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明月激斗飞剑诀

  “启禀义母——玄护法、黄护法在外求见!”只见一位身穿黄色衣裳的女子来到了水仙宫的内堂,向水仙宫的宫主——燕虹说道。这黄衣女子和青衣使者一样都是小巧玲珑型的,只是黄衣使者看上去比青衣使者稍要清秀些。这黄衣使者是五彩使者中最年幼的一位,但她却比青衣使者还要机灵,可谓是五彩使者中最机智的一个。燕虹正坐在椅子上,她的年龄虽和夏雪差不多,但却风韵犹存,她穿了一件灰色的衣裳,打扮的格外妩媚,让人看了不禁觉的又敬又畏。燕虹从座椅上缓缓的站了起来,对黄衣使者吩咐道:“小莲,让他们进来!”

  原来这黄衣使者叫小莲,小莲听了燕虹的命令,点了点头,连忙出去叫玄护法和黄护法了。玄护法和黄护法都在大堂里等候着。

  这玄护法是四大护法中最年长的一位,如今已经五十了,他的头发已有一半变得苍白。虽然玄护法最年长,但他的武功不在天护法之下,而且他对燕虹忠心耿耿,只要是燕虹的命令,他都不会反对。站在玄护法身边的是黄护法,这黄护法是四大护法中最年轻的人,只有三十岁的他深得燕虹的赏识,他在刚加入水仙宫的半年里,就被破格升为护法,虽然他被排在最后,但他的武功却是最高的,就连燕虹都不能在百招内打败他。因此,黄护法是燕虹最器重的人,所以一开始被她器重的天护法才会自暴自弃。

  小莲走到了玄护法和黄护法的面前,对他们说道:“义母让你们二位进去。”玄护法和黄护法听后,一起随小莲走了进去。

  燕虹见玄护法和黄护法走了进去,不禁无奈的说道:“烟儿飞鸽传书过来说,天护法被一位神秘人逼疯了,黄护法,你马上去调查一下这神秘人是何人,最好可以让他来投靠我。”燕虹口中的烟儿就是周烟,周烟的心里是爱着楚云的,但是天护法成为疯子的事情她又不敢隐瞒,只得将情况先飞鸽传书给她。周烟本来是想亲自来京城说的,但是燕虹又飞鸽传书给她让她去帮果儿一起去雪山寻找雪莲花。原来,半个月前,果儿回到了水仙宫,将雪莲花的事情告诉给了燕虹,燕虹就命令她和周烟一起去寻找雪莲花。这段时间,燕虹潜心修炼血淤魔攻的第八层,可是始终以失败告终,她想借助雪莲花的神奇功效,修炼成第八层和最后一层。同样的,燕虹也是个爱才的人,他听闻有人可以打败天护法,自然是希望他可以为她的左右手。另一方面,燕虹从果儿说话的语气和眼神中看出,她似乎有些喜欢郑浪,因此,她也要求果儿要用尽办法劝服郑浪,好让郑浪也做她的左右手。燕虹的如意算盘还不仅于此,她早就听闻唐门的暗器是举世无双的。因此,燕虹在昨天就派义女紫衣使者——柳絮混进唐府去盗取唐门暗器绝学——暗影宝典。

  黄护法听了燕虹的话,心想:不知这神秘人是什么人,可以打败天护法,看来我要打败他也不易,宫主如此信任我,我不能让她失望,管你是人还是鬼,我一定要把你揪出来。黄护法想罢,对燕虹充满信心的回答道:“宫主,您放心,属下一定会找到神秘人。”

  “黄护法,那你就先在我这里住下,你可以随意调配我这里的人。”燕虹听了黄护法的话,很是满意的对他说道。

  “谢宫主信任!”黄护法对燕虹双手抱拳恭敬的说道。

  “很好——那你先下去吧!”燕虹对黄护法摆了摆手的回应道。

  黄护法对燕虹尊敬的举了个躬,然后退下去了。

  燕虹见黄护法退下了,对小莲问道:“小莲,我听闻宋风这狗贼,竟然还念念不忘要置我于死地,你说该怎么办?”

  小莲听了燕虹的疑问,沉默了会儿,对她说道:“义母,这些年来义母一直让我们要安分守己,可还是出现了像天护法和地护法这样的败类,首先我们要把四大分部的人全部集中到这里。”

  燕虹听了小莲的话,对玄护法吩咐道:“玄护法,你就按小莲所说,等小兰回来,你就和她一起去把分部的人全都集中到我这里来!”燕虹口中的小兰就是蓝衣使者,她在通知了玄护法和黄护法来水仙宫后,还没有赶回来。

  “是的,宫主,属下遵命!”玄护法听了燕虹的话,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燕虹对他也是很信任的,对他吩咐道:“玄护法,我想小兰应该也快回来了,你就和黄护法一起先住下来,等小兰回来吧。”玄护法听了燕虹的话,十分激动的应道:“多谢宫主!”玄护法话完也走了出去。

  小莲见玄护法也走了出去,对燕虹关心的说道:“义母,这宋风这次好像是信心十足啊,我很担心。”

  燕虹听了小莲的话,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哎——宋风这伪君子,没想到他总是想置我于死地,可我也不是好惹的,只要我还没有练成血淤魔攻的第八层,只要我练成了第八层,想必这天下间就再也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了,哈哈哈——”燕虹说着说着就像发疯般得大笑起来,小莲心里很清楚,这是血淤魔攻的后遗症,如果不是燕虹的功力深厚,常人练到第六层就已经自己先变成疯子了。小莲怕燕虹控制不住自己,连忙对她吼道:“义母——不要这样,快镇静下来。”

  燕虹被小莲的吼声给唤醒了过来,她的额头上全是冷汗,她气喘吁吁的对小莲说道:“小莲,义母还要再去闭关修炼,这几天宫中的大小事务就暂且你来处理。”“义母——这怎么行?”小莲焦急的摇了摇手的拒绝道。燕虹听了小莲的话,不满的怒道:“小莲,你连义母的话也不愿听了吗?”

  “义母——孩儿不敢,只是孩儿怕处理不好。”小莲对燕虹委屈的解释道。“哼——连你都处理不好,那宫中还有谁更适合?”燕虹听了小莲的话,不满的问道。小莲听了燕虹的话,沉默了,她鼓起了勇气,对燕虹充满信心的说道:“义母,孩儿知道了,孩儿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燕虹听了小莲的话,不禁欣慰的抿嘴笑了。燕虹笑完,就吩咐小莲道:“小莲,那这段时间如果没有大事的话,就不要再来打搅我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小莲听了燕虹的话,镇定的点了点头,也走了出去。燕虹见小莲走了出去,独自一人来到了座椅的后面,只见座椅背后有一个机关,她把机关轻轻按下,内堂左面的墙壁发出“咔咔——”的旋转了过来,出现了一道密室。燕虹镇定的走进了密室,开始继续修炼血淤魔攻。

  三天之后,楚云和明月一起又来到了“宋府”,只见大堂里面的椅子分两边并排,共有五排座位,宋风则是坐在靠大门的貂皮座椅上,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楚云往左边望去,只见第一个座位上坐的正是韩丘,在他的身边是一位年纪四十左右的人。这人面相随和,双目炯炯有神,在他的身边摆放了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莫非,这位前辈就是飞剑帮的掌门赵漠?楚云不禁心想,他又往坐在他身边的三人望去,这三人中那位三十岁左右的壮士是他的大弟子,还有一位和楚云年纪差不多,长的也是风流倜傥,身穿一件蓝色的衣裳,给人一种英雄出少年的感觉,这青年是赵漠最得意的徒弟,他甚至还想把掌门之位传给他。这青年从小就是个孤儿,赵漠从小就收留了他,还收他为义子,取名叫赵星。在赵星傍边坐着的是赵漠的女儿,名叫赵蓉。赵蓉长的眉清目秀的,虽然不及明月那样倾国倾城,但也算是一个大美人,她从小就和赵星青梅竹马,心中早已对他暗生情愫。

  宋风见楚云和明月走了进来,连忙站起身来,迎了上来,他紧紧握着楚云的双手,激动的对她说:“楚少侠,明姑娘,你们来了!”

  “宋盟主,不必客气!”楚云对宋风谦虚的说道。

  宋风听后,爽朗的大笑道:“哈哈哈——楚少侠,过来我给你介绍,这位就是如今的江湖第一剑客——赵漠。”赵漠听了宋风的话,微笑着站了起来,对楚云钦佩的说道:“楚少侠果然一表人才啊,星儿,你可要多向楚少侠学习。”

  坐在椅子上的赵星听了赵漠的话,不禁内心产生了嫉妒,他对楚云冷冷的道:“楚少侠,我们一起商量怎么对付水仙宫的人,不知楚少侠有何能耐?”楚云听了赵星的话,并没有在意,只是镇定的解释说:“少侠,我只是劲些微薄之力。”赵星听了楚云的话,尖酸的挑衅道:“哦,楚少侠,我倒很想见识一下你的微薄之力!”

  “星儿,不得对楚少侠无礼!”赵漠听了赵星的话,对赵星不满的怒道,“还不快向楚少侠道歉!”

  “义父,孩儿只是看不惯有些人自以为是罢了!”赵星理直气壮的反驳道。赵漠听了赵星的回答,更加的愤怒了,他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想要去“教训”他。明月见了,马上迎了上去,对赵漠微笑着道:“前辈息怒,令郎怀疑云哥哥的武功很正常的,要不让我来和他比试一番,也好让他心服口服。”明月早已从赵星的语气中听出了他的想法,她很清楚楚云是不会贸然和他动手的,而且像赵星这种性格,明月也很想“教训”一下他。

  赵漠听了明月的话,不禁摇手拒绝道:“明姑娘,这怎么可以,老夫担心这不孝子会伤到你。”明月听了赵漠的话,自信的对他说道:“前辈,没关系的啦,我想赵少侠见我是一个女流之辈,肯定不会对我下重手的。”明月说罢,走到了赵漠的面前,赵漠不禁感觉到明月的内力还不弱,心想:这明姑娘的内力确实不错,不过星儿就是内力上欠缺了些,他的剑招已经有我七成了,也只好让明姑娘和他过几招了,想罢,他对明月关照道:“好,明姑娘不愧为女中豪杰,只是我这不孝子一直都是这样目中无人,也应该让他知道一下什么是人外有人。”

  赵星听了赵漠说的话,心里愤愤不平的想到:哼——义父总是帮着外人,就凭一个女流之辈还想让我出丑,看我待会怎么收拾她。楚云见明月想和赵星动手,也担心她有闪失,匆忙的走到了明月的身边,对她关心的劝道:“月儿,还是让我来好了。”明月听了楚云的话,不禁“噗嗤——”一笑,开心的向她摆了个鬼脸,用刁难的口吻对楚云说道:“哎呀——云哥哥,你刚才不是不想动手吗?”

  楚云听了明月的话,毫不犹豫的解释道:“月儿,我担心你会——”明月还未等楚云把话说完,就用右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娇气的说道:“云哥哥,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要是我被他打败了,你再替我教训他不就行了。”楚云见明月娇人的模样,竟一时看的呆住了,只得点头同意。明月见楚云发呆的模样,心中也是喜悦。

  赵星见明月如此不识好歹,心中早已大怒,他对明月假装微笑着说道:“明姑娘,这里不是交战的地方,我们到外面的花园去如何?”明月听了赵星的话,自信的回应道:“好啊!”说罢,赵星和明月一起走了出去,明月跟随着赵星来到了宋府的花园。这花园很漂亮,里面长满了各式各样的花朵,明月看了心中不禁觉得无比舒畅。赵星对花园里的花朵毫无兴趣,早就准备好了出招的姿势。

  楚云见明月走了出去,心中不免还是有些担心,也走到了花园。同样的,赵蓉也因担心赵星走了出来,他们两人各自站在花园的走廊上围观。楚云见明月正看着花园里的花朵发呆,走到了她的身边,说道:“月儿,你喜欢这里!”“云哥哥,这里真的很漂亮,只是有人想要打破这里的环境。”明月对楚云娇气的说道。

  赵星听了明月的话,愤怒的对她挑衅道:“少啰嗦,出招吧!”明月听了赵星的话,对楚云摆了个鬼脸,娇气的对他说道:“哎——云哥哥,看我怎么教训他。”说罢,明月来到了赵星的面前,镇定的应声道:“出招吧——”

  赵星听了明月的话,果断的从背后取出来宝剑,挥剑击向明月。明月见赵星虽然使用宝剑来攻击她,但他的出剑威力和速度都不是很厉害。明月镇定的与他保持了一些距离,用她的掌风内力与他的剑气相斗。赵星见明月竟然可以与他的剑招斗得不相上下,不禁使出了飞剑诀中的“虚剑式”。

  这飞剑诀正是飞剑帮历代的掌门留下来的经验法宝,普通的剑客只需精通了飞剑诀中的一两式就是用剑高手了。这飞剑诀共有六式,分别为:第一式——虚剑式,虚剑式就是以出虚招来误导对手,使对手在不经意间被剑招打败;第二式——快剑式,快剑式就是将普普通通的剑招使得飞快,而且是越快越好,要做到出招快而不乱,快剑式的出剑快慢可以看出一个人剑法的高低,但是快剑式的弊端就是威力,如果一个剑客出剑速度很快,但威力不够也是很难击败对方的,因此合理的将剑招与内力搭才是快剑式的关键所在;第三式——御剑式,御剑式,就是用内力来控制宝剑,使宝剑可以自由移动的攻击对方;第四式——双剑式,双剑式就是左右手可以同时出剑,在这飞剑帮中也只有赵漠可以完全理会,赵星也只是可以双手使出简单的剑招;第五式——气剑式,气剑式就是手指贯以强大的内力汇聚成剑气,所以这招就需要一个人的内力深厚才能学习和使用;第六式——无剑式,无剑式不是要做到手中无剑,而是要做到心中无剑,这是飞剑六式中的最高境界,也就是俗话说的人剑合一,草木兼可为剑。

  此时,赵漠因担心赵星会打伤明月,也焦急的来到了花园的走廊上。赵漠见赵星的剑招变得十分的怪异,心想:没想到星儿竟将虚剑式领悟的如此之高,只怕明姑娘会应付不了。果不其然,明月竟一下子摸不透他的招式,明月被赵星的剑招逼退了好几步。赵星见明月已经摸不清他的招式了,不禁自以为是的步步紧逼。明月镇定的施展轻功飞到半空之中,赵星一剑砍去,不禁落个空,他愤怒的看着半空中的明月,只见明月在半空中双手汇聚了内力出掌击向赵星。赵星见了,连忙用剑抵挡,明月的掌风竟将赵星逼退了几步。赵星见明月虽然是女流之辈,但内力却不弱于他,心中不禁感叹。

  赵星见明月还是飞在半空之中,于是他便使出了“御剑式”,只见宝剑被赵星的内力浮在了半空中,他将宝剑挥向了明月。明月见宝剑竟飞向她的胸口,情急之下,使出了逆元功,她的内力增加了两成,竟将宝剑还未接近她的身体时就被震到了地上。

  明月见宝剑掉落到了地上,施展轻功飞了下来,她站在了赵星的面前,微笑着说:“赵少侠,胜负已分!”赵星哪能接收这样的打击,他竟被一个女流之辈给打败了,只见他表面上歉意的说道:“多谢明姑娘指教!”赵星说罢,右手暗自又汇聚了内力,驱动了掉落在地上的宝剑,只见他手一挥,宝剑往明月的后背刺来。

  楚云见了,不禁失声的对明月说道:“月儿,小心——”话音刚落就见他的右手汇聚了内力,施展“冰破掌”击向宝剑。赵漠见赵星竟做如此卑鄙的小事,也是立即运功,使出了“气剑式”,只见赵漠的双指合并,一道剑气击向宝剑。

  “咣当——”一声,宝剑已被被击落到了地上,宝剑也因楚云的“冰破掌”已经变成了冰块。明月见宝剑掉落在了地上,心中还是有些害怕,她没有想到赵星竟会如此做。

  赵星见宝剑被击落在了地上,心中的怒气还是丝毫没有消退。赵漠见了,对赵星非常的失望,他急忙走到了赵星的面前,猛地打了一记他的耳光,愤怒的吼道:“星儿,你太让义父失望了,我要将你逐出师门!”赵蓉听了赵漠的话,焦急的来到了他的面前,她对赵漠恳求道:“爹——你再给赵大哥一次机会吧!”赵漠听了赵蓉的话,依然无动于衷的对赵星和赵蓉厉声说道:“为父心意已决,我赵漠没有你这种卑鄙无耻的义子。”

  楚云见赵漠想要赶走赵星,也有点同情与他,他走到了赵漠的面前对他求情道:“赵前辈,我看赵少侠他本性不坏,还是再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好了。”明月听了楚云的话,不禁娇气的看了他一眼,心想:云哥哥真是个好人,只怕这赵星还是不服气,不过云哥哥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也算了。明月想罢,也走到了这么的对他解释道:“赵前辈,刚才我只是和令郎切磋一下而已,切磋嘛总归会有失误的,而且我见赵少侠的剑法还是很厉害的。”明月说的也事实,以赵星目前的剑法,她是打不败的,如果不是赵星急于求胜,她也不会占到便宜。赵星见明月也为他求情,而且还给他下了个台阶,他不禁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是有些不对,他不禁跪倒在了地上,向赵漠求情道:“义父——孩儿知错了,请义父原谅!”

  赵漠见赵星是有心悔过,怒气消了很多,他对赵星一本正经的警告道:“星儿,看在楚少侠和明姑娘为你求情的份上,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赵星听了赵漠的话,不禁释然了很多,他走到了明月的面前,歉意道:“明姑娘,刚才是我的不对,还请原谅。”明月听了赵星的话,不禁微笑着打趣道:“我为什么要原谅你,你又没有做错什么。”赵星听了明月的话,不禁释然的笑了笑。

第十三章 明月激斗飞剑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