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楚云恢复记忆

  过了会儿,曲林拿着《醉心迷魂术》走了出来,他把《醉心迷魂术》交到了董举的手中。董举毫不犹豫的接过了《醉心迷魂术》把它藏在了胸口的衣服中,他像是着了魔似的大笑道:“哈哈哈——爹,我终于得到了《醉心迷魂术》,你可以安息了。”曲林见董举大意,趁机跑到了他的面前,一手夺过了他手中的匕首。曲林用匕首指着董举历声吼道:“你已经得到了《醉心迷魂术》,那么请你现在就滚?”

  董举反应了过来,用冷冷的眼神看着曲林说道:“曲林,你难道忘记我说过的话了吗,我会亲手杀了你!”曲林临危不惧的回应道:“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执迷不悔,我今天就算拼了命也要阻止你!”曲林说罢,将匕首刺向了董举,董举一个转身就夺去了曲林手中的匕首,而他却只是因此而割伤了手腕。

  董举的手紧紧的握着匕首,指着曲林吼道“去死吧!”董举说罢,猛地将匕首刺向了曲林。

  “等一下——”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了明月的说话声,只见她背着昏迷的楚云施展轻功飞到了曲林的面前。“月儿姐姐,你来了,太好了!”小羽一见明月过来,激动的说道。明月没有说话,看着小羽说道:“小羽妹妹,替我照顾好云哥哥!”小羽听罢,走到了明月的身边,从她的手中接过了楚云。小羽看了一眼楚云,突然她发现他下巴上的络腮胡子不见了,不知怎的,她竟然看的呆住了。“小羽妹妹,你怎么了?”明月见小羽发呆,不禁担忧的问道。“哦,月儿姐姐,我没什么。”小羽反应了过来,随口应道。于是小羽就扶着楚云走进了小木屋。

  曲林见明月出现在眼前,惊讶的问道:“你怎么会这么快就醒过来?”明月对曲林摆了个鬼脸,笑着道:“嘻——因为我猜到你不是真的想要放下仇恨,所以早就有了防备,你毒针的毒早就被我的内力给压制了。”“没想到你竟然内力如此深厚。”董举听了明月的话,冷冷的回应道。“董公子,你之前不是说要放下仇恨吗,难道你就这么的仇恨曲前辈?”明月镇定的问道。董举听了明月的话,双眼透入出了一丝冷冷的杀气道:“没错,总之,我是不会放下这段仇恨的,我今天来就是要报仇,希望姑娘不要阻止我!”

  明月从容的对董举说道:“我过来就是要来劝你放下仇恨的,而且有我在也不会让你伤害曲林前辈。”“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阻止!”曲林愤怒的吼道。明月听了曲林的话,镇定的伸出了手,运用内力将曲林手中的匕首吸到了自己的手中,娇气的说道:“那现在呢?”“你——”曲林不甘心的大声吼道,他万万没有想到明月的武功竟然会如此之高,可是他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也不顾自己是不是明月的对手,一拳向她打了过去。明月一手接住了董举的手,真诚的劝道:“董公子,请你不要再这样!”董举听了明月的话,他想起来藏在衣服里的《醉心迷魂术》,他已经想到了办法,他假装成悔意的模样道:“我今天就看在姑娘的面子上放过你们。”明月听了董举的话,松开了他的手道:“你走吧,我想你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想想。”董举没有去理睬明月,沉默的离开了。

  曲林看着董举离开,突然想起了他拿走了《醉心迷魂术》不禁担忧道:“糟了,董公子拿走了《醉心迷魂术》,月儿姑娘,我担他会和他爹一样迷失自己,月儿姑娘,你能去把它拿回来来吗?”明月虽然不清楚《醉心迷魂术》是有多么的可怕,但是她见曲林如此的担心,就明白这本医书的重要性,镇定的对曲林回应道:“曲前辈,你放心,我这就去帮你拿回来。”“啊——”突然小木屋里面传来了楚云的尖叫声。明月不禁焦急的唤了一声“云哥哥——”就往小木屋里面跑去。

  楚云的脑海中浮现了一段又一段的情景,他想想起这些片段来,可是他的头也因此胀痛起来。楚云刚才尖叫了一声之后,小羽也担心的抱紧了楚云,楚云此时已经失去了意识,没有推开小羽。小羽和楚云拥抱的这一幕正好被冲进屋子的明月看到了,明月的眼角情不自禁的流出了泪水。“月儿姐姐——”小羽看到了明月,立马松开了楚云解释道:“对不起,月儿姐姐,我刚才——”还没有等小羽把话说完,楚云又晕了过去。小羽轻轻的将楚云放倒在了床上,看着明月继续说道:“云公子或许是因为刚才溺水的原因,现在他脑子里一定很乱。”

  “小羽,你很担心云哥哥吗?”明月冷不丁的问道。小羽被明月这么一问,不禁红了小脸,羞答答的轻声说道:“月儿姐姐,我只是担心云公子而已,没有其它的想法的。”明月也是个女子,她又怎么会不了解小羽对楚云的情义,而且小羽也这么的在乎他,她真诚的对小羽说道:“小羽,我要去找董举拿回《醉心迷魂术》,云哥哥就有劳你照顾了,你在这里等着我。”明月说罢,走出了小木屋。

  董举拿着《醉心迷魂术》离开之后,来到了水潭的方向,他见阿凤还没有醒过来,就蹲了下来,翻开了《醉心迷魂术》。可是《醉心迷魂术》里面什么内容都没有,怎么会这样呢,难道他被骗了,董举握紧了拳头,猛地将《醉心迷魂术》扔到了水中。此时明月也正好赶了过来,他见董举疯狂的模样,又见他的手中已经没有了《醉心迷魂术》一时也纳闷了。明月走到了董举的面前,不解的问道:“董公子,怎么了,你的《醉心迷魂术》呢?”

  “哈哈哈——没想到我竟然会和我的爹一样倒霉,看来这个仇我是报不了。”董举苦笑着说道。明月也不明白这其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对董举真诚的说道:“董公子,冤冤相报何时了,你要是一定要去杀了曲林前辈,我也不会阻拦。”“姑娘,你这是在成全我吗?”董举冷冷的回应道。明月同情的回应道:“董公子,我只是觉得你可怜,一辈子都活在仇恨之中,就算你真的杀了曲林前辈又能怎么样呢?”“是啊——你说的没错,我的爹因《醉心迷魂术》而死,本以为我可以完成他的心愿拿到这本书,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假的。”董举无奈的说道。明月听了董举的话,见水潭上漂浮着那本《醉心迷魂术》,就二话不说的施展轻功去取了过来。

  明月看着湿了的《醉心迷魂术》,打开看了一眼,没想到里面竟然出现了字,不过明月不懂医术,因此也不是很看得懂。明月将《醉心迷魂术》递给了董举说道:“董公子,你现在再看看!”董举接过了明月手中的《醉心迷魂术》打开看了一下,果不其然,里面写了怎么迷惑人的方法。董举被《醉心迷魂术》里面的内容深深的吸引了,渐渐地,他失去了理智,双眼也变得暗淡起来。明月见董举深入其中不可自拔,立马一掌将董举打倒在了地上。大声说道:“董公子,你没事吧?”

  董举被明月的一掌给打的清醒了过来,他的额头上也因此冒出了冷汗,慌张的说道:“原来这《醉心迷魂术》真的是这么的可怕,现在我终于相信了我爹会死的原因了,没想到这本书竟然是这么害人的东西,那我还要来做什么。”说罢,董举将《醉心迷魂术》给撕成了两半,扔到了水潭之中。

  “董公子,你现在明白了!”曲林也走了过来,对董举说道。董举看着曲林,眼神中的仇恨已经消失不见了,他镇定的回应道:“曲林,我只有一件事想不明白,既然《醉心迷魂术》这么的可怕,你为什么还要守护着它呢?”“因为它是我娘子留些来的遗物,我舍不得把它摧毁,而且我也猜到你一定会来报仇的,本来我也不会把它给你,可是你和你爹一样执着,所以我只能把它交给你。不过交给了你之后,我又担心你会像你爹一样被《醉心迷魂术》里面的东西给迷惑,所以我就叫月儿姑娘过来了,幸好你没有事,那么我想你爹也可以安息了。”

  董举听了曲林的话,终于承认了真相,当初他爹因为《醉心迷魂术》入了魔,可是曲林却没有救他,虽然说是他咎由自取,可是曲林一辈子都活在了内疚之中,他想到这里,也没有了怨恨。阿凤此时正好也醒了过来,她一醒来看到董举,就将他紧紧的抱住,哽咽道:“董大哥,你没事太好了,我真的好担心你!”

  “阿凤,没事了,一切都没事了。”董举也紧紧抱着阿凤安慰道。董举和阿凤的这一幕触动了明月,也不知道楚云怎么样了。过了会儿,董举松开了阿凤,对明月和曲林说道:“我和阿凤要走了,曲林前辈,我已经原谅了你,希望你不要活在内疚之中。”董举说罢,牵着阿凤的手转身离开了。明月看着董举和阿凤离开的身影,冷不丁的问曲林道:“曲前辈,这山底有通往外面的路?”曲林对明月摇了摇头道:“并没有。”“那他们怎么离开,我都忘了问他们是怎么来这里的。”明月焦急的回应道。

  曲林看着明月,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这崖底不仅只有他和小羽他们,在远处靠近山壁的地方还有一个人家,他在那一年把年幼还不懂事的董举交给了那户人家。曲林还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给了他的养父母,在临走之前他拜托他们,一直要保守这个秘密,除非他们老了要离开人世了。所以在董举的养父母临终前告诉了董举他的身世,他们原本以为告诉他身世会让他好过些,可是却没有想到带给了他更多的痛苦。或许是董举的养父母本来就是与世无争的人,不懂这些吧,不过董举毕竟是由他们抚养而大,因此也能放下这段仇恨。

  明月从董举的眼神中看出了些什么,虽然她不知道事情的所有来龙去脉,但是现在一切都风平浪静了,她也不禁松了口气。明月想起了楚云,也不知道现在楚云怎么样了,想罢,明月焦急的往小木屋而去。“扑通——”正当明月离开之后,曲林跳入了水潭自尽了,明月听到了曲林的跳水声立马转过了身,施展轻功飞到了水潭上将曲林救了上来。可是曲林已经昏迷不醒了,明月担心他会出事,就连忙运用内力灌输给了他。

  过了半个时辰,曲林终于醒了过来,他见明月替他灌输内力,内疚的说道:“月儿姑娘,你为什么要救我?虽然董公子原谅了我,可我还是很自责。”“曲前辈,你若是走了,小羽妹妹一个人怎么办?”明月关心的问道。“哎——实不相瞒,月儿姑娘,我在年轻时就受了严重的内伤,活不久已,我不想让小羽看着我离开她。”曲林无奈的说道。明月充满信心的回应道:“曲前辈,你放心吧,我会有办法治好你的内伤的,而且还有小羽妹妹也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不是吗?”曲林对明月摇了摇手道:“没有用的,不过在我临死之前,我倒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曲前辈请说,我一定会帮你完成。”明月坚定的回应道。曲林从胸口的衣服里取出了一本医书,道:“其实这本《清心药典》才是真正的宝贝,请你把它交给小羽。”明月接过了《清心药典》,镇定的回应道:“曲前辈,你说什么呢,我这就带你回去!”曲林没有理睬明月,只见他闭上了眼睛,又晕了过去。明月并不慌张,连忙将曲林背着往小木屋的方向而去。

  且说明月刚才离开了小木屋后没多久,楚云就醒了过来。小羽见楚云醒了过来,激动的说道:“云公子,你醒了!”“小羽姑娘,我的头好痛,我的脑海里一直都会出现月儿姑娘,我是不是真的和她有关系啊?”楚云手摸着头,痛苦的说道。“云公子,你先喝了这碗药再说吧!”小羽说罢,指着桌子上的一碗药。楚云站起了身看了一眼屋子,焦急的问道:“月儿姑娘呢,我一定要向她问清楚,不然我会一直这样痛苦的。”

  “云公子,月儿姐姐在你的心中真的有这么重要吗?”小羽双眼含着情愫的问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月儿一直都活在我的心里,虽然我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但就是不能忘记。”楚云对小羽真诚的解释道。小羽听了楚云的话,终于明白了,他对明月的这份情义,她决定成全他们。小羽想到了一个办法,那个办法她以前都没有用过,但是现在她也愿意为了楚云牺牲。小羽下定了决心,对楚云说道:“云公子,你想恢复记忆吗?”“当然想了!”楚云毫不犹豫的回应道。小羽听了楚云的话,没有说话,她沉默了,因为想要让楚云恢复记忆也许只有和他换心的办法了,但是这样实在是太危险了。其实小羽把楚云留在身边,一开始是想要治好他的失忆的,但是后来她却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楚云。所以她又把治好他的失忆当成了留住他的借口,不过小羽的药也不是没有用处,至少楚云每次喝药都会梦到明月。

  小羽想通了,既然楚云不喜欢她,留下来又有什么意思呢。楚云见小羽在发呆,不禁离开了床,他看到小羽放药的桌子边上有一个镜子,他走到了桌子边上,情不自禁的拿起了镜子。楚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突然脑海中所有的零碎片段都连接在了一起,他想起了所有的事情。楚云回头看着小羽姑娘,激动道:“小羽姑娘,我都记起来了。”“云公子,你都记起来来!”小羽也因此兴奋的跳了起来。“小羽姑娘,其实我叫楚云,月儿在哪儿?”楚云看着小羽真诚的回答道。

  小羽知道楚云在意明月,回应道:“她去拿《醉心迷魂术》现在还没有回来。”“小羽妹妹,快救救曲前辈!”正在这个时候,明月背着曲林走了进来。小羽看着晕倒的曲林,不禁担忧的失声喊道:“爹——”小羽跑到了明月的面前,用双手接过了曲林,她发现曲林还有一丝的气息。楚云也走到了小羽的身边,帮助小羽将曲林放倒在了床上,立马运用内力替他驱除寒气。明月见楚云施展内力,心中已经明白了,他恢复了记忆,不过现在救人要紧,她也没有和楚云多说。明月想到了《清心药典》,她把《清心药典》交给了小羽,说道:“小羽妹妹,这是曲前辈让我交给你的。”小羽接过了《清心药典》,担忧的哭泣道:“爹——你一定要坚持住,女儿给你去煮药。”小羽说罢,走了出去煮药。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小羽煮好了药走进了小木屋,只见曲林已经醒了过来。曲林见小羽进来,面带微笑的说道:“小羽,这次多亏了有楚公子,我的内伤已经没有了大碍。”“爹,女儿不懂!”小羽不明白为什么曲林会有内伤。曲林对小羽叹了口气的解释道:“哎——这是在我认识了你娘之后,董行请来的江湖高手打伤的,不过幸好你娘用毒针把那个高手给毒死了,不然我们都会被那高手杀死。只是没有想到我在那之后被打伤的伤口一直都会隐隐作痛,而这一次却是痛的生不如死,我看你已经长大就不想让你为我难过,跳下了水潭,不过我也是大难不死,月儿姑娘把我救了回来,而楚公子的内力却把我给治好了。”

  小羽看着楚云感激道:“楚公子,谢谢你!”“小羽姑娘,我也很感谢你这些天来对我的照顾。”楚云谦虚的回应道。明月看着楚云柔情的道:“云哥哥,你现在恢复了记忆,我们也该离开这里了,不然燕虹掀起江湖大乱可就不好了。”楚云听了明月的话,对小羽和曲林双手抱拳感激道:“那我们告辞了!”楚云说罢,牵着明月的手走出了小木屋。

第四十一章 楚云恢复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