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陈冰大战亚特

  “商阴你——”卫雨见商阴竟然偷袭魏山,不禁双眼愤怒的看着他,恶狠狠的说道:“你实在是太卑鄙了!”商阴听了卫雨的话,虽然很是生气,但他考虑到卫雨的利用价值,只好淡淡地安抚道:“卫掌门,咱家助你坐上武林盟主的位置便是,还请息怒!”“哼——我现在就去快刀门阻止陈冰,希望这次九千岁不要再插手了!”卫雨对商阴不屑的说道。“那还请卫掌门把陈冰给抓回来!”商阴对卫雨命令道。

  “烦请九千岁给我准备马匹!”卫雨对商阴回应道。“小德子——快去给卫掌门找一匹快马!”“是——奴才遵命!”小德子说完,跑回来了东厂去找马了。没过多久,小德子就牵了一匹马走了过来。卫雨牵过了小德子的马,拍了拍马背,心中不禁赞叹:果然是匹好马。想罢,卫雨就骑了上去,直奔快刀门而去。

  商阴见卫雨走远,对小德子吩咐道:“小德子,你待会派几个人暗中去快刀门,千万不可以被卫雨发现!”“是——九千岁!”小德子应声领命而去。商阴回到了东厂,他正准备休息一会,突然小德子又跑了过来。“小德子,没看到咱家正要休息吗?”商阴不满的说道。

  “九千岁,李公公在外正拿着谕旨求见!”小德子气喘吁吁的回应道。“快请李公公!”商阴连忙对小德子命令道。当今皇上最信任的两个太监,一个是李公公,另外一个就是商阴。话说这李公公在皇上还没有登基之前就服侍过他,因此他深受皇帝的信任,是皇帝的亲信。商阴主要负责管理东厂和皇宫内的太监,但李公公却不是由他管的。因此在宫内,有人认为李公公会随时替换商阴做上东厂的督主之位。不过也不敢有人谣传,商阴知道李公公是皇帝的亲信,因此也不敢得罪。

  “商阴接旨!”李公公走了进来,拿出了谕旨,对商阴大声命令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商阴和在他身边的小德子都跪倒在了地上。李公公拿着谕旨念郎朗的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命东厂督主商阴即刻回京,商讨日本使臣来访一事,钦此!”“奴才接旨!”商阴双手接过了谕旨,对李公公回应道:“李公公,我与你一起前去!”

  “商督主,咱家还要去秦将军府上,你先去吧!”李公公对商阴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商阴见李公公走远,心想:日本派使者来做什么,皇上还要召见秦天,这又是为何。商阴一下子也想不明白,只好先去皇宫了。

  商阴来到了皇宫,见皇上正在书房里焦急的走来走去,他立马迎了上去叩拜道:“奴才参见皇上!”“爱卿请起,爱卿等一下吧,秦将军应该也快来了!”皇上对商阴面带微笑的说道。商阴摸不透皇上的意思,只好先站起身来,坐了下了。

  商阴等了一炷香的时间,秦天也赶了过来,皇上一见秦天过来,激动的迎了上去,握着他的手说道:“秦将军,你来了就好,怎么不见陈将军和魏将军?”商阴一听皇上的话,不禁偷偷地看了看秦天一眼心想:哼——秦天,你竟然连派两位大将来调查我,看你怎么解释。秦天听了皇上的问话,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莫将派他们出去办点事!”秦天还不知道陈冰和魏山已经被商阴发现了,他现在还被蒙在了鼓里。

  “嗯——如果他们在就更好了,不过有你秦将军在也是一样的!”皇上并没有责怪秦天,反而对他器重的说道。

  “不知皇上召见莫将所为何事?”秦天好奇的问皇上道。“哎——日本使者带来了五位高手过来,说想要和朕的高手比试一番。”“皇上可有人选?”秦天听后不禁追问道。“这正是朕的为难之处,在这朝廷之中,秦将军你的武功盖世,心中可有合适的人选?”皇上对秦天问道。

  “嗯,皇上,我心中已有人选,就是不知商督主愿不愿意?”秦天镇定的回应道。“奴才自然愿意!”商阴现在还不敢得罪皇上,连忙附和道。秦天看了商阴一眼道:“第一个就是莫将,第二个就是商督主,第三个是皇上您身边的御前侍卫刘昊,第四个是黄宇将军,他曾和莫将大战三十回合,第五个……”秦天一时又愣住了,他实在想不出第五个人是谁了。

  “秦将军,只是这黄宇将军皇上已经派他去镇守边关,只怕不适合!”商阴对秦天和皇上说道。皇上听了之后,低头沉思了会儿道:“商爱卿说得言之有理,那请问商爱卿可有合适的人选?”商阴一听皇上的疑问,眼珠子转了转的想了想道:“皇上,我们可以请江湖上的人来比试。”

  “嗯——商爱卿所言甚是,只不过三天之后就要开始比试,就三天的时间,你可有把握找出合适的人?”皇上对商阴严肃的追问道。商阴听了皇上的问话,沉默了。“皇上无须担心,我们在宫中再找出两位凑数便行。”秦天对皇上自信的说道。

  “好——那就依秦将军所言,还烦请秦将军挑选出合适的人选来。”皇上听了秦天的话,对他信任的说道。“莫将必不负皇上所望!”秦天自信的回应道。“好——那秦将军先去忙吧!”皇上会心的对秦天说道。“莫将暂且告退!”说罢,秦天领命而去。

  商阴见皇上如此的信任秦天,心中很是不满,他只好先向皇上告退离去。商阴郁闷的回到了东厂,他发誓一定要让秦天败在他的手里。商阴的眼珠子可怕的转了一圈,他已经想到了办法。商阴只需要等待合适的时机。

  话说秦天领命之后,立马召集了皇宫里所有的侍卫,他想从这群侍卫中挑选出两位合适的人来。秦天先让他们自由搏斗,经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只剩下五个侍卫还没有倒地。秦天准备亲自和五位侍卫过招,最后他留下了两位侍卫,原来这两位侍卫是亲兄弟,分别名叫许多,许少。许多和许少从小就力气大,但他们的家里很是贫穷,为了生活,他们来到了皇宫,成为了侍卫。平日里他们也很是低调,因此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力气很大。现在秦天就像是伯乐一样,发现了这两个千里马。

  许多和许少很感激秦天。秦天把两人带回了将军府,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们两兄弟虽然力大无穷,不过只是会些蛮力,我这里有一本掌法和拳法,你们只有三天的时间,希望你们好好掌握学习。”“多谢秦将军!”许多和许少两人分别拿了掌法和拳法开始看了起来。秦天见这两人如此的积极,心中很是放心。

  这时夏雪挺着大肚子来到了秦天的面前说道:“秦郎,你回来了!”“阿雪,三天之后我要和日本的高手比试,这些天不能照顾你了。”秦天惭愧的回应道。夏雪听了秦天的话,并没有生气,反而微笑着说道:“秦郎,不碍事的,你放心去吧,再有三个月,你就可以当爹了!”“阿雪,谢谢你!”秦天虽然是个大英雄,可是在夏雪面前却表现出了温柔的一面,他用手轻轻的抚摸了夏雪的肚子,说道:“孩儿,爹不在可不要淘气!”“呵呵——秦郎,你放心去做事吧!”夏雪不禁幸福的笑道。

  秦天听了夏雪的话,孤生一人来到了密室里,他开始修炼起逆元功来,他准备突破第四成。第四成对身体的承受影响很大,可是为了三天后的比试,秦天必须练成第四成才行。

  话说陈冰已经来到了快刀门的门前,门外有两名快刀门的弟子,他们见陈冰走了过来,不禁阻拦道:“这里是快刀门,没有掌门的应许,你是不能进去的!”“快告诉我张大人在哪里,不然我就要了你们的小命!”陈冰看着两名弟子厉声威胁道。

  “哈哈哈——你说你想要我们的小命,简直是个笑话,让我好好教训你!”其中一名弟子不禁嘲笑道。说罢,他挥刀砍向了陈冰。陈冰一个转身,躲开了他的刀,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只见那弟子“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不禁发出了“哎呦,哎呦——”的呻吟声。那弟子的大刀也因此掉在了地上,陈冰拿起了那弟子的大刀,镇定的对另外一名弟子说道:“如果你不想和他一样就告诉我张大人在哪里?”

  另一位弟子见陈冰如此厉害,不敢动手,只好“扑通——”一声的跪在了地上求饶道:“请大侠饶命,张大人被关在掌门的房间,现在由大师兄看管着!”“快带我去!”陈冰厉声命令道,拿刀挟制住了他。那弟子是个贪生怕死的人,只好带着陈冰走进了快刀门。

  陈冰挟制着那弟子走进了快刀门,快刀门里面有好几位弟子都在练习切磋,他们见陈冰竟然挟制住了他们的三师兄,都面露凶狠的表情,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大刀,想要救出陈冰手中的三师兄。陈冰见了,对那三师兄弟子镇定的厉声命令道:“快叫他们放下兵器,全部给我退下!”那三师兄怕陈冰会杀了他,只好对那群弟子命令道:“你们都给我放下兵器退下!”那群弟子听了三师兄的话,都开始犹豫了,只有三四个弟子平日里和三师兄关系很好担心他出事,放下了手中的兵器。

  “谁敢放下兵器!”正在这个时候,大师兄走了过来,他看到陈冰挟制了三师弟,面无表情的嘲讽道:“哼——三师弟,你可真给师父丢面子啊!”“大师兄救我——”三师兄连忙恳求大师兄道。“好,我这就救你!”说罢,只见大师兄挥舞了手中的大刀,一刀劈向三师兄的头。幸好陈冰眼疾手快,一个转身躲开了大师兄的大刀才幸免于难。只是陈冰的手也因此被刀锋割伤了,流出了鲜血来。陈冰知道自己挟制着三师兄行动不方便,而且他也从大师兄的刚才一刀看出,他的实力不简单,他松开了挟制住的三师兄,用眼神冷冷的盯着大师兄道:“你们快刀门就是这样冷血无情的吗?”三师兄本来是对陈冰恨之入骨的,但是他却在刚才救了他一命,他也认识到了大师兄的残酷无情,他用愤怒的眼神看着大师兄道:“大师兄,你想置我于死地?”

  “哼——我不需要你这种没有用的师弟!”大师兄冷漠的回答道。三师兄听了大师兄的话,心里很是难过,他已不能说些什么,他沉默了。围观的弟子见大师兄是个冷酷无情的人,都没有上前去围攻陈冰,其实他们心里都是很希望陈冰可以杀了他们这个大师兄的。大师兄平日里依仗着自己的武功和身份,总是欺负他们这些弟子,主要原因是卫雨这些天来一直都在东厂,他在临走之前把一切事物都交给了大师兄。可是大师兄是个爱慕虚荣,冷酷无情的小人,因此那群弟子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只是碍于卫雨和他的实力才不敢得罪。如今有人想要教训大师兄,那群弟子自然是心中感到欣慰的。

  大师兄见那群弟子都在旁围观,没有一个人上前去帮他对付陈冰,心中早已想好了办法,他想只要他这次杀了陈冰,就可以在卫雨的面前耀武扬威了。想罢,大师兄看着陈冰说道:“你是什么人,快刀门也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我是来救张大人走的,我不想杀人,还请你放了张大人!”陈冰镇定的回应道。“岂有此理,当我是什么人!”大师兄愤怒的吼道,一刀劈向了陈冰。陈冰虽然不善于使用大刀,但是大刀和宝剑其实也差不多,因此陈冰镇定的挡住了他的攻击。

  陈冰和大师兄斗了十个回合,他已经适应了大刀,他挥舞的更加敏捷和威力了。渐渐地,大师兄就抵挡不住陈冰的攻击,在二十回合之后,他的大刀就被陈冰打罗在了地上。陈冰用刀指着他的脖子,厉声说道:“快带我去找张大人!”

  陈冰打败了大师兄,那群弟子没有一个不感到欣慰的,因此他们都没有上前去救大师兄。就算他们上前去,只怕也不是陈冰的对手。大师兄见自己竟然被陈冰给打败了,承受不住这个打击,猛地一下,他竟然咬舌自尽了。没想到快刀门的大师兄竟然是这种小人。

  三师兄见大师兄已经咬舌自尽,走到了陈冰的面前,真诚的说道:“大侠,我带你去找张大人吧!”陈冰从三师兄的眼神中看出了真诚,这一次他没有用刀挟制他,在三师兄的带领下,他来到了关押张大人的房间。三师兄推开了张大人的房间,只见张大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张大人——”陈冰不禁呐喊了一声,急忙冲了进去,他弯下了腰,用手碰了一下张大人的鼻子,张大人还有一丝的气息了。陈冰朝张大人的腹部看去,只见他的腹部上有一把匕首,张大人应该不是自杀,究竟是什么人?那人应该还在附近,陈冰想要把那个人给逼出来。陈冰先用穴道封住了张大人的伤口,猛地挥舞了手中的大刀,厉声说道:“鬼鬼祟祟的,快点出来!”

  “哈哈哈——不愧为陈将军!”只见一人从床底下爬了出来,此人正是郎赛的副将亚特。“二师兄——你怎么把张大人给杀了,你怎么认识这位大侠的?”三师兄不禁好奇的问亚特道。

  “他不是什么二师兄,他是亚特!”陈冰镇定的解释道。“呵呵——陈将军,我在快刀门是二师兄,在女真族是郎赛的副将,很荣幸,我们又见面了!”亚特冷笑着说道。

  陈冰不禁浮想起来了以前和秦天一起出征时和亚特作战时的情景。当时的陈冰和亚特交战了一次,只不过两人还没有分出胜负郎赛就撤退了。因此亚特一直很想和陈冰分出个高下。亚特从腰间拿出来大刀,对陈冰冷冷的说道:“陈将军,今日就让我们来分个高下吧!”

  “好——”陈冰也很想和他分出高下了。陈冰和亚特走出了屋子,来到了外面,两人汇聚了内力,各自挥刀向对方攻去。三师兄没有跟随出去,他准备还陈冰一个人情。三师兄把张大人背了起来,想要溜出去,三师兄背着张大人走出了屋子,只见陈冰和亚特激烈的交战在了一起,两人势均力敌,谁都压制不了谁。

  五十回合之后,陈冰的手有些麻了,因为他不善于用刀,如果就这样打下去,只怕他会被打败的。亚特和卫雨一样都是用刀的高手,因此商阴命令亚特加入快刀门作内应。卫雨并不知道亚特的真实身份,他来到快刀门后就隐藏了自己的真正实力,尽管如此,他还是得到了卫雨的赏识,成为了二师兄。卫雨命令亚特和大师兄一起看守张大人,所以,他在屋内早就听到了打斗声,为了以绝后患,他用匕首刺了张大人的腹部,只是他还不知道张大人还有一口气。

  亚特见到三师兄竟然背着张大人想要救走他,愤怒的向他一刀砍去。陈冰见了抖擞了精神,大喝一声,挥舞着大刀挡住了他的攻击。三师兄趁机背着张大人走出了快刀门。

  “站住——”正在这个紧要关头,卫雨骑马赶了回来,他见三师兄竟然背着张大人想要溜走,厉声阻止道。

  “师父——”三师兄一见到卫雨,不禁吓得双腿发抖,害怕的说不出话来。

  卫雨没有责怪三师兄,只是厉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如实说来!”于是三师兄就向卫雨说了刚才发生的一切,说完之后,他就把张大人放在了地上,“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求饶道:“请师父绕我一命!”

  “你先起来,商阴这狗贼,枉我这么为他卖命,竟然在我眼皮子底下安插内应!”卫雨紧紧握住了长刀,不满的怒道。“师父——那二师兄,名字叫亚特,他的刀法很厉害!”三师兄对卫雨解释道。

  “好一个商阴,你竟然如此不信任我,也休想我帮你!”卫雨望着天空发泄的说道。说完,卫雨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张大人对三师兄说道:“他还有一丝气息,不能让他死掉,我还要利用他!”三师兄听了卫雨的话,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背上了张大人,骑上了马,跑去找大夫了。卫雨见他走远,愤怒的拿着长刀向陈冰和亚特走了过去。

第二十六章 陈冰大战亚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