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可怕的雪山老妖

  雪灵见守卫将小婷带走了,看了梁晴和果儿、周烟一眼,缓缓的道:“我知道你们的来意,只不过现在雪山老妖似乎又想出山来犯,只怕你们都会被她给杀了!”

  “我们会不会被杀我们不知道,我们只在乎雪莲花的下落!”果儿对雪灵毫不遮掩的解释道。

  “哈哈哈——雪莲花只是个传说而已,你们又何苦来寻找呢?”雪灵对果儿讽刺的嘲笑道。“不管是雪莲花传说也好,真的也好假的也好,只是这雪山老妖的存在会对我们的义母有威胁,所以我们愿意和你们一起对付她!”果儿听了雪灵的话,自然是知道她是在隐瞒事实,她只好找一个理由来说服她。不过,这雪山老妖深不可测的武功也的确让人感到害怕。雪灵听了果儿的话,无奈的对她笑了笑,说道:“好吧,只不过你们好像和梁姑娘有些过节!”

  果儿看了一眼梁晴,对梁晴真诚的解释道:“梁大小姐,我希望我和你之间的恩怨先放一放,等打败雪山老妖之后,我们再解决如何?”梁晴听了果儿的话,心想:我该怎么办,是就这样算了还是,万一她对郑大哥不利我该怎么办?“梁大小姐你放心,郑浪对我们还很重要,我不会为难他的!”果儿看出了梁晴的心事,对她解释道。梁晴听了果儿的话,消除了心中的不安,只好默默地点了头。

  “那太好了,二位先去休息会吧,等小婷姑娘醒过来,我会想好对付雪山老妖的对策!”雪灵见果儿和梁晴暂时消除了敌意,心中也很是欣慰,对果儿和周烟爽快的回应道。

  “我想去看一下郑浪!”果儿对雪灵镇定的说道。雪灵听了果儿的话,感觉到她和郑浪、梁晴之间有一种微妙的关系,不过她是一个不问世事的人,所以她听了之后也只是沉默的看了梁晴一眼。梁晴听了果儿的话,始终有些担心她会对郑浪不利,她也沉默了。

  “哎——看来梁大小姐还是对我有些不放心!”果儿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好吧,我带你去见郑大哥!”梁晴听了果儿的话,只好退让道。果儿听了梁晴的话,不禁面露微笑的对周烟道:“烟儿姐姐,你先去休息吧,我一会儿自会过来。”周烟听了果儿的话,对她点了点头,随后,雪灵带着她到一间屋子里去休息了。

  果儿在梁晴的带领下,来到了郑浪的房间,果儿兴奋的走了进去。郑浪一听有人进来,警觉的睁开了双眼,只见果儿笑盈盈的出现在他的眼前。不知为什么,郑浪看着果儿不禁心中一阵骚动,这种感觉似乎比见到梁晴还要强烈。郑浪只好闭上了眼睛,努力使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

  果儿见到郑浪受了伤,心中也不禁对她有些担心,但她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微笑着调侃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郑浪也会被伤成这副模样!”

  郑浪听了果儿的话,一下子的睁开了双眼,不满的对她说道:“哼——青衣使者,你怎么还敢来这里,难道不怕我杀了你吗?”“郑浪,不要耍嘴皮子了,还是留着力气对付雪山老妖吧!”果儿对郑浪调侃道。郑浪听了果儿的话,不禁激动的回应道:“哼——等我伤好之后,我就去雪山顶找雪山老妖决斗!”郑浪因刚才说话激动了一点,又触动了伤口,他疼得咬紧了牙关。

  “郑浪,都伤成这样了,还要逞强,这是我们水仙宫的内伤药,你把它吃了会好的快一点!”果儿对郑浪调侃完,就从腰间的青色荷包里取出来一颗药丸。梁晴见了,不禁提醒郑浪道:“郑大哥,不要吃妖女的药!”

  郑浪听了梁晴的话,心中感到一阵暖意,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不过郑浪自负的性格,就算没有梁晴的提醒,他也不会轻易接受果儿的药。郑浪对果儿不屑一顾的说道:“青衣使者,你还是留着给自己用吧!”

  “哎——郑浪,你到现在还要争面子,算了,我就把药放在这里,你爱吃不吃随你!”果儿对郑浪无奈的叹了口气,索性把药放在了床边就气冲冲的出去了。梁晴看着果儿放着的药,不禁问郑浪道:“郑大哥,要把药给扔了吗?”郑浪听了梁晴的话,只是淡淡的道:“梁大小姐,你也出去吧,我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梁晴从来都没有想过一向骄傲自大的郑浪会这样说话,她感觉他有些变了。梁晴也没有去细想,也只好出去了。

  “这个郑浪,真是气死我了!”果儿走出郑浪的屋子之后,不禁气的发起了牢骚。梁晴见果儿在发牢骚,心中有些不悦,她走到了果儿的面前,用手指指着她厉声骂道:“青衣使者——你为什么要缠着郑大哥不放?”果儿听了梁晴的话,不禁对她冷冷的笑了笑,用挑衅的口吻道:“哼——如果我告诉你我也和你一样喜欢郑浪呢?”

  “你喜欢郑大哥?”梁晴听了果儿的话,惊讶的后退了几步,不禁失声道。果儿见梁晴惊讶的表情,心知她也是喜欢郑浪的,她没有对她产生敌意,反而笑了出来,对她承诺道:“梁大小姐,你放心吧,我不会伤害郑浪的,你最好叫郑浪把我给的内伤药马上吃了!”梁晴听了果儿的话,还是没有完全消除对她的敌意,不禁对她露出了疑惑的眼神。果儿见梁晴对她还是没有消除敌意,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对她告别道:“好了,信不信由你!我要去找烟儿姐姐了。”说罢,果儿就往周烟住的地方走去。

  梁晴见果儿走远,又走回了郑浪的屋子。梁晴走进郑浪的屋子之后,定睛一看,放在郑浪床边的药丸已经不见了。“郑大哥,你把药丸扔了?”梁晴失声问道。郑浪像是已经失去了知觉一样,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没有回答梁晴的问题。“郑大哥,你怎么了,呜——”梁晴见郑浪没有反应,担心他是吃了毒药晕了过了,不禁担心的流出了泪水,飞奔到了他的床前。

  “我没事!”郑浪睁开了双眼,醒了过来,他从床上爬了起来,用手轻轻地抹去了梁晴眼角的泪水,对她深情的解释道,“我把青衣使者给的药吃了,没有想到这药的效果会如此神奇,我只是闭目养神了会儿,内力就已经恢复了五成,照这样看来,二天后就可以完全恢复了。”“郑大哥,你没事就好了,呜——”梁晴激动的靠在了郑浪的怀里,哭了起来。郑浪也情不自禁的用手紧紧的把梁晴抱在了怀里,他放下了自己的“尊严”,他接受了这份梁晴的爱。

  郑浪和梁晴两人抱在一起过了良久之后,郑浪松开了手,对梁晴镇定的解释说道:“我要好好静养恢复功力,你先出去吧!”梁晴听了郑浪的话,依依不舍的走了出去。

  第二天凌晨,雪灵焦急的跑到了周烟和果儿的房间。此时,周烟和果儿已经进入了梦香,雪灵急促的脚步声把周烟和果儿给惊醒了。周烟见雪灵这么焦急的过来,连忙爬起了床,穿好了衣服,不禁好奇的问道:“雪姑娘,怎么了?”“雪山老妖林敏马上就要来我们村了,你们快逃吧!”雪灵头上直冒着冷汗,对周烟和果儿焦急的奉劝道。“那小婷姑娘醒了吗?”果儿听了雪灵的话,不慌不忙的追问道。

  “是的,这一晚我都没有合过眼,我在等着小婷醒过来。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小婷姑娘醒了过来。小婷看到是我们救了她一命,她把雪山老妖林敏一早就要来我们村的事告诉了我。小婷说她当时回去见林敏的时候,林敏就命令她和向六一起来对付我们,可是她誓死不从,所以林敏就想要杀了她,幸好有向六为了救她而抵挡住林敏,小婷才能有机会侥幸逃了出来。”雪灵对果儿解释道。

  果儿听了雪灵的话,总觉得有什么问题,但她一时也想不起来。雪灵见果儿略有所思,也猜到了她的意思,对她解释道:“果儿姑娘你怀疑这是苦肉计?”果儿听后,点头示意道:“想那雪山老妖这么厉害,怎么会让她顺利逃出来!”雪灵听了果儿的话,不禁沉默了,确实,她自从第一眼见到小婷之后就觉得和她万分亲切,所以她对小婷从来就没有过怀疑。

  “不好了,族长,粮仓着火了——”突然桃木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他焦急的向雪灵汇报道。雪灵一听,也是焦急的往屋外跑去,只见不远处的粮仓已经升起了熊熊大火。雪灵焦急的往粮仓跑去,桃木见了,一手拉住了她,急切的关心道:“族长,我已经叫人去灭火了,现在你过去太危险了,肯定是那妖女放的火,那妖女已经失踪了,我们还是想想对策吧?”雪灵被桃木拉住后,只好停下了脚步,她无奈的眼神看着桃木,叹了一口气道:“哎——桃大哥,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这件事全因我的疏忽而起,你放心,我会把小婷找出来的!”桃木听了雪灵的话,心里也是很难受,他不禁断断续续的说道:“族长,我——”

  “好了,桃大哥,你马上通知大家在外面广场会合!”雪灵对桃木用命令的口吻说道。桃木听了雪灵的话,依依不舍的跑出去了。郑浪在屋子里蹲坐着恢复内力,他听到外面有人在呐喊“快点集合——”郑浪只好停止了休息,他经过一晚上的休息打坐,再加上内伤药的功效,已经恢复了九成的功力。郑浪自我感觉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于是他走到了外面,只见门外的广场上站了将近百来个人。

  雪灵站到了一群族人的面前语重心长的说道:“族民们——我们将要面对最可怕的敌人——雪山老妖林敏,大家怕不怕!”

  “我们誓死捍卫雪族,保护雪莲花!”那些族民们异口同声坚定的说道。桃木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站到了雪灵的身边,对那些族民们说道:“和三年前一样,我将从你们这些人当中选出十二个人来摆阵对付雪山老妖!”那些族民们听了桃木的话,都争先恐后的喊道:“我愿意!”雪灵见族民们如此的团结,心中很是高兴,她不禁觉得再大的危险都不怕了。

  “哈哈哈——人都到齐了,我要让你们都下地狱!”突然从半空中飞来一人,那人正是李单,他站到了雪灵和族民们的面前。“可恶,杀了他!”那些族民见了李单,异口同声的呐喊道,冲了上去。李单见了,发出了一阵阴冷的笑声,双手汇聚了一股强大的内力,竟把那些族民一大半都击倒在了地上。

  桃木见李单如此放肆,愤怒的挥拳向他击去。李单见桃木竟敢向他挑战,左手汇聚了一股强大的内力,一掌向他击去。桃木哪能抵挡住李单的掌风,被一掌击倒在了地上。雪灵见桃木倒在了地上,用冷冷的眼神看着李单阻止道:“给我住手,不然你别想得到雪莲花!”李单听了雪灵的话,只好默默地停手了。桃木忍受着剧痛,勉强站了起来,断断续续的说道:“族长,千万——不可以把雪莲花的下落告诉他们啊!”

  “看来你们雪族的人还是这么冥顽不灵!”雪山老妖林敏从半空中缓缓的飞了下来,她飞下来的同时,四周竟然还飘起了洁白色的雪花。只见林敏的左手旁边抓着小婷,小婷面无表情的看着雪灵,像是被催眠了。林敏的还老还童神功已经练到了第九层,她只要再吸十个人的内力就可以成功了。虽然林敏是个百岁的老人,但是她在修炼了还老还童神功之后却显得格外的年轻,仿佛像是一个三十几的女子。林敏的身上穿一件血红色的衣裳,这种颜色比起周烟的还要让人觉得可怕。林敏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冷冷的盯着雪灵看,让雪灵不禁觉得呼吸都困难。

  雪灵已经有三年没有再见过林敏了,当时她依稀记得她的师傅,也就是雪族的上一任族长,率领族人摆出了“境绝阵”才能勉强击退了林敏。可是雪灵的师傅也是在那一次的战斗中受了重伤。雪灵的师傅在临死之前告诉雪灵,她还有一个妹妹,名字叫雪莉。当年雪灵的师傅和雪灵的爹雪琦,雪琦是当时的族长,他们一起摆阵对付林敏,可是正在这个时候只有三岁的雪莉却跑了出来。雪莉的出现使雪琦分了心,林敏趁机打死了雪琦逃走了,还拐走了雪莉。正因为这件事,雪灵的师傅在当上族长之后一直都很照顾雪灵和她的母亲。可是后来雪灵的母亲也因思念过度,在雪灵十岁的时候就过世了。她把关于雪莲花的秘密告诉了雪灵的师傅,原来她当年为了不让林敏轻而易取得到雪莲花,就把雪莲花的秘密藏进了玉佩之中,而玉佩却有两个,一块在雪灵身上,另一块在雪莉的身上。必须要把两块玉佩一起打碎,才能找到雪莲花的秘密。难道林敏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当年被拐走的雪莉又有没有尚在人间呢?但雪灵相信雪莉一定还活着,不管怎么样,她都会找到她。

  李单见林敏也过来了,连忙低了个头,恭敬的道:“师父——您来了!”“嗯,你太让为师失望了,要让他们雪族人交出雪莲花,就必须心狠手辣!”林敏面无表情的对李单指责道。李单听了林敏的话,不敢有怨言,沉默的低下了头。

  雪灵用愤怒的眼神看着林敏,咬牙切齿的吼道:“不要伤害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不然你别想得到雪莲花!”“哈哈哈——雪灵,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其实小婷就是你的妹妹!”林敏用手指指着如傀儡一般的小婷,冷冷的说道。

  “你说,小婷她是——她是——”雪灵不禁忍不住激动的涌出了泪水,哽咽的说道。林敏听了雪灵的疑问,又是一阵阴冷可怕的笑声,她用右手掐住了小婷的脖子,威胁道:“呵呵——雪灵,快把你的那块玉佩交出来吧,不然我就杀了她!”

  “族长,千万不可以相信她!”桃木躺在地上,用出了最后的力气,对雪灵大声劝阻道。雪灵听了桃木的话,不禁进入了深思。雪灵自从第一眼见到小婷开始就觉得她非常的亲切,所以她坚信小婷就是她的妹妹雪莉。我可不能丢下她不管,雪灵在内心深处提醒着自己,可是我也不能把玉佩交给林敏,雪灵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看来雪灵族长似乎决定不了是吗,要不就让我们来打个赌如何?”李单见雪灵陷入了沉思,不禁弱弱的看了林敏一眼,林敏示意他可以按自己的想法逼雪灵。“什么赌,如果我赢了你们就放了小婷吗?”雪灵对林敏和李单无奈的问道。

  “你别答应的太早,只要你的人可以接我三十招,我就劝师父放了小婷,怎么样?”李单狂傲的对雪灵说道。雪灵听了李单的要求,不禁说不出话来,她的那些族人又怎么可以接住李单三十招呢?“哈哈哈——看来是你输了,那就请乖乖交出玉佩吧!”李单见雪灵说不出话来,不禁狂傲的大笑起来,用咄咄逼人的口吻对雪灵挑衅道。雪灵听了李单的挑衅,心中十分的愤怒,但她又无计可施。

  “让我来接你三十招!”只见郑浪施展“逍遥步”来到了李单和林敏的面前,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李单一见是郑浪,不禁嘲笑道:“哈哈哈——手下败将还敢来,你以为你能接我三十招吗?”

  郑浪用冷冷的眼神盯着李单,也是狂傲的挑衅道:“你错了,我是要来打败你!”

  “岂有此理——”李单听了郑浪的话,愤怒的出掌向他击去。郑浪此时已经恢复了九成的功力,他悠然的和李单对了一个掌,两人都被对方的掌风给震出了好几米。李单见郑浪竟然可以和他対掌,愤怒的使用了血於魔攻的第七成,他的眼珠竟变成了白色,本来只有一半白发的他,也因此变成了全白。李单用仅剩的意志对郑浪说道:“我要让你下地狱!”李单说完,双手汇聚了强大的掌风击向了郑浪。

  郑浪见李单的掌风威力比之前强大了很多,索性也是使出了全力,双手挡住了他的攻击。两人激烈的交战在了一起,难分上下。雪灵不禁看的揪起了心,她担心郑浪会有所散失,可她又帮不上什么忙。

第二十章 可怕的雪山老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