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商阴的天罡神功

  伊藤岚见商阴来到了擂台之上,他可以感觉到商阴雄厚的内力,很是兴奋,他对李公公示意做好了准备。李公公见商阴和伊藤岚都做好了准备,大声吼道:“比武开始!”

  商阴听罢,汇聚了强劲的内力,一掌击向了伊藤岚。伊藤岚见商阴内力雄厚,不敢忽视,也运起了内力,出掌相迎。伊藤岚和商阴你一掌我一拳的斗在了一起,两人势均力敌,谁都占不到便宜,不禁大战了五十回合。

  商阴踱步后退了几步,心想:就让你瞧瞧咱家的天罡神功。想罢,商阴双手运气,气流竟覆盖了全身,他使出了天罡神功的第四层,获得了金刚不坏之身。伊藤岚见商阴竟能将内力化作气流覆盖全身,大喝一声,一拳击向了商阴的胸口。

  “当——”的一声,伊藤岚的一掌打在商阴的胸口上竟然发出了类似敲打铁块的响声,而商阴却毫发无损,商阴不禁冷冷的笑了笑,一掌将伊藤岚击退了好几步。伊藤岚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商阴,他从未见过如此厉害的招式。

  商阴见势,踱步靠近了伊藤岚,伊藤岚见商阴接近,又是一拳向他的身体击去。“当——”伊藤岚的一拳击在商阴的身体上依然只是发出了一记响声。伊藤岚顿时不知所措了,商阴趁机右手一掌将伊藤岚击退了好几步。伊藤岚心中明白,如果总是这样下去,他会被商阴打败的。伊藤岚镇定了下来。在校场上围观的秦天见商阴竟然会有如果厉害的绝招,不禁心想:没想到这老贼竟然练得如此厉害的武功,但是这种功夫肯定会有一个气门可以破解,就是不知这老贼的气门在哪里?没错,商阴的天罡神功固然厉害但是的确有气门,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哪里罢了。

  伊藤岚似乎也想到了这点,他一掌接一掌的往商阴的各个部位击去。商阴哪会让他得逞,镇定的挡住了他的攻击。伊藤岚见自己的招式奈何不了商阴,他不禁将自己的攻击速度提升了。商阴哪能料到伊藤岚竟然可以将自己的身手速度提升,他一下子就看不清楚他的招式,被他击中了好几次。虽然伊藤岚提升了攻击的速度,但是他的攻击威力却降低了,因此他的一掌一拳击在商阴身上并没有什么用,况且,商阴使用天罡神功就算是伊藤岚的奋力一掌也是无济于事的。所以对伊藤岚来说找到商阴气门才是关键。

  伊藤岚镇定自若,一掌接一掌的压制着商阴,他想往商阴的全身打一遍,这样肯定可以找到那道气门的。商阴被伊藤岚的攻击压制了,他心想:哼——想找到咱家身体上的气门,连咱家自己都不知道,看你能这样支持多久。原来商阴已经发现伊藤岚这样猛攻是坚持不了多久的,他这样做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伊藤岚摸不透商阴的气门位置,在他下半身的各个部位都盲目的打了一遍,正如商阴所料,渐渐地,伊藤岚也因攻击太快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他此时已经消耗了很多的内力,不能支持太久。伊藤岚大喝一声,往商阴的上半身的各个部位击去。

  “哦——”商阴被伊藤岚一掌击中了肚皮眼,不禁气流流失了一些,他后退了几步。原来商阴的气门就是肚皮眼,伊藤岚把握住了机会,使出了剩余的内力,汇聚在了一个食指之上,猛的戳向了商阴的肚皮眼。商阴哪能来得及抵挡,被他正中肚皮眼,他的气流全部散去了,不禁口中吐出了鲜血。

  商阴用手捂住肚皮眼,痛苦的看着伊藤岚。伊藤岚停止了对商阴的攻击,向他鞠了个躬,走下了擂台。虽然这一次的比武伊藤岚没有和商阴分出胜负,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是商阴露出了下风。商阴沉默的走下了擂台,心事重重的坐到了位置上。商阴的心里很是不甘,没想到他自以为傲的天罡神功竟然会被日本的勇士打中气门而破,不过这也相当于是帮了他的忙。

  “哈哈哈——实在是精彩的比武,商公公和勇士都很厉害!”皇上见比武结束,又见商阴对比武的结果耿耿于怀,立马站起了身圆了个场。商阴听了皇上的话,只好暂时压下这口气,从座位上站起了身,走到了皇上的面前叩拜道:“多谢皇上的夸奖,奴才必当为皇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嗯,朕有你们这些忠臣,朕的江山自然是千秋万载!”皇上对商阴微笑着回应道。“皇上所言甚是,那奴才暂且告退了!”说罢,商阴就退了下去。

  日本使者走到了皇上的面前,叩拜道:“不愧为天朝的勇士,我们的勇士还是比你们的略逊一筹啊!”“使者大人所言差以,这一次的比武使朕大饱眼福,不知使者这次前来只是为了比武吗?”皇上听了使者的话,话中有话的回应道。“哈哈哈——启禀皇上,正是为了比武而来,使臣也是对这次的比武很满意!”日本使者听了皇上的话,马上遮掩道。

  “使者大人若是没有其它什么事情,大可和勇士们在京城多住几天!”皇上对日本使者微笑着回应道。“多谢皇上的美意,我们明天就动身回去了,也多谢您的照顾!”日本使者回应道。皇上听了使者的话,不禁松了口气,他知道经过这一次的比武,日本国短时间内也不敢有非分之想了。“既然这样,那还请使者以后多来交流!”皇上对使者镇定的说道。“这个当然!”使者脱口回应道:“那使臣暂且告退了!”说罢,日本使者回到了座位上,和另外五位勇士一起站起了身。“来人,送使者!”皇上见了,对身边的太监大声吩咐道,那太监听后,立马迎了上去送日本使者和勇士一起走出了校场

  秦天见日本使者和勇士们都已经离开,连忙带领着许多和许少走到了皇上的面前叩拜道:“启禀皇上,莫将有事相求!”

  “秦将军有何事快说?”皇上疑惑的看着秦天,微笑着问道。

  “莫将想要这两位做我的副将!”秦天镇定的回应道。许多和许少听了秦天的话,不禁朝他投去了敬佩的目光,他们也视秦天如兄长一般尊敬。

  皇上听了秦天的祈求,沉默了会儿说道:“朕准了!”

  “莫将多谢皇上恩准!”“奴才多谢皇上提拔!”秦天和许多、许少听了皇上的话,立马向皇上叩谢道。“好,其他臣子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朕就要回宫去了!”皇上对校场内的官员们大声问道。

  刘昊听了皇上的话,见皇上现在的心情还不错,就想要向皇上去求亲,他鼓起了勇气,走到了皇上的面前,叩拜道:“奴才对明月公主的丫鬟小娥一往情深,还请皇上恩准我和她的婚事!”

  “你刚才说什么?”皇上听了刘昊的话,顿时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气势凌棱。刘昊没有被皇上的气势给吓到,他挺直了胸膛,对皇上镇定的说道:“奴才和小额两情相悦,还恳请皇上恩准她做我的娘子!”

  “刘昊,朕平日里待你如何?”皇上听了刘昊的话,没有答应他,反而转开了话题问道。“皇上对奴才恩重如山,犹如再生父母一般!”刘昊听了皇上的问话,一下子摸不透皇上的意思,只好真诚的回应道。“既然如此,那朕就把找回公主的事情交给你去办,如果一年之内你都没有找回,那你说该怎么办?”皇上看着刘昊,威严的问道。

  “奴才遵命,一定会把明月公主给找回了!”刘昊不敢得罪皇上只好叩拜答应道。其实刘昊是不想去把明月公主找回的,只是现在皇上的意思就是要逼着他去找回公主,否则就不可能和小娥在一起。刘昊自知他又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小娥,因为小娥是不会“背叛”明月公主的,所以她也不会同意刘昊去找回明月公主。刘昊想要把这件事情给瞒住,他想了想对皇上恳求道:“皇上,我是担心我出去这些天小娥会——”

  “这个你放心,朕只要说朕派你去远方办点事就可以了!”皇上早已猜到了刘昊的心思,打断了他的话,回应道。“奴才多谢皇上!那奴才暂且告退了!”刘昊对皇上叩拜之后就急匆匆的走出了校场。

  秦天见刘昊离开,也对皇上说道:“启禀皇上,莫将也先告退了!”皇上听了秦天的话,对他点了点头。于是秦天带领着许多和许少回到了秦将军府。

  夏雪一见秦天回来,热泪盈眶的扑了上去,双手紧紧的抱着秦天,深情的问道:“秦郎,你没事吧?”“阿雪,我没事,只是内力暂时不能用了。”秦天对夏雪镇定的回答道。

  “哎——秦郎,这样你还说没事,你的逆元功太危险了,我不准你以后再用!”夏雪松开了抱着秦天的双手,不满的说道。“阿雪,我知道了,只是商阴这老贼的天罡神功非常厉害,要想打败他还得依靠逆元功,只要打败了商阴,我就向皇上告老还乡!”秦天对夏雪承诺道。

  “秦郎,你这话早在三年前就和我说过了,我都听得烦了!”夏雪对秦天撒娇道。“阿雪,这次是真的,我已经有了办法。”秦天对夏雪自信的说道。秦天说罢,看着许多和许少说道:“你们以后就是我的副将了,跟着我还是很危险的,有很多事情我必须要让你们知道。”

  “秦将军,我们誓死追随您!”许多和许少异口同声的坚定道。

  “很好,我想你们应该也感觉到了皇上已经开始怀疑商阴了,只不过碍于他的地位,没有确凿的证据,一直都没有行动。”秦天镇定的说道。

  “秦将军,我们以前在宫里也早对商阴不满了,难道他真的有叛逆之心?”许多对秦天惊讶的问道。

  秦天低头缓缓的解释道:“我派左右将军前去查探,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我怕会凶多吉少。”“秦将军,那我去找他们。”许少搭话说道。秦天用手摇了摇,说道:“这样也很危险,商阴见过你们两个人,如果陈将军和魏将军已经被他发现了,那么他一定会多加提防。”“那秦将军,我们该怎么办,就这样坐以待毙吗?”许多心急的问道。秦天听了许多的话,陷入了沉思。

  “我们在等半个月再说吧,半个月后我也恢复了功力,这些日子我要好好静养,你们就负责保护将军府和阿雪吧!”秦天想了会儿,回应道。“请将军放心,我们二人一定会照顾好夫人的。”许多和许少异口同声的回应道。

  话说商阴心事重重的回到了东厂,只见小德子已经在门外等候着了。“参见九千岁,您回来了!”小德子见商阴回来,立马迎了上去叩拜道。商阴一手扶起了小德子,怒气也消很多,他对小德子命令道:“小德子,咱家要你马上出去办件事。”“请九千岁明示!”小德子回应道。“咱家派去快刀门的亚特都这么多天了都没有给咱家飞鸽传书,你现在就去召见卫雨过来,顺便看一下亚特为何一直都没有和咱家联络,是不是他遇到了什么不测。”“遵命,九千岁,奴才这就去!”小德子二话不说的应道后就离开了东厂往快刀门的方向而去。

  卫雨在快刀门待了两天,心中早就料到商阴会对他产生怀疑,因此他一大早就召集了所有的弟子到内堂。卫雨对弟子们语重心长的说道:“商阴这老贼已经对我起疑心了,你们一定要把亚特的死说成是陈冰杀死的,明白了吗?”“掌门,我们明白了!”“师父,我们明白了!”在场的弟子异口同声的回答道。“很好,都下去练功吧!”卫雨对弟子们吩咐道。

  一炷香之后,小德子就来到了快刀门,三弟子一见是小德子到来,马上上去迎接。三弟子对小德子恭敬的说道:“德公公这次来是找我师父的吗?”“嗯,你的师兄呢,怎么不见他人?”小德子故意搭腔问道。“哎——二师兄他被陈冰给杀死了,不过幸好张大人没有被他救走!”三弟子假装伤心的模样对小德子解释道。

  “德公公,真是稀客啊,今日怎么就过来了,来到里面坐下一会儿!”此时卫雨正好走出了内堂,他一见到小德子就猜到了他来的目的,微笑着迎了上去说道。“卫掌门,听说您的二弟子被陈冰给杀了?”小德子试探性的问道。

  “不瞒德公公,没想到这陈冰竟然会如此的厉害,幸好我及时赶到才没有让他救走张大人,不然——”卫雨对小德子遮掩道。小德子听了陈冰的话,心想:原来亚特是被陈冰给杀死的,怪不得这么多天都没有飞鸽传书过来,但是快刀门有这么多人,而且亚特的刀法也很快,怎么会被他杀死呢,莫非另有原因?小德子想罢,面露疑惑表情的问道:“卫掌门,这就奇怪了,您的弟子有这么多的人,怎么就偏偏二弟子被杀了呢,就算那陈冰杀了他,您的这么多的弟子还不能阻止吗?”卫雨听了小德子的问话,又见他面露怀疑的表情,一下子也想不出借口来,他看了三弟子一眼,想要让他来解释。可是这三弟子也是平凡之辈,哪能想到借口呢?

  “掌门,掌门,张大人醒了!”正在卫雨一筹莫展的时候,一名看守张大人的弟子跑了过来焦急的喊道。“德公公,张大人被那陈冰临走之前打成了重伤,我找了江湖名医治了这么多天才好,我们要不一起去问他粮仓的密道机关在哪里?”卫雨一听张大人醒了过来,随即找了个借口说道。

  “嗯,不用了,这次九千岁派我来是想让你过去一趟!”小德子听了卫雨的话,只好也转变了话题。“嗯,德公公,实不相瞒,近日江湖上有很多的风波,现在江湖上都在传有一个叫楚云的年轻人,很是厉害,竟然杀了武林盟主,我很想和他会个面,奉劝他一起相助九千岁,所以还请德公公替我转告九千岁一声。”卫雨对小德子面带微笑的推却道。“哦——那还烦劳卫掌门早日找到那年轻人。”小德子听了卫雨的话,只好应和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小德子说罢,离开了快刀门。

  商阴坐在内堂的椅子上见小德子一个人回来,立马问道:“小德子,卫雨是不是有二心?”“启禀九千岁,卫掌门还不敢有二心,他还想替公公找一个江湖上的高手一起助您,那高手叫什么云来着!”小德子对商阴回应道。小德子记性不是很好,他已经忘记了楚云的名字。“很好,那亚特呢?”商阴听了小德子的话,满意的问道。“亚特他——他被陈冰给杀死了!”小德子难过的说道。

  “岂有此理,那卫雨怎么不杀了陈冰为他报仇?”商阴听了小德子的话,愤怒的站起了身,追问道。“启禀九千岁,卫掌门说他迟了一步,不过他把张大人给留下了。”小德子一见商阴动怒,胆战心惊的解释道。“嗯,既然这样,张大人就暂且留在他那里,陈冰一定会自投罗网的。”商阴消了气,镇定的说道。

  话说陈冰离开快刀门之后就往天林寺的方向而去。陈冰在半路上就听说了在皇宫内发生的一些事情,他知道秦天一定对他的行踪很关心,但是救出张大人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所以陈冰日夜马不停蹄的赶往天林寺,终于赶到了天林寺。

  “陈将军,没想到就这些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明月听了陈冰的回忆,感触着说道。“现在我要带走青光剑,用它来击败卫雨,救出张大人!”陈冰镇定的解释道。“陈将军,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我也随你一起过去。”楚云对陈冰说道。“不用了,多一个人去也是多一份危险,而且公主若是和你在一起去万一有个什么,该如何是好?”陈冰听了楚云的话,推却说道。

  “好吧,陈将军,那就有劳你了,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你一定要小心!”明月听了陈冰的话,对他从容的回应道。

  “大师,听闻要取走青光剑需过你们这关,还请大师指教!”陈冰听了明月的话,镇定的看着十八位和尚问道。“哈哈哈——陈将军义薄云天,直接拿走用就可以了。”那位年长的尚对陈冰微笑着回应道。“那就多谢了!”说罢,陈冰接过了青光剑,对明月和楚云告别道:“公主,楚少侠,莫将要去快刀门救张大人了,还望公主替我向秦将军说一声。”“好的!”明月一口答应道。

  于是陈冰拿着青光剑匆匆地走出了铜人阁,离开了天林寺。楚云和明月也向十八个和尚告了别,离开了天林寺,骑上“小白”往水仙宫的方向而去。

第二十九章 商阴的天罡神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