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韩丘命丧小莲之手

  黄衣使者小莲听了韩丘的疑问,看了一眼韩丘,不禁微笑着回答道:“韩丘,你应该庆幸你没有留胡子!”“黄衣使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韩丘不解的追问道。黄衣使者的眼睛突然之间转了一圈,对韩丘解释道:“你可以女扮男装,做我的下人,然后我会想办法带你逃出去!”

  “这绝不可能,我韩丘乃是堂堂武林副盟主,怎么可以这么将就!”韩丘一脸嫌弃的回应道。“韩丘,我知道你肯定不愿意,可是你的心里是很想活着出去的,难道不是这样的吗?”黄衣使者看着韩丘的眼睛,焦急的回应道。

  韩丘听了黄衣使者的话,不禁头上冒出了冷汗,他有些害怕的盯着她,难以置信的说道:“你知道我的心里怎么想的?”“知道又怎样,我知道你是在利用我,可是我不在乎,我只希望你可以活着出去!”黄衣使者对韩丘深情的解释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相信你一次!”韩丘对黄衣使者说道。

  且说楚云和明月两人和燕虹大战了三百多回合不分胜负。明月的内力消耗了很多,她气喘吁吁的看着燕虹,她发现在大战之后燕虹的意识变得更加迷糊了,只要在坚持会儿,或许就能打败她了。明月看着头上冒着汗水的楚云,坚定的对他说道:“云哥哥,我们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就能找到击败燕虹的机会!”楚云听了明月的话,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燕虹见楚云和明月迟迟没有出手,已经猜到了他们的计谋,她不禁冷冷的狂笑道:“哈哈哈——你们以为我会心智大乱,那就大错特错,我是不会迷乱的,你们就算再厉害,也不能接我最高层次的一掌!”突然之间,燕虹本来扎起来的头发变得凌乱起来,她的眉毛也翘了起来。燕虹想要运用她还没有完全掌握的第九层血瘀魔攻。楚云和明月感觉到燕虹的功力更上了一层楼。

  燕虹猛地一掌击向了楚云,楚云竟来不及躲闪,燕虹的出招速度和威力都远胜楚云,丛然是在一旁观战的明月也看不清楚燕虹的招式。楚云被燕虹一掌击中了胸口,后退了几步,吐出来献血。明月见了,愤怒的一掌击向了燕虹。燕虹见了,一阵阴笑,直接和明月对了一掌,明月竟直接被她的内力震倒在了地上。怎么办,如果就这样交手,楚云和明月必然在燕虹手里走不出十回。明月忍受着伤痛,镇定的爬了起来,看了一眼燕虹,她似乎发现了燕虹的弱点。明月立马向踱步往楚云的方向走去。

  楚云见明月向他走了过来,也好奇的迎了过去。燕虹见楚云和明月居然还想走到一起联手对付她,她愤怒的一掌击向了明月。明月其实早就料到了燕虹会攻击她,她立马施展轻功躲开了燕虹的攻击。楚云心中担心明月,不顾三七二十一,运用了“破冰掌”一掌回击燕虹。没想到燕虹竟来不及接楚云的招式,被她一掌击中了肚皮。燕虹被楚云一掌震退了几步路,肚皮上也因此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明月趁机施展轻功飞到了楚云的面前,靠着他的耳旁,轻轻的对他说道:“云哥哥,燕虹她强行使用第九层的武功,虽然身手变得更加敏捷,可是她刚才一直对我们攻击,我就发现了她的弱点,她现在只想着怎么打败我们,如果我们回击她,会让她措手无策的!”楚云听了明月的话,终于明白了过来为什么他刚才可以一掌击中燕虹。

  话虽如此,不过燕虹的内力终归深厚,楚云和明月想要打败燕虹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在黄衣使者的房间内,韩丘已经穿好了一身女儿装。黄衣使者看着一身粉红色衣裳的韩丘,不禁呆呆的说道:“韩丘,你知道吗,我会在新婚那天穿上这件衣裳,如今它却先穿在了你的身上!”

  “黄衣使者,我韩丘很是感激你,可是我是不会喜欢你的!”韩丘看着一往情深的黄衣使者,冷冷的回应道。“韩丘,我不打算你喜欢我,我只要你一辈子都忘不了我!”黄衣使者深情的对韩丘回应道。韩丘听了黄衣使者说的话,心里不知怎的,竟然泛起了小的波浪。韩丘很快就镇定了下来,黄衣使者对韩丘嘱咐道:“待会你随我出去,一句话都不要说,明白吗?”韩丘对黄衣使者点了点头。黄衣使者先走出了房间,韩丘也跟着走了出来。

  “小莲,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燕虹见到黄衣使者和韩丘走出了房间,厉声吼道。燕虹爆发了内力,将楚云和明月震倒在了地上,她见机施展轻功飞到了黄衣使者和韩丘的面前,一掌击向了黄衣使者,怒道:“韩丘——去死吧!”燕虹此时的心智已经开始迷糊,她竟然把韩丘看成了黄衣使者。此时韩丘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根本就来不及救黄衣使者。

  “啊——”的一声,黄衣使者被燕虹一掌击中了胸口,震飞楚了好几米,惨叫了一声。黄衣使者的惨叫声使燕虹的心智仿佛恢复了一些,她情不自禁的唤了一声:“小莲——”伤心的飞奔向了黄衣使者。

  楚云和明月见了,也焦急的往黄衣使者倒地的方向而去,只有韩丘愣住了,他实在难以接受黄衣使者在他眼前被燕虹打伤的事实。“韩丘,黄衣使者对你一往情深,现在她都快要死了,你好歹过去看看她的伤势!”明月走到了韩丘的面前,对他不满的说道。韩丘被明月说的心中很是不是滋味,但是现在他处于弱势,也只得听她的话,低着头走向了青衣使者。

  燕虹手中抱着还有一丝气息的黄衣使者,她的双眼已经恢复了正常,她已经从血於魔攻的疯狂状态中清醒了过来。黄衣使者看着燕虹,眼泪也从眼眶里流了出来,她哽咽道:“义母,对不起,女儿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请求过你什么,女儿真的很希望您能放下一切,退隐江湖!”如果换做平时,燕虹听了这种话会非常的生气,但是现在她却静下了心,对黄衣使者无奈的说道:“小莲,你以为义母就不想无忧无虑的退隐江湖吗,只是我现在已经是身不由己了,我现在只能一统江湖,坐上武林盟主之位,哈哈哈——”燕虹说着说着,苦苦笑了笑。

  “义母——”黄衣使者看到燕虹这样,忍不住的唤了一声,她的胸口也因此而更加疼痛了几分,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小莲,义母不会让你死的!”燕虹焦急的说道,双手运起了内力,灌输到了黄衣使者的体内。楚云和明月赶了过来,他两见到了这一幕,心中也不禁感慨万分。韩丘跟在楚云和明月的身后,见到燕虹正在用内力替黄衣使者疗伤,不禁心中有了想法。韩丘趁楚云和明月放松警惕,悄悄运起了体内稍些恢复的内力,慢慢的靠近了燕虹。明月见韩丘走向了燕虹,一时也猜不透他的想法。韩丘靠近了之后,突然双眼冒出了杀气,猛地一掌击向了燕虹的后背。

  燕虹正在全神贯注的为黄衣使者疗伤,哪能预料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击。燕虹被韩丘一掌打中,她体内的内力也因这一突如其来的一掌,反噬了全身,燕虹控制不住强大的内力,惨叫了一声“啊——”,口中吐出了鲜血,晕倒在了地上。黄衣使者在燕虹的内力灌输之下,勉强保住了性命,她愤怒的看着韩丘,厉声骂道:“韩丘,你好卑鄙啊!”

  “哈哈哈——黄衣使者,难道你就不知道我一直都在利用你吗,你以为我会被你的真心感动吗,我可以告诉你,我韩丘只相信我自己!”韩丘对黄衣使者冷冷地笑道。“哈哈哈——”青衣使者黄衣使者听了韩丘的话,就像发了疯似的大笑了出来,她的眼神变得呆滞自言自语的说道:“嘻——我喜欢韩丘,可是韩丘不喜欢我,真好玩,哈哈哈——”黄衣使者说着说着就像傻子一样跌跌撞撞的跑进了自己的屋子。韩丘看着黄衣使者已经发疯,燕虹也被她偷袭的只剩下一口气,很是得意。

  “韩丘,没想到你是这么卑鄙的小人!”楚云对韩丘愤怒的说道。“楚云,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现在只要追随我,我保你坐上江湖上万人之上的副盟主之位,如何?”“我才不稀罕这些虚名!”楚云不懈的说道。“哈哈哈——那就太可惜了,我现在就要回去了,我奉劝你们还是不要留在水仙宫为好!”韩丘得意洋洋的大笑了一声,正要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正在这个时候,一位水仙宫的女弟子跑了进来,她见到燕虹倒在了血泊之中,不禁吓得双腿一抖,“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不要害怕,什么事这么慌张!”明月微笑着扶起了那女弟子,轻声问道。“飞剑帮的赵帮主带了几名弟子说是要见我们宫主!”“赵帮主,他怎么会来这里?”楚云不解的问道。“我也不知道啊,他只说要见我们的宫主,可是——”那女子说着说着,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燕虹沉默了。“云哥哥,我们出去看看,也不知赵前辈过来所为何事!”明月对一筹莫展的楚云说道。楚云听了明月的话,点了点头对那女弟子说道:“你留下来照顾好宫主,我们出去看看!”明月冷冷地看了韩丘一眼,说道:“韩盟主,不知你想不想一起出去看看你的老朋友呢?”韩丘听了明月的话,心中早已有了打算,不管这赵漠来水仙宫的目的是什么,只要他能活着出去就可以了。想罢,韩丘指着自己身上的衣裳说道:“我换个行装自然会出来!”那女子听了韩丘的话,看了一眼他的衣裳,忍不住“噗呲——”一笑,韩丘因此没有了脸面,急匆匆的走进了黄衣使者的房间。

  韩丘打开了黄衣使者的房间,只见黄衣使者正坐在床上发呆,他竟忘了刚才黄衣使者受了打击一个人跑进了屋子的事。韩丘见他走进房间以后黄衣使者还是呆呆的坐着,心中不禁想到:她该不会真的变成傻子了吧,哼,简直就是自找的。韩丘想罢,看着放在桌子上的衣裳,拿到了手里准备换起来。

  “啊——衣服上竟然有毒!”韩丘看着自己的手变成了黑色,不禁惊恐的说道。黄衣使者看着韩丘的猴样,不禁冷冷地从床上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到了他的面前,狠狠的说道:“韩丘,你想不到吧!”“黄衣使者,你刚才没有发疯,你一直都在骗我!”韩丘愤怒的咆哮了一声,他发现自己的内力全部都消失了,现在的他别说杀死黄衣使者了,就连走路的力气恐怕都没有了。韩丘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他的双腿也已经没有了力气,他用愤怒的眼神看着黄衣使者。

  黄衣使者的眼神回避了韩丘,叹了一口气的说道:“哎——韩丘,我本来就不想救你的,因为你实在是太自私了,像你这么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留在这江湖上也是累赘,你说不是吗?”韩丘听了黄衣使者的话,冷冷地反驳道:“黄衣使者,难道你一开始就不想救我?”黄衣使者对韩丘残酷的点了点头,阴冷的笑道:“哈哈哈——我骗了这里所有的人,包括我的义母!”

  “原来你是城府这么深的人,实在是佩服佩服,相必赵漠这老糊涂也是你叫来的吧!”韩丘看着黄衣使者冷冷的追问道。“韩副盟主你也不笨嘛,没错,赵漠是我派人去叫来的。”“哈哈哈——燕虹现在已经受了重伤,你就不怕赵漠剿灭你们的水仙宫?”韩丘不禁嘲笑道。黄衣使者自信的看了韩丘一眼解释道:“我若是把你的尸体交给他,他就不会为难我们。”韩丘听了黄衣使者的话,没有害怕,因为他认为就算他死,也不能阻止赵漠剿灭水仙宫。

  “你是不是在想,你死不死的结果都是一样的?”黄衣使者神秘兮兮的对韩丘问道。韩丘闭上了双眼,他仔细想了想,猛地睁开了双眼,面露恐惧的神情说道:“你是想借刀杀人!”“哈哈哈——没错,我待会就会去杀了燕虹,然后再杀了你,我可以说是你杀死了燕虹。楚云和明月会认为我是为情所困所以才杀了你,自然不会有人怀疑,然后我就会向赵漠和楚云承诺水仙宫日后不会再管江湖上的事。有楚云和明月在,赵漠肯定不会斩尽杀绝,韩副盟主,你说是这样吗?”“好一个滴水不漏的计策,可是你这样做又有什么好处呢,不就是坐上水仙宫的宫主之位,却又不能管江湖上的事!”韩丘对黄衣使者疑惑的追问道。

  黄衣使者听了韩丘的话,苦苦笑了笑的说道:“是啊,我这样做的确没有什么好处,但是你一定不知道,我以前也有幸福美满的家庭,就是被燕虹她一手给破坏了。这些年来我忍辱负重,就是要寻找杀了她的机会,如今我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黄衣使者说到这里,眼眶中流出了泪水,他看着韩丘,深情的说道:“只可惜,我千算万算,最终还是算漏了一步。”韩丘从黄衣使者的眼神中看到了情义,原来她对韩丘的情义是真的,怪不得就连明月都没有看出她的异样。

  韩丘听了黄衣使者的话,也是很有感触,他对黄衣使者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他对黄衣使者真诚的说道:“黄衣使者,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坐上武林盟主之位吗?”“韩丘,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耍小聪明,我是不会对你心软的!”黄衣使者听了韩丘的话,冷冷地回应道。

  “在你的眼里,我韩丘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吗?”韩丘听了黄衣使者的话,不满的问道。黄衣使者没有回答韩丘,只是静静的看着他。韩丘看着黄衣使者的眼神,他从黄衣使者的眼神中看到了她愿意听他的故事,于是韩丘对黄衣使者缓缓的诉说道:“我一直都想找一个懂我的人,其实我和你的遭遇是相似的,我从小也是个孤儿。我的父母被江湖上的一个叫阔天派的门派的灭了门。我躲在猪圈里才幸免一死。从那以后,我四处去拜师学武,我学武的目的就是要报仇。后来我二十岁之后,我自认为武功已经学的差不多了,就想去找阔天派报仇,可是我却在江湖上打听到阔天派已经被武林盟主宋风给剿灭了。当时我是多么的敬重武林盟主啊,所以我去找武林盟主宋风,宋风和我一见如故,他和我成为了结义兄弟。我在他的帮助下,武功大进,而且他还会派我去各门派解决纷争。可是这么多年下来,我发现江湖上的那些门派永远都是那么的自私自利,必须要加以整顿,绝对不能有那种欺凌弱势的门派出现。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宋风交流,可是他却指责我,他竟然不赞成我的想法。所以我也和你一样,一直在找机会杀了宋风。幸好有一天,宋风和楚云比武,我就利用了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杀死了受伤的宋风,并且嫁祸给了楚云,得到了武林盟主的令牌,坐到了武林盟主之位。哎——可惜,还是有很多的江湖门派不服从我,所以我必须要活着,我要让他们都规规矩矩的。”

  黄衣使者听完了韩丘的话,看着韩丘的眼睛,真诚的说道:“韩大哥,我愿意做你的助手!”韩丘听了黄衣使者的话,一激动,竟然毒药发作,口中吐出了鲜血。黄衣使者看着韩丘的模样,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的说道:“哈哈哈——只是可惜,我给你下的毒根本就没有解药!”“什么——黄衣使者你说什么?”韩丘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快要消失了,他心有不甘的自言自语道:“难道我韩丘就会这样死去!”“韩大哥,对不起,我虽然赞同你的想法,但我只想报仇!”黄衣使者说罢,冷冷的转身走了出去。韩丘看着黄衣使者离去的背影,含着悔恨闭上了双眼。

  黄衣使者走了出来,她走到了燕虹的面前,她看着昏迷不醒的燕虹,咬紧了牙关,一掌击向了她的胸口。燕虹就这样在昏迷中死去了。“爹——娘——女儿终于给你们报仇了,哈哈哈!”黄衣使者朝着天空呐喊道。黄衣使者呐喊完了之后,闭上了双眼,竟也咬舌自尽了。

第四十五章 韩丘命丧小莲之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