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秦天的逆元功

  “岂有此理!”只听见秦天坐在内堂的椅子上,猛的一摔茶杯,愤怒的吼道。

  “秦郎,你怎么了?”夏雪走了进来,见秦天发火,一时猜不透是因为何事,关心的问道。楚云和魏山跟在了夏雪的身边,他见秦天和他记忆中三年前的模样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给他的感觉内力似乎减弱了。秦天一见夏雪和楚云,平息了内心的怒火,他走到了夏雪的面前,用激动的眼神看着楚云夸道:“阿雪,你回来了,没想到你的云儿三年不见长进不少啊!”

  “秦叔叔,谢谢你照顾我的姑姑!”楚云对秦天尊敬的问候道。夏雪看着秦天,温柔的问道:“秦郎,你还没有告诉我刚才为何发动怒的原因呢?”这三年来,夏雪也是经常跟随着秦天四处去征战,她也很担心是不是又有敌人来犯。

  秦天对夏雪安慰道:“阿雪,这你不用担心,要注意好自己的身体还有我们的孩子。”秦天说罢,伸出了右手摸着夏雪的肚子。楚云听了秦天的话,激动的对夏雪道:“姑姑,你怀孕了!”夏雪也情不自禁的微笑着对楚云歉意的道:“是的,云儿,只不过姑姑没有时间照顾你了。”楚云听了夏雪的话,对她尊敬的微笑着回应道:“姑姑,现在应该云儿和秦叔叔来照顾您才是!”

  秦天听了楚云的话,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哎——只怕我没有时间照顾阿雪了。我刚接到皇上的飞鸽传书说,女真族又派郎赛率军两万来袭,没想到他们还是念念不忘中原。”

  “秦叔叔,您放心,您出去的这些天就由我来照顾姑姑好了!”楚云听了秦天的话,连忙应道。秦天听后,会心的点点头,对楚云道:“云儿,我看你的功力比三年前进步很大啊!”“哦,秦叔叔,是这样的……”楚云向秦天诉说了这三年来发生的事情。秦天和夏雪不禁都听得入了神。

  “云儿,没想到这三年来你会有如此的奇遇,不过那水仙宫的人也是让人讨厌。”楚云讲完之后,夏雪回想起来三年前水仙宫来客栈的事情,又听楚云说起来他们还是胡作非为,愤愤不平的说道。

  “姑姑,等秦将军这次征战回来,云儿想去找武林盟主和他一起对抗水仙宫。”楚云对夏雪正义凛然的解释道。夏雪听了楚云的话,心知他和姐夫楚阳一样都有爱打抱不平的性格,心中既是安慰,又是担忧,她对楚云叮嘱道:“云儿,不是姑姑不支持你,只不过要对付水仙宫姑姑还是很担心你啊!”

  “姑姑,云儿会保护自己的,而且现在云儿的武功已经今非昔比了。”楚云对夏雪自信的回应道。秦天听了楚云的话,略有所思的问他道:“云儿,你刚才说齐电把天玄神功都转授给了你,而那调气心法又是什么?”

  “秦叔叔,调气心法可以让内力在和别人作战时保持平稳,不会流失内力,可以发挥最好的威力!”楚云对秦天镇定的解释道。秦天听后,心想:若是我的逆元功配合调气心法使用估计就能减轻内力反噬对身体的伤害了。想罢,秦天对楚云坦诚的解释道:“云儿,我在三年前潜心自创了一种可以使自己的内力增加的武功,我把它命名为逆元功,但我还没不能很好的把控住内力,当提升三成内力时就会有反噬的危险,也不知你那调气心法能不能减轻内力的反噬?”

  “秦叔叔,这样吧,等您征战回来,云儿就告诉您调气心法的要诀。”楚云听了秦天的话,连忙回应道。秦天听了楚云的话,不禁哈哈大笑道:“哈哈哈——云儿,你的胸襟和你爹一样啊,不过我明日就要去征战,我先把我自创的逆元功教给你,希望对你有所帮助。”秦天话说到一半,用手指指向了东面,对楚云命令道:“云儿,我去练功室把逆元功的心法给你拿来!”秦天说罢,先走向了练功室。夏雪见秦天去了练功室,对楚云微笑着道:“云儿——你的秦叔叔啊,有时也是个武痴,竟还自创了逆元功。”

  “姑姑,您的秦叔叔当然厉害啊!”楚云听了夏雪的话,不禁打趣着说道。

  “呵呵——云儿——现在还和姑姑耍起嘴皮子了!”夏雪听后,也不禁笑了出来,风趣的回答道。

  楚云和夏雪就这样聊了一会,过了会儿,秦天拿着一本手写秘籍走到了楚云的面前,对他语重心长的说道:“云儿,这就是逆元功,你可以用你的调气心法来配合练习,看是不是可以减弱内力反噬。”“秦叔叔,可这是您毕生的心血!”楚云对秦天委婉推却道。秦天听了楚云的话,爽朗的笑道:“哈哈哈——云儿,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和你姑姑已经是夫妻,你也是我的亲人,只是这逆元功就连我都不敢使用它使自己的内力增加到第四成。你若是以后使用,也不可以轻易提升太多内力,免得自食其果。”秦天说罢,就伸出手要把逆元功交给楚云。

  楚云看了夏雪一眼,见夏雪也是没有反对的意思,他只好伸手收下了逆元功,对秦天感谢道:“谢谢您,秦叔叔,我会好好练习的。”

  “哈哈哈——妙极!”秦天豪气的对楚云笑道,“云儿,那你先在这里住下吧”秦天说完,示意一位士兵带楚云去房间休息。“好的,秦叔叔!”楚云也爽朗的应声道。

  楚云在那士兵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房间,他见房间内有一张桌子和四把椅子,还有一张床。楚云先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手中的逆元功,不禁好奇的翻开看了起来。楚云本是带着好奇心去看的,没想到一看就被里面精妙的口诀给吸引了。这逆元功其实没什么招式,只是提升内力的手法而已,但这些手法却是常人难以想到的精妙心法。楚云看着看着,不禁觉得这些招式似乎在哪里见过。咦——这怎么和明月当时瞬间提升内力的手法一模一样。楚云心中不禁好奇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明月认识秦叔叔?楚云又细想:应该不会呀,秦叔叔是不会把逆元功随便教给外人的,而且这些招式使用起来正如秦叔叔所说很是危险,或许明月的只是招式相识罢了。楚云一下子也想不明白,也就没有再去多想,他静下了心,练起了逆元功。

  第二天,秦天一起床就穿上了盔甲,带上了宝剑,走到了将军府的内堂。此时,夏雪和楚云已经在内堂里等候着他了。夏雪走到了秦天的面前,伸出了右手轻轻抚摸着他身上穿的盔甲,对他面带微笑的说道:“秦郎,你还是穿盔甲的样子好看!”

  “阿雪,对不起!”秦天听了夏雪的话,歉意的应道,“我——”夏雪用左手捂住了秦天的嘴,释然道:“秦郎,我没有怪你,自从我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天起,我就没有后悔过!”“阿雪——谢谢你!”秦天对夏雪郑重的承诺道:“阿雪,我会尽快回来的!”听了秦天的话,夏雪对她温柔的笑了笑,用命令的口吻道:“秦郎,你可以出发了,魏将军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秦天听后,眼神中透入出了一丝哀愁,缓缓的走到了外面。

  魏山见秦天走了出来,把马牵给了秦天,应声道:“将军,我们出发去军营吧!”秦天牵过了马,一跃骑了上去,对魏山应道:“好——我们出发!”说罢,秦天和魏山各自骑着马儿去军营了。夏雪一人偷偷的站着门后看着秦天走远,不禁涌出了泪水,她把刚才和秦天分开时的痛苦毫无保留的哭泣了出来。楚云也走到了夏雪的身边,对她安慰道:“姑姑,我想秦叔叔离开你也是很难受的,他也不希望你难受。”夏雪听了楚云的话,慢慢的收起了眼泪,对他释然道:“哎——云儿,让你担心了,姑姑没事!姑姑想先回房去休息了。”夏雪对楚云说完,就独自一个人回到房间里去休息了。

  楚云见夏雪的心情有些难受,不禁也有些担心。在楚云的印象之中夏雪一直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位坚强的女人,如今似乎也变得有些脆落了。楚云心中不禁感叹:姑姑真的很爱秦叔叔,姑姑现在还是很难受,就先让姑姑静一下吧。哦,对了,我还是先练练秦叔叔交给我的逆元功吧。楚云想罢,就来到了秦天的练功房,练起了逆元功。

  就这样,楚云在秦天府上住了下来,他在白天负责照顾着夏雪,在晚上就趁夏雪休息时去练功房练习逆元功到深夜。楚云练了十天,终于学会了逆元功。楚云发现这逆元功虽然可以提升功力,但他在使用逆元功提升内力时施展的招式却威力平平。楚云心知,这应该是他还没有完全适应逆元功,而且他还是感觉到内力在反噬,就算他利用调气心法也只能勉强提升两成的功力。“秦叔叔不用调气心法就能提升三成功力,秦叔叔真是厉害啊,他一定是不断的练习才适应了使用逆元功的状态。”楚云不禁喃喃自语的赞叹道。楚云心中明白,他现在虽然只能使用两成逆元功,而且也不能长期使用,只能在危机时短暂使用,但这已经足够了,因为他的内力已经超过常人了。

  一个月后,秦天和魏山终于胜利归来了。夏雪和楚云一大早就站在了将军府外等候着。夏雪见秦天归来,忍不住兴奋,竟忘了自己还怀着身孕,跑到了秦天的面前,对他激动的道:“秦郎,胜利了吗?”秦天对夏雪有些遗憾的回应道:“阿雪,我们是胜利了,不过还是让那郎赛那厮给逃了。”站在秦天身边的魏山插话道:“没想到这郎赛的力气这么大,我和他大战一百多回合后,还可以和秦将军斗一百回合,不过那郎赛最后还是因为体力不支,败给了秦将军的逆元功。”

  秦天听了魏山的话,不禁想起了当日与郎赛交战的情形。且说当日郎赛带兵袭来,秦天也不甘示弱布兵抵挡。两军激烈的混战在了一起。那郎赛见了,猛的一拍战马,如入无人之境般冲了过来。魏山见郎赛双手握着大锤向他们袭来,不禁咬紧了牙关,拍马相迎。魏山的大刀与郎赛的大锤“当——”的一声,激烈的交战在了一起。两人都被对方的攻势给震撼住了,都佩服对方的力气。只见那郎赛抖擞精神,再次向魏山攻去,魏山也毫不畏惧,挥舞着大刀相迎。两人大战了一百多回合未分胜负。秦天见了,担心魏山有所闪失,也拍马挥剑来到了魏山的旁边,厉声命令道:“魏将军,你先退下,让我来!”郎赛听后,停止了对魏山的攻击,魏山也相继停止。郎赛用双手猛的碰了碰大锤,对秦天讥讽道:“秦天,没想到还能和你再打一次,上回让你遛了,这次可没有那么容易了。”

  “郎赛,上次你耍诈,这次我看你还有什么花样!”秦天傲气的回应道。秦天说完,挥剑击向了郎赛,郎赛见秦天剑招的威力不比魏山弱,也是用劲挥锤相迎。秦天与郎赛又斗了一百回合,郎赛已经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了,而秦天却依然威力不减。郎赛心虚了,他猛的将大锤扔向秦天,眼见郎赛的大锤快要砸到秦天的身体了,只见秦天马上运气使出了两成逆元功,竟将郎赛的大锤直接震到了地上。

  郎赛见秦天竟有如此厉害的招式,知道不能硬拼,只得挥马往回走。郎赛的士兵见郎赛都退缩了,都失去了斗志,被秦天的军队给打败了。郎赛见是不妙,只好撤退。秦天击败郎赛之后,心知他们暂时不会再来,也回京城去了。

  楚云见秦天回来,也走了过来,他对秦天钦佩的道:“秦叔叔,您的逆元功真是太精妙了。”秦天听了楚云的话,拍了拍楚云的肩膀,叮嘱道:“云儿,这逆元功如今你已学会,想必你也很清楚他的弱点,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少用为妙。”“谢谢秦叔叔教诲,云儿知道。”楚云听了秦天的话,虚心接受了他的话,继续道:“秦叔叔,我现在就把调气心法的口诀告诉您。”秦天听了楚云的话,微笑着的回应道:“云儿,如此甚好!”

  楚云正想要把调气心法的口诀告诉秦天时,只见一位士兵匆匆跑了进来。那士兵双手抱拳,对秦天焦急的说道:“秦将军,公主听闻将军凯旋归来,特来拜访。”

  “哦,快请公主进来!”秦天对那士兵吩咐道。

  “秦将军,不用了!”突然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楚云不禁抬头向那说话的女子看去。楚云看了一眼,不禁惊喜望外的失声道:“月儿,真的是你吗?”

  这女子长的和明月一模一样,只不过她穿了一件淡红色的衣裳,一眼看去不仅气质高贵,而且还清秀可爱。这女子就是当今的公主。公主走了进来,听到了楚云的话,竟若无其事的看着他,打趣道:“秦将军,这人是谁啊,怎么见到本公主也不下跪?”

  秦天听后,看了一眼公主,只见公主双眼忽闪一下,他似乎明白了公主的意思,对楚云厉声说道:“云儿,不得无礼,快拜见明月公主!”楚云听了秦天的话,还是傻愣愣的站着不动,看着明月公主发呆。明月公主见秦天的傻样,不禁会心一笑,走到了他的身边,调侃道:“哎呀——也不知当初是哪个野小子敢本公主走的,等我再见到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

  “月儿,真的是你!”楚云听了明月公主的话,不禁激动的想要握住明月的双手。明月一个转身躲开了楚云,刁蛮的伸出了手指,指着秦天愤愤不平的命令对道:“秦将军,他竟敢占本公主的便宜快给我教训他一下。”秦天听了明月的话,心知她是故意要刁难楚云,他也不知楚云是不是和明月有过误会,但他也不敢违抗明月的命令,只得对楚云指责道:“云儿,不得无礼,快向明月公主道歉!”楚云也是很内疚,毕竟当日是她骂走明月的,可是他却有些失落了。毕竟明月是公主,或许明月和他在一起只是因为好玩。楚云不敢往深处去想,不禁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明月见楚云在发呆,眼珠子一转,似乎已经猜到了他的心思,明月心中不禁暗想:原来,云哥哥是怕我是堂堂公主,只是对他觉得好玩而已,哎,算了,还是原谅他吧。明月想罢,对楚云和秦天假装为难的说道:“哎——算了,秦将军,本公主大人有大量,就不计较了。”楚云听了明月的话,心中也是很感激,对她道:“月儿,我知道那天是我不对,你真的已经不生我的气,原谅我了吗?”明月听了楚云的话,对他微微一笑,娇气的说道:“嗯——原谅你可以啊,不过要有个条件?”“月儿,是什么条件,我一定答应你。”楚云听了明月的话,知道明月已经原谅了他,激动的问道。明月听了,想了一下,对楚云娇气的回答道:“嗯——很简单,就是要陪我再到江湖上玩玩!”

第十一章 秦天的逆元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