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周海镖局惨遭灭门

  楚云和明月走了一天的路,又回到了洛阳城内。楚云并不清楚周海镖局具体在洛阳城的什么位置,只是知道在洛阳城的西郊。楚云对着一位路人好奇的问道:“你好,请问你知道周海镖局在哪里吗?”

  那路人听了楚云的疑问,想了一下,又摇了摇头,道:“这位少侠,我也只是刚来洛阳,没有听说过什么周海镖局。”那路人说完就走了。楚云听了路人的话,又看到了一位年长的老伯,他连忙走了过去,问道:“老伯,您知道周海镖局在哪里吗?”

  “什么——我没听清楚!”那老伯听了楚云的话把耳朵靠近了他的嘴,问道。楚云见老伯有些耳背,对着他的耳朵大声又问了一遍:“老伯,您知道周海镖局在哪里吗?”这回老伯终于听清楚了,老伯对楚云说道:“哦,是西郊的周海镖局啊!一直沿着这条街往西走,到城门口后再往南走数十里就到了。”

  “好的,谢谢老伯!”楚云对老伯谢完后就和明月继续往西走了。老伯见楚云他们走出了数十步,不禁喃喃自语道:“哎——没想到都两年过去了还有人去周海镖局。”

  明月走了一段路,停了下来,对着楚云道:“云哥哥,这样走至少要到傍晚了,不如我们骑小白吧!”“小白是什么?”楚云听了明月的话,好奇的问。明月没有回答楚云的话,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只见一匹雪白的马跑了过来。明月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马,对楚云骄傲的说道:“云哥哥,这就是我的小白!”

  楚云见明月的“小白”一身雪白的毛,没有一丝的杂质,眼神中透入出一股神气和高贵。明月见楚云很是喜欢她的“小白”,心里也很高兴,对他介绍说:“云哥哥,小白的灵气可是很高的,它会一直追随在我的附近,等我唤它时就会出现。”

  “月儿,你的小白的确是一匹好马啊!”楚云虽然还没有骑过“小白”,但早已被它的威武所折服。“云哥哥,来,我们一起骑着小白去吧!”明月笑着对楚云说完,骑了上去,楚云见明月骑上去后也骑了上去。随着明月的一声“驾——”“小白”飞奔了起来。

  “小白”飞奔的速度非常的快,只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楚云和明月就出了洛阳城的城门口。明月牵引着“小白”往南继续前进,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他们就来到了周海镖局的门口。楚云和明月一起从“小白”的马背上下来了。“小白”见主人下来了,自个儿跑到一片草地吃草去了。

  楚云见周海镖局的大门竟紧紧的闭着,门上只见三个“周海局”的大字,这么回事呢,楚云疑惑了。楚云不敢去多想,连忙走上前去敲门,敲了三下竟无人反应。楚云再一次的敲门,焦急的大声喊道:“有人吗?”楚云边敲边喊了良久,可依然无人反应。这一次,楚云不禁升起了不祥的念头。

  “云哥哥,直接撞门进去吧,总有一种不祥预感。”明月看出了楚云的心情,对他提议道。楚云听后,深思了一番,眼神中抱了一丝希望的对明月说:“月儿,你说会不会周前辈押镖去了,所以镖局内没有人?”

  “云哥哥,我也很希望是这样,可是你看这大门显得有些老旧,而且门前的招牌还少了字,实在让人担忧。”明月对楚云无奈的解释道。

  楚云听后,叹了一口气,双手运起了一股强大的内力,一掌向周海镖局的大门打去,大门被楚云强劲的掌风给打飞了。映入在楚云和明月眼前的是一片寂静,镖局内没有一个人,就连种在大堂外的大树都枯萎了几颗。楚云见了此幕,不禁焦急的连声喊道:“有人吗,有人吗?”然而,不管楚云怎么喊都没有人理睬。

  楚云只得冒昧的走进内堂去一看究竟。只见内堂内变得一团杂乱,桌子被打碎了,椅子被打断了脚,屋内的墙角上还布满了蜘蛛网。楚云心里知道,周海镖局已经被灭门了,他还没有来得及对周海和周烟说感谢,一想到这些,楚云的内心愧疚万分,默默地低下了头。明月也随后走了进来,她见了这一幕情景,自然也是知道了结果,她又见楚云在伤心难过,走到了他的身边,对楚云安慰说:“云哥哥,你不要太难过,会不会是他们到其它地方去开镖局了?”

  楚云听了明月的话,沉默了良久,对明月说:“月儿,我想再去里面看看,但愿是你说的这样。”楚云说完,穿过了内堂,到里面的房间一看究竟。只见通往房间的过道上有一堆让人毛骨悚然的尸骨,因为时间的关系,已经无法辨别面孔。楚云心急万分的去各个房间内一看究竟,结果都是空无一人,就连总镖头周海的房间内也是空荡荡的。在总镖头房间边上的就是周烟的房间,楚云打开了房间内的门,他不禁被房间内的装饰给惊呆了。

  周烟的房间内的座椅都是红色,就连梳妆台和床帘以及枕头也是大红色的。楚云见了心中不禁想到:怪不得第一次见到周烟她就穿一身的红衣,原来她是喜欢红色的,可是为什么她的房内会这么的干净呢?楚云似乎看到了一丝的希望,但他又见周烟的房内也是空荡荡的,又无奈的摇了摇头。楚云失望的走了出来,他已经放弃了,他回到了内堂,只见一位红衣女子正在和明月说话。

  “你说你就是云哥哥的救命恩人?”明月对红衣女子追问道。

  楚云听到了明月的话,心中一惊,连忙走到了明月的身边,他向红衣女子望去。楚云不禁惊呆了,说话也变得有些结巴的问红衣女子:“周——周姑娘,是你吗?”这红衣女子的脸和当年的周烟一模一样,只是身上的衣服色调比当年还要深,嘴上还涂了一层厚厚的大红色胭脂,就连眼睫毛也是大红色。她真的是楚云当年认识的天真无邪的周烟吗,楚云看到红衣女子的那一刻,他也有些难以相信。

  “楚大哥,就过了三年的时间你就不认识你的烟儿妹妹了吗?”红衣女子果然是周烟,她对楚云挑衅说。楚云看着周烟,心中很乱,他虽然已经有些记不清当初见到她时的青涩模样,但她奋不顾身的救他的事,是他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楚云看着周烟,对她感谢道:“周姑娘,我当然记得,那年你背着受伤的我上天林寺,这件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哈哈哈——好一个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可知道我足足等了你三年?”周烟用手一挥她的红衣裳,对他愤怒的说:“楚大哥,你现在却带着别的女人来见我?”

  “喂——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别的女人,我和云哥哥没什么的!”明月听了周烟的话,不服的回应道。

  “哈哈哈——好一声云哥哥,楚大哥你可真了不起啊!”周烟对楚云挖苦道。

  楚云自知当年因为练武而忘了去周海镖局找周烟,心中很是愧疚,对周烟的挖苦也没有一句怨言,他歉意的对周烟道:“周姑娘,对不起,这三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楚大哥,发生了什么事你不会去想吗?”周烟的眼睛有些哀怨的对楚云继续说道,“我的爹和我们镖局的人都被杀死了!”

  “是水仙宫的人干的?”楚云追问道。

  周烟用眼神冷冷的盯着楚云,说道:“楚大哥,是又怎么样,你就是帮我报了仇,可我爹也不会活过来。”

  “对不起,周姑娘,我——”楚云被周烟这么一说更加难过了,毕竟他没来得及在周海有生之年来感谢他。楚云沉默了会儿,对周烟诚恳的说道:“周姑娘,我楚云欠你们父女一个人情,丛然刀山火海我也在所不辞。”

  明月见楚云如此回应周烟,怕周烟会让他做对他不利的事,连忙对他提醒道:“云哥哥,万一周姑娘让你做违背侠义的事呢?”“月儿,周姑娘不会这样做的。”楚云对明月镇定的解释道。

  “云哥哥,我只是担心你——”明月见楚云不理会她,有些难受的道。

  “月儿,没事的!”楚云对明月坚定的回应道。

  明月见楚云真是“笨“的可以,不禁“哼——”了一声,不再塔里他。

  周烟见楚云和明月关系暧昧,脑海中不禁浮出了一位年长妇女的话“男人都是朝三暮四,背信弃义的,不值得去珍惜”周烟运用内力使自己的心境平静了下来,对楚云要求道:“楚大哥,我自然不会让你做违背侠义的事,我只要你娶了我!”

  “娶你——”楚云诧异的道了一声。楚云在见到周烟的那一刻,虽然对她很有好感,但现在回想起来,他也只不过把她当妹妹一样的看待,当年对她的感觉也不过是如炊烟一样烟消云散。

  “怎么,楚大哥,难道让你娶我有这么为难吗?”周烟对楚云咄咄逼问道。

  “不是,只是周姑娘,我现在对你的感觉就像是兄妹!”楚云对周烟解释说。

  周烟听了楚云的话,不禁冷笑了一声,道:“呵呵——楚大哥,好一个兄妹,要么娶我,要么我要你永远离开她,不能和她见面,你随便选一个吧!”周烟说完,气愤的用手指着明月。

  楚云听了周烟的话,沉默了,对他来说,或许娶周烟比离开明月更加难受,如果娶周烟,而他又不爱她,对周烟也是不义。

  明月见周烟如此为难楚云,不禁反问道:“你爱云哥哥吗?”

  “当然!”周烟不假思索的应道。

  “那就不应该让云哥哥为难,这种事应该是云哥哥自己选择的权利。”明月对周烟正义凛然的指责道。

  “哼——妖女,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周烟听了明月的话,不屑的怒道。

  “我看你才像个妖女,打扮的如此花枝招展!”明月不甘示弱的对周烟回应道。

  “岂有此理,我要杀了你——”周烟愤怒的说完,一掌击向明月。明月见周烟动手,也愤怒的出掌回击。楚云见明月忽然和周烟打了起来,厉声制止道;“月儿——给我住手——”

  明月是很想停下的,可是周烟招招功向要害,只有打败她才可以停下来。明月虽然武功杂乱,却比周烟要高出不少,她只是在防御,并没有回击。周烟见明月招招都轻松化解,更加的愤怒了,她使出了全部的内力,汇聚在了手掌上向明月击去。周烟的这一招威力极大,明月也不禁觉得害怕,使出了奇怪的招式瞬间使功力增加了。明月之前从没用过此招,因为教他的人告诫过她,这招一旦失控会使自己也控制不住。明月也因第一次使用,威力不能自由控制,出掌的时候威力大了些,竟把周烟打在了地上,周烟的口中吐出了鲜血。

  楚云见明月出掌如此威力,把周烟打成了重伤,也愤怒的运起内力一掌击向明月,明月的掌风与楚云的掌风对击了一掌,后退了几步。

  “云哥哥,你为了她,还要打我!”明月的眼角不禁涌出了泪水,对楚云不满的说。

  “月儿,你刚才的那招威力这么大,你是想杀了周姑娘吗?”楚云对明月大声责怪道。

  “楚大哥,我不要紧的,没想到她竟然是这种人。”周烟用右手捂着胸口对楚云吃力的说道。

  明月听了周烟的话,哪受得了这种气,对她回应道:“妖女,你不要得寸进尺!”

  “楚大哥,她把我打伤了还有理了!呜——”周烟说着说着哭了出来。楚云见了,内心更是对她愧疚,对明月厉声道:“月儿,你向周姑娘道个歉!”

  “云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辨是非呢,我不会道歉的,我又没有错!”明月对楚云眼神中透入出一股不情愿,娇气而又不满的说。

  周烟见明月有些难过了,心中窃喜,故意叫了一声:“哎呦——好疼啊”,面露疼痛的表情。

  “月儿,你不道歉,就请你离开!”楚云见周烟被明月打的如此,对明月冷冷的说道。

  明月听了楚云的话,终于眼角里的泪水留了下来,她哽咽着对楚云说:“云哥哥,你说什么。你要我走?”楚云此时正气头上,不假思索的对明月冷酷的回应道:“是的!”“好——云哥哥,我这就回京城去,再见了!”明月说完,跑出了周海镖局,骑上“小白”离去了。楚云见明月离去,有些恋恋不舍,但他没有追上去,他默默的走到了周烟的面前,关心道:“周姑娘,你没事吧?”

  “楚大哥,如果不是因为刚才你的月儿打伤了我,你究竟会选择娶我还是永远离开她?”周烟的右手移开了胸口,明月的刚才那一掌对她来说还是可以承受的。

  “周姑娘——月儿不是已经离开了吗?”楚云对周烟淡淡的回应道。

  “楚大哥,为什么你总是月儿前月儿后的叫,却叫我周姑娘,我喜欢你叫我烟儿!”周烟对楚云不满的说。

  “对不起,烟——烟儿,除了娶你和离开月儿,其它的事情都可以商量!”楚云看着周烟,还是有些不习惯叫她烟儿。

  周烟听了楚云的话,“哈哈哈——”的冷冷笑了一声,继续道:“楚大哥,好——那我要你永远和我在一起!”

  “周姑娘,为什么你总是想要我做这些?”楚云不耐烦了,他对周烟郑重的解释道:“周姑娘,我真的只是把你当妹妹一样看待,我真的无法做到永远和你在一起!”

  “哈哈哈——义母说的很对,天下的男人都是朝三暮四,背信弃义的,不值得去珍惜。楚大哥,我等了你足足九百九十九天,结果换来的却是你的嫌弃。”周烟头看着屋檐,不满的对楚云说道。

  楚云听了周烟的话,安慰她说:“周姑娘,我真的只是把你当妹妹一样看待,不知你口中的义母是何人,当初灭你家门的是不是水仙宫的人?”

  “楚大哥,的确是我们水仙宫里的天护法做的,而且我口中的义母,正是水仙宫的宫主燕虹。”周烟用眼睛盯着楚云,冷冷的回应道。

  “周姑娘,水仙宫杀了周前辈,你为什么不去报仇,还要叫燕虹这女魔头为义母?”楚云听了周烟的话,百思不得其解的追问道。

  周烟用手轻轻的抚摸了她的秀发,对楚云冷冷的回答道:“楚大哥,义母现在就是我的亲人,是她让我知道世界上是没有真情的,哈哈哈——”

  “周姑娘,你别听她的鬼话!”楚云见周烟受了燕虹的蛊惑,对她焦急的回应道。

  “楚大哥,一开始我也是和你一样的单纯,看来我很有必要让你知道三年前发生的事情。”周烟冷冷的对楚云述说道:“林管家是我爹除了我之外最信任的人。我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天护法亲自派人来灭门,只有我爹,我还有林管家被天护法给抓了起来。正当天护法想要杀了林管家的时候,义母燕虹出现了。义母阻止了天护法的行为。那时的我哭着跪在了地上,恳求义母可以放了我们。义母对我也是一见就欢喜,她要和我打个赌,说如果她赢了,以后我就要认她做义母,如果我赢了,就放了我爹和林管家,我没有机会选择,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义母要和我赌人在危险的时候就会出卖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来保全自己的性命,她要用林管家和我爹之间的友谊来做赌局。我从小就受林管家照顾,一直把他当成除爹之外第二个亲的人。义母给了林管家一把匕首,说只要他当着我的面杀了我爹就会放了他。没有想到,林管家这个人狗不如的混蛋,他竟然为了保命而亲手杀了我的爹。那一刻的我才真正的体会到义母说的话才是对的。”

  “周姑娘,我想林管家杀了你的爹,他的内心一定是非常难受的。”楚云打断了周烟的话,猜想道。

  “不会的,当时他杀死我爹之后丝毫也没有难过的表情。所以后来义母也给了我一把匕首,我亲手杀了他,为爹报了仇。”周烟不愿去想当时的情景,对楚云一口回应道。

  “周姑娘,尽管如此,可你也不应该认燕虹做义母加入水仙宫啊?”楚云听了周烟的回忆,带着疑问追问道。

  “楚大哥,那还不是因为你。我在杀了林管家之后,义母她没有杀我,她想要把我带回水仙宫。因为水仙宫杀了我们这么多的人,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愿意去水仙宫的。义母就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或者重要的人,在我爹死后,我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你楚大哥了。”周烟说到这里,看楚云的眼神中充满了柔情,楚云刻意避开了她的眼睛。

  周烟继续说道:“我对义母说,我救了楚大哥一命,等他伤好之后就会来找她,到时候会替她报仇。可义母却和我说,当初他喜欢的人出去办事了,她的心上人告诉她最多三个月就会回来的,可结果义母却等了他足足两年。后来义母得知,原来她的心上人已经和别的女人结婚了,义母伤心欲绝,就把他们一家人全部杀死了。义母告诉我,天下的男人都是朝三暮四,背信弃义的,不值得去珍惜。我当时还是不愿去相信义母说的话,我告诉我自己,楚大哥一定会来找我的。”

  “周姑娘,对不起——”楚云听了周烟的话,知道这三年她受了很多的委屈,不禁道歉道。

  “楚大哥,我最后一次问你,你愿不愿意永远和我在一起?”周烟对楚云厉声逼问道,

  “对不起,周姑娘,我楚云欠你一份情义,日后你有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帮你。”楚云对周烟委婉的拒绝说。

  “哈哈哈——”周烟一声冷笑,眼神变得咄咄逼人:“楚大哥,你能再叫我一声烟儿吗?”

  “烟儿,对不起。”楚云对周烟回应道。

  周烟用手挥了一下她的红色衣裳,朝着周海镖局的门外走去。走到一半,周烟转过身对楚云提醒道:“楚大哥,我现在的真正身份是水仙宫的红衣使者,希望下次再见面我们不是敌人!”周烟说完,走出了周海镖局,也骑了一匹红马而去了。

  楚云见周烟走远,回想起明月的话,他决定去京城找她。想罢,楚云也离开了周海镖局。

第七章 周海镖局惨遭灭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