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果儿的倩音妖娆

  地护法自从被郑浪点穴之后,他就尝试运用内力冲破穴道,可都没有任何的效果。地护法站在那里见梁晴向他走来,他索性把体内的内力全部汇聚了起来,只听见“呀——”的一声,地护法竟然冲破了郑浪的穴道。地护法冲破穴道之后,右手即刻汇聚了残余的内力一掌击向了梁晴。

  “姑娘小心!”郑浪也万万没有想到地护法竟然会冲破他的穴道,他还一直自信的认为他至少要半个时辰才可以冲破,没有想到的是地护法竟然只需十分钟就可以了。郑浪见地护法一掌击向梁晴,对她焦急的一声喊道,梁晴听到了郑浪的叫喊声,不禁吓了一跳,右脚一失足,又摔倒了下来。正在这时,只见郑浪施展轻功瞬间移到了梁晴的面前,左手出掌化解了地护法的掌风,右手抱住了还未摔倒的梁晴,两人的姿势正好成了45度。梁晴双眼含情脉脉的望着郑浪,郑浪竟一时也回过神来,过了十秒钟,郑浪才回过神了,他右手挽着梁晴使她站稳后,对地护法冷冷的道:“没想到你竟是如此卑鄙的小人,这次,我也饶不了你!”

  郑浪说罢,施展轻功移到了地护法的前面,一掌击向他的胸口。地护法很清楚,郑浪施展的正是江湖中失传的“逍遥步”。“逍遥步”的移动速度是普通轻功的数倍,地护法其实刚才是想跑的,但当他看到郑浪的“逍遥步”时,他知道他是逃不掉的。地护法被郑浪的一掌打飞了出去,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意识了。地护法被打飞了数米之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停止了呼吸。

  梁晴见地护法被郑浪打死了,对他真诚的感谢到:“谢谢你——郑公子!”

  “好了——你的大仇已报,我也要走了。”郑浪对梁晴冷冷的回应道。郑浪说完,转身想走,其实他的内心是在意梁晴的,但他还是傲气的对她冷淡。

  “等一下!”梁晴唤住了郑浪,对他歉意的道:“你能帮我一起让他们入土为安吗?”

  郑浪往远处看去,只见三具尸体躺在地上,他看着梁晴焦虑的神情,依然冷冷的回应道:“哼——真是麻烦!”郑浪也是刀子嘴豆腐心,说罢,他和梁晴一起向蔷儿他们的尸体走去。就这样,郑浪背着阿旭和阿七,梁晴则是背着蔷儿一起来到了郊外,把他们给埋在了一起。

  “郑公子,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梁晴和郑浪一起完事之后,她对郑浪微笑着感激说,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郑浪打断了。

  “够了,我最讨厌听感激的话了,没有其它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郑浪对梁晴冷冷的回应道。郑浪说完,又准备想走。

  “等一下——”梁晴又唤住了郑浪,看着已经黑下来的天空,温柔的道:“郑公子可以陪我一起回家吗?”

  “陪你一起回家?”郑浪听了梁晴的话,不解的问道,“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麻烦!”

  “对不起,郑公子,只是我天黑一个人回家害怕。”梁晴看着郑浪一副冷酷的模样,轻声的解释道。梁晴心里是很喜欢郑浪的,一方面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另一方面她也被郑浪的气宇非凡的气质给深深吸引了,虽然郑浪的性格有些自傲但她还是满不在乎。

  “哎——算了,今天我就好人做到底,陪你回家。”郑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答应了梁晴的请求。其实,郑浪的心里也是很喜欢梁晴的,虽然他觉得她有些优柔寡断。

  “谢谢郑公子!”梁晴对郑浪微微一笑的感谢道。说完,梁晴就和郑浪一起朝梁家的方向走去。

  走了一段路,梁晴对郑浪解释道:“郑公子,其实我是杭州城内的梁家丝绸的大小姐——梁晴。”

  “你——你说你是梁家丝绸的大小姐?”郑浪听了梁晴的话,停下了脚步,吃惊的问。

  梁晴对郑浪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本来今天我是偷偷溜出来玩的,可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呜——”梁晴说着说着,眼泪又涌了出来,哭泣了起来。

  郑浪看着梁晴哭泣的梨花模样,心中一动,竟也放下了架子,对她安慰道:“好了,不要再哭了。”

  梁晴听了郑浪的话,知道自己刚才有些失态了,她勉强使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停止了哭泣。过了会儿,梁晴对郑浪好奇的问道:“郑公子,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呢?我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哼——你们这些大小姐都是这样喜欢问这问那吗?”郑浪听了梁晴的话,见梁晴心情恢复了平静,不屑一顾的回应道。

  “没有,既然郑公子不愿意说那我就不问了。”梁晴对郑浪轻声的说道。

  “你不想知道,我就偏要告诉你,我就是京城的郑家当铺的少公子郑浪。”郑浪对梁晴自傲的说道。

  梁晴听了郑浪的回答,惊讶的问道:“你就是那个江湖第二高手?”

  “呵——江湖第二吗,差不多吧,我到现在也没有遇到打不过的高手。”郑浪对梁晴傲气的回应道。

  “没想到郑公子那么厉害,怪不得了。”梁晴对郑浪投向了钦佩的眼神,赞叹道。

  郑浪听了,傲气十足的得意的说道:“那是当然!”

  “郑公子,光顾着和你说话,都快要深夜了,我们快点回家吧。”梁晴不禁看了一眼天对郑浪焦急地回应道。郑浪听了梁晴的话,跟随着梁晴继续前进了。不知是走了多久,只见在郑浪的视线里浮现了一幢与他家差不多般大的屋子,屋子的大门上挂了一张写有“梁府”的门匾。

  “郑公子,前面就是我家了,你去里面休息一晚再走吧,也好让我尽地主之谊。”梁晴用手指着“梁府”对郑浪微笑着说道。

  “不用了,我可以到客栈去休息。”郑浪对梁晴冷冷的回绝道。

  梁晴听了郑浪的话,关心的问道:“郑公子是怕麻烦吗?”

  “哼——我又岂是怕麻烦的人,我说不用就不用!”郑浪对梁晴冷冷的回应道,说话的语气也重了起来。

  梁晴见郑浪说话的语气较重,眼角里竟涌出了泪水,哽咽着说:“对不起,郑公子,只是你帮了我这么多,我还没有对你很好的感谢。”郑浪见梁晴伤心的模样,竟一下子心软了下来,只得答应了梁晴的请求,无奈的回应道:“好吧,今天我就在你家住下,明日一早我就离开。”

  “好的,谢谢郑公子!”梁晴听了郑浪的话,马上收起了泪水,领着郑浪进入了“梁府”。梁晴带着郑浪走到了“梁府”的大堂,只见一位老伯焦急的在走着。

  “爹——女儿回来了!呜——”梁晴走到了那老伯的面前,对他叫了一声,不禁眼角又涌出了泪水,哭了出来。原来这老伯就是梁晴的父亲梁岭,梁岭见女儿哭了起来,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安慰道:“晴儿,你回来就好!”

  “爹——呜——”梁晴也紧紧抱着梁岭,哭的更厉害了。郑浪只好默默地站在傍边,看着梁晴哭泣,不知为何,他的内心竟也有些被梁晴感染,有些难受。郑浪连忙运用内力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梁岭抱着梁晴,他一开始也没有留意郑浪。梁晴哭了会儿后,她松开了抱着梁岭的双手,梁岭也松开了抱着梁晴的双手,他四处看了一眼,看着郑浪好奇的问他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爹——郑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蔷儿和阿旭、阿七都被一个叫地护法的人给杀死了,是他救了女儿!”梁晴走到了郑浪的身边,对梁岭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郑公子感谢你对小女的恩德,你想要什么,我梁岭都可以给你。”梁岭听了梁晴的话,对郑浪感激的说。

  “哼——我郑浪什么都不缺,救你女儿也是无心之举,今日我只不过是在这里借宿一晚,明天一早我就会离开。”郑浪对梁岭冷冷的回应道。

  “哎呀——原来郑公子是京城郑家当铺的公子啊,怪不得,呵呵!”梁岭一听郑浪的名字,对他钦佩的说道。梁岭四处做生意,也经常会去京城,他早就听说过京城的郑家当铺的郑泽有一位武功了得的长子,名叫郑浪。梁岭没有想到的是原来这年轻人就是郑浪。梁岭看着梁晴看郑浪的眼神中充满了柔情,也猜到了她对郑浪的感觉。梁岭想了想,对郑浪问道:“老夫冒昧的问一句郑公子,不知郑公子有没有意中人?”

  “没有!”郑浪并不知道梁岭问他的原因,不假思索的回应道。梁岭听了郑浪的话,竟压不住内心的喜悦,不禁失声“咳咳——”咳嗽了起来。梁晴见了焦急的迎了上去,关心道:“爹——你的病还好吧?”梁岭用手捂着胸口,忍受着疼痛,颤抖的回答道:“晴儿,爹的这个也是老毛病了,只要按时喝药就没事了。”

  梁晴听后,连忙对大堂外站着的一位身穿桃红色衣裳的丫鬟吩咐道:“桃儿,快去给爹准备一碗药来!”“是——小姐!”那位叫桃儿的丫鬟一声应道,就去厨房准备药了。梁岭见桃儿走远,他也对大堂外的另一位丫鬟吩咐道:“果儿,快带郑公子去房间内休息。”梁岭话音刚落,只见一位身穿青衣的女子缓缓的走了进来,梁晴朝那青衣女子看去,只见这女子小巧可爱,好奇的问她道:“果儿——你是新来的丫鬟吗?”

  “启禀小姐,是这样的,小女子的爹过世了,小女子家里贫穷,没有银两给爹厚葬,所以小女子就卖身葬父,幸好梁老爷他不嫌弃,收留了小女子。”果儿眼睛含着泪水,缓缓的回答道。梁晴见果儿一双眼睛水汪汪的,不禁怜惜的对她说道:“果儿,你愿意跟随我吗?”果儿听了梁晴的话,马上脸上浮出了笑容,喜悦的回应道:“好的呀,小姐!”果儿说完,走到了郑浪的面前,对他微笑着说道:“郑公子,果儿带你去房间休息吧!”

  郑浪听了果儿的话,冷冷的应了一声“好”就随果儿一起去房间休息了。果儿带着郑浪走到了一间房间,她打开了门,用右手指向里面的大床,对他微笑着说道:“郑公子,你就睡在这里吧。”果儿说完,转身就想走。

  “慢着!”郑浪厉声唤住了果儿。果儿一脸疑问的看着郑浪,好奇的问道:“郑公子,还有什么事要吩咐果儿做的吗?”“没什么,你走吧!”郑浪冷冷的回应道,果儿见郑浪没有什么事情,就迈步走了起来。郑浪见她走路的步伐轻盈,似乎明白了什么,只见他左手汇聚了些内力,一掌击向果儿的后背。果儿走着走着,突然感觉到背后有掌风袭来,竟施展轻功一跃而起,躲开了郑浪的攻击。果儿躲开了郑浪的掌风后,又回到了地上,她双眼怒视着郑浪,带着挑逗的语气对他说道:“呵呵——果然不愧为江湖第二高手郑浪,竟然可以看出我会武功!”

  郑浪也冷冷的盯着果儿,傲气的对她回应道:“哼——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既然你混入梁家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真可惜,你遇到了我。”

  “我不觉得可惜啊,好歹可以和江湖第二高手郑浪过几招。”果儿话音刚落,一掌击向郑浪。果儿的掌风虽然力道不及地护法那般,但她的身手十分的敏捷。郑浪施展“逍遥步”轻松躲开了果儿的攻击,四周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内力,竟将果儿震倒在了地上。郑浪对果儿傲慢的笑道:“呵呵——就凭你的这些三脚猫,还想在我面前出手?”

  果儿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对郑浪微微一笑,右手撩开了袖子,她的右手的手臂上带了一串青颜色的铃铛。果儿轻轻的摇晃了一下铃铛,铃铛传出了一阵摄入心魂的悦耳旋律,这正是果儿的杀手锏——摄魂铃。

  这时梁家的另一位侍奉梁岭的丫鬟——桃儿,她手上端着一碗给梁岭的药,刚好路过了这里,她正好听到了果儿的铃铛声。只见桃儿听后顿时双眼迷糊,认不清楚前方的路,人变得昏昏沉沉,“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手上的药也一同洒在了地上。郑浪一向来高傲自大,他也很想瞧瞧果儿的摄魂铃有多少厉害,竟未用内力去抵挡。果儿见郑浪如此自负,心中暗喜,对他使出了摄魂铃的最高境界——倩音妖娆。果儿心知,江湖上没有人能抵挡她摄魂铃的最高境界——倩音妖娆,哪怕是得道高僧也会被她的摄魂铃给迷惑住,从而成为她的奴隶。不过,果儿一般也不会轻易用这招的,因为那样做一方面是胜之不武,另一方面,她也不喜欢别的男人因她的摄魂铃而对她产生非分之想。

  果然郑浪也被她的摄魂铃给迷惑住了。郑浪的双眼开始迷糊起来,他用仅剩的意志看了果儿一眼,只见果儿正对着他微微一笑。此时的果儿在郑浪的眼里就像仙女一般,他不禁觉得果儿的笑容是那么的甜蜜,那么的让人心醉。果儿见郑浪已经有些被摄魂铃迷惑了,不禁摇晃的更厉害了,郑浪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快要被果儿的摄魂铃给打败了,他想要施展内力去抵抗,可是已经为时已晚。果儿的倾世容颜慢慢的浮现在郑浪的脑海中,他快要成为果儿的裙下之臣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怎么会被这些伎俩给迷糊住,突然,郑浪的脑海恢复了一些意识,内心深处发出了骄傲的呐喊。原来,果儿刚才因铃铛摇晃久了,有些手酸,稍微停顿了一下,郑浪才有机会恢复了一些意识。果儿见郑浪快要恢复意识了,不敢再松懈,咬紧牙关,将摄魂铃摇晃的更厉害了。

  可怕的倩音妖娆,渐渐的,果儿的可爱模样又浮现在了郑浪的脑海中。可是,郑浪是个傲慢的人,他的脑海不断的提醒自己,没有人可以闯进他的内心。郑浪的骄傲战胜了果儿的倩音妖娆,只见郑浪“啊——”的一声呐喊,瞬间爆发了内力,果儿被他的内力击飞到了地上,口中喷出了鲜血,果儿冷痛着站了起来,一脸吃惊的看着郑浪。

  郑浪双眼盯着果儿,冷冷的看着她,对她傲慢的回应道:“哼——你的摄魂铃也不过如此!”

  果儿用左手捂着胸口,对郑浪反驳道:“如果刚才不是我的疏忽,你认为可以抵挡我的摄魂铃?”

  郑浪听了果儿的疑问,有些心虚了,确实他刚才差一点就被果儿的摄魂铃给迷惑住了。郑浪冷冷的看了果儿一眼,不知是不是刚才受摄魂铃的影响,郑浪竟觉得果儿像个可爱的小精灵。郑浪的内心开始害怕起来,没有人可以闯进他的内心,他施展内力使自己的心智平静了下来,他冷冷对果儿回应道:“妖女——现在,你已经是我的手下败将,还有什么脸面说我,我现在很想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果儿听了郑浪的话,对他微微一笑,摆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回应道:“既然我已经是郑公子的手下败将了,那就让郑公子自己猜喽!”

  “哼——妖女,你若是不说,我现在就杀了你!”郑浪见果儿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愤怒的说道。

  “哎呦——郑公子,你不要吓我好不好,记住了,我是水仙宫的青衣使者,果儿就是我的真名!”原来果儿竟然是青衣使者,她对郑浪挑逗的说道。

  “郑公子,你还没有休息啊?”还未等郑浪回答,梁晴走了过来,对郑浪好奇的问道。

  果儿一见梁晴过来,连忙将左手从胸口放下,对她镇定的回应道:“小姐——是这样的——”果儿话未说完,左手向梁晴散发出一阵白烟,梁晴的眼前一片迷茫,已看不清楚果儿和郑浪。

  “梁大小姐——快屏住呼吸!“郑浪一见果儿的白烟,对梁晴焦急的叮嘱道。等白烟散去事,果儿早已不见人影了。郑浪傲慢的看着梁晴,责怪道:“如果刚才不是你来捣乱,她又怎么跑得了?”

  梁晴听了郑浪的话,很是委屈,眼泪又流了出来,哽咽着对郑浪说道:“对不起,郑公子,果儿她怎么了?”

  “哼——你们的果儿是水仙宫的青衣使者,就是因为你来她才有机会跑掉的,你那么晚还出来干嘛?”郑浪郁闷的看着梁晴,无奈的问道,他说着说着不禁语气又稍微重了一些。

  梁晴听了郑浪的话,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前后,对他歉意的说道:“对不起,郑公子,都是我的不好,只是我刚才听到外面有声音,所以才好奇走过来看的。”

  “那你现在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回房去休息?”郑浪听了梁晴的解释,愤勘的回应道。

  梁晴听了郑浪的话,很是难过,她向郑浪鞠了一躬,就哭泣着回房去休息了。

第九章 果儿的倩音妖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