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秦天的飞拳隐腿

  “第二局,御前侍卫刘昊获胜,接下来请田中川上擂台!”李公公对田中川吼道。田中川手中握着一把日本武士刀走上了擂台。“使者大人,您的勇士用刀,请问我能不能用剑?”刘昊见田中川手握武士刀,不禁问日本使者道。

  日本使者听了刘昊的话,对着刘昊点了点头。“李公公,请替我把我的龙泉剑拿来!”刘昊见了,对李公公说道。李公公听罢,吩咐身边的小太监去取龙泉剑了。过了片刻,小太监取来了一把龙泉剑,交到了刘昊的手中。刘昊一握龙泉剑后就拔出了剑鞘,做好了比试的准备。田中川见势,也拔出了武士刀。刘昊和田中川两人各自看了一眼对方,都觉得对方乃是劲敌。

  “比试开始!”李公公见两人已经准备好了,厉声吼道。

  刘昊听罢,一剑刺向了田中川,田中川见势也镇定地挥舞起了武士刀,挡住了他的一剑,“当——”的一声,两人又各自踱步后退了几步。田中川大喝一声,挥舞武士刀再次向刘昊猛地砍去。刘昊见田中川的刀挥舞的既快又狠,提起了精神,出剑相挡。刘昊和田中川两人激烈的大战了五十回合,在场外坐着的秦天也看了心中对刘昊佩服,但他又见那日本的忍者平野泽紧紧闭着的双眼缓缓的睁开了看了一眼两人的比试后镇定的闭上了。平野泽的脸上带着一张面具,秦天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他不禁心想:如此精彩的比试,他却只看了一眼,这人的实力果真是深不可测。在秦天一旁的商阴也注意到了平野泽,他也心想:待会儿就让秦天先上擂台,咱家倒要看看这日本忍者有什么招式,也好让咱家看清楚秦天的武功有多少深浅。

  刘昊和田中川两人谁都胜不了谁,都各自佩服对方的实力,但是比试总归是要分出个胜负的。田中川运起了内力,用力一刀砍向了刘昊,刘昊见他这招威力极大,连忙踱步后退了数步躲开了他的攻势。田中川见他后退,对他鞠了个躬,这一鞠躬使刘昊觉得很是疑惑,不过在校场围观的日本使者很清楚,他要施展绝招了。

  田中川施展轻功,飞到了半空中,将武士刀挥舞了几下,刘昊不解的看着他的行为,一时摸不透招式。田中川看好了时机,只见他将武士刀对着太阳光一晃,刘昊的眼睛瞬间被耀眼的太阳光一射,差点戳伤了眼睛,连忙紧闭上了双眼。田中川趁机施展轻功飞了下来,一刀砍向了他的剑,他想要打飞刘昊手中的剑,这样他也就不战而胜了。

  “当——”刘昊竟然挡住了田中川的武士刀,不仅如此,他还踢了田中川一脚,田中川被他一脚踢到在了地上。田中川狼狈的握紧了武士刀爬了起来,郁闷的看着刘昊。

  “我乃是御前侍卫,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我的耳朵!”刘昊对田中川镇定的解释道。田中川大致听明白了刘昊话的意思,他吸取了教训,再次一刀砍向刘昊。刘昊也是出剑相挡,就这样他和田中川又斗了一百多个回合不分胜负,两人都已气喘吁吁了。

  刘昊在刚才和小松舞子打的时候已经用了不少的力气,因此他现在的体力是不如田中川的。田中川把握了最后的机会,向他使出了霹雳三式。霹雳三式是田中川最具威力的三招,他就凭这三招成为了日本的第一刀客。刘昊见田中川的武士刀威猛的向他砍去,他也使出了强大的内气,一剑挡住了他的一刀,可是他也因此退后了几步。田中川见势,使出了第二招再次劈向刘昊,这一刀比先前的那一刀还要可怕。刘昊双手紧紧握着龙泉剑,咬紧了牙关,硬是接下了他的第二招。田中川见了,只得使出最后一招,他双手紧紧握着武士刀,大吼一声,就连额头上都冒出了汗水,他一刀砍向了刘昊的龙泉剑。刘昊自知,这一次他有可能会抵挡不住,但他决定拼一下,他也双手紧握龙泉剑,用出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是猛地回击了过去。

  “咣当——”一声武士刀和龙泉剑激烈的碰撞在了一起,都断成两段。刘昊和田中川都看着自己的武器被打断,不禁向对方投去了钦佩的眼神。

  “好精彩的比试!”皇上见了不禁站起了身,赞叹道。田中川手握着断了一截的武士刀,竭尽死力的一刀砍向了刘昊。刘昊见势,尽管他已经快要虚脱,他还是手握断剑拼命相挡。刘昊和田中川两人酣战了三十回合,渐渐的,刘昊支撑不住了,他的意识淡去了,头迷迷糊糊的,“扑通——”一声倒了下去。此时,田中川也快要支撑不住倒地了,他用那把武士刀支撑着,勉强站着,他心里很清楚,如果刘昊先前没有和小松舞子交过手耗掉了一些体力,这一局他不一定能获胜。田中川心中对他佩服,见刘昊倒地,自然也不会再伤害他。

  李公公见刘昊倒在了地上焦急地喊道:“第三局田中川获胜!快传御医——”话音刚落御医跑上了擂台,拖着刘昊走下了擂台,刘昊的凭借着顽强的意识,竟然又醒了过来,他对御医乏力的说道:“江御医,我可以自己走,我休息一下就好了!”田中川站在擂台之上,不由向他竖起了大拇指。田中川用日语对那使者和翻译官说道:“我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下一局我弃权!”翻译官听罢,述说了田中川的意思,李公公听后说道:“那下一局就由平野泽上场!”田中川走下了擂台,走到了使者的身边,使者不满的用日语说道:“你为什么要弃权?”“能赢这场比试已经是万幸了,我只是想来中国和中国的高手切磋武功,胜负对我来无所谓!”田中川对使者镇定的回应道。使者听了田中川的话,苦笑了一下,选择了沉默了。

  平野泽本来是坐在校场的位置上的,没想到他竟在众目睽睽之下之下,一瞬间出现在了擂台之上。李公公见了不禁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他看着秦天问道:“秦——秦将军,这一局是由你还是商公公?”“我先来吧!”秦天镇定的回应道。话音刚落,秦天施展轻功,飞到了擂台之上。秦天看了平野泽一眼,他不禁觉得对方实力的深不可测,他虽然久经百战,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比试开始!”李公公见秦天上了擂台,不禁松了口气,厉声吼道。

  平野泽就像是木头人一样,站在擂台上一动不动,秦天见他不动,只好先出手,他踱步向他走去,一掌击向了他的胸口。可是没有想到,秦天竟然打了个空,平野泽突然一溜烟的消失了不见了。他在哪里?秦天闭上了眼睛,感知平野泽的位置,在这边,秦天心中默念。秦天运起了内力一掌击向了平野泽。

  平野泽见秦天竟然可以感应到他的位置,只得出掌接住了秦天的攻击。平野泽出现在了秦天的眼前,他和秦天斗了几个回合后,踱步后退了几步。

  在校场外观看的许多和许少不禁对秦天的身手感到羡慕,他们发誓以后也要成为他这样的高手。秦天镇定自若,先使出了两成的逆元功,他想要一探平野泽的真正实力。秦天再次出掌击向了平野泽,平野泽见秦天的掌风威力提升了很多,竟然又消失不见了。秦天只得弃掌,闭上了眼睛,感知平野泽的位置,这一次为什么会感觉不到呢?

  突然平野泽出现在了秦天的眼前,他一掌击向了秦天,秦天一时反应不过来,被他的一掌击中了胸口,后退了几步。平野泽见秦天虽然被他击中了胸口,但却依然精神,他把脸上的面具缓缓的摘了下了。一张英俊而又帅气的脸出现在了秦天的眼前,原来这平野泽也算是美男子,他平时带着面具是因为他还没有遇到值得使出真正实力的高手,同时,带着面具也可以给人一种摸不透的感觉。这一次平野泽却自己摘下了面具,因为他感觉到秦天是个值得使出实力的对手,对于对他的尊重,他摘下了面具,也是相当于一种对秦天的警告,没有人可以打败他的忍术。

  平野泽摘下了面具之后,又是一瞬间消失不见了,这回秦天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他定下了心神,利用双眼和耳朵来察觉他的行踪。一眨眼的功夫,平野泽就出现在了秦天的面前。秦天眼疾手快的运起了内力,一掌向他击去,没有想到这一掌下去竟然又打了个空,原来这是平野泽的分身,他的真身早就移到了秦天的身后,他一掌击向了秦天的后背。秦天来不及提防,被他一掌击中了后背,“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秦天倒地之后,立马就站了起来,他镇定的看着平野泽,心想:没想到日本的忍术竟然如此诡异,看来我不能掉以轻心。想罢,秦天猛地一掌击向平了野泽,平野泽见了,并不慌张,竟将身体分成了五个人,到底哪一个才是真身呢?

  秦天见平野泽使出了分身术,心中已经想好了对策,他将逆元功的功力直接提升到了第四成。秦天的双手汇聚了强大的内力,他大吼一声,将内力向四周挥去。平野泽哪能料到秦天竟然会有如此雄厚的内力,纵然他使用分身术,可还是被秦天的内力给击退了数步。秦天见到真身的平野泽后退了几步,立马踱步一掌向他击去,平野泽见势,连忙出手相挡,两人的掌风激烈的撞击在了一起,平野泽被秦天的掌风震退了好几步,此时他离擂台外只有三步了。平野泽急忙上前走了几步,气喘吁吁的看着秦天。

  商阴见秦天竟然一瞬间就可以将内力增强,不禁心想:原来这就是秦天自以为傲的逆元功,果然是威力了得,幸好咱家已经将天罡神功练到了第四层,只要咱家再将天罡神功提升到第五成就没有人会是我的对手了。商阴的天罡神功是一种十分厉害的功夫,但是这种功夫会消耗人的阳气,不过这对商阴来说就无所谓了。天罡神功总共有九层,只要练到第三成就可以使用金刚不坏之身了,修炼的层次越高,金刚不坏的身体就越坚固,持续的时间也同样越久远。现在,商阴已经练到了第四层了,他可以在一个时辰之内使用天罡神功变成金刚不坏之身。如果想要破掉金刚不坏之身至少需要比对方强大一倍的内力才行,像商阴已经练到了第四层就需要三倍的内力才可以。商阴和秦天的内力在伯仲之间,如今他看到秦天使出了四成的逆元功,不免有些担忧,但是他很快又镇定了下来,因为他的天罡神功第四层已经完全掌握,就算秦天使出逆元功也不一定可以破掉。

  秦天刚才强行使出第四层逆元功,身体一下子就有点支撑不住了。秦天在密室里修炼了三天,勉强修炼成功了第四层,这是他第一次使用,因为一下子内力提升的太多,他的身体承受不住强大的内力,如果不是夏雪给他熬了补汤,说不定这一次他就会虚脱倒地了。秦天自知刚才太冒险了,如果再用逆元功可能会内力反噬而自食其果,他散去了逆元功的功力。

  平野泽见秦天的内力恢复了正常,又见他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似乎猜到了他刚才强行增加内力后会产生副作用。平野泽被秦天刚才强大的内力也伤的不轻,他必须速战速决赢得这场比试,一瞬间他竟然一个转身转到了擂台里面。

  秦天见了,不禁大吃一惊,但很快他就镇定了下来。在校场四周的人都不禁感到惊讶,谁都想不到这平野泽还会土遁术。突然之间,平野泽从秦天的脚边冲了上来,秦天差点因此而摔跤,他来不及抵挡被平野泽连续在胸口上打了五掌。秦天被平野泽的攻击连续后退了好几步,眼看快要掉下擂台了。

  “啊——”秦天不甘示弱的大喝一声,再一次使出了三成的逆元功将平野泽的掌风化解了,还把他给震飞了出去。秦天此时已经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内力在涌动,但是他还是决定一搏。秦天立马踱步接近平野泽,靠近之后,他运气一掌击向了他的胸口。还没有打倒平野泽的胸口,秦天的内力就反噬了起来,他一下子停住了脚步,手捂着胸口,口中吐出了鲜血。

  平野泽见机,一掌击向了秦天的胸口,秦天凭借着顽强的意识力,一手挡住了他的攻击。平野泽见秦天还能支撑,又是一掌向他击去。“碰——”的一声巨响,平野泽万万想不到,他竟被秦天释放的强大内力震飞了出去,他根本就来不及躲开,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掉到了擂台外面。商阴看的很清楚,适才秦天强忍受着内力反噬的身体,竟然直接运用剩余的内力封住了穴道,而平野泽的那一掌却是将他体内封住的强大内力给释放了出来。试问平野泽哪能抵挡住如此强大的内力呢?商阴不禁对秦天的冷静和机智感到震惊,但他相信,秦天是打不过他的天罡神功的。

  “第四局,秦天获得了胜利,接下来是最后一局,有请伊藤岚上擂台!”李公公见秦天获得了胜利,激动的说道。话音刚落,只见伊藤岚气势不凡的走上了擂台。秦天经过了刚才那一战,其实已经消耗完了内力,至少需要半个月才能恢复。

  伊藤岚站在了擂台之上,镇定的看了秦天一眼,他似乎已经感觉到秦天没有了内力。“比武开始——”李公公见伊藤岚已经做好了比武的准备,厉声大吼道。

  秦天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他定下了心神,踱步一掌击向了伊藤岚。伊藤岚见势,轻松的挡住了秦天的那一掌,秦天本以为伊藤岚会使出内力将他打败,可是却没有。伊藤岚对秦天微微笑了笑,秦天松开了出掌的手。伊藤岚伸出了手,唤来了翻译官员,对他说了一番话。翻译官员听后对秦天说道:“刚才伊藤岚让我跟你说,你是个将军,我也是个将军,我们就来比一下招式,希望你不要让他失望。”翻译官员说罢,走下了擂台。秦天听了这番话,不禁对伊藤岚产生了敬佩,他自然是点头同意了。

  秦天也很想和伊藤岚在招式上一分胜负,想罢,秦天一拳击向了伊藤岚的胸口。伊藤岚一个转身躲开了秦天的攻击,他转到了秦天的身后,一脚踢向了他的后背。秦天早就料到了伊藤岚会出这招,他连忙身子一弯,躲开了伊藤岚的一脚。秦天顺势一拳击向了伊藤岚的肚子,伊藤岚反映灵敏,还未等秦天打到,就后退了几步,避开了秦天的攻击。秦天和伊藤岚就这样激烈的交战在了一起,谁都没有胜过谁。

  秦天和伊藤岚战了一百回合之后,伊藤岚镇定了下来,他飞奔向秦天,一掌击去,秦天见势并不出掌相挡,他后退了几步。秦天一直后退到快要接近擂台的边缘。伊藤岚摸不透秦天的招式,只好看他怎么出招。秦天心中知道这伊藤岚的武功招式和他在伯仲之间,就这样打来打去是分不出高下的,他决定使出他的绝招。秦天想罢,竟也飞奔跑向了伊藤岚,伊藤岚见势,做好了准备。只见快要接近伊藤岚时,秦天纵身一跃跳了起来,一拳击向了伊藤岚的胸口。伊藤岚见了,连忙用手相挡,突然之间,秦天一脚踢向了伊藤岚的喉咙。原来这一招就是秦天的绝招“飞拳隐腿”,伊藤岚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被秦天一脚踢中飞了出去。“扑通——”一声,伊藤岚掉到了擂台外面。伊藤岚镇定的站了起来,又走到了擂台之上,难道伊藤岚对刚才的结果不满意?正当李公公摸不透的时候,伊藤岚向秦天用结巴的汉语说道:“你——赢了!”

  “第五局,秦天获胜!”李公公听了伊藤岚的话,激动的说道。日本使者听到了这个结果,只得沉默的低下了头。秦天心里很明白,如果不是伊藤岚放弃使用内力和他比试招式,那么输的肯定是他。

  秦天向伊藤岚双手抱拳已示尊敬之后就走下了擂台。伊藤岚还是没有走下擂台,他又用手唤来了翻译官员,和他说了翻话,翻译官员听后,走到了李公公面前,传达了他的意思。李公公听后思索了会儿后,又走到了商阴的面前说道:“商公公,那伊藤岚想和公公你比试一番,不知行不行?”商阴一听,心想:秦天他是投机取胜,这次我可要好好教训一下伊藤岚,让皇上知道咱家的厉害。商阴想罢,阴险的笑道:“这个自然好啊!”说罢,商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了皇上的面前,叩拜道:“启禀皇上,刚才日本的勇士说想和咱家再比试一下,还请皇上恩准!”

  “好,朕也是看的意犹未尽,公公可要点到为止,不得伤了勇者!”皇上对商阴回应道。商阴听罢,对皇上叩拜道:“奴才遵命!”说罢,商阴施展轻功飞到了擂台之上。

第二十八章 秦天的飞拳隐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