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梁晴和郑浪的初遇

  楚云孤单一个人又走到了洛阳城内,此时天色已经很黑了,他随便找了一家客栈就住了下来。楚云一个人躺在床上,侧转难眠,一方面是他把明月给气走了,另一方面是周烟会变成现在这样他也有推卸不了的责任。楚云想先去京城找明月,然后再想办法让周烟回归正途。

  “喔喔喔——”伴随着鸡蹄声,天亮了。楚云结好帐后就离开了客栈。楚云走着走着,正好路过了一家马场。楚云心想:洛阳到京城还要走好几天的路,不如先去挑一匹马,也可以快一点到京城。楚云想罢,就走到了马场的门口。

  “少侠,你是要来选马吗?”马场门口站了一位伙计,这伙计二十岁的模样,与楚云差不多的年纪。

  楚云对伙计友好的点了点头道:“是的,请问你这里可有什么好马吗?”

  “少侠,请先随我进去看看。”伙计对楚云热情的说道。楚云听后就跟随着伙计进了马场。只见这马场很是辽阔,里面至少有上百匹的马。楚云不禁看的眼花缭乱,入了神。

  马场内站了一位身穿丝绸,身体微胖,手指上还戴着一枚玉扳指的中年人,楚云朝那人看去,心想,此人莫非就是这个马场的主人。那中年人见楚云正看着他,立马走了过来,对他微微一笑的说道:“少侠,不瞒你说,我这里的都是千里马,你随便牵一匹就能日行千里!”

  楚云听了,也会心的笑了一笑,道:“那让我先看看你的马。”楚云听了那中年人的话,自然知道他是黄婆卖瓜,自卖自夸的。

  “少侠,你还不信我,也成,小虎——你陪着少侠先看看吧!”那中年人对那名叫小虎的伙计说完,就走出了马场,到内堂里休息去了。

  楚云在小虎的陪同下,看了这马场的十几匹马。楚云心知这儿的马都是一般的,并没有像那中年人所说的什么千里马,就只好随便挑了一匹黑马。

  “哎呀——少侠,你可只是厉害啊,这可是我们马场最好的马呀,它可算是真正的千里马啊!”小虎看了一眼楚云挑选的黑马,不禁脱口赞叹道。

  “唉——我记得刚才你老爷说这儿的可都是千里马?”楚云听了小虎的话,笑着问他。小虎被楚云这么一问,竟答不出话来,只好对他说:“自然,只是这匹马更好些,少侠你如果喜欢,五十两就可以骑去!”

  楚云听了小虎的话,看了一眼包袱里的银票,至少还有一千二百两。于是他就二话不说就给了他五十两银票,把黑马给牵走了。

  楚云牵着黑马走出了马场,骑上就走。这黑马虽然不如明月的“小白”那般,但也是一匹良马,按照这速度,七天之后就应该可以赶到京城了。

  “救命啊——救命!”只见一位身穿淡蓝色衣裳的年轻女子在街道的集市上边喊边跑。在年轻女子的身后正有一位中年人在半空中施展轻功追赶她,眼看就快要追上了,只听见“哎呦——”一声年轻女子一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这年轻女子被那人一撞就摔倒在了地上,失声喊了出来。

  年轻女子被那人一撞,竟小腿骨折,站不起身来了。年轻女子含着泪水委屈的朝她撞的人看去,只见那人身穿一件淡灰色的衣裳,年龄与她相仿,不仅气宇非凡而且面相随和。那人见年轻女子竟盯着他看,也好奇的向年轻女子看去,只见这女子虽然穿了一件淡蓝色的丫鬟衣裳,但却给人一种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容的印象。那人看了不禁心中一动,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原来这年轻女子名叫梁晴是杭州城内的丝绸大户梁岭的千金,梁岭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所以平日里对她也是百般宠爱。梁晴从小到大出门去都会有一位叫蔷儿的丫鬟和五位随从保护,但是今天,她却一个人偷偷溜了出来。三天前,梁晴就听蔷儿说西湖附近要闹灯会,她把想去的念头告诉了她爹梁岭,可是梁岭担心去灯会的人太多了,所以没有同意。尽管如此,也没有难倒梁晴,因为她在那天让蔷儿穿上了她的衣服假扮成她的模样待在房间内,而她却穿了蔷儿的衣服偷偷溜走了。

  梁晴因为孤单一人在杭州城内行走,正好路过了“烟花楼”。水仙宫的地护法也正好有雅兴来到了“烟花楼”的门口。本来地护法是想进去寻欢作乐的,可没有想到,他竟看到了路过的梁晴。梁晴的清秀容貌使地护法动了邪念。

  “哎——姑娘你这是想去哪里啊?”地护法走到了梁晴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对她调戏道。

  “大叔,我——我要去西湖边看闹——闹灯会!”梁晴听了地护法的话,见地护法面相凶狠,脸上还有一道刀疤,不禁心中万分的害怕,就连说话也变得结巴起来。

  “哈哈哈——闹灯会有什么好看的,不如让我带你去享受天伦之乐?”地护法对梁晴淫笑着说完,就伸出了右手想去摸她的小脸。

  “不要啊——”梁晴见地护法想对她非礼,不禁失声的叫了出来,后退了数步。

  地护法一听梁晴的叫声,竟运用轻功移到了她的面前,直接二话不说两指运气在她的咽喉一点,又在她胸口一点,封住了梁晴的穴道。梁晴被封住穴道之后,不仅说不出话来连动都动不了,只得胆战心惊的盯着地护法,心中十分的害怕和恼火。

  “怎么了,喊不了,也动不了吧!如果你刚才多多配合,也就不会这样了。”地护法对梁晴冷笑着说完,想要把她抱起来。

  “住****贼!”正在这时蔷儿带了两位随从赶过来了,她厉声唤住了地护法。那两位随从都三十左右,身材长的都比较的魁梧,一眼看去就知道武功还不错。

  地护法被蔷儿一声叫唤,愤怒的朝他们看去,只见两位随从中的一位走到了梁晴的身边,运起内力解开了她的穴道。

  “呵——功夫不错嘛,竟可以解开我的穴道!”地护法见那守卫解开了穴道,对他冷冷的笑道。

  “小姐——你没事吧!”蔷儿见梁晴被解开穴道,连忙走到了她的身边,搀扶着梁晴,焦急的问道。

  “蔷儿,我没事,只是这人好让人讨厌,你们给我教训一下他。”梁晴对两位守卫吩咐道:“记住,教训一下就可以了,不要把他打伤了!”

  地护法听了梁晴的话,不禁冷冷一笑的对她说:“哈哈哈——应该是本大爷教训他们才对,竟敢和我作对,我要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那两人听了地护法的话,顿时怒气都冲了上来,其中一位给梁晴解穴的那人先向地护法一掌击去。地护法见那守卫一掌击来,又见此掌威力也很大,他没有直接去接掌,竟轻松躲开,钻了个空挡,一脚把那守卫踢到了地上。地护法把守卫踢到地上之后后,对另外一位守卫冷冷的嘲笑道:“哈哈哈——看来你们也练过些武功,但都是些三脚猫,就算你们两人一起上,本大爷也可以应付得了。”

  “可恶,大言不惭,看招——”另一位守卫听了地护法的话,哪能受得了这般羞辱,这守卫运起内力一起出掌击向地护法。这守卫名叫阿七,他虽不是高手,但他在天林寺练了十五年的武功,后来还俗后来到了梁家做了守卫,梁岭和梁晴都对他也很好,所以他对梁家也是忠心耿耿。地护法人见阿七出掌的招式竟然没有一丝的空挡,他不敢再怠慢,调整好了状态,使出了全部的功力与那守卫打在了一起。倒在地上的那位守卫名叫阿旭,他见地护法竟可以与他的兄弟打斗而不落败,心中虽然佩服,但还是从地上一跃而站了起了,与阿七一起围攻地护法。地护法激烈的和他们斗在了一起,傍边的路人都被纷纷吓的躲开,梁晴和蔷儿也躲到了百米之处。

  地护法本就只能与阿七斗得难分胜负,如今又加了一位,竟有些抵挡不住了。地护法是个自傲的人,他哪能接收自己现在的劣势,只见他双手汇聚了强大的内力,猛地朝梁晴的方向击去。阿七见地护法竟然使出如此卑鄙的招式,他担心梁晴会因此而受伤,立马运起内力去化解。地护法见了,嘴角微**冷的笑容,右手乘机提起剩余的内力对阿七使出了“夺命手”。阿七来不及躲闪,被“夺命手”击中了胸口,喷出了鲜血,倒在了地上。阿七强忍着伤痛,奋不顾身的对梁晴大声喊道:“小姐,快跑!”

  “去死吧——”地护法一脚把阿七踢到了半空,阿七已经不能动弹了,“扑通——”一声掉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醒过来。阿旭见了,愤怒的一掌击向地护法。可是阿徐只会些三脚猫的武功,哪会是地护法的对手,不出十招,就胸口也被击中了一掌。阿旭用手捂着胸口,见梁晴还呆呆的站在那里,竭尽全力的对她和蔷儿喊道:“蔷儿——快带小姐跑啊,快啊——”

  蔷儿被阿旭的叫喊声反应了过来,拉着梁晴就跑。梁晴也不敢再去多想,随着蔷儿跑了起来。

  “哼——想跑!”地护法见梁晴想跑,冷笑一声,施展轻功追去。阿旭见了,拼出了最后的力量,跑到了地护法的面前想要阻止他。地护法见阿旭如此冥顽不灵,愤怒的使出了“夺命手”,穿通了他的身体,阿旭微笑着倒在了地上,鲜血不满了全身。

  蔷儿听到了阿旭倒下来的声音,转过了头,她见阿旭被地护法打死了,伤心欲绝的对梁晴道:“小姐,——蔷儿只能下辈子再来伺候你了!”蔷儿说完,眼睛内泪水直流,她奋不顾身的朝阿旭的方向跑去。

  蔷儿抱起了阿旭的尸体,对他深情的说道:“阿旭——你快醒醒啊!你不是说好要在小姐面前对她说你要娶我吗?阿旭——呜——”

  梁晴一个人跑出来五百米,她听到了蔷儿的哭声,停下了脚步,担忧的往蔷儿的方向看去。梁晴见地护法杀了她的阿七和阿旭,也十分的伤心,眼角里涌出来泪水。梁晴不想一个人做缩头乌龟的逃跑,她毫不犹豫的转过了身,朝蔷儿的方向飞奔而去。

  蔷儿见梁晴又往回走,对她焦急的喊道:“小姐,阿七和阿旭舍了命要救你,为什么你还要在回来?小姐——你快跑回去找老爷,让老爷找武林高手替他们报仇!”

  梁晴听了蔷儿的话,心中也觉得很有道理,她又停下来脚步,犹豫了。蔷儿从小跟随梁晴,自然了解她的性格,对她要厉声劝道:“小姐,快跑啊——只要小姐好好的,阿七和阿旭在天之灵也会安息的!”梁晴听了蔷儿的话,终于释怀了,她心中默念:再见了——蔷儿,我会好好活下去的。想吧,梁晴就转身跑了起来。

  地护法见梁晴又跑了起来,对蔷儿冷笑道:“哼——你以为你家小姐跑得掉吗?”

  “我家小姐一定会替他们报仇的!”蔷儿抱着阿旭的尸体,对地护法冷冷得说道,“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找死——”地护法听了蔷儿的话,愤怒向她的胸口一掌击去。蔷儿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丫鬟,哪能受得了地护法的一掌,她被打的口中喷出了鲜血。蔷儿强忍着疼痛,对阿旭的尸体微笑着说:“阿旭,我要来陪你了,你不会孤单的!”蔷儿说完,含笑着抱着阿旭的尸体安详的死去了。

  梁晴与蔷儿心有灵犀,她已经感觉到蔷儿已经被地护法杀死了,她开始害怕起来。梁晴不是害怕她被地护法杀死,她是怕没有机会替他们报仇。梁晴心想:不如我就一边跑,一边喊救命吧,这样或许会有武林高手听到救命声来帮忙。

  于是梁晴就一边喊救命一边跑了起来。这地护法见梁晴一边喊救命一边跑,心中很是恼火,连忙施展轻功追赶上去。梁晴见地护法追赶的速度极快,很是着急,一不小心就撞上了一位年轻男子。

  梁晴跌倒在了地上,她听得到了”咯——“的一声骨折声,她想站起来一看究竟,却站不起来了。梁晴的右脚骨折了,梁晴想着想着,涌出了伤心的泪水。

  年轻男子见梁晴流出了泪水,无奈的问她:“姑娘——是你撞了我,怎么不道歉反而哭了起来?”

  “哈哈哈——那是因为她马上将成为我的第三十二位夫人。”此时地护法已经追上来了,他看着年轻男子,淫笑着对他解释道。

  年轻男子并没有去理会地护法,看着梁晴伤心流泪的模样,不知为何,他竟有些不舍,他对梁晴安慰道:“姑娘,在下郑浪,平生最喜欢练武,最讨厌在我面前还耀武扬威的人。”原来这年轻男子就是江湖八大高手中排名第二的郑浪。

  郑浪用藐视的眼神看着地护法道:“只可惜,今天你遇到了我郑浪。我不知道你和这位姑娘之间有什么关系,现在我只想让你知道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后果!”

  “你——你说你叫郑浪,难道你是江湖第二高手郑浪?”地护法听了郑浪的话,开始害怕起来,吃惊的问道。

  “没错,不过,我郑浪一向不欺负弱者,我让你一只手,只要你能逼我使出第二只手,我今天就放过你。”郑浪看着胆战心惊的地护法,傲慢的说道。

  ”郑浪,你竟敢小瞧我!“地护法听了郑浪的话,心中顿时怒气升起,一掌向他击去。郑浪轻松的躲开了地护法的攻势。地护法见郑浪的行动如此之快,对他使出了“夺命手”。本来地护法的“夺命手”威力也是很强大的,但他在刚才对付阿旭和阿七已经用了五成功力,因此现在他使出的威力是大打折扣的。郑浪见地护法的“夺命手”虽然有些威力,但速度极快,他也不敢怠慢,一个转身躲开了他的招式,右手汇聚了强大的内力,一掌就将地护法打飞了出去。

  地护法被打在了地上,他支撑着站了起来,对郑浪钦佩的道:“郑浪,没想到你竟如此厉害!”

  “哼——就这点你就应付不了了,实在是太让我失望。”郑浪听了地护法的话,对他骄傲得说道。

  “不过,你就算再厉害也不是我们宫主的对手,虽然你的江湖排名在她的前面,可这也只不过是三年前的事,如今宫主的武功已经到达无我的境界了。”地护法听了郑浪不甘示弱的嘲笑着说。

  “哼——无我的境界那又怎么样,这三年来,我在武功上的造诣岂是你们这些庸人可以懂得!”郑浪听了地护法的话,依然傲气的说道。

  的确,在三年前,郑浪的武功虽然已经是难逢敌手了,但还是会受制于环境的影响。在三年前,郑浪离开家独自一个人来到了长江边。江边上正好有一艘船和一位船夫,于是郑浪就让船夫摇船带他过江。可是没想到长江只过到一半,那艘船就被一阵龙卷风吹倒了。郑浪和船夫也因此从船上掉入到了江中。幸好,龙卷风只有这么一阵,而且船夫会游泳,郑浪在勉强捡回一条小命。从那以后,郑浪就发觉,自己的武功在自然环境下是多么的渺小。心高气傲郑浪低声下气的向船夫学习水性,郑浪一直学了三个月才不怕水。郑浪学会之后就告别了船夫,他就开始了与大自然的修炼。郑浪向飞贼学习怎么飞檐走壁,在黑夜中练习听觉等等。现在的郑浪已经可以适应自然界的大部分环境了,如今他的武功施展也将不受环境的影响。郑浪自我感觉已经很接近完美了就开始回京城去看望父亲。没想到,他会在杭州城内遇到梁晴和地护法。

  “郑公子,请你替我杀了这恶人!”梁晴趴在地上,对郑浪恳求道。

  “这种小人,还不值得我动手。”郑浪话音刚落,就瞬间移到了地护法的面前,封住了他的穴道,对梁晴继续说道,“我把他的命交给你!”

  梁晴见郑浪如此这般,不禁笑了起来,对他感谢到:“谢谢郑公子的好意,只不过我的脚——动不了了!”

  “哎——真麻烦,我来帮你。”郑浪看着梁晴的笑容,心中一动。郑浪把话说完,就走到了梁晴的身边。郑浪这是第一次和年轻女子如此靠近,他的心竟乱了起来,他察觉到自己有些喜欢梁晴了。郑浪是个自傲的人,他绝不应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闭上了眼睛,想要让心情平静下来。梁晴也用温柔的眼神看着郑浪,她见郑浪闭上了双眼,心中很是好奇,于是便用好奇的口吻问道:“郑公子,你怎么闭上了眼睛?”

  “哼——不要多问!”郑浪听了梁晴的话,睁开了双眼,只见梁晴正用她的大眼睛看着他,他装作傲气的模样,继续说道:“现在我不是睁开了吗,待会儿我要利用内力使你的右脚复位,你最好给我安静点,免得我分心。”郑浪说完,便蹲了下来,用左手拿起了梁晴的右脚,运用内力使他的右脚恢复了位置。

  “啊——”梁晴忍不住疼痛不禁失声叫了出来,她顺既动了一下右脚,发现右脚已经正常了。梁晴缓缓的站了起来,郑浪也站了起来。“碰——”两人因一同站起来,竟一不小心头碰了一下。梁晴不禁微微一笑的对郑浪歉意的说道:“啊——对不起!”

  “哼——地护法的穴道半个时辰后就会恢复,你现在不杀他,就没有机会了。”郑浪不去理会梁晴对她说的话,对她淡淡的解释说。说完,郑浪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对梁晴说道:“你就用这个结果了他吧!”

  梁晴看着郑浪手中的匕首,竟然犹豫了,虽然她对地护法恨之入骨,但她从小到大连踩死一只蚂蚁都没有,而现在她却要用匕首杀人。梁晴开始沉默了。

  “哼——既然你不想杀了他,那我就替他解穴了!”郑浪见梁晴犹豫不决,对她不满的说道。

  “我——我——”梁晴心中很乱,她支吾的说道:“可是我,我实在下不了手!”

  “哦——下不了手,可我看这地护法杀了你的小姐,你就打算这样放了他?”郑浪看着梁晴无奈的问道。郑浪见梁晴的穿着打扮像个丫鬟,以为她是丫鬟,蔷儿是小姐。

  梁晴听了郑浪的疑问,也没去反驳她,不禁眼角里又涌出来泪水,哽咽着说:“呜——郑公子,感谢你的提醒,我会为他们报仇的。”于是梁晴接过了郑浪手中的匕首,勇敢的朝地护法走去。

第八章 梁晴和郑浪的初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