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醉心迷魂术的故事

  话说明月一个人在崖底经过了十五天的休息,已经恢复了全部的功力,她的心里面很是担心楚云,也不管小羽说她的爹有怪脾气,只想要立马见到楚云。明月想罢,就沿着崖底的路,往前走去。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只见前面有一座小木屋,莫非小羽就住在里面,明月好奇的走了过去。

  只见小木屋外有一个老者在烧水,明月笑盈盈的走上前去问道:“老伯伯,请问小羽姑娘住在这里吗?”老者像是没有听到明月的说话一般,竟没有理睬她。明月只好走到了老伯伯的面前,在他的眼前挥了挥手大声问道:“老伯伯——您知道小羽姑娘住在哪里吗?”可是老者还是没有去理睬明月。这下可把明月给惹毛了,她气的一跺脚,不顾三七二十一的直接走向了小木屋。

  “站住——”明月被老者一声喊住。明月立马微笑着转过了身,得意洋洋的对老者说道:“老伯伯,您刚才不说话我还以为您是哑巴呢?”“小姑娘,你找小羽有什么事情吗?”老者停止了烧水,对明月问道。

  明月听了老者的话,不禁心想,这老伯伯会不会就是小羽口中的父亲,可是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个有怪脾气的人呀。明月想罢,真诚的对老者解释道:“老伯伯,事情是这样的,小羽姑娘把我的云哥哥给带走治病了,他因救我而摔下山崖失去了记忆,我现在很担心她。”老者听了明月的话后不禁站起了身,对她镇定的回应道:“原来小羽前些天带来的男子是你的朋友。”

  “老伯伯,云哥哥现在怎么样了?”明月听了老者的话,不禁对他焦急的追问道。“哎——要治好云公子的失忆恐怕只有——”老者话还没有说完,小羽就从小木屋里走了出来打断道:“江叔,药煮好了吗?”

  老者对小羽恭敬的回应道:“小姐,药已经煮好了。”“江叔,麻烦您把药给拿过来吧。”小羽对老者吩咐道。明月见了小羽,不禁激动的走到了她的面前焦急的问道:“小羽妹妹,云哥哥他怎么样了?”小羽见明月的眼神中充满了焦虑,心知她对云公子的关心,镇定的回应道:“月儿姐姐,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的云哥哥恢复记忆的。”“小羽妹妹,那实在是太感激了你,不知现在云哥哥记忆恢复的怎么样了?”明月听了小羽的话,不禁面露喜色的问道。

  小羽见明月这么的相信她,不禁又默默的低下了头。“小羽妹妹,怎么了,是不是让云哥哥恢复记忆很麻烦?”明月见小羽沉默了,不禁又担心了起来,焦急的问道。小羽对明月摇了摇头的解释道:“月儿姐姐,你放心吧,会有办法的,只不过——”“只不过什么?”明月焦急的追问道。“只不过要找到回灵草才行。”小羽对明月解释道。

  “回灵草?”明月不禁失声问道,她在皇宫里面也没有听说过还有这种药草。小羽对明月点了点头解释道:“是的,不过这回灵草生长在水潭的最深处,常人都是没有办法摘来的。”“小羽妹妹,你说的那个水潭可就是我摔下来的那个?”明月追问道。“正是,月儿姐姐,你在这儿先等着,我善于水性,而且我从小就在这儿长大,我这就去水潭找回灵草。”小羽对明月热情的解释道。

  “小羽,你不能去!”正在这个时候,只见从屋子里又走出了一位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看上去一副冷冷的表情。“爹——我只不过去找回灵草而已,不会有什么事的!”小羽对中年男子尊敬的解释道。原来,这中年男子就是小羽的父亲,名叫曲林。

  “小羽,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我是不会同意你去冒险的!”曲林对小羽语重心长的说道。明月见曲林也不像小羽口中说的有什么怪脾气,而且他作为一名父亲,担心小羽也是情之常理。明月对曲林恭敬的感激道:“前辈,为了治好云哥哥失忆的事真是麻烦你们了,我这就去水潭寻回灵草。”“你是什么人?”曲林一开始出来也没有留意明月,听了她的说话才注意到她,不禁面露不满的厉声问道。“前辈,我叫月儿,小羽妹妹带回的云哥哥是我的——”明月的话被曲林给打断了,他用双眼冷冷的盯着明月,用手指指着小羽厉声责骂道:“小羽,爹不是说过,不能让闲杂人来吗,快把她赶走。”小羽见曲林动怒,不禁涨红了小脸不满的道:“爹——为什么你一直都不想让外人过来呢,月儿姐姐她又不是什么坏人,她只不过是关心云公子而已!”“啪——”曲林听了小羽的话,愤怒的打了她一巴掌,厉声骂道:“小羽,要不是那小子失忆了,我也不会同意你把他留下来,你现在马上让她走,不然我曲林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爹——”小羽深情的唤了一声曲林,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的讨厌外人。这个时候江叔走到了曲林的面前诚恳的对曲林说道:“老爷,小姐她也是年纪小不懂事,您就消消气吧!”“老江,你不用在我面前说好话,难道你就忘记了十五年前的事了吗?”曲林对江叔委婉的回应道。

  小羽一听曲林的话,不禁想起了他一直都藏着一个秘密,可是每当小羽想要问他时,都会被他骂一顿,因此小羽一直都很在意这些。这一次,小羽又鼓起了勇气,问曲林道:“爹——十五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曲林听了小羽的疑问,对她沉重的叹了口气,冷冷的看着明月。明月从曲林的眼神中知道了他的意思,歉意的对小羽和曲林说道:“曲前辈,我现在就离开这里去水潭找回灵草,希望您能不计前嫌治好云哥哥的失忆。”说罢,明月就转身离开了,往水潭的方向而去。

  曲林看着明月走远,对小羽语重心长的解释道道:“在十七年前,你爹我还是一名书生,那一年我正好上京去赶考,正好路过了这个山头,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山里面有山贼占据,这山贼心狠手辣,不仅抢走了我所有的行李和银两,还想要把我给杀死。我为了活命,就拼了命的跑,结果却跑到了悬崖边,被逼无奈的我只好跳下了山崖。”小羽被曲林说的往事深深的吸引了,安静的听着他讲完。

  “就是你的娘救了我,她是这个崖底的人,而且也是一名大夫。你的娘为人善良,我的伤势好了之后她还给我了一些银两让我离开,可是那时的我早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的娘,哪里还舍得离开呢?但是你娘却还是执意要赶我走,老实说,那时的我是很伤心的。我走出了小木屋后,老江见我对你娘也是真心一片,就告诉我其实她也是爱着我的,只不过留下来会有生命的危险。”曲林说到此处,停了下来,慈祥的看着小羽道:“小羽,我们回屋子里去,我给你看一样东西。”“爹,你没有事吧!”小羽见曲林伤心的憔悴模样,不禁担心道。曲林轻轻的抚摸着小羽的头,微笑着说道:“傻丫头,爹只不过是想起了那些往事难过而已。”小羽从小就没有娘,全是由曲林和江叔带大,因此她也很尊敬江叔,她看着江叔说道:“江叔,你也一起进来休息会儿吧!”“小姐,谢谢!”江叔对小羽恭敬的说道后就随着她和曲林一起走进了小木屋。

  小木屋里面有三张床,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而楚云则是躺在了中间的那张床上,他喝了小羽让江叔准备的清心散正进入了梦乡。这清心散楚云已经吃了有七天了,每次喝这清心散,楚云都会进入梦境。小羽想要运用梦境让楚云恢复记忆,可是每次都失败了,所以她才想要用回灵草来做药引子。曲林走到了第一张床的面前,趴了下来,爬了进去,他用手轻轻的搬开了一块木板,只见里面有了一本用包袱裹着的书,曲林将包袱拿了出来,爬出了床,递给了小羽。小羽好奇的打开了包袱,只见包袱内是一本药典——《醉心迷魂术》。“爹这是一本医书?”小羽手中紧紧的握着那本书追问道。

  曲林对小羽点了点头,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娘的死就是因为这本书。”小羽听到此处,不禁面露疑惑的表情,百思不得其解,不就是一本破医书,为什么还会让娘丧命呢。曲林见小羽疑惑,对她继续说道:“这本医书里面记载着可以控制一个人的心智的办法,是你娘的师父留下来的。因为你娘知道这本医书的可怕,所以一直都把它藏在了这床底。可是还是有人知道了这件事,那就是你娘的师兄董行。董行是个小人,他在年轻的时候就一直醉心于毒药的炼制,因此被你娘的师父赶了出去。后来董行得知你娘的师父已经不在人世了,就回来让她交出这本《醉心迷魂术》,你娘当然是誓死都不会交给他的。可是董行却要硬抢,幸好那一天我舍不得离开你娘回来看望她,才赶走了董行。董行见我保护着你娘,也就只好离开了。”曲林说到此处,见小羽已经听得入了神。

  “第二年,我就和你娘就生下了你,可是正当你满一周岁的时候,董行带着他的弟子们又来了。我一个人哪是他们的对手,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你娘被他们给抓了起来。我被董行的弟子们给打晕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却发现你娘在我的身边守候着。可是我却发现她的眼睛变得有些蓝,蓝的让我觉得可怕。你娘告诉我,董行和他的那些弟子都被她的醉心迷魂术所控制,已经全部死去了。你娘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她叮嘱我千万不可以把醉心迷魂术的秘密给泄露出去,也不要让陌生人来这里。因为董行还有一个孩子,也许那孩子长大了就会回来报仇也说不定。因为我也不知道董行的孩子长什么样,所以我才会让你不要和不认识的人说话,我怕万一哪一天董行的孩子就来报仇了。”曲林把往事都告诉给了小羽。小羽听后坚强的对曲林回应道:“爹——女儿知道了,可是这醉心迷魂术既然这么可怕,为什么不毁了它呢?”

  曲林听了小羽的话,无奈的叹了口气的解释道:“哎——这本书是你娘师父的心血,也是你娘一生守护的东西,我又怎么忍心毁了它呢。”小羽见曲林又陷入了往事中的忧伤,不禁体贴的说道:“爹——女儿一定会好好保守这个秘密的。”曲林听了小羽的话,心中很是安慰。

  “月儿——”突然之间楚云醒了过来,他双眼看着屋顶,厉声吼道。“云公子,你醒了!”小羽一见楚云醒了过来,激动的走到了他的身边关心道。楚云双眼迷糊的看着小羽,双手捂着头,痛苦的说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梦到那个女子。”小羽知道楚云在梦里肯定见到了什么,镇定的解释道:“云公子,你先静下心来,慢慢想。”楚云照着小羽的说的话,闭上了眼睛,努力的使自己的内心安静下来,可是没过多久,他就又睁开了双眼,看着小羽道:“小羽姑娘,对不起,我静不下心来,不知为什么,我梦到月儿姑娘她遇到了危险,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救她。”

  “云公子,你放心好了,月儿姐姐不会有事的,我刚才还见过她呢!”小羽对楚云真诚的回应道。“小羽——你说刚才月儿姑娘来过这里?”楚云听了小羽的话,激动的双手握着她的手臂,焦急的问道。不知为什么,楚云双手握着小羽的手臂,她竟然心跳了起来。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以前从来都没有过啊。小羽的内心有些凌乱了,但很快她又镇定了下来,她对楚云解释道:“月儿姑娘到水潭底去找回灵草了。”

  “月儿姑娘为什么要去水潭底找回灵草?”楚云焦急的追问道。小羽见楚云着急的模样,不禁解释道:“月儿姐姐想要找到回灵草让你恢复记忆。”楚云一听,立马从床上站了起来,对小羽焦急的说道:“我要去水潭找回月儿姑娘,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去冒这个险。”“云公子,水潭的水很深,你现在刚刚清醒,休息会儿再去吧!”小羽对楚云关心的回应道。

  楚云对小羽摇了摇头,真诚的说道:“小羽姑娘,谢谢你的忠告,我会小心的!虽然我想不起月儿姑娘究竟和我有什么关系,可是我也不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去冒险。”小羽听了楚云的话,不知为什么,她的心里面很担心楚云会遇到危险,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平。过了好久,小羽看着眼神中充满焦虑的楚云,心中知道他在意明月,只好回应道:“云公子,你要小心!”楚云对小羽点了点头后就走出了小木屋。小羽看着楚云离去的背影,默默地发着呆。

  曲林看着小羽的行为,自然是心里知道她对楚云的情义,小羽她从小就没有娘,因此曲林觉得欠她母女俩太多了,现在小羽有些爱慕楚云自然是一件好事,可是楚云的下巴上粘着胡子看上去有些年长,因此曲林也不是很喜欢他,不禁开口对小羽搭话道:“小羽,云公子和那位月儿姑娘的关系似乎非比寻常啊!”小羽听了曲林的话,一时也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微笑着的回应道:“爹——这个女儿自然知道,所以我才想要让云公子恢复记忆,这样他就可以和月儿姐姐在一起了。”“哈哈哈——傻丫头,如果云公子恢复了记忆,只怕他就会离开这里的。”曲林知道小羽和她的娘一样,心地善良,不禁微笑着回应道。小羽听了曲林的话,眼神中透露了一丝忧伤,从容的说道:“爹——女儿只是把云公子当成大哥哥而已,他恢复记忆了,我也替他高兴啊!”“好了,小羽,先不说这个了,你现在也已经长大了,爹现在就把这本《醉心迷魂术》交给你。”曲林说罢,就想要把《醉心迷魂术》交给了小羽。小羽没有从曲林的手中接过只是从容的回应道:“爹,等云公子恢复记忆之后再说吧!”曲林听了小羽说的话,只好先收回了《醉心迷魂术》,和小羽一起等着明月回来。

  “咳——咳——”突然,曲林情不自禁的咳嗽了几声声。小羽看了一眼曲林,只见他竟然咳出了血,不禁扶着曲林焦急的说道:“爹——你怎么了?”曲林对小羽摇了摇手,镇定的解释道:“爹快不行了,你娘在天上等着我,我想你现在也已经长大了,那么我也可以去和她相见了。”

  “爹——你在说些什么呀,我娘已经离开了我,我不想你也离开女儿!”小羽说着说着,伤心的哽咽道。曲林轻轻的抚摸着小羽的头发,慈祥的解释道:“那一年,你的娘虽然用了《醉心迷魂术》里面的法子让董行自己了断,可是她也因此活在了内疚之中,我试着劝她,可却让她更加难受了。你娘最终还是因为郁郁不振而走了,从你娘走后我也每日每夜的思念,如今你已经长大了,我也没有什么好挂念的。”“爹——女儿不让你死,我现在就给你去煮药,你一定会没事的!”小羽焦急的对曲林说罢,就急匆匆的走了出去。曲林看着小羽的焦急模样,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第三十九章 醉心迷魂术的故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