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黄衣使者的决策

  “楚云,你这么厉害的身手,为什么要和我作对?”韩丘不满的一掌击向楚云厉声问道。楚云镇定的一掌化解了韩丘的招式,镇定的回答道:“我不是和你作对,我是不想让江湖大乱!”“哼——说的倒是冠冕堂皇,你现在连自身都难保!”韩丘不屑的说道。韩丘利用轻功飞到了半空之中,停止了对楚云的攻击,看着那群江湖人士气喘吁吁的命令道:“给我把楚云给擒住!”说罢,那群江湖人士一拥而上的向楚云围攻而去。楚云已经没有多少的内力了,他乏力的抵挡着,支撑着。

  楚云的意识开始模糊了,他的身体快要站不稳了。“快救楚少侠!”正在这个时候,黄护法率领了水仙宫的人赶了过来。黄护法见到楚云和被围攻,对水仙宫的弟子们一声命令。水仙宫的弟子们听后,一拥而上围了上去解救楚云和明月。

  韩丘见了黄护法,咬紧了牙关,施展轻功飞到了他的对面,恶狠狠的道:“原来是水仙宫的黄护法,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正是我想问你的,这一代都是我们水仙宫的地盘,你一个副武林盟主在这里干什么,想要杀人灭口吗?”黄护法冷冷的一口回道。

  韩丘听了黄护法的话,很是不满,他轻蔑的说道:“你想和我斗吗,你还嫩了点!”“是吗,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我今日就要擒了你,好让我们宫主也坐坐这武林盟主的位置!”黄护法说罢,一掌击向了韩丘。韩丘的内力已经所剩无几,他哪是黄护法的对手,五十回合之后就被黄护法一掌击倒在了地上。那群江湖人士见到韩丘倒地,都停下了手。其实他们和水仙宫的人混战在一起也没有占到便宜,双方都停下了手。那一个挟制明月的黑衣人也见势松开了手。楚云见了,立马走到了明月的身边,搀扶着她走到了黄护法的身边。

  黄护法见到楚云和明月安然无恙,不禁微微笑了笑的道:“楚少侠,你们没有什么大碍吧?”“多谢黄护法相救,我们没什么!”明月对黄护法笑道。明月从黄护法的眼神中看得出,他是有求于他们的,就是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她只好见机行事。“没什么就好,你们是不是想去见我们宫主?”黄护法对楚云和明月问道。楚云听了黄护法的提问,点了点头,真诚的说道:“我们的确想见宫主,有很多的事情要告诉她!”

  黄护法听了楚云的话,毫不犹豫的回应道:“那好,等我杀了这韩丘,就带你们回去!”黄护法说罢,右手汇聚了一股强大的内力。“黄护法,韩丘他虽然可恶,但还不至于夺他性命!”楚云听了黄护法的话,焦急的替韩丘求情道。黄护法听了楚云的话,不满的摇了摇头的说道:“楚少侠,你要明白,留着他的命,以后我们都不会有平静的日子过!”明月听了黄护法的话,看着受了重伤的韩丘,对楚云说道:“云哥哥,黄护法说的很对,韩丘的命决不能留!”

  那群江湖人士见黄护法想要杀了韩丘,他们也不敢去救他,只得站在那里看着。楚云听了明月的话,闭上了眼睛,沉思了起来,他走到了韩丘的面前郑重的说道:“韩丘,如果我们放了你,你以后会放过我们吗?”“哼——楚云,别以为你现在有水仙宫的人为你撑腰就可以和我谈条件,我的伟大梦想的实现就必须要死很多人!”韩丘傲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气喘吁吁的看着楚云厉声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去死吧!”黄护法听了韩丘的话,愤怒的运起了内力,一掌击中了他的胸口,韩丘“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楚云见韩丘倒地,立马飞奔了过去看了看,只见韩丘还有一丝气息。黄护法见韩丘还有气息,对楚云说道:“楚少侠,快给我让开,我要杀了他以绝后患!”明月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她焦急的对黄护法说道:“黄护法,等一下,韩丘不能杀!”

  黄护法停住了手,不解的问道:“明月姑娘,怎么连你也不想让他死,之前不是说他活着我们都不会有平静的日子过吗?”“的确,留他一命我们都不会有平静的日子,但是若是他真的死了,江湖才会真的大乱!”明月对黄护法解释道。“月儿,我不太明白!”楚云听了明月的解释,疑惑不解的问道。“他死了江湖上必然会出现更多的人想要争夺武林盟主这个位置,虽然韩丘这人自命不凡,但是他活着至少不会使江湖大乱。”明月对楚云和黄护法解释道。黄护法听了明月的解释,低头沉思了会儿,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哎——确实如此,但这与我又何干,江湖上的人争夺武林盟主,我们水仙宫就看个热闹,有何不可。”

  “黄护法,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呢?”楚云不满的问道。黄护法听了楚云责问,镇定的解释道:“我是水仙宫的黄护法,宫主待我情同母子,我只维护水仙宫的利益,如果你们要阻止我杀了他,那我只好先杀了你们!”楚云听了黄护法的话,不禁咬紧了牙关,他现在内力已经所剩无几,自然不能阻止黄护法,更何况明月的内力也没有恢复,难道他们就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韩丘被杀死。楚云想了很久,他看着那群江湖人士说道:“各位大侠,还请你们保护好韩盟主!”

  那群江湖人士听了楚云的话,也振作起了精神,那个穿黑衣的中年男子看着黄护法对他大声说道:“黄护法,我们誓死保护韩盟主!”“哼——简直是不自量力,给我灭了他们!”黄护法听了之后,对那群水仙宫的弟子历声命令道。楚云和明月看着两群人斗在了一起,心里很是着急。黄护法抓住了时间,施展轻功来到了楚云的面前,一掌将他打飞了数米。黄护法打飞了楚云之后,看着虚弱的韩丘,冷冷地道:“韩丘,看现在谁还能救你!”

  “小白——”明月见了,立马唤了一声“小白”,只见“小白”飞奔而来。明月猛地一跃坐上了“小白”,“小白”在明月的牵引下,飞奔到了黄护法的面前。黄护法一时来不及反应,被“小白”的马腿踢飞了数米。明月趁机将韩丘背上了马背,又来到了楚云的面前。楚云还有一丝力气,明月牵着他的手坐上了马。黄护法见了,大吼一声:“快给我包围住他们!”可是水仙宫的弟子和江湖人士斗在了一起,无法分身。黄护法可不气馁,他抖擞精神施展轻功追了过来。

  明月见了,立马一拍马,“小白”飞奔而去。黄护法可不是好惹的人,他紧追其后,始终没有放弃。水仙宫的弟子和那群江湖人士斗得你死我伤,谁都占不到便宜,他们见黄护法和楚云他们都已走远,索性都停了下来,各自散了。

  明月坐在马背上,向后忘了一眼,只见黄护法在后面紧追不舍,心中有些佩服他的执着。如果总是这样一直逃也不是个办法,对了,索性就奔向水仙宫。明月知晓,水仙宫的大小事务都由黄衣使者来管理,想必她是个明事理的人。明月想罢,骑着“小白”来到了水仙宫的门前。门前的水仙宫弟子见到楚云,不禁吃惊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快,我们有事见你们的黄衣使者!”明月跳下了“小白”,对那弟子焦急的说道。

  楚云拖着昏迷不醒的韩丘也下了马匹。那弟子见楚云身后还背着一个人,仔细看了看,不禁吃了一惊的后退了几步,用颤抖的语气道:“他——他是韩丘?”“先不要问这么多,快带我们去见黄衣使者!”明月对那弟子厉声命令道。“那可不成,我们水仙宫可不能随随便便让你们二位进去。”那弟子坦诚的回应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只有硬闯了!”明月说罢,一脚将那弟子踢到在了地上,趁机跑了进去。水仙宫内通往内堂的小道上全是水仙宫的弟子,他们见到明月进来,把她给围了起来。楚云担心明月有事,拖着韩丘走了进来。那群弟子见到楚云拖着受伤的韩丘走了进来,不顾三七二十一的包围住了他们。明月向内堂大声喊道:“黄衣使者,我们有事见你!”

  黄衣使者者此时正在内堂的座椅上休息,她听到了明月的呐喊声,不禁好奇的走了出去。黄衣使者见水仙宫的弟子们围着楚云和明月,她对那群弟子命令道:“都给我退下!”“遵命,黄衣使者!”那群弟子恭敬的退了下去。

  “黄衣使者——”正在这个时候,黄护法满头大汗的跑进了水仙宫,对黄衣使者焦急的唤道。黄护法见楚云和明月拖着韩丘竟然来到了水仙宫,不禁冷冷地大笑道:“哈哈哈——你们竟然自投罗网!”“黄护法,我让你带领弟子们出去探听这些日子江湖上的事情,你怎么自己一个人跑了回来!”黄衣使者没有理会黄护法的话,不满的盯着他的眼睛,厉声问道。“启禀黄衣使者,我打听到了江湖上的很多事情,而且你看看这两人是谁?”黄护法手指着明月和楚云对黄衣使者解释道。

  黄衣使者听了黄护法的话,定睛看了一眼楚云和明月,她和楚云、明月毕竟有过一面之缘,她想起了他们,不禁面露诧异的表情,但很快,她又镇定了下来。黄衣使者略有所思的问黄护法道:“我自然认得他们,怎么了,黄护法,你和他们有什么过节吗?”“黄衣使者,你再看看楚云拖着的人就明白了。”黄护法对青衣使者回应道。黄衣使者走到了楚云的身边,看了一眼韩丘,不禁愣住了,她的脑海里浮现了很多的问号。明月见了,立马对黄衣使者解释道:“黄衣使者,事情是这样的……”明月把事情全部告诉给了黄衣使者,黄衣使者听了之后低头冥思了起来。

  “黄衣使者,你可不能心软放了韩丘啊!”黄护法对黄衣使者焦急的说道。黄衣使者缓缓的抬起了头,看着焦急的黄护法解释道:“黄护法,我知道你对我和义母忠心耿耿,但是这件事我还是同意明月姑娘的看法,我们不能杀了韩丘。”“黄衣使者——”黄护法听后,不禁双手抱拳,焦急的劝道:“黄衣使者,我们不能放虎归山啊!”“黄护法,有什么后果,我会承担,你也累了,下去休息吧!”黄衣使者对黄护法命令道。

  黄护法听了黄衣使者者的话,沉默的低下了头,他是了解黄衣使者的性格的,他只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走了出去。明月见黄护法走远,对黄衣使者钦佩的说道:“没想到黄衣使者姑娘还这么明事理。”“明月姑娘,你谦虚了,我比起你来还是差了一点,如果不是你对我说了杀死韩丘的后果,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黄衣使者谦虚的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们来水仙宫该不会只有这么一件事吧?”

  楚云刚想说出来水仙宫的目的,就被黄衣使者示意停住,她对楚云和明月热情的说道:“我看二位今天也累了,先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黄衣使者说罢,朝内堂里的弟子命令道:“带二位去休息,给韩丘去找一个大夫过来!”说罢,一个弟子跑了出去找大夫了,另一位领着明月和楚云去休息了。

  那弟子领着楚云和明月来到了一间房间,打开了房门,只见里面只有一张床。楚云看了之后,不禁对那弟子说道:“这位兄弟,还有其它的房间吗?”那弟子对楚云无奈的摇了摇头解释道:“二位,我们水仙宫弟子很多,只有这么一间空房,还请二位见谅!”“没关系啦,我们就住这间好嘞!”明月深情的看着楚云的眼睛,对那弟子说道。“那好的,如果二位没有什么事,我就先下去了。”那弟子回应道。明月看着一本正经的楚云道:“云哥哥,你要是嫌弃就睡外面咯!”“月儿——”楚云深情的看着明月,唤了一声。那弟子见楚云和明月暧昧,悄悄的走开了。“不要说话,我们先进屋!”明月说着牵着楚云的手走进了房间。

  楚云被明月牵了进来,他镇定了下来,经历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可不想再次错过明月。这一晚,楚云和明月终于睡在了一起,没有人会知道那一夜他们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因为他们都已进入梦乡的时候,楚云和明月的房间还有唏嘘的声音传来。

  就这样,第二天到来了,楚云穿上了衣服,起了床。经过短暂的休息,他的内力已经恢复了一大半。明月见楚云起来,也穿好了衣服下了床。明月激动的看着楚云说道:“云哥哥,我的内力恢复了!”“月儿,那太好了,这样你就可以保护好自己了!”楚云听后也很是欣慰。“云哥哥,我们去见黄衣使者吧!”明月听了楚云的话,对她笑盈盈的说道。楚云对明月点了点头,两人走出了房间,往内堂而去。

  楚云和明月来到了内堂,只见内堂里空无一人,明月不禁打了个寒颤,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正在楚云和明月疑惑的时候,燕虹面露愤怒表情的走了出来,在她身边的是黄护法和黄衣使者。明月偷偷看了一眼黄衣使者的眼神,只见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奈,她又见到黄护法得意的笑容,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燕虹盯着楚云和明月看了一眼,盯着黄衣使者的眼睛厉声说道:“小莲,这两人是什么人,我不是说过不能让随随便便的人进来吗?”“启禀义母,这位就是小女经常对您提起的少年英雄楚云,另一位也是女中豪杰的明月姑娘!”黄衣使者手指着楚云和明月的对燕虹解释道。黄护法听后,在傍边煽风点火道:“宫主,黄衣使者让他们留在水仙宫里也没什么关系,可是她还把韩丘也留了下来!”

  “什么,韩丘——”燕虹听了黄护法的话,不禁诧异的问道。“正是韩丘,韩丘这伪君子,我本来想一掌打死他的,可是黄衣使者执意要留他一命,所以属下才来打扰您的修炼!”黄护法对燕虹解释道。

  原来黄护法天一亮就来到了密室里去见燕虹。本来燕虹在密室里修炼血於魔攻,也没有见他,但听到他说黄衣使者违背着她收留外人,她就气不过走出了密室。正好黄衣使者此时也来密室看望燕虹,她见燕虹气冲冲的走了出来,而且在她身边的黄护法也是一副狐假虎威的模样,就猜到他去打小报告了。燕虹和黄衣使者碰了个面,她没有指责她,只是淡淡的说道:“小莲,先随我出来!”“是,义母!”黄衣使者不敢违背,只好低头跟着来到了内堂。

  燕虹听了黄护法的话,不禁面露可怕的表情盯着黄衣使者,厉声道:“小莲,你给我跪下!”黄衣使者听了燕虹的话,只好“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第四十三章 黄衣使者的决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