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董行之子的复仇

  江叔见到小羽焦急的走了出去,看着曲林同情的问道:“老爷,你为什么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小姐呢?”“老江啊,小羽就和她娘一样天真,我要是离开了她,你可要替我好好照顾她呀!”曲林对江叔诚恳的说道。“老爷,你和夫人对我有恩,我一定会照顾好小姐的,可是老爷你的身体——”江叔担忧的说道。曲林知道,他的身体最多还能活一个月,所以他才会想在临死之前把《醉心迷魂术》告诉给小羽。曲林现在只能待会儿等小羽煮好了药再悄悄的离开。

  明月一个人来到了水潭边,她看着水潭一眼望不到底,还是镇定的运用了屏气功跳了下去。果然这水潭深不见底,怪不得曲林不让小羽下水呢,不过为了可以治好楚云的失忆,就算是拼了命,明月也要找到回灵草。明月游了五分钟,终于来到了水潭底,她四处张望了一番,也没有见到回灵草,这回灵草究竟生长在何处呢?明月只能往眼睛看不见的远处游去。就这样,又过了五分钟,明月的屏气功已经到了极限,再不找到回灵草,只怕她就会溺水而亡了。明月可不甘心,她必须要找到回灵草才可以,可是这回灵草究竟在哪里呢?

  “月儿姑娘,月儿姑娘——”楚云跑到了水潭边,朝着水潭大声呼唤着。可是楚云呐喊了这么久都没有听到明月的回音,不知怎么的,他的脑海里浮现了明月的身影,他开始焦急起来。楚云也索性“扑通——”一声跳进了水潭。楚云忘记了记忆,因此他也忘记了运用屏气功,他没过多久就溺水昏迷了过去。明月在水潭里待了这么久也已经快要虚脱了,她只能先上岸待会儿再下水寻找。突然之间,在明月的眼前出现了楚云的身体,云哥哥——明月内心深处焦急的唤了一声。明月立马游了过去,用劲了最后的力气拖着楚云上了岸。

  “月儿——”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楚云清醒了过来,焦急的唤了一声。“云哥哥——”明月见楚云清醒了过来,激动的将她紧紧的抱在了一起。“月儿姑娘,你没事吧!”楚云没有推开明月,因为他知道明月一直都住在他的心里面,哪怕是他失去了记忆也无法抹去。两人抱了好久才分开,明月深情的看着楚云道:“云哥哥,你可真傻,你现在已经失忆了,就连武功都忘记了还这么不要命的跳下水潭。”“月儿姑娘,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我听小羽姑娘说你一个人到水潭找回灵草我就担心你。”楚云对明月真诚的解释道。

  “嘻——云哥哥,我从小就善水性,不过要在这水潭底找到回灵草还真是不容易,我待会儿还要再下去找找。”明月看着楚云,只见他粘在下巴上的络腮胡子已经不见了,她不禁“噗呲——”一笑。“月儿姑娘,你怎么了,什么事这么好笑?”楚云不解的问道。“云哥哥,你的胡子都掉了。”明月俏皮的回应道。楚云听了明月的话,不禁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脸疑惑的问道:“月儿姑娘,我不是本来就没有胡子的吗?”明月听了楚云的话,心知他虽然是失忆了,可是一些潜在意识还是在的,或许不用找到回灵草也有办法让他恢复记忆,可是我要怎么做呢?明月陷入了沉思。

  “董大哥,你看,那儿有人,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曲林的下落?”突然在明月和楚云的耳边传来了陌生人的声音,明月好奇的寻声望去,只见这两人一个是男子,另外一个是个女子,这男子身穿蓝衣,也是风流倜傥,而那女子一身黄色的衣裳,披着一头的黑发看上去也是清秀可爱。那男子见了楚云和明月,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双手抱拳恭敬的问道:“二位,在下董举,我和小妹阿凤有事想找曲林前辈,不知二位可否认识?”

  明月听了董举的话,不禁抬头看了他一眼,默默的想到:这两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们要去找曲前辈,而且这山崖这么高,他们又是怎么下来的呢?阿凤见明月有些疑惑,走到了董举的身边道:“这位姐姐,我们不是什么坏人,我们只是有事想找曲前辈而已。”明月一时也猜不透他们来找曲林的原因,故意试探着问道:“二位是怎么到这里的,莫非也是摔下来的不成?”

  “这个就是我们下来的办法。”说着,董举将一把匕首掏了出来,对明月解释道。明月看匕首的刀尖却是完好无损的,不禁留了个心眼道:“是这样啊,那二位为什么要找曲前辈呀,莫非也是找他去治病不成?”“是啊,我的娘亲患了重病,所以我和董大哥才找到了这里,如果这位姑娘知道曲林的下落还请告诉我们。”阿凤对明月焦急的说道。

  “好——我这就带你们过去!”明月镇定的回应道。说罢,明月走到了董举和阿凤的面前,突然她右手抬起,敏捷地在董举和阿凤的胸口上点了穴。“姑娘,你要干什么?”董举被明月封住了穴道,厉声问道。“嘻——这应该我问你们才是,你们两个人鬼鬼祟祟的找曲前辈究竟有什么事?”明月娇气的问道。楚云不知怎么的,突然脑海中浮现了一段又一段他与明月曾经经历过的事,他想要努力的记起来,可是越想要记起来,他的头就越是疼。楚云难忍痛苦的呐喊了一声“啊——”后就晕了过去。“云哥哥——”明月听见楚云晕倒了过去,也不顾董举和阿凤,焦急的跑了过去,幸好楚云只是昏迷而已。

  董举见了,心中盘算了一番对明月镇定的说道:“这位姑娘,我想你的这位云哥哥一定是得了什么病吧,说出来或许我就会帮你治好他的。”明月听了董举的话,不禁心想:这董举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他也会医术不成。“哈哈哈——姑娘,我知道你怀疑我们,可是我们真的不像你想的那样,其实我和阿凤找曲林前辈是想和他在医术方面一决高下的。”董举见明月已经有些动摇了,不禁爽朗的大笑着解释道。明月镇定的站起了身,用咄咄逼人的语气问道:“那你为什么要骗我,你们究竟是怎么来这里的,又是什么人?”

  “姑娘,我刚才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们是用匕首爬下来的呀,怎么,姑娘你还不相信不成。”阿凤听了明月的问话,不满的回应道。明月直接将董举手中的匕首给抢了过来,将匕首放到了阿凤的脖子处,对董举威胁道:“如果你不说实话,那我就只好杀了你的阿凤妹妹!”董举见了,沉默了会儿痛苦的道:“实不相瞒,我是来找曲林报仇的,我的爹就是死在了他的手中。”“董大哥,不可以讲呀——”阿凤见董举想要把事实给说出来,焦急的说道。董举对阿凤镇定的说道:“阿凤,我看这位姑娘也不像是一个不明事理的人。”董举对阿凤镇定的解释道。阿凤听了董举的话后,沉默了,她也觉得明月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希望她能分辨是非。

  明月一听董举的话,不禁充满了疑惑,镇定的问道:“你们和曲前辈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因为他杀了我的父母,所以我必须以牙还牙,我一定要报这个仇!”董举充满愤怒的解释道。明月这么一听一下子也呆住了,这董举的父母和曲林究竟有什么恩怨呢?董举见明月产生了疑惑,愤愤不平的解释道:“为了得到《醉心迷魂术》,我的爹被曲林的夫人,也就是我爹的师妹给迷惑了,最后他就这样死去了。我的义母一直都没有把我爹的往事告诉我,一直到上个月她临走走之前的那一晚。”明月听了董举的话似乎明白了些,但她还是有些不明白,继续问道:“可是你爹为什么要得到《醉心迷魂术》呢?”“因为《醉心迷魂术》是一本可怕的医书,里面有可以控制人的心智,让一个人臣服于他。”董举镇定的解释道。

  “原来如此,曲前辈这么的讨厌我想必也是担心我会为了要得到这《醉心迷魂术》而接近他,既然你和曲前辈有这么大的仇恨,可是你就没有想过冤冤相报何时了吗,放下仇恨岂不是很好。”明月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对董举真诚的奉劝道。董举听了明月的话,冷冷的说道:“你想叫我放弃报仇,哈哈哈——这实在是个笑话,就算我放得下仇恨,那曲林又可放得下!”“这个就包在我的身上好了,我想曲前辈也很想了结这一段恩怨。”明月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充满信心的对董举解释道。明月说罢,将匕首给收了起来,解开了阿凤的穴道。

  阿凤解开穴道之后,立马跑到了董举的面前,紧紧的将他拥在了怀里。明月也不免被他们的真情给打动,又走到了董举的面前,解开了他的穴道。董举解开了穴道之后,松开了阿凤的怀抱,对明月充满歉意的说道:“姑娘,那就一切拜托你了,还请姑娘带我和阿凤去见曲林。”明月对董举点了点头后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楚云道:“可是云哥哥还没有醒,我想等他醒了之后再去。”“哦,是这样啊,不知云公子是患了什么病,能否告诉我呢?”董举对明月好奇的问道。

  “云哥哥他因为救我从山顶摔下来之后就失忆了,听小羽说想要让他恢复记忆就必须要得到回灵草才可以,而这回灵草就生长在水潭的最深处,可是这水潭如此之大,我也找不到。”明月对董举无奈的解释道。董举听了明月的话,沉默了,老实说,他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明月见董举没有回应,镇定的说道:“你们先去曲前辈那里吧,我等云哥哥醒了再过来!”明月说罢,转过了身,往楚云晕倒的方向走去。董举见明月转过了身,双手抱拳的感激道:“姑娘,多谢你了!”明月一时也没有对董举提防,可是刚才他抱拳的那一刻趁机对明月发了一根银针,那银针射中了明月的后背,等明月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

  明月的眼前突然一片灰暗,她的意识渐渐地淡去了,“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阿凤见明月倒在了地上,不禁担忧道:“董大哥,你对她做了什么?”“阿凤,你放心,她只不过是中了我的迷针昏过去而已,等三个时辰之后就会醒的。”董举看着阿凤的眼睛,对她从容的解释道:“我这次是一定要为我爹报仇的,阿凤,你愿不愿意帮助我。”

  “董大哥,你说什么呢,阿凤当然愿意啊!”阿凤说罢,伸出手去牵了董举的手。董举的嘴角浮现了一丝冷冷的笑容,他的左手中有一根银针,那银针正好扎进了阿凤的右手。阿凤的眼前也突然一片灰暗,口中念叨着一声:“董大哥——”也“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董举看着摔倒在地上的阿凤,双眼也变得有些湿润,他对阿凤深情的自言自语道:“阿凤,对不起,我这一次过去说不定会和爹一样的遭遇,我不能让你去冒这个险。”董举说罢,走到了明月的身边,弯腰拿回了匕首,离开了阿凤,沿着路走了。

  小羽在屋子内焦急的等着明月和楚云回来,她也不知道明月能不能找到回灵草。曲林见小羽着急的模样,不禁安慰道:“小羽,月儿姑娘和云公子应该就快回来了,你不要太担心。”“不行——爹,我担心月儿姐姐会出事,我要出去看看——”小羽说罢,站起了身,想要走出小木屋。“小羽,你给我坐下!”曲林见了,对小羽厉声命令道。小羽默默的站了一会儿后对曲林说道:“爹——对不起,女儿这次一定要去看看。”小羽说罢,不顾三七二十一的走了出去。

  正当小羽开门的时候,董举出现在了门口。小羽看着董举,一时愣住了,她惊讶的问道:“公子,你是谁?”“曲林在这里吗?”董举没有回答小羽,冷冷的问道。小羽并不知道董举的真实身份,不解的回应道:“公子,你找我爹有什么事吗?”“原来你是她的女儿,真是太好了!”董举兴奋的一声应道,手中掏出了匕首指着小羽厉声说道:“董行就是我的爹,你现在应该知道我找曲林的原因了吧!”小羽一听,瞬间明白了过来,可是她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她没有因此而感到害怕,镇定的说道:“董公子,我知道你爹是我的娘害死的,可是我娘也因此而内疚离开,我希望你能明白。”“哼——这不可能,我今天既然来了,就不会放过你们!”董举对小羽冷冷的回应道。

  曲林在屋内听到了小羽和董举的声音,他走了过去,见董举正用匕首威胁着小羽,不禁额头上冒出了冷汗,焦急的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伤害小羽?”“爹,他是董行之子。”小羽对曲林解释道。曲林一听,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就连说话也变得结巴起来,他努力使自己镇定的回应道:“董公子,你——你是来报仇的吧,这是我们上一代的恩怨,和小羽——没有什么关系,求你放了她。”“哈哈哈——曲林,我可以放了她,可是你必须得死!”董举冷冷的说道。曲林听了董举的话,眼神中透入出了一丝忧伤,他还是一本正经的回应道:“好,我答应你,是不是我死了,你就可以放了小羽!”“当然——”董举一口答应道。小羽听了曲林的话,不禁眼泪也流了出来,她对曲林哽咽道:“爹,你死了,女儿也不会一个人独活!”“小羽,说什么瞎话,爹都是一把老骨头了,你还年轻,可不能做傻事啊!”曲林对小羽慈祥的说道。

  在小木屋里的江叔见董举正拿着匕首威胁着小羽,心中也是万分担忧。江叔终于按耐不住,趁董举和小羽他们说话时的分心,猛地跑了过去。董举被突如其来的江叔一头撞倒在了地上,但是他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将匕首猛地一甩,正中江叔的脖子,江叔“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地上流出了一滩血水。“江叔——呜——”小羽见江叔被杀,痛苦的呼唤了一声,也忘记了危险,跑到了他的尸体面前,哭泣了起来。董举依然冷酷无情的走到了小羽的身边,一脚将小羽从江叔的身边踢开,低头取出了江叔脖子上的匕首,指着小羽冷冷的说道:“我改变主意了,你们两个人谁都别想活着!”

  “卑鄙——”小羽破口大骂了一声,冷冷的看着董举。曲林见董举如此,沉默了会儿道:“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当年你的爹是怎么死的吗?”“怎么死的,哼——我只知道他是被你的夫人用《醉心迷魂术》里的迷魂术给害死的!”董举冷冷的回应道。曲林听了董举的话,摇了摇头。董举见了,不甘心的吼道:“事到如今,你还没有悔过之心?”曲林看着董举,从容的解释道:“其实你爹的死也是他咎由自取。”

  “哼——你胡说!”董举一声咆哮,双眼冷酷的盯着曲林。曲林镇定的对董举解释道:“你爹在生前一直都很想得到《醉心迷魂术》,他为了得到这本书不惜做出了丧失良知的事情。最后我的夫人为了让他迷途悔过,就把《醉心迷魂术》给了他,可是没有想到,他却陷入其中,最后迷失了自己,在痛苦中死去了。”

  董举听了曲林的话,难以置信的后退了几步,他不愿去相信这个事实。小羽见董举难过,不禁走到了他的面前安慰道:“董公子,你没有事吧?”董举用匕首指着小羽冷冷的说道:“不要在我的面前假惺惺,总之,这次我一定要得到《醉心迷魂术》,然后再杀了你们!”“你真的这么想得到《醉心迷魂术》”曲林镇定的问道。董举对曲林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可不会像我的爹那样被你们害死。”曲林听了董举的话,回应道:“既然你这么想要,那我这就去拿来给你。”说罢,曲林转过了身,走进了小木屋去拿《醉心迷魂术》了。

  董举看着曲林走进了小木屋,心中十分的激动。

第四十章 董行之子的复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