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神秘的白衣女子

  楚云看着她走远,心中不禁想着,这真是个奇怪的姑娘。楚云想完就继续赶路前往周海镖局了。

  话说那三个被吓跑的壮汉颠颠撞撞的回到了水仙宫的分部。水仙宫的分部原来就在洛阳城的东郊,但位置较为隐蔽,常人自然是不会知道具体的位置的。水仙宫的分部外站了两个守卫,那两个守卫见这三人如此的狼狈,不禁挖苦的笑道:“哈哈哈——你们三人平日里不是很威风的吗,今日怎么了?”那拿大锤的壮汉怒视着守卫道:“你少啰嗦,三弟的眼睛被弄瞎了,我要去找天护法主持公道。”“天护法正在和青衣使者、蓝衣使者商谈大事,现在没空。”那守卫无视那拿大锤的壮汉,不屑的解释道。拿大锤的壮汉只好先到分部内的外堂内休息等待。

  原来青衣使者、蓝衣使者授宫主燕虹的命令来找天护法商量大事。这水仙宫的总部在京城,宫主燕虹手下分别有“红衣、青衣、青衣、蓝衣、紫衣”五名五彩使者,五彩使者主要的任务是向各分部的护法专递信息,同时也是窃取各大门派信息的重要使者,普通人根本不知道她们的真面目,因为她们每次行动都会用面纱遮住脸。尽管她们用面纱遮住脸但仍旧无法抵挡她们的魅力,这五人都长的美若天仙,具有使男人心动的姿色。水仙宫主要有四大分部,分别是洛阳分部、杭州分部、扬州分部、南京分部,分别由天、地、玄、黄四位护法负责。现在青衣使者、蓝衣使者一同前来找天护法,究竟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呢?

  只见一位身穿青衣的女子对天护法问道:“天护法,今日我和小蓝姐姐前来是要告诉你武林盟主宋风要在三个月后召集江湖三大门派想要对付我们水仙宫。这些日来你们有没有和江湖上的各门派有过过节?”这青衣使者扎了一条长长的辫子,辫子大概已超过了后背的一半,她的辫子也是青色的,脸上带着青色的面纱,只露出了一双杏眼,她的眼睛也是偏青色的,青衣使者长的并不高,一眼看上去就像是个小精灵。站在她身边的是蓝衣使者。只见蓝衣使者一身的蓝衣,头发却是白色的,她的头发并不长,只是到肩膀这里,她的脸也用蓝色的面纱遮着,露出了一双蓝色的柳叶眼。蓝衣使者长的比较高,都可以和天护法眼对眼了。

  天护法听了青衣使者的话,竟是一脸无辜样的解释道:“使者,我们一直谨遵宫主号令,这些日子以来并没有和其它门派有过节,尤其是飞剑帮、快刀门、唐门、这三大门派。”

  “那就奇怪了,怎么武林盟主宋风好端端的召集江湖三大门派来对付我们,还说我们水仙宫的人不仅四次作乱还经常与江湖各门各派作对?”蓝衣使者听了天护法的话,用她的蓝眼睛盯着天护法冷冷地追问道。

  天护法听了,愤怒的道:“这肯定是宋风随便找个理由来对付我们,没想到宋风竟然是如此卑鄙的小人!”

  “天护法,宫主也深知宋风卑鄙,万一他提前来对付我们岂不让我们束手无策,所以这段时间宫主要闭关修炼毒攻的第八成,宫主也派我们去召集各分部的人到京城会和。天护法,你这里准备一下就马上动身去京城。”蓝衣使者对天护法吩咐道。

  天护法听后,连忙点了点头应声道:“是的,属下遵命!”

  “那天护法,我和小蓝姐姐就先回京城去了。”青衣使者对天护法说完就和蓝衣使者一起走了出去。拿大锤的壮汉正好在外堂内休息,只见蓝衣使者和青衣使者轻盈的在他面前走过,虽然只是一眼竟也让他看的呆了,一时回不过神来。

  过了一刻,天护法从内堂里走了出来,他看到拿大锤的壮汉在外堂内的椅子上发呆,愤怒的指责道:“你在这里干什么,还不给我滚出去?”

  “扑通——”一声,拿大锤的壮汉回过神来竟一不小心从椅子上摔了下来,他狼狈不堪的向天护法解释道;“天护法,三弟今日被人弄瞎了双眼,请天护法主持公道!”

  天护法听后看了一眼拿大锤的壮汉,冷冷地问道:“是什么人还敢动我们水仙宫的人?”天护法是个死要面子的人,现在他最想要的是把弄瞎他手下双眼的人抓来,让他跪在他面前求饶,然后在百般的折磨,等折磨好后再断其经脉。至于还要去京城和宫主会和的事情,他早已抛在脑后了。

  “启禀天护法,是一位女扮男装的女子,还有一位青年。”拿大锤的壮汉解释道:“他们的武功很高,尤其是那青年,我只是和他面对面就觉得他内力雄厚。”

  “哦,内力雄厚的青年,难道是郑浪?”天护法听传闻郑浪虽然年纪轻轻,内力却是了的,据说他专门找了江湖第一神医配了大力丸,人吃了以后内力就会增加十年,就算练武的人一生也只能吃一个,普通人若是吃了就会支撑不住而死,而郑浪正是吃过大力丸的人。

  “不像是郑浪,属下也不知他们的身份。”拿大锤的壮汉也听过郑浪的一些事情,他心里是知道郑浪的性格是不会轻而易取放他走的。

  天护法听后心想:在这江湖上年轻有为的高手就属郑浪和唐洋,而唐洋是唐门的后继人,又是暗器高手,也绝不会是他。天护法突然又想到了三年前和他打平手的楚云,但是他又不觉得是楚云,因为楚云的内力他是知道的,和他差不多。三年前在他伤好之后他就派人四次打听楚云下落,结果一年都没有消息,他甚至认为楚云已经死了。天护法想不到这年轻人是何人,这引起了他的好奇心,所以他一定要把找到这个神秘的青年。他从腰间拿出来了一块刻有“天”字的令牌对拿大锤的壮汉吩咐道:“你把这令牌拿去,待会你去洛阳城内找一个画师,让画师按照你的描述把他们给画出来,然后你可以随意调配本护法手下的五百人去把这两人给我抓回来,尤其是那神秘的年轻人。”

  “属下马上就去办!”拿大锤的壮汉激动的接过了天护法手中的令牌,他跑出了外堂,随便叫了二三十个人,往洛阳城内去了。

  到了傍晚,楚云终于走到了洛阳城内。因为周海镖局一直在洛阳城的西郊,楚云见天色已晚,就随便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楚云当年拿了不少银两出来,三年来也基本没用,现在还剩不少。他和掌柜结好账后就到客房内去准备休息了,毕竟第二天他还要去西郊找周海镖局。

  过了三刻,楚云正在房内坐着休息,只听见门外有人敲门道:“客观,客观!”

  “掌柜,什么事?”楚云站了起来,连忙打开了门,好奇的问掌柜道。

  掌柜看着楚云歉意的解释道:“对不起,客观,我们要把你的房间让给别人。”

  “为什么,不是我先住下的吗?”楚云听了掌柜的话,疑惑的问。

  “哎!客观你就不要再问了,我赔你双份的银子还不可以吗?”掌柜头上冒着冷汗,无奈的对楚云说。

  掌柜这么一说,楚云心里就更加的好奇了,他刚想问个明白就听下面有人吼道:“掌柜,怎么还没有把闲杂人给轰走?”楚云随着声音走到了楼下,掌柜也猥琐的跟着楚云走了下来。楚云一见,正是那拿大锤的壮汉,只是他的身后跟了三十个人。

  “嘻嘻,我还到是谁呢,原来是你们。”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楚云觉得这声音好似熟悉,一眼向她看去,只见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笑着从楼上走了下来。楚云见她眼睛眉似新月,面容细润如脂,粉光若腻,娴静犹如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扶柳不禁看的痴了。

  那白衣女子走到了楚云的面前,微微笑着,娇气的问道:“你不认识我了吗?”

  楚云被白衣女子一问才想起来她是之前那个女扮男装的女子,楚云看着她的笑容,觉得任何烦恼都烟消云散似的。楚云回过来神,看着白衣女子笑着道:“当然记得,不知姑娘芳名。”白衣女子看着楚云英俊不凡,心中也是欢喜,两人可谓是两情相悦。

  拿大锤的壮汉也看了一眼那白衣女子,他深深的明白什么叫倾国倾城,闭月羞花,什么青衣使者、蓝衣使者都比过她的笑容。拿大锤的壮汉见白衣女子对楚云打情骂俏,顿时怒气冲了上来,对三十个手下吩咐道:“天护法要抓的就是他们,快给我上!”

  楚云见三十个人一拥而上,镇定自若,他也想看看自己的武功长进。那些手下都是些三脚猫功夫的人,哪会是楚云的对手。只见楚云一个一个的将敌人打倒在地。客栈的掌柜早已吓到桌子底下去了,客栈里的其他人都被吓跑了,客栈只剩下他们几个人了。白衣女子见楚云游刃有余的对付一拥而上的敌人,只是站着看他打,不出一刻,三十个人就被楚云全部打倒在了地上,很难再爬起来。

  拿大锤的壮汉见了,拔腿就想跑,只见楚云瞬间移到了他的面前点住了他的穴道。楚云厉声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我们是水仙宫的人,天护法派我来抓你们回去,怕了就快把我放了。”拿大锤的壮汉对楚云威胁道。

  楚云听了拿大锤的壮汉的话,对他镇定的解释道:“我不怕什么水仙宫,只是你们四处作乱,我就要管。”

  “哈哈哈——少侠,有胆量,你可知我们水仙宫的天护法的武功有多高?”拿大锤的壮汉听后对楚云冷笑道。

  楚云听了拿大锤的壮汉的话,双眼一亮,镇定的点了点头道:“我当然知道,三年前我还和他打过。”

  “啊——难道你就是三年前将天护法打成重伤的少年?”这下拿大锤的壮汉不淡定了,他的心开始发凉。

  “正是,不过我没有想到他还是一样四处作恶。”楚云应声道。

  这时白衣女子走到了拿大锤的壮汉面前,只见她右手对着他的嘴巴运用内力猛地塞进了一颗药丸。拿大锤的壮汉想要躲开,但是他被封住了穴道,根本就动不了。他连吐出来的机会都没有,因为白衣女子的内力使药丸顺着喉咙进入了肚中。

  “妖女,你给我吃的是什么?”拿大锤的壮汉内心十分的恐惧,他害怕白衣女子给他吃的是毒药。

  白衣女子对拿大锤的壮汉摆了一个鬼脸,威胁道:“这是我独门的三日丧尸丸,之要三日不吃解药就会死去。”

  拿大锤的壮汉听了白衣女子的话心里非常的害怕,但又转念一想,该不会是白衣女子随便给他吞颗药而吓他的。拿大锤的壮汉眼中露出了疑惑的眼神,白衣女子见他有疑惑,不禁嘲笑道:“难道你不觉得身体内有一股气在流动吗,三天后你就会体内气流逆转,七孔流血而死。”

  经白衣女子这么一说,拿大锤的壮汉确实感到体内有一股气流在流动,他不敢再去怀疑了,祈求道:“小妖女,求你放了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作恶了。”

  “你刚才说什么,妖女?”白衣女子对拿大锤的壮汉威胁的挑逗道。

  “是女侠,女侠,求你饶了我吧!”拿大锤的壮汉马上改口道,但他心里却是默念一万个小妖女。

  白衣女子看了楚云一眼,只见楚云正呆呆的站着,不禁凑了过去,踩了他一脚,对他娇气的说道:“喂,那个谁,不要再发呆了!不如我们就让他带我们去找那个什么护法,教训他一顿,可好。”

  楚云被白衣女子脚一踩,不禁回过了神,只见她可爱模样竟怎么也生气不过来,心想:也好,再去会会天护法,然后再去找周烟也不晚,只是这姑娘好奇怪,究竟什么人呢?楚云想罢,装作不满的应声道:“姑娘,我不叫那个谁,在下楚云,不知姑娘芳名?”

  白衣女子听后不禁“扑哧”一笑,得意的晃了一下头,应声道:“楚云,不如以后我叫你云哥哥好了,我叫明月,我的爹喜欢唤我月儿。”

  “月儿!”楚云对明月情不自禁的唤了一声,不知为何楚云就觉得和明月认识是他行走江湖后最快乐的事。

  “云哥哥,你把他的穴给解了吧,他吃了我的毒药,也不敢使诈,就让他带我们去找那个什么护法。”明月看着楚云,唤了一声云哥哥,她从来也没有这种感觉,她会对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觉得很亲切。

  楚云对拿大锤的壮汉威胁的命令道:“只要你愿意带我们去找天护法,我现在就解了你的穴,如果你有什么阴谋,我立马就杀了你。”明月听到楚云说我们,心里很是开心,她已经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她会努力去争取这份感情。

  拿大锤的壮汉是个非常怕死的人,他在被明月下毒之后,想了很多,他顿时感觉到生命的可贵,以前的他是多么的罪恶,不禁求饶道:“是不是只要我带你们过去,你们就可以绕我一命。”

  “你带我们过去之后,我就会给你解药!”明月对拿大锤的壮汉镇定的承诺道。

  事到如今,拿大锤的壮汉也没有其它的选择,他也觉得在水仙宫里的日子生不如死,他只想做个普通人。拿大锤的壮汉只好应声道:“我可以带你们过去,但是我只会带你们到附近,以后我再也不会踏入水仙宫一步,至于你们和水仙宫的恩怨我也不管。”

  楚云听了拿大锤的壮汉的话,解开了他的穴道,镇定的说道;“可以,如今天色已晚,我们明日天亮就出发,你也去休息吧!”拿大锤的壮汉听了楚云的话,心中已无恶意,走进了一间空房休息去了。楚云见拿大锤的壮汉进房休息了,看着明月道:“月儿,你也去休息吧!”

  “云哥哥,我一个人睡害怕!”明月对摆出了一副楚楚可人的模样,对楚云撒娇道,“云哥哥和我睡一个房间吧!”

  “啊——这——”楚云看着撒娇的明月竟说不出拒绝。明月见楚云呆呆的样子,激动的拉着楚云的手一起进了房间。楚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和明月进了同一个房间。楚云见房间内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一本正经的回应道:“月儿,男女授受不亲,你一个人睡要是害怕的话,我就趴在桌上睡一晚好了。”

  “嘻——云哥哥你假装正经的样子还蛮可爱的!”明月听了楚云的话,心知他是一个正人君子,继续说道,“云哥哥,你就和我讲故事吧!我一听故事就会睡着的。”明月说完就坐在了桌子的椅子上,双手撑着下巴,洗耳恭听。

  “好吧!”楚云说完,也坐了下来,继续说道,“从前啊,有一位神仙,他想要感受人间的皆苦,于是就下凡来到了人间,认识了一位姑娘。那位姑娘心地善良,可是家里却很穷,所以那位神仙想要帮助她。那神仙就用仙法把她家里的米都变成了黄金……”每当楚云讲到精彩处,明月就会双眼冒光。不知讲了多久,明月就有些困了。楚云讲的入神,也没有留意,不知不觉就把故事都讲完了,只见明月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楚云见明月睡着的模样,不禁觉得可爱,他担心明月睡着了会着凉,就轻轻的把她抱到床上去了。不知为什么,看着明月睡着的模样,楚云的心竟难以平静,他立马用调气心法才使自己平静下来。楚云不敢再去多想,也趴在桌上睡着了。

  第二天到了,明月从床上醒了过来,她回想起昨晚听着楚云的故事就睡着了,不禁歉意的看着楚云道:“云哥哥,谢谢你给我讲故事,以后有机会你还能和我讲吗?”

  “好的,月儿!不过,我们先去找天护法再说吧!”楚云看着明月的娇人模样,毫不犹豫的应声道。明月听了楚云的话,笑着道:“云哥哥,你想着美哩,等你的事忙完,我就要回京城去见我的爹了。我这次溜出来这么久,他一定会很着急的。”

  “月儿,你爹在京城是做什么的?”楚云好奇的问道。

  明月对楚云神秘兮兮的道:“等以后有机会我再告诉你好了。”楚云对神秘的明月充满了好奇,心知她肯定是有难言之隐的,也不再追问。楚云现在的主要目的还是去找天护法算清旧账,然后再去周海镖局。明月猜透了楚云的心事,对他说道:“云哥哥,我们让那壮汉带路去找天护法吧。”明月说完也起床了,穿好了衣服,他们一起走出了房间。

  拿大锤的壮汉比楚云和明月早起了三刻,已经在客栈的一楼坐着等候了。拿大锤的壮汉见楚云和明月一起走了过来,只见明月的脸色看上去更加明艳动人了了,他不禁看的心里难以平静,但也不会再生邪念,因为他想以后做个普通人。拿大锤的壮汉对楚云和明月说道:“楚少侠,我们现在就出发吗?”

  “也好,掌柜的,给我们六个包子。”楚云对客栈的掌柜吩咐道。客栈掌柜亲自去拿了六个包子递给了楚云。明月从荷包内去出了一锭黄金给了掌柜。掌柜双手颤抖的接过了明月手中的黄金。于是楚云和明月就随拿大锤的壮汉一起走出了客栈,前往水仙宫分部去了。

第五章 神秘的白衣女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