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燕虹的悲伤往事

  “是楚云这狗贼,快杀了他,为宋盟主报仇!”突然,在楚云和黄护法走的路的前面,出现了一群江湖人士。楚云朝这些江湖人士看去,只见这些人手中都拿着大锤,看上去不像是是泛泛之辈。

  “哈哈哈——原来是千锤帮的人啊,怎么,要来送死吗?”黄护法看着挡路的人,嘲笑道。

  这些人中,年龄稍长的一位,向前走了几步,对身后的人吼道:“徒儿们,大家一起上,谁杀了水仙宫的黄护法谁以后就是大师兄,杀了楚云这狗贼的,就是武林副盟主了!”话音刚落,在他身后的人一拥而上。

  黄护法听了那人的话,不屑一顾的道:“大言不惭!”说罢,黄护法出掌相迎。这些人虽多,但都是些三脚猫,又岂会是黄护法的对手。他们连黄护法的身体都碰不到就被他的掌风击落在了地上。那年龄稍长的一位见了,不禁穿了个空挡,一锤击向了黄护法。黄护法哪能料想到,眼见大锤快要击中他的胸口了。楚云运气一掌击中了那人的大锤,那人不仅后退了几步,就连大锤也震飞了。

  楚云经过昨晚与宋风的比试,功力的缩放更进一步了。楚云已经领悟了调气心法最后一页心法的寓意,那就是在出掌的同时将威力控制的正好,不浪费内力;在对付高手时一边出招,一边运用调气心法恢复自己的内力,使自己的内力消耗的更加少,这样就算遇到功力比自己高的对手也会有胜利的可能。楚云明白,要做到这个境界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的,所以他要在以后的实战中慢慢练出来。

  那些千锤帮的弟子见楚云的武功如此之高,竟然将他们的师傅给震远了,都感觉到了害怕。黄护法见了,心中暗自佩服楚云的身手,也是一鼓作气运用内力逐个将他们都击倒在了地上。

  那个年长的人见势不妙,只好命令道:“岂有此理,我们撤退!”那些弟子一听,都狼狈不堪的爬起来溜走了。黄护法见他们想要溜走,双手汇聚了一股强大的内力,吼道:“想跑,可没有那么容易!”楚云见黄护法要对他们出手,连忙右手使出“破冰掌”去化解。两道掌风激烈的撞击在了一起,那些弟子无不闻风壮胆,溜得更加快了。黄护法见他的出招被楚云化解了,对他愤怒的吼道:“楚云——你知道你在做些什么吗?”

  “他们已经没有威胁了,还是放过他们吧!”楚云对黄护法镇定的解释道。黄护法听了楚云的话,无奈的说道:“哼——真是妇人之仁,他们见到我和你在一起,只怕宋风在世也洗不清了。”楚云听了黄护法的话,心中觉得很有道理,但那么多人的性命,又岂会让他不同情,他对黄护法歉意的道:“多谢黄护法的提醒,我会注意的。”

  “看来我们得加快步伐了,不然还会遇到不知死活的人出现。”黄护法对楚云无奈的说道。楚云听了黄护法的话,也只好加快了步伐前进了。

  楚云和黄护法两人经过了半天的赶路,终于来到了水仙宫的门口。黄护法来到了水仙宫的守卫面前道:“请快去通传黄衣使者,就说我带了楚少侠来求见。”那守卫看了一眼黄护法和楚云,应了一声就跑进去了。过来片刻,只见一位身穿黄衣的女子缓缓的走了出来,此人正是黄衣使者小莲。

  “属下,黄护法,见过黄衣使者!”黄护法见黄衣使者亲自出来迎接,连忙双手抱拳恭敬的道。楚云不禁向那黄衣使者望去,只觉得这黄青衣使者长得很是清秀,又见她面带笑容,与自己想象中的大不一样。黄衣使者定睛看了楚云一眼,她见楚云年轻有为,风度不凡,不禁钦佩的道:“原来当初打败天护法的正是你呀!”

  楚云见黄衣使者说话的语气中并没有恶意,坦然的解释道:“正是在下,那天护法竟做些丧尽天良的事情,我已经教训了他。”

  “楚少侠教训的好,我义母也一直督促他不要仗势欺人,如今江湖上已经大乱,有很多江湖人士都要铲平我们水仙宫,希望楚少侠可以助我们渡过难关。”黄衣使者听了楚云的话,对他真诚的说道。

  楚云听了黄衣使者的话,有些难以置信,因为在他的印象之中,水仙宫是江湖上的邪派,怎么一听黄衣使者的话,却是截然不同呢?黄衣使者看出了楚云的心思,对他微笑着解释道:“看来楚少侠有很多疑惑啊,这也难怪,哦,对了,我们进去见一人你就明白了,不是吗。”楚云听了黄衣使者的话,一头的雾水,他感觉到她也很是机灵,他现在最担心的还是月儿的情况。

  只见内堂里,正坐着一位女子,楚云不禁失声喊道:“月儿——真的是你吗?”那女子正是明月,她听了楚云的话,也是惊喜的回过了头,猛地奔向了楚云,双手抱住了他,小脸瞬间通红,深情的看着楚云的眼睛说道:“云哥哥,真的是你,你没事就太好了!”

  楚云也是很惊喜,他也看着明月深情而又焦虑的眼睛,关切的问道:“月儿,我没事,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明月一听楚云的话,松开了抱着他的双手,气的一跺脚,对楚云娇气的指责道:“云哥哥,你可真傻啊,为了救我去对付武林盟主。”

  “月儿,对不起,是云哥哥连累了你!”楚云对明月歉意的道。明月听了楚云的话,不禁“噗呲——”一笑的说道:“不过,说明我在云哥哥的心中是很重要的,可是我听黄衣使者说江湖上韩丘一早就传言是云哥哥你杀死了武林盟主,我知道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云哥哥,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楚云听了明月的话,就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和明月说了一番,明月听了之后,低头沉思了起来。

  黄衣使者听后,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她不禁好奇的问楚云道:“楚少侠,你说那神秘人会不会就是韩丘?”楚云对她摇了摇头道:“我和韩大侠切磋过武功,那神秘人的出招手法不像是韩大侠。”黄衣使者听了楚云的解释后,沉默了。明月听后,缓缓的说道:“首先,那神秘人肯定是熟悉武林盟主的人,只不过敌在暗,我们在明,就怕韩大侠也只是他的一颗棋子。”黄衣使者听了明月的话,搭话道:“明姑娘不愧为女中诸葛,只是这神秘人究竟是何人,或许当初背叛义母的负心人就是他也说不定。”

  明月听了黄衣使者的话,灵光一闪的追问道:“黄衣使者,当年燕虹的事情,你能告诉我吗?”黄衣使者听了明月的话,心知明月比她还要机智,说不定可以挽救水仙宫,于是就把她了解的事情和明月诉说了一番。

  “当年,义母还是十八岁的花好年龄,她与元江、鲁雹是师兄妹的关系。义母当年暗恋着元江,而元江却只顾练剑而忽略了这份感情。所以义母很伤心很难过,但是每当她伤心难过的时候,鲁雹就会出现在她的身边呵护她。义母是个明白人,她知道鲁雹是喜欢她的,而她却放不下元江啊。”黄衣使者说着说着,停顿了下来,轻轻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义母把自己的情感告诉给了鲁雹,鲁雹是个性情中人,他看不惯元江对义母的爱意置之不理,就去向他理论。结果,元江还是没有接受义母对他的情感,鲁雹非常的愤怒,和他打了起来。结果元江和鲁雹大打一场的事情触动了他们的师傅。他们的师傅非常的愤怒,就把元江和鲁雹都逐出了师门。义母知道了这件事后非常的内疚,就去向师傅求情,结果师傅还是执意要将元江和鲁雹逐出师门,义母一气之下,也离开了师门。从此以后,义母和元江、鲁雹各奔东西,可是义母对元江的爱却依然没有断过。”

  “义母一个人流浪到了西域,她想要忘记当初对元江的爱。义母在西域认识了改变了她一生的人——西域灵教的大弟子陆遥。陆遥和义母一见钟情,他的出现使义母走出了对元江的爱,义母幻想着可以和他一起逍遥快活的渡过余生。可是义母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陆遥竟然是欺骗他的感情,为的就是修炼灵教的禁忌神功——煞灵诀。因为煞灵诀的杀气太重,凡是修炼的男子必须要得到年轻女子的处女之血服用才能成功。义母得知事情的真相后,非常的愤怒,她想亲手杀了陆遥,可是义母当年的武功还不是陆遥这狗贼的对手。正当陆遥想要杀死她的时候,出现了一位年长的老妇人。”

  “老妇人?”楚云听到了这里,不禁打断了黄衣使者的话,好奇的追问道。

  “没错,这老妇人就是血瘀魔人。”黄衣使者对楚云镇定的解释道。

  “血瘀魔人竟然是一位老妇人?”楚云听了黄衣使者的话,不禁诧异的问道。

  明月听了楚云的疑问,不禁向楚云摆了个鬼脸,噗呲一笑的道:“呵呵——云哥哥,怎么了血瘀魔人就不能是一位老妇人吗?”

  “嗯,没有,黄衣使者,请继续讲下去吧!”楚云听了明月的话,连忙应声道。

  “血瘀魔人的武功非常之高,一两招就把陆遥给打败了,她把陆遥的命运交给了义母。可是义母还是心软,没有杀了陆遥,而是放过了他。血瘀魔人见义母还是有仁慈的一面,愤怒的对她说,你现在放了他,就等于是放纵他,她还给了义母一次看清楚陆遥真面目的机会。”黄衣使者对楚云和明月解释道。

  楚云听着,不禁又搭话道:“这不是燕虹和周姑娘的赌约很像吗?”

  “周姑娘,楚少侠你说的应该是红衣使者烟儿姐姐吧,义母就是因为经历过那件事才会厌恶这世上的男子的。”黄衣使者怀着惋惜的口吻道。黄护法听了黄衣使者的话,眼神中也透入出了一股柔情,搭话道:“黄衣使者,宫主只是遇到的是负心汉,如果她遇到是真心对她的人,那人肯定不会辜负她的,你看,楚少侠和明姑娘不就是个列子吗?”黄衣使者听了黄护法的话,知道黄护法对她的情感,可是她对黄护法一直都把他当成大哥哥一样尊敬,她又不忍心告诉他真相。

  黄衣使者听了黄护法的话,对他装作若无其事的冷冷说道:“黄护法,义母说的话你是不能怀疑的,不然我就要对你执行处罚了。”黄护法听了黄衣使者的话,只好低头沉默了。

  黄衣使者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道:“哎——血瘀魔人把义母给收留了,她抓了一对情侣来到了义母的面前。她向义母打赌说,她可以让他们自相残杀,义母当然是不相信的。结果这对情侣竟然为了自保,在义母的面前自相残杀了,结果那男子凭借着力气大杀死了那个女子。义母对这个结果非常的愤怒,出掌把那个负心汉给杀了。经过了这件事情,义母看透了世间的情感,她跪在了血瘀魔人的面前,请求她教她武功。从那以后,义母就跟随这血瘀魔人练武了。”黄衣使者说到此处,停了会儿。

  “五年之后,在血瘀魔人的指导下,义母终于练到了血瘀魔攻的第六层。血瘀魔人见义母的学武天赋如此之高,很是欣慰,她就把她的内力全部灌输给了义母,希望义母最终可以练成血瘀魔攻的第九成。”黄衣使者对楚云他们继续解释道。

  “血瘀魔攻?”楚云听后不禁好奇的追问道,“是不是天护法也会这个?”

  “没错,血瘀魔攻的威力想必楚少侠是见识过的,而天护法只练到了第三层,论功力不及义母的十分之一,如今义母正在闭关修炼第八层。”黄衣使者对楚云镇定的解释道。黄衣使者并不担心楚云会对燕虹不利,因为她认为楚云的武功还不及燕虹。

  血瘀魔攻的威力的确强大,没想到竟然有九层,难以想象第九层的威力。楚云听了黄衣使者的话,心中不禁想到。明月倒是更在乎陆遥的事,不禁追问道:“黄衣使者,那陆遥后来怎么样了?”

  黄衣使者对明月笑了笑道:“义母在练成血瘀魔攻第六层之后,血洗了西域灵教,可是却没有见到陆遥的踪迹。所以义母就慢慢建立了水仙宫,一方面是收留那些被负心男子抛弃的女子,另一方面是追寻陆遥的下落,可是至今都没有消息。”

  黄护法听了黄衣使者的话,不禁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哎——而且最近几年,宋风处处为难我们水仙宫,说我们水仙宫的人四处作乱,都不知道是宋风受了那神秘人的迷惑还是那神秘人借我们水仙宫的名义四处作乱,我一直都在调查这件事,可始终没有任何的头绪。”

  黄衣使者听了黄护法的话,也是无奈的搭话道:“楚少侠,你可感觉这神秘人的年龄像不像是一位老者,如果真的是陆遥的话,那么他应该和义母差不多老了。”

  楚云想了想,无奈的说道:“当时我和宋盟主大战之后已经精疲力尽了,并没有留意到蒙面人。”明月听了楚云的话,拉了拉他的衣袖,低声说道:“云哥哥,你再好好想想!”楚云镇定的闭上了双眼,眼前浮现了昨晚与蒙面人的交战场景,镇定的说道:“我只知道,他的武功很高,不在我和宋盟主之下。”

  黄护法听了楚云的话,不禁咬紧了牙关,愤愤不平的道:“哼——走了一个宋风,又来一个韩丘,现在又多了一个蒙面人,楚少侠,你就这么确定韩丘不会是蒙面人?听说他的手中可有宋风的武林盟主令牌。”

  楚云听了黄护法的话,对他解释道:“这个不会的,我和韩大侠过招过,蒙面人的出招手法和韩大侠大不一样。”黄护法听了楚云的话,只好低头沉默了。

  黄衣使者看着沉默不语的黄护法,对他不满的道:“黄护法,就这点就让你没有办法了吗,虽然不清楚蒙面人究竟是谁,可至少韩丘不会贸然召集江湖人士对我们攻击。”

  明月听了黄衣使者的话,不禁反驳道:“那可不一定,这韩丘比起蒙面人来可能更难纠缠。”黄衣使者听了明月的话,对她的话很是怀疑。明月见她有疑惑,对她解释道:“我如果没有猜错,他马上就会召集江湖人士来对付你们。”

  黄衣使者心知明月比她还要机智,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哎——好,明姑娘,我相信你,我们会做好防范,只不过你和楚少侠是愿意站在我们这边还是站在韩丘那边?”

  明月看了楚云一眼,毫不犹豫的应声道:“我只跟随云哥哥!”楚云听了明月的话,觉得心里暖洋洋的,他在听了黄衣使者诉说燕虹的往事后,对水仙宫的敌意已经大减了,可是要让他加入水仙宫也不是他的本意,楚云开始疑惑了。明月见楚云犹豫不决,灵机一动的对她低声说道:“云哥哥,你现在不担心你的周姑娘的安危了吗?

  楚云被明月这么一说,才回过了神来。楚云看着明月的眼睛,向她示意感谢,然后他对黄衣使者镇定的说道:“黄衣使者,红衣使者周姑娘对我有恩,你能告诉我她现在在哪吗?”

  黄衣使者听了楚云的话,心想:这明姑娘果然机智过人,看来他是有意要让楚云离开我们水仙宫了,不过周烟对楚云这小子还是念念不忘,那我就只好将计就计让他也去雪山寻找雪莲花了。黄衣使者想罢,对楚云回应道:“义母让她和青衣使者一起去雪山寻找雪莲花了,不过我听说这雪莲花可是千年一遇的奇花,可不知道她们能不能安全回来。”

  “云哥哥,寻找雪莲花一定很有趣,而且我们去雪山也可以暂时躲避江湖人士的追杀,你说是不是?”明月听后,眼珠子一转,马上搭话道。

  楚云听了明月的话,知道了明月的用意,连忙对黄衣使者道:“黄衣使者,月儿说的很对,我想和月儿去雪山一趟。”

  黄衣使者听了楚云的话,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只要你们找到了雪莲花,义母就可以练成血瘀魔攻的第九层了。”楚云听了黄衣使者的话,也并不在乎燕虹的血瘀魔攻,无所谓的应声道:“等我先去找到周姑娘再说吧!”

  黄衣使者听了楚云的话,微微笑了笑的对黄护法说道:“黄护法,准备一匹好马助楚云他们上路。”

  “不用了,我们有小白!”明月对黄衣使者微笑着回应道:“黄衣使者,我和云哥哥就暂且告别了!”说罢,楚云和明月在黄护法的带领下,走出了水仙宫。明月唤来了“小白”,和楚云一起骑了上去,离开了水仙宫而去。

第十六章 燕虹的悲伤往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