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小莲誓死救韩丘

  黄衣使者看着燕虹,流出了真挚的眼泪,她对燕虹解释道:“义母,请听小莲解释!”“哼——有什么好解释的,亏我还这么的信任你,你竟然收留韩丘!”燕虹愤怒的吼道。

  “义母,韩丘虽然是罪大恶极,但他好歹也没有对我们水仙宫怎么样,他只是一心想要做好武林盟主的位置,让江湖太平,我们救他一命,他一定不会来打扰我们的!”黄衣使者对燕虹解释道。“宫主,您可不要听黄衣使者的话,这韩丘就是一个乱世枭雄,他容不得江湖上存在威胁到他的势力。”黄护法听了黄衣使者的话,立马反驳道。燕虹听了两人的话后,大声吼道:“好了,你们两个都不要再说了,让我好好静一静!”说罢,燕虹闭上了眼睛沉思了。

  明月看着一脸无助的黄衣使者,就猜到燕虹可能会听黄护法的意见杀了韩丘。这也不能怪黄护法的不对,他也是为了水仙宫,只不过他算是愚忠类型的人。明月想罢,靠近了楚云的耳边,轻声问道:“云哥哥,以你的武功有没有把握斗过燕虹?”楚云听了明月的话,沉默了,他感觉到燕虹的内力深不可测,而且她是八大高手中排名第三的人,试问楚云怎么会有把握打赢呢?明月见到楚云沉默,也只好静观其变。

  过了片刻,燕虹睁开了双眼,她看着黄衣使者厉声问道:“韩丘现在在哪里?”“义母,韩丘在我的房间里躺着!”黄衣使者轻声说道。黄护法听了黄衣使者的话,不禁触动了心里,她默默的看了黄衣使者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柔情和怨恨。黄衣使者是知道黄护法对她的情义的,可是她却一直把他当做大哥哥一样看待,她一直都想找个机会告诉他,可是又担心他会因此而伤心难过。“什么——小莲,你竟然——竟然把一个陌生男子带进自己的房间,而且这人还是韩丘,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燕虹听了黄衣使者的话,愤怒的一挥衣袖,伤心的说道。

  黄衣使者突然向燕虹磕了一个响头,真诚的解释道:“对不起,义母,韩丘现在伤势严重,所以女儿也顾不了这么多——”燕虹猛地一挥手,示意黄衣使者停嘴,双眼冒着愤怒的光芒厉声道:“不要说了,小莲,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本来我还想把宫主的位置留给你,现在看来是我太看重你了!”黄衣使者听了燕虹的话,不禁流出了伤心的眼泪,哽咽着道:“义母,对不起,女儿从来都没有背叛过您,只是韩丘真的不能杀!”

  燕虹看着流着眼泪的黄衣使者,心里也有些不忍,她仔细想了想她的话也觉得很有道理,但是燕虹这个人就是喜欢和老天爷斗,她冷冷地对黄衣使者说道:“小莲,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是再为韩丘说情,我就连你也一起杀了!”黄衣使者听了燕虹这番话,眼神中透入出了无奈和绝望,她用手抹去了眼角的泪水,沉默了。

  “宫主,你怎么这么不明事理,你可知道当年的一些事情!”明月见了这般情景,忍不住的对她说道。

  燕虹听了明月的话,不屑的看了她一眼道:“哼——当年的事情,看来你们对我还知道的不少!”“对啊,我们不仅知道您和元江前辈的事情,还知道您和陆遥之间的一些事情呢?”明月故意俏皮的说道。“你说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燕虹听了之后,不禁惊讶了。明月看着燕虹惊讶的表情,知道她是来了兴趣,或许告诉她那些陈年往事还能让她放下一切,不杀韩丘。想罢,明月对燕虹故装神秘的说道:“这个吗,这里这么多人,我也不好说啊!”

  “没关系,你尽管说出来!”燕虹看了一眼黄护法和黄衣使者,不动声色的说道。“好吧,既然这样,我就大胆说了,其实当年对你做出不轨之事的并不是元江前辈,而是鲁雹!”明月对燕虹镇定的解释道。燕虹听了明月的话,不禁激动的大声吼道:“原来是他,我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燕前辈,鲁雹前辈他也为这件事后悔莫及,不仅出了家,如今已经圆寂了,您辜负过的陆遥前辈也已经放下了仇恨!”明月对燕虹缓缓的解释道。“你说什么,陆遥?”燕虹想起了一些往事,焦急的追问道。明月对燕虹镇定的解释道:“正是陆遥前辈,就是他四处去江湖兴风作浪把罪名加在你们水仙宫的头上,如今他已经放下仇恨,退隐江湖了!”

  燕虹听了明月所说的话,不禁冷冷地笑了笑,她看着明月轻蔑的说道:“哈哈哈——你特意来告诉我这些,是不是也想让我放下这一切退隐江湖?”“义母,明月姑娘只是把当年的真相说出来而已,她并没有这个想法!”黄衣使者为明月辩护道。“小莲,难道连你也想劝我!”燕虹听了黄衣使者的话,愤愤不平的说道。

  “义母,您难道忘了当初创建水仙宫的宗旨吗?”黄衣使者对燕虹提醒道。燕虹听了黄衣使者的话,冷冷地看了一眼黄衣使者愤怒的吼道:“小莲,你现在的心里面究竟还有没有我这个义母?”“小莲的心中当然有义母啊!”黄衣使者真诚的回应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帮着外人来劝我!”燕虹冷冷地问道。

  黄衣使者听后,眼神中透露出了一股无奈,她解释道:“义母,楚少侠和明月姑娘也是为了您好,他们都希望您可以放下仇恨。”燕虹听了之后,固执的看着黄衣使者冷冷地威胁道:“小莲,你再说一遍试试?”“义母,女儿真的好希望义母您可放下仇恨!”“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要背叛我!”燕虹听了小莲的话,不禁像发了疯似的咆哮起来。“义母——你怎么了?”黄衣使者看到燕虹如此可怕的行径,不禁担忧起来,焦急的问道。“小莲,你太让我失望了,我要让你死!”燕虹双眼狠狠的盯着黄衣使者厉声说道。说罢,只见燕虹右手汇聚了一股强大的内力,一掌击向了青衣使者。

  正在这个危急时刻,黄护法挡在了黄衣使者的面前,用身体替黄衣使者挡住了这一掌。黄护法的胸口被燕虹的掌风震的断了几根经脉,他的口中吐出了鲜血。“黄护法,连你也要背叛我吗?”燕虹见到黄护法护住了黄衣使者,冷冷地问道。“宫主,我这一生只为小莲和水仙宫而活,我不会背叛水仙宫,但我也不允许您杀了她!”黄护法捂着胸口镇定的回应道。

  楚云和明月听了黄护法的这番话,不禁对他投去了尊敬的目光。楚云镇定的走到了黄护法的身边,看着燕虹说道:“燕前辈,还请您手下留情!”“哼——你以为你能阻止我?”燕虹冷冷地说罢,施展轻功飞向了楚云,右手汇聚了强大的内力一掌击向了他。楚云见了,立马运用内力汇聚在左手之上,施展了“破冰掌”与燕虹拼了一掌。楚云被燕虹的掌风给震退了数米,而燕虹的手也因此被“破冰掌”的寒气给冻到了。

  燕虹的右手已经感觉到一阵的酸痛,虽然刚才的交手她看上去是占了优势,但其实她只是内力略胜楚云一筹。如果硬要打起来,燕虹想打败楚云也不是简单的事,因为楚云还没有运用逆元功。楚云的左手也被震得麻了好一会儿,他也从刚才的交手中了解了燕虹的内力。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不过小莲的命可以留着,但韩丘必须得死!”燕虹傲慢的说道。“义母——韩丘必须得死吗?”黄衣使者焦急的追问道。“怎么,你舍不得他死吗?”燕虹看着黄衣使者,冷冷地问道。“义母,请恕女儿不孝!”黄衣使者抬起了头,充满希望的看着燕虹,坚定不移的说道。

  燕虹听了之后,双眼突然之间显得有些微红,额头上浮现了一条条的皱纹,她的愤怒和忍耐已经到了极点。燕虹进入了可怕的疯狂状态,她的血於魔攻已经到达了第八成。楚云虽然与燕虹有一定的距离,但他也感觉到了燕虹的可怕,丛然是他运用逆元功恐怕也不能抵挡。“大家快跑,义母一旦运用血於魔攻就必须要杀人!”黄衣使者见到燕虹竟然使出了血於魔攻,焦急的向楚云一群人吼道。

  “小莲,你这个孽障!”燕虹冷冷地看着黄衣使者,一掌向他击去。黄护法见了,也不顾身上受到的伤,“啊——”的一声爆发了全部的内力,就连身上的衣服都因此而裂开了缝隙。黄护法双手接住了燕虹的一掌,庆幸的是他没有倒下。

  楚云也是被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看的冒出了冷汗,只见黄护法的口中吐出了鲜血,她深情的看着黄衣使者,乏力的说道:“小莲,对不起,我不能再保护你了!”说罢,黄护法闭上了眼睛,“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黄衣使者见了,她没有跑过去,她的眼眶流出了真挚的眼泪,不甘愿的自言自语道:“黄护法,你这个傻瓜,我明明不喜欢你,你为什么要这么痴心!”

  “小莲,我要在你面前杀了韩丘,我要让你尝到我当时的绝望和痛苦!”燕虹说罢,挥了衣袖,气势凌人的走了出去。黄衣使者见道燕虹走了出去,望着楚云和明月,恳求道:“请楚少侠明月姑娘救救韩丘!”“黄衣使者,你不用太担心,我和云哥哥会尽力保护好韩丘的,事不宜迟,我们赶快跟过去!”明月对黄衣使者热情的回应道。说罢,楚云和明月随黄衣使者一起走出了内堂,往她的房间而去。

  燕虹比他们先到一步,她猛地推开了门,只见韩丘正蹲坐在床上调养,他一听到有人进来,立即睁开了眼睛。韩丘看到进来的竟然是燕虹,似乎也猜到了事情的大概,他镇定的对燕虹说道:“燕虹,我今日落在你们水仙宫的手中,你想杀我就杀,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摆弄小聪明!”

  “哈哈哈——韩丘,死到临头你还嘴硬,等我杀了你,我就要坐上武林盟主的位置,一统江湖!”燕虹红色的眼睛冷冷地盯着韩丘,狂傲的笑道。韩丘被燕虹盯得感觉到了一阵寒意,他不禁看了一眼燕虹,顿时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感,他再也无法镇定下来,难以置信的断断续续的说道:“燕虹,你——你竟然修炼了血於魔攻?”“没错,韩丘,你不愧为武林盟主,见多识广,我现在已经练到了第八成,只要再得到雪莲花,就能到达第九层了,到时候,天下间就不会再有人是我的对手,哈哈哈——”燕虹说着说着,仿佛失去了心智一般,发疯似的双手举向了天,转了一大圈。

  韩丘听了燕虹的话,竟然不屑地嘲笑道:“哈哈哈——燕虹,你实在是自寻死路,传说血於魔攻一旦控制不好就会走火入魔,难道你认为自己可以控制好心智吗?”“韩丘,我本来想折磨一下你再让你死的,如今看来,是没有这个必要了!”燕虹听了韩丘的话,冷冷的回应道。此时韩丘的伤势还没有恢复,如果燕虹想要杀了他,自然是件轻而易取的事了。

  “住手——”正当燕虹想出手杀了韩丘时,楚云赶了过来,对燕虹一声吼道。燕虹走出了房间,看到黄衣使者带着楚云和明月一起过来,自信的笑了笑的问道:“小莲,你是想让他们阻止我?”“女儿不敢,只是女儿不想让您一错再错!”黄衣使者含着眼泪,无奈的说道。“啊——全是骗人的,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可以想信!”燕虹听了黄衣使者的话,微红的双眼渐渐的变得更红了,红的让人感到可怕,她的愤怒使自己的心智变得模糊,燕虹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义母——请不要这样,你可以静下心来的!”黄衣使者见到燕虹快要发疯,关心的说道。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燕虹的心智已经被愤怒给控制了,她现在就像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机器,她猛地一掌击向了黄衣使者。楚云见了,立马运用了两层的逆元功,施展轻功飞到了黄衣使者的面前替她挡了一掌,可是丛然楚云使用逆元功,他的内力还是不及燕虹,他被燕虹的掌风给震退了数步。黄衣使者和明月焦急的跑到了楚云的面前,黄衣使者对楚云感激道:“楚少侠,谢谢你,你不要紧吧?”“黄衣使者,云哥哥不会这么简单就被打败的,我会和云哥哥一起想办法拖住她,你再想办法救走韩丘!”明月对黄衣使者镇定的回应道。

  黄衣使者听了明月的话,微笑着点了点头,她趁机跑向了自己的房间。明月见黄衣使者向房间内跑去,对楚云柔情的说道:“云哥哥,我们一起对付燕虹宫主!”燕虹的理智只剩下一点点了,她见到黄衣使者跑进了房间,就想要一掌打死她,楚云和明月见了,两人一起出掌化解了危机,黄衣使者利用机会跑进了屋。

  “你们两人竟敢阻止我,你们全部都得死!”燕虹见黄衣使者跑进了屋,愤怒的一声咆哮,猛地击向了明月。楚云见了,一掌挡住了燕虹的攻击,他的手掌感觉到了一阵酸痛。明月也不甘示弱,利用空挡一拳击向了燕虹的胸口。燕虹察觉到了明月的攻击,将内力灌输到了胸口,挡住了明月的一掌。楚云和明月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他们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到了信任和自信。

  燕虹也是杀心已起,一掌接一掌的攻向了楚云和明月。楚云和明月两人默契的配合,让燕虹找不到任何的破绽。且说黄衣使者来到了屋子里,韩丘见到黄衣使者进屋,冷冷地看着她问道:“你是来杀我的吗?”黄衣使者看着韩丘,摇了摇头的解释道:“我说过,我不会让你死,你现在就跟我出去!”

  韩丘听了黄衣使者的话苦苦笑了笑的回应道:“呵呵——没想到我韩丘也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你别想救我,我才不会稀罕!”“韩丘,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倔强!”黄衣使者对韩丘愤怒的吼道。韩丘看着焦急的黄衣使者,他的心情难以平静。韩丘从黄衣使者的眼神中看到了焦虑,他又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心意,淡淡的对她说道:“黄衣使者,谢谢你一晚上对我的照顾,不过我不会因此而放弃我的理想,你现在让我走,迟早我会回来对付你们。”

  黄衣使者听了韩丘的话,镇定的看着他回应道:“我知道,可是你的心本来是善良的,不是吗?”“黄衣使者,别以为你救了我一命就可以随便猜测我的心,我韩丘是不会领会你的心意的!”韩丘对黄衣使者冷冷的回应道。黄衣使者深情的忘了一眼韩丘,语气中带了一些不满:“韩丘,你不要自作多情,我只是怕你死了会让江湖大乱而已!”韩丘听了黄衣使者的话,不禁心想:我韩丘可不能死在这里,既然她对我有心,那么我就要利用这个关系逃出这里。韩丘想罢,假装无奈的叹了口气的问道:“哎——好吧,黄衣使者,好死不如赖活着,你有什么办法让我出去?”

第四十四章 小莲誓死救韩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