋盟主,也把想退隐江湖的念头告诉了他。宋盟主听后也同情我的遭遇,于是他决定和我在江湖人士面前决斗,而且他会故意露出破绽被我打败,然后他会向江湖各门各派说我的武功已经超了他太多,好让我可以退隐江湖又不会有人来追杀。”

  “原来是这样啊,齐前辈那您救我是要将《天玄神功》转授与我?”楚云听了齐电的话,顿时明白了很多,继续问道。

  齐电应声道:“没错,这《天玄神功》乃是两百年前的江湖第一高手天玄子的毕生武功精髓,那日,我正好看到你与水仙宫的天护法交手,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功力,实属罕见,我现在就要把天玄神功全部教给你,这样你的武功会更进一步。”

  “感谢齐前辈的好意,可我想伤好了之后去周海镖局找烟儿。”楚云对齐电婉言拒绝道,楚云在受伤昏迷时潜意识里感觉到周烟很伤心,很焦虑。楚云心里很清楚,周烟不辞辛苦地背着他去天林寺,他想去找周烟当面感谢她。虽然楚云也很想让自己的武功更近一步,但是现在他更关心的是周烟。

  齐电听了楚云说的话,十分地不满,气道:“我好心要教你神功,你却——你可知这是江湖人士梦寐以求的绝世神功!以你现在的武功也只能和江湖上的一流高手过招,若是遇到八大高手,你也只有逃命的份!”

  楚云听了齐电的话,心想:是啊,只有把武功练强了才可以与水仙宫抵抗,想罢,楚云应声道:“齐前辈说的很有道理,不如等我把天玄神功学好之后再去找烟儿好了。”

  “哈哈哈,你这小子——算你识相,等你伤好之后,先让我瞧瞧你的武功底子。”齐电听后,爽朗的笑道。

  三天之后,楚云的内伤已经完全恢复了,齐电见楚云伤好,赞道:“没想到仅仅三天的时间,你就完全恢复了伤势。来,我和你比划比划。”齐电说罢,出掌击向楚云。齐电的出掌速度和威力远胜天护法,楚云在与天护法交手之后,有了一定的实战经验,也迅速出掌回攻。楚云接过了齐电的出掌,就凭一掌,他就知道齐电比天护法强多了。楚云心想,我要把姑姑交给我的招式全部使出了,就这样,两人斗了数十回合,虽然楚云没有败下陈来,但他已经气喘吁吁,而齐电却依然是十分的镇定。

  楚云知道齐电的内力远胜过他,于是他决定使出“冰破掌”,只见他的右手汇聚了一股寒气,经过与天护法的交战,楚云的“冰破掌”更加熟练,威力也有所提升。楚云向齐电使出了他的绝招——“冰破掌”,齐电见一道强烈的寒气向他袭来,立马双手汇聚了强大的内力,使内力变成了一道强硬的屏障,“冰破掌”击在了齐电汇聚的内力屏障上被化解了。楚云见了,不禁佩服齐电的功力,放弃了攻击,钦佩的道:“没想到齐前辈如此轻松就可以把“冰破掌”给化解。我已没什么其它招式可以用了。”

  “哈哈哈——你这小子的“冰破掌”不愧是绝招,我需动用七成的功力才能化解,看来你的武功底子很不错,就是内力稍差了些,以后你需每天睡觉前都要按照我教你的调气心法修炼半个时辰再睡觉。”齐电对楚云吩咐道:“从明天起,我就教你天玄神功。”齐电在与楚云交手之后深知楚云的潜力很大,他决定把天玄神功全部教给他。

  楚云也是很喜欢练武的人,他被强大的天玄神功深深的吸引了,竟渐渐的忘了还要去周海镖局找周烟的事儿。就这样,楚云随齐电学习天玄神功,不知不觉的就这样三年过去了。

  经过了三年的练习,楚云已经将天玄神功全部学会了,如今他的武功比起三年前可谓是大大的进步。“小子,我用了二十年五才学会了天玄神功,如今你用三年就全部学会了,你不愧是个练武的好苗子。”齐电不禁欣慰的对楚云说:“不过,这三年来你的内力也增进了不少,看来天玄神功的调气心法的确是练好天玄神功的关键所在。”

  “多谢齐前辈指点,晚辈的进步都是前辈您的功劳!”楚云看着齐电,眼神中充满了感激之情,他向齐电感谢道。

  “不用,你这小子三年来的努力我也看在心里,不过你虽然学会了天玄神功,但要发挥全部的威力,还是差一点点。”齐电淡淡的解释道。

  “前辈,晚辈以后会继续练习调气心法。”楚云也察觉自己的内力还欠火候,坚定地应声道。

  齐电摇头道:“这样太慢了,你走过来,我告诉你怎么练。”楚云听了齐电的话,好奇的走了过去,他很想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速成的。“哒哒——”楚云一不留神,竟齐电被点穴了。

  “齐前辈,为什么你要点我穴?”楚云走向齐电时没有任何的预防,毕竟他和齐电在一起三年了,楚云早已将他视为亲人一般。楚云被齐电点穴后,他不解得问道。只见齐电的双手手掌对着楚云的后背,将内力灌输到了楚云的身上。“齐前辈,不要啊,那可是您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练得的功力!”楚云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内力向他的身体涌去,他想拒绝,但这无济于事。齐电没有说话,只是笑笑,继续将内力输给楚云。半个时辰之后,齐电已将毕生的八成功力都输给了楚云,齐电停了下来,坐到了床上,他的气息有些不稳了,他运起了调气心法。

  楚云见了,非常焦急,他将体内的内力全部爆发了,他冲破了穴道,飞快的来到了齐电的面前,他想要把内力还给齐电。“快用调气心法,我好不容易才将八成功力传给你,你还不赶快将它们吸收。”齐电知道楚云的用意,厉声拒绝道:“我体内还留有两成内力,只要用调气心法就可没事。”楚云听了齐电的话,知道了他的用意,如果他强硬把内力还给他,他肯定不会接受,也只好运起了调气心法将内力全部吸收。

  半个时辰之后,齐电和楚云都调整好了内力,楚云顿时觉得内力充沛,仿佛有用不完的力量一般。“哈哈哈——你这小子现在的内力已经超过了以前的我,不错!”齐电见楚云已将内力全部吸收,很是欣慰,他明白,现在楚云的功力已经超过他的巅峰时期了。

  “多谢齐前辈!”楚云对齐电再次感谢道。

  “好了小子,你可以走了,你不是还要去周海镖局找周烟吗?”齐电现在心事已了,也没有什么挂念,他对楚云无所谓的道:“我还是喜欢一个人逍遥自在的过日子。”

  “齐前辈——”楚云在这三年里成长了很多,他少了一些孩子去,应声道,“我知道了,我不会把您的行踪告诉他人的。”

  “哈哈哈——你以后也不必再来找我,小子,你要记住,一山还有一山高,你以后若是遇到强大的敌人,也不要逞强!”齐电对楚云嘱咐道,这三年来他一直将楚云当儿子一样看待,难免有些舍不得。

  楚云从小就没有父亲,经过了和齐电三年的相处,也早已将齐电当父亲一样看待,他向齐电告别道:“齐前辈,我会记住您的嘱咐的,以后我行走江湖一定会小心。”

  “好了,你走吧!”齐电向楚云用命令似的口吻道:“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楚云听后,眼泪涌了出来,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向齐电做最后的告别,他向齐电扣了三个响头,扣完响头,楚云就站起来走出了山洞。齐电看着楚云走远,也有些感伤,突然他想起来一件事,是关于天玄神功的最后一页的心法,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参悟不透,直到将内力输给楚云后才想通,他本想叫住楚云告诉他的,但他又转念一想,如果让楚云自己领悟岂不是更好。想罢,齐电也离开了山洞,四处游荡去了。

  楚云离开了山洞之后,他就往洛阳城的城郊走去,他的内心有些惭愧,三年了,他才想起来去周海镖局找周烟当面感谢。楚云走了半天,突然他听到前面有声音,凭着好奇心,楚云快速走了过去。只见三个拿兵器的江湖人士围着一个有些瘦小的青年。楚云见路边正好是一片树,于是他施展轻功飞到了树上,想一看究竟。

  “哈哈哈——臭小子,识相的就快把身上的钱财全部交出来,不然——”只见其中一个拿大刀的壮汉挥了挥手里的大刀对那瘦小的青年威胁道。楚云又望向那青年,只见这青年穿着非常的气派,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但这青年很是瘦小,楚云蹲在树上也看不清楚他的模样。

  那青年听了壮汉的话,不禁用手捂住嘴巴,笑了出来,道:“哎呀呀——你们是强盗啊,我还第一次遇上强盗呢!好好玩啊!”

  那拿刀的壮汉听了青年的话,非常的愤怒,想要一刀向他砍去,正当那拿刀的壮汉要一刀砍向那青年时,一声“住手!”使他停住了攻击。只听见另一个拿大锤的壮汉厉声道:“老三,你做事总是那么鲁莽,你若是砍死了他,我们还怎么劫财劫色!”

  “啊——大哥,你说什么呀,什么劫财劫色呀,难道他是女的吗?”拿刀的壮汉说罢,仔细看了看眼前的青年,只见这青年芙蓉如面柳如眉,虽然身穿男装竟也让人看了心醉。拿刀的壮汉看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那青年被拿刀的壮汉看的十分不自在,只见他飞快的移动到拿刀的壮汉面前,一招剪刀手击向他的双眼。拿刀的壮汉哪还来得及躲闪,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他的双眼被青年的剪刀手给弄瞎了。那女扮男装的女子见了,也不禁惊讶了,她本想吓吓他的,可没想到她的招式会这么厉害。这还是她第一次实战,女子的心里也是很难过,她对那拿刀的壮汉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我不知道这招这么厉害的!我给你陪不是!”拿刀的壮汉把大刀扔在了地上,双手捂着眼睛显得非常的痛苦难耐。

  “就光凭陪不是可不行,你得把身上的钱财全部给我们!”拿大锤的壮汉并不理会拿刀壮汉的痛苦,对那女子无理的要求道。

  “那可不行,不如我给你们一锭黄金,你们带他去找大夫吧。”那女子说完,从背后的包袱里取出了一锭黄金,想要交给拿大锤的壮汉。

  拿大锤的壮汉把大锤扔在了地上,他的左手从女子的手中接过了黄金,只见他接过黄金之的同时右手又使出点穴,女子哪会留意这些,竟被他给点住了身体。“哈哈哈——这就叫兵不厌诈,不过你虽然是男儿装打扮,竟也有如此的魅力。”拿大锤的壮汉用色咪咪的眼睛看着瘦小的女子道。

  “还是大哥厉害!”这时还有一个拿枪的壮汉走到拿大锤的壮汉身边,钦佩的道。

  楚云看到这里,他觉得这三人简直是个无赖,他决定帮那女子教训这两个壮汉,他从树上飞了下来,站到了拿大锤的壮汉。拿大锤的壮汉看着楚云从树上飞了下来,心中不禁颤抖,他觉得楚云的武功不在天护法之下。原来他们是水仙宫天护法的手下,天护法的分部就在这附近。当时天护法和楚云大战后奄奄一息,被他的手下发现后带回去治疗,一直治疗了一个月才苏醒。楚云又转身看了一眼那女子,只见那女子也好奇的看着自己,正是眉梢眼角藏秀气,楚云一眼就看出来对方是个女子,但他又有一种好像之前就认识对方似的感觉,这种感觉就连当初看到周烟也没有啊。楚云马上运用调气心法使自己的心镇定了下来,对着那女子关心的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那女子见楚云也是宗之潇洒美少年,皎如玉树临风前不禁看的小脸通红,被楚云一问才回过神来,傲气的回道:“哼——不就是点穴吗,呀——”只见那女子腹中运起了一股强劲的内力,竟将穴道冲破了。

  拿大锤的壮汉和拿枪的壮汉见了,不禁吓得说不出话来,双脚都在发抖。拿大锤的壮汉心中凌乱的想着,竟然可以把我的穴道冲破,除了天护法之外,还没有第二个。“我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你们带着他去找大夫看眼睛吧!”那女子见拿大锤的壮汉和拿枪的壮汉害怕的发抖,她也无所谓,她本来就是出来玩玩的对他们消气的说道。

  拿大锤的壮汉和拿枪的壮汉听了那女子的话,连忙扶着拿大刀的壮汉走远了。“没想到姑娘还是高手。”楚云见那三人走远,对那女子很是钦佩,他能感觉到这女子的武功不在他姑姑之下,甚至更高。

  “哦,我从小就有很多人教我武功,我也不知道怎样才算厉害,你很厉害吗?”那女子看着楚云好奇地问。楚云也看着她,回道:“还好吧,我也是刚到江湖上。”

  “哎呀!和你说话我竟忘了还有重要的事呢?”那女子突然想起还要办一件事,这也是她这次出来的主要目的,“那么,后会有期了!”那女子和楚云匆匆告了别,骑上了一匹雪白的马儿走远了。

第四章 江湖第一高手齐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