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陆遥的悔过自新

  一散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用钦佩的眼神看着楚云道:“没想到你可以打败我们三兄弟,我们认输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我也只是穿了个空子而已。”楚云谦虚的回应道。

  “哎——实不相瞒,我们三人都是左撇子,怎么改都改不了。”二散无奈的叹了口气的回应道。

  “你们三人心心相惜,一般人也不是你们的对手。”明月走到了楚云的身边,看着二散说道。

  “我们三兄弟同生共死,既然今天败给了你,你要杀的话,就把我们三兄弟一起杀了!”一散豪气的对楚云说道。楚云听了一散的话,不禁摇手道:“我们只不过是比试,没有说是决斗呀!”

  “楚云你——你不是杀了武林盟主吗,你现在可是江湖上的公敌,难道你不怕下一次再遇到我们三兄弟,难道你就不担心我们三兄弟把你的行踪说出去?”一散疑惑的问楚云道。楚云镇定的回应道:“我当日只是和武林盟主比武,真正杀死武林盟主的是陆遥前辈,知道这件事的还有飞剑帮的赵星!”

  “赵星?你说的可是飞剑帮赵帮主的义子?”三散听了楚云的话,不禁好奇的追问道。

  “正是,怎么了?”楚云疑惑的问道。“韩盟主说他在那天正好出去办事,却在途中发现赵星和飞剑帮的其它弟子都被杀死了。”三散同情的回应道。

  “什么——竟然会有这种事,究竟是何人所为?”楚云急切的追问道。

  “何人?难道不是你——楚云吗?”三散冷冷的回答道。“这怎么可能,我和赵少侠告别的时候他还没事,一定是有其它原因的?”楚云不禁诧异的回应道。“嗯,我也是怎么想的。”三散听了楚云的话,微笑着赞同道。“我们三兄弟本来就对这件事怀疑所以才在这里等楚少侠出现,没想到楚少侠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一散不禁夸楚云道。

  “多谢三位前辈的信任!”楚云激动的抱拳道。

  “不用谢,我们这就去找韩丘,把事情的真相和他说清楚,好让他找出真凶!”一散对楚云说道。“那就有劳三位前辈了!”楚云抱拳说道。说罢,三散人一起施展轻功飞走了。

  楚云见三散都离去了,走到了明月的身边,思索着问道:“月儿,你认为是何人,要把这些罪名都加在我的身上?”明月听了楚云的疑问,不禁低头思考了一下,从容的说道:“云哥哥,不是那人要把这些罪名加给你,而是你正好和武林盟主决斗过,他只不过是利用这次机会而已。”“那会是谁?”楚云不禁追问道。“嘻——云哥哥,我也不知道啊,我们现在还是先去天林寺找青光剑吧!”明月娇气的对楚云回应道。

  “好吧!”楚云无奈的回应道。说罢,楚云和明月一起动身前往天林寺了。楚云和明月走了一天一夜,终于来到了天林寺,他们二人一起走进了寺内。

  “两位施主找谁?”灵空正在扫地,他见楚云和明月走进了天林寺,不禁停下了手,好奇的问道。

  “在下楚云,有事找方丈大师!”楚云对灵空镇定的解释道。

  “哈哈哈——何人找方丈师兄啊?”此时,智通大师手中串着一串佛珠,信步到楚云和明月的面前问道。

  楚云对智通大师双手抱拳说道:“在下楚云,有事找贵寺的方丈大师!”“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三年前那小姑娘背上来的少年,三年前你被什么人带走,我派人找遍全寺也没有踪影,没有想到竟然还能在这里再次看到你,真是善哉善哉!”智通大师回想起了三年前的事情,缓缓的说道。

  “有劳大师担心,我现在遇到了点麻烦,不知大师能不能帮忙?”楚云对智通大师感谢道。

  “哦——楚少侠有何事需要本寺相助的,但说无妨!”智通大师热情的说道。

  “能不能把三年前周前辈送来的青光剑给在下看看!”楚云镇定的回应道。

  “原来是为三年前的青光剑而来,可惜此剑已被方丈师兄放到了铜人阁,除了方丈师兄外,本寺任何人都不能进去。”智通大师遗憾的对楚云解释道。

  “哈哈哈——不就是藏在铜人阁,待老夫闯进去拿了便是!”楚云和智通大师随着声音望去,只见陆遥施展轻功飞到了智通大师的面前。

  “善哉善哉,施主,你终于现身了!”智通大师对陆遥镇定的说道。“哼——老和尚,你早知老夫躲在屋檐上了?”陆遥心中对智通大师有些钦佩,嘴上却说话不饶人。“施主好俊的功夫,既然施主今日为青光剑而来,想必是不会善罢甘休了。”智通大师镇定的回应道。

  “老夫只不过是想从青光剑上找出些东西,难道你们还想阻拦老夫?”陆遥气势凌厉的对智通大师说道。

  “只是方丈师兄说过,青光剑的杀气太重,还需在铜人阁让十八铜人念经消除杀气,如今是最重要的关头,不可大意!”智通大师对陆遥解释道。

  陆遥听了智通大师的话,不禁愤怒的一掌击向寺内的一块岩石,只见那岩石被陆遥的掌风震的粉碎。“施主,不可无理!”智通大师厉声对陆遥吼道。

  “哼——老夫只相信力量,如果你有本事阻止老夫,那老夫就暂且等几天!”陆遥对智通大师不满的挑衅道。

  “陆前辈,我们还是在等几天吧!”楚云见陆遥想要动手,连忙劝阻道。“你也想阻止老夫?”陆遥不禁讽刺楚云道。“如果陆前辈硬要动武的话,我只好奉陪到底!”楚云镇定的回应道。“哈哈哈——好,老夫倒要看看你在老夫面前有什么招式?”陆遥狂傲的回应道。说罢,陆遥汇聚了内力,将内力集中在了他的手掌上一掌击向楚云。楚云见陆遥的内力十分强大,索性也汇聚了全部的内力一掌向他回去。

  正当两人快要对掌时,只见一人如闪电一般迅速移到了他两的中间,此人夹在了楚云和陆遥的中间,轻松的接住了两人的掌风,楚云和陆遥都被那人的内力震退了几步。陆遥愤怒的朝那人望去,只见此人身穿黄色的袈裟,留着白色的胡须,莫非他就是天林寺的方丈。“施主,佛门净地,请二位施主住手!”那老和尚对陆遥和楚云和蔼的说道。

  “方丈师兄,你来了!”智通一见那老和尚,连忙迎了上去说道。“您就是心尘大师?”楚云不禁尊敬的问道。心尘大师对楚云微笑的点了点头道:“老衲正是!”

  陆遥刚才被心尘大师的掌风震退了数步,心中不禁对他产生了不满,挑衅道:“哼——什么得道高僧,有本事就和老夫大战三百回合!”“施主,你的怨气太深了,就算是再好的武功也发挥不了最大的威力,还是请施主放下怨气,立地成佛!”心尘大师看了陆遥一眼,诚恳的奉劝道。

  “立地成佛?老夫偏要成魔!”陆遥大声吼道。“哎——善哉善哉!”心尘大师对陆遥惋惜的叹了口气。“老夫听江湖上的人说你的武功天下第一,老夫倒要见识见识!”陆遥对心尘大师挑衅道。说罢,陆遥一掌击向了心尘大师的胸口。心尘大师并没有躲闪,而是直接让陆遥打在了胸口上。“方丈师兄——”智通大师见了,不禁担忧道。心尘大师像是若无其事一般,从容的对陆遥微笑着说道:“这就是你的怨气吗?”“岂有此理,呀——”陆遥见他一掌击中心尘大师的胸口,可是他却毫发无伤,哪能忍受得住这般屈辱,咬紧了牙关又是一掌击向了他的胸口,可是心尘大师还是依然没有一丝的动弹。

  陆遥心有不甘,连续向心尘大师击了十掌,陆遥都打的气喘吁吁了,可是心尘大师还是无动于衷。“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还手?”陆遥停止了对心尘大师的出掌,发自内心的呐喊道。“你已经感觉到自己的那股怨气了,不是吗,为什么还要抓着不放呢?”心尘大师镇定的对陆遥说道。

  “啊——”陆遥发现他一直都太自我了,他本来以为他对心尘大师动手会让他对他动手,可是他发现自己错了。因为心尘大师的宽宏大量和强大的内力,让他不禁觉得自己的渺小。陆遥下意识的认识到了自己的自私和罪念,他猛地运起了内力,一掌拍向了自己的头。没错,陆遥想要自杀,楚云虽然离陆遥很近,可他根本就来不及制止。

  只见心尘大师行动如闪电一般的出现在陆遥的面前,一只手指就挡住了陆遥想要自杀的手。“施主,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心尘大师对陆遥真诚的说道。“请大师指点迷津!”陆遥“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对心尘大师恳求道。“施主请起,既然你有心改过,那么老衲就赠你一本佛经。”心尘大师说罢,从衣袖取出了一本佛经,交到了陆遥的手中。陆遥怀着沉重的心情接过了佛经,感激道:“请大师收留老夫,好让老夫诚心悔过!”

  “哈哈哈——既然施主诚心悔过,又何须在意在什么地方呢,随处都可以啊!”心尘大师对陆遥开怀的笑道。“大师所言甚是,那老夫就此告辞,楚少侠,若有机会遇到燕虹,请你替老夫转告她,放下仇恨吧,冤冤相报何时了!”陆遥此时在心尘大师的指点之下,已经看破了一切,他走到了楚云的面前,对他关照道。“陆前辈请放心,我一定会把您的意思转告给她!”“那老夫就放心了!”陆遥说罢,施展轻功飞走了,没有人知道他会去哪里,不管怎样,他现在已经放下了一切,应该是和齐电一样游荡江湖了吧。

  心尘大师见陆遥走远,不禁问楚云道:“楚少侠来本寺是想借青光剑一用吧?”“心尘大师,实不相瞒,本来晚辈是和陆前辈一起来贵寺想从青光剑中找出当年的一些秘密。”楚云诚恳的回答道。

  “楚少侠,青光剑就在铜人阁内。”心尘大师用手指了指铜人阁,对楚云继续说道:“铜人阁内有本寺的十八铜人镇守,如果楚少侠想借来一看,自己进去便是。”“喂——云哥哥就这样进去不会被那些什么铜人打啊?”明月听了心尘大师的话,不禁娇气的问道。

  “哈哈哈——当然会!”心尘大师爽朗的笑道。

  “那你还让云哥哥进去?”明月不禁不服气的追问道:“你不是方丈吗,你直接进去拿出了不就行了吗?”

  “没错老衲的确可以直接把青光剑拿出来交给你们,可是这青光剑的杀气太重,如果你们不能接受十八铜人的考验是不能拿去的。”心尘大师真诚的对明月解释道。

  明月听了心尘大师的话,虽然觉得很有道理,但她还是不放心的追问道:“那云哥哥进去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哈哈哈——危险与否全看楚少侠的造化,如果二位施主要是怕了,竟可以回去!”心尘大师语重心长的回应道。

  “心尘大师,我愿意进去一试!”楚云听了心尘大师的话,镇定的回应道。楚云想找出青光剑中的秘密,好让燕虹也像陆遥一样放下仇恨。“云哥哥——”明月担忧的唤道。“月儿,不要担心!”楚云自信的回应道。“那我和云哥哥一起进去,万一有什么危险也好有个照应!”明月对楚云说道。楚云对明月镇定的点了点头。

  “哈哈哈——既然两位施主已经决定了,那么两位随时都可以进去!”心尘大师对楚云和明月微笑着说道。“我们现在就去!”楚云和明月异口同声的回答道。说罢,楚云和明月朝铜人阁的方向走去。心尘大师见两人走向了铜人阁,不禁念了一句:“善哉善哉!”

  楚云和明月来到了铜人阁的大铁门前,楚云用力缓缓的打开了大铁门,只见里面很是宽广,眼前是一片漆黑的大殿,伸手不见五指,不禁让人觉得诡异,这里真的有十八铜人镇守?楚云和明月怀着好奇的心情走了进去。“碰——”的一声,大铁门竟然自己关上了,本来灰暗的大殿,突然点起来了蜡烛,变得明亮起来。

  “你们来了——”浑厚的声音缓缓的传来,楚云和明月不禁都定睛看去,只见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十八个和尚。这十八个和尚看上去和普通的和尚没什么两样,只不过他们都是光着膀子的。“你们是第九十九个进铜人阁的人。”十八个和尚中的一位年长的和尚走了过来,对楚云和明月淡淡的说道:“方丈大师能让你们进来,想必你们应该知道这里的规矩!”

  “等一下,你说什么,什么规矩?”明月不禁疑惑的追问道。“这里的规矩就是要么自己认输走出去,要么打败我们!”那位年长的和尚镇定的解释道。“那要是打不过你们怎么办?”明月不禁追问道。“你们只有三次挑战的机会,如果三次都输了,我们就会赶你们出去!”那位年长的和尚回答道。“有三次机会,这还差不多!”明月不禁松了一口气的说道。

  “是吗?”那位年长的和尚面露可惜样的解释道:“在你们之前来的九十九个人都是以失败而告终的!”只见那位年长的和尚说完,就见他和其他的十七个和尚各自敲打了自己的身体四处,竟然发出了“当当当——”的响声,原来这十八个人已经练成了铜皮铁骨。

  “啊——这么厉害!”明月见这十八个和尚竟真的这么厉害,不禁失声问楚云道:“云哥哥,你有信心打败他们吗?”“月儿,既然来了,只能上了!”楚云自信的回应道。楚云和明月各自摆好了招式,准备出招。

  “看来你们是想挑战了,也好,上吧!”那位年长的和尚说罢,和其他的十七个和尚一拥而上击了过来。楚云镇定的先一掌击向那位年长的和尚,“当——”的一声,楚云的掌风打在那个和尚身上,竟然丝毫没有受伤。明月见了,也是一掌接一掌的向其中的一个和尚攻击,可是也一样没有占到优势。不知为什么,这十八个和尚竟一直都没有出招,只是防御而已,尽管如此,楚云和明月也没有任何的优势。楚云集中了内力,向一位和尚攻击,那和尚抵挡不住楚云的攻击,被打倒在了地上,可是楚云也因此内力损失了很多。

  “云哥哥,这样下去我们会被他们耗死的,用逆元功吧!”明月焦急的对楚云说道。楚云听后,点头示意,他只好运转了气息,使出了逆元功。明月也相继使出了两成的逆元功。楚云的内力增加了两成,就犹如获得了两百多年的功力。楚云不禁感到施展逆元功虽然增加了功力,同样也感觉自己的气息太波动了。楚云一边出掌,一边使用调气心法使自己的气息平稳下来。

  楚云的出招威力比之前增加了,这十八个和尚中的三位都被楚云打倒在了地上。明月也将其中的一位和尚打倒在了地上。可是还有十四位和尚围绕着楚云和明月。楚云的气息越来越不平稳了,他还没有出招,就因内力反噬,口中吐出了鲜血,楚云只好将逆元功散去。明月见楚云内力反噬受伤,也很着急,她的逆元功比楚云要平稳些,但她一个人挑战剩余的十四个和尚,也是心有力而力不足,渐渐地在明月打倒一位和尚之后,她也支撑不住,散去了逆元功。

  剩余的十三个和尚见了,对楚云和明月道:“好了,你们第一次挑战输了,如果想再挑战就等恢复内力吧,我们不会趁人之危的!”明月听了他们的话,只好先扶着楚云坐到了地上休息。

  楚云镇定了下来,他立马使用调气心法恢复内力。经过了半柱香时间的调息,楚云恢复了内力,他不禁感到自己的内力比之前要更加收放自如了。此时倒在地上的五位和尚也站了起来,明月见了,不禁不服气的说道:“你们怎么还要站起来再打妈?”

  “不,我们不打,只是看看!”五位和尚异口同声的回答道。“这就好!”明月松了口气的说道。“不过,这第二次挑战,我们可要回击了!”那位年长的和尚对楚云和明月告诫道。明月经过了刚才的休息,内力也恢复了很多,但她不会调气心法,因此明月没有完全恢复内力。楚云对明月关心的说道:“月儿,你再休息会儿,让我来对付!”楚云说罢,镇定的看着那十三个和尚。

第二十三章 陆遥的悔过自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