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商阴的可怕阴谋

  秦天在皇宫里待了三天之后,就向太子告别回将军府去了。明月这几天右眼皮一直都在跳个不停,她总觉得商阴会利用了这几天做了很多的事情,她忧心忡忡的来到了太子府。太子见到明月过来,不禁惊讶的问道:“皇妹,父皇刚走,你怎么就来我这里?”

  “太子哥哥,你不觉得这次父皇离开有一个人没来吗?”明月对太子提醒道。“皇妹,我知道你所担心的事情,父皇在位的时候其实早已对商阴有过怀疑,只不过他是东厂的厂公,又服侍过皇爷爷,所以他一直都没有机会对付过他!”

  明月听了太子说的话,不禁说道:“我就知道父皇他是知道的,那太子哥哥,我是担心商阴他——”“皇妹,你无需担心,我已想好了对策!”太子对明月自信的解释道。“太子哥哥,你有所不知,商阴他早已和郎塞走在了一起,他们早就有了预谋!”明月对太子焦急的解释道。“什么?商阴他竟然和郎塞?”太子听了明月的话,不禁惊讶了起来,目瞪口呆的看着明月。明月对太子点了点头的回应道:“太子哥哥,所以我才担心,商阴这几天肯定会和郎塞有所预谋,就是不知道他们会做些什么!”“皇妹,原来事情已经这么严重了,看来得抓紧把秦将军叫来,一起想好对策!”太子听了明月的话,低头思索了一会后回应道。说罢,太子看着身边的小太监,对他吩咐道:“快去秦将军府叫秦将军过来!”“奴才遵命!”小太监说罢,跑了出去。

  且说秦天回到了将军府,他见将军府的大门敞开着,立马跑了进去,他来到了夏雪的房间,可是夏雪已经不见了踪影。秦天的内心非常的焦急,他看到倒在地上的许少的尸体已经快要腐烂了,他就猜到是商阴这个狗贼来过了。秦天双拳紧握着,大吼了一声:“啊——”正在这时,太子的小太监也来到了秦将军府,他见到将军府成为了这副模样,不禁吓得双腿发抖,他在屋子的外面用细细的声音厉声吼道:“秦将军,你在吗?”秦天在屋子里听到了小太监的声音,他镇定了下来,走了出去,对那太监叩拜道:“参见公公,不知公公来找莫将所为何事?”“秦将军无需多礼,太子殿下让我来叫你马上去皇宫,有要事相商!”小太监对秦天尊敬的回应道。秦天听了小太监的话,似乎猜出了太子的用意,虽然担心夏雪,但还是镇定的二话不说随小太监去了皇宫。

  秦天来到了皇宫,跟随着小太监走到了太子府,只见刘昊也坐在了太子府内的椅子上正等着秦天。明月则是坐在了太子边上的位置。秦天一见到太子和明月,立马叩拜道:“莫将参见太子殿下,明月公主!”太子见到秦天过来,立马从座位上起了身,亲自走了过来,搀扶起了他,握着他的手,激动的说道:“秦将军,你能来实在是太好了!”

  “太子殿下,不知这次这么着急叫莫将过来所为何事?”秦天担忧的问道。明月看了一眼秦天的眼神,她见秦天双眼有些忧愁,不禁心想:今天秦将军怎么了,难道心中有事。因为平日里秦天的眼神中都透入出了一副大将军的威严,而现在却看上去愁眉苦脸。明月抢在了太子面前对秦天说道:“太子哥哥今天叫将军你过来就是商量怎么对付商阴这狗贼!”“商阴这狗贼果然已经坐不住了了,有了行动?”秦天不禁愤怒地说道。“秦将军,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明月听了秦天的话,不禁追问道。

  秦天正要回答,只见门外传来了一个太监的声音道;“启禀太子殿下,陈将军和张大人在门外求见!”“快快有请!”太子立马回应道。明月一听是陈将军和张大人过来,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因为她一直都很担心他们会遇到商阴的追杀。张大人背着陈将军走了进来,陈将军一见到秦天,不禁激动的涌出了泪水,他忍受着双腿的疼痛,从张大人的背上站到了地上,他的双腿都疼得发抖。秦天见到陈冰这副模样,也紧紧的和他拥抱在了一起,秦天抛去了夏雪被商阴带走的烦恼,拍了拍陈冰的肩膀说道:“陈将军,辛苦你了!”“秦将军,莫将不辛苦,这次多亏了张大人!”陈将军指着张大人回应道。太子见了张大人,不禁愣住了,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张大人,那么现在在粮仓的又是何人?

  明月回到了皇宫之后因为父皇的事情也忘记了假张大人的事情,她对太子解释道:“太子哥哥,那粮仓里的张大人是个假的,这位才是真的!”太子听了明月的话,对刘昊命令道:“刘侍卫,你现在马上去粮仓一探究竟,把假的张大人给我带回来!”“奴才遵命!”刘昊说罢,走出了太子府。太子看着陈冰的腿伤,对他说道:“陈将军,你先坐下来休息,把这些天的事都和本太子说说看!”“莫将遵命!”陈冰恭敬的应声道,坐了下来,把发生的事情都对太子说了出来。

  “岂有此理——商阴这狗贼实在是可恶,秦将军,我命令你率领一万大军马上去东厂把商阴的人头给我取来!”太子听了陈冰的话,愤怒的一掌拍了一下椅子,看着秦天愤怒的命令道。秦天听了太子的命令,他不知该如何是好,因为他担心如此大动干戈会让商阴狗急跳墙杀了夏雪。秦天沉默了,眼神中透露出了无奈。“秦将军,你怎么了?”太子见秦天没有回应,不满的追问道。明月见到秦天没有反应,立马站起了身,走到了秦天的面前,问道:“秦将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秦天看着明月,从容的解释道:“公主,商阴趁莫将不在的这些日子里来将军府带走了阿雪!”“商阴她带走了夏阿姨,那楚云呢,他没事吧?”明月听了秦天的话,不禁担忧的追问道。“公主,云儿没有和你在一起吗?”秦天听了明月的话,不解的回应道。“我和云哥哥已经分开好些日子了,可他应该会回将军府啊,秦将军你没有见到他吗?”明月对秦天担忧的解释道。秦天对明月摇了摇头的回应道:“莫将今日回去并没有见到云儿,不过我想云儿应该不会有事,就算是商阴想要抓住云儿也非易事!”太子听了明月和秦天的话,双眼冰冷的看着明月不满的说道:“月儿,听刘侍卫说你这次出去在江湖上认识了一个叫楚云的江湖人士,你还爱上了他,你可知你是堂堂的一名公主,怎么可以喜欢一个江湖上的无名小卒!”

  “太子哥哥,云哥哥他可不是什么无名小卒,他——”明月听了太子的话,不满的辨解道。“好了,不要再说了,秦将军,你是想要违抗本太子的命令吗?”太子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股威严,他冷冷地看着秦天历声问道。“太子哥哥,你让秦将军先静一下吗?”明月替秦天袒护道。“秦将军,我今天就看在皇妹的面子上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要不然我就赐你死罪!”太子见明月替秦天求饶,心知秦天是个位高权重的大将军,如果硬要让他去灭了商阴,只怕他会反抗,只好先找了个借口。太子现在地位还没有稳定,只能依靠秦天这些人的支持。“莫将遵命!”秦天其实并没有二心,他对太子也是言听计从的,他对太子恭敬的说道:“莫将三日之后必当给殿下满意的答复!”秦天说罢,来到了陈冰的面前,说道:“陈将军,我背你出去!”“秦将军,谢谢你!”陈冰站起了身,让秦天背在了背上,走了出去。

  秦天背着陈将军回到了秦将军府,他把皇宫里的一名御医请回了将军府,让御医好好照顾陈冰,而他却独自一个人来到了密室里去了。秦天的思绪很乱,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现在已经没有兴致再练武了。

  楚云背着许多跟随着周烟来到了京城的西郊,只见前面有有一座独木桥,而过了独木桥就能看到一间小木屋。周烟指着那间小木屋对楚云解释道:“楚大哥,神医就住在那小木屋里!”楚云听罢,背紧了许多,施展轻功飞过了独木桥。周烟见了,也小心翼翼的过了独木桥。楚云背着许多走进了小木屋,只见里面坐着一位大约五十岁的老者。那老者留着一道长长的胡须,他见到楚云背着许多走了进来,淡淡的问道:“你是什么人?”楚云听后将许多从背上放了下来道:“前辈,您能救救他吗?”老者看了一眼许多依然淡淡的问道:“就是他是吗?”

  “前辈,我听说你医术高明,还请前辈救救他!”楚云听了老者的话,焦急的说道。老者听了楚云的话,不禁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胡须,对楚云摇了摇头的回应道:“只是可惜老夫已经好久没有医人了。”楚云听了,立马对老者请求道:“还请前辈出手救救这位兄弟!”周烟也走进了小木屋,她见到老者镇定的坐在椅子上,对他恭敬的说道:“前辈好,这位是我的哥哥,他请求前辈救救背上的这位兄台,他可伤的不轻!”

  老者冷冷地看了一眼明月和楚云,对他两镇定的说道:“二位竟然来找老夫救人,想必是知道我这里的规矩!”“前辈,你要什么要求,我楚云必当帮你完成!”楚云听了老者的话,义不容辞的回应道。“哈哈哈——可笑,所有来老夫这里的人都是这么答应老夫的,可是一年了,都没有遇到真正能完成老夫心愿的人!”老者听了楚云的话,不禁冷笑着说道。

  “前辈,那之前来找你治病的人最后怎么了?”周烟听了老者的话,不禁追问道。“哼——还能怎么样,都被老夫赶出去了!”老者冷冷地的回应道。周烟听了之后,不满的追问道:“前辈您就这样至他们的生死而不顾?”“没错,他们都不能完成老夫的愿望,所以老夫不会医治他们的病,他们的生死与老夫又有什么关系,怎么,你们是不是也想老夫救醒他,这可要先完成老夫的心愿才行!”老者对周烟冷冷的解释道。

  “江湖上还称你为神医,我看你完全就是一个庸医!”周烟听了老者的话,愤怒的骂道。老者没有理睬周烟,用冷冷地眼神看着楚云道:“怎么样,少侠还要不要老夫救醒他?”

  “前辈,这位壮士应该是秦叔叔的人,我希望您可以救好他!”楚云听了老者的话,明白了他的意思,坚定的回应道。老者见楚云如此的坚定,用眼睛盯着他说道:“既然这样,那你就必须完成老夫一个心愿才行!”“前辈请说!”楚云毫不犹豫的回应道。“老夫想要看一眼失传二十多年的《清心药典》,你能帮老夫找到吗?”老者对楚云冷冷的解释道。楚云一听老者的话,不禁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想起了先前在山崖底小羽交给他的《清心药典》,没想到老者竟然想要看一眼,楚云心里明白他说看一眼其实就是想要得到这《清心药典》。老者见楚云迟疑了,不禁冷冷的笑了笑的说道:“哈哈哈——看来你是帮不了老夫了,那你们就滚出去吧!”“前辈,《清心药典》就在我的手中!”楚云对老者镇定的解释道。老者听了楚云的话,不禁兴奋的追问道:“你说什么,你手里真的有《清心药典》,会不会是假的!”楚云听了老者的疑问对他解释道:“前辈,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如果前辈只是想要看一眼,我这就拿出来。”楚云正想要从衣袖里拿出《清心药典》,周烟立马挥手阻止了他,她可看不惯老者的要求,对楚云提议道:“楚大哥,那样是不是太便宜他了,应该先让他治好那位壮士!”老者听了周烟的话,轻蔑的回应道:“你们想逼老夫救人是不可能的,而且他过了今晚就算是神仙来了都救不了,哈哈哈——”老者说完,冷冷地大笑了出来。

  “前辈,我现在就把《清心药典》交给你!”楚云想了会儿,还是选择了妥协,他必须要救醒那位壮士,因为只有他才知道夏雪的下落。老者听了楚云的话,不禁面露喜色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快点交出来给我吧!”楚云听后,只好从衣袖里拿出了《清心药典》交给了老者。老者急忙接过了楚云手中的《清心药典》,翻开看了起来。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老者突然激动的将《清心药典》扔到了地上,对着楚云笑着说道:“哈哈哈——太好了,老夫终于找到了怎么救他的办法了。”楚云和周烟听了老者的话,不禁都恍然大悟,原来他是想从《清心药典》中找到可以救那位壮士的办法。

  “前辈,你说你找到了可以救那位壮士的办法,可是你的医术不是也很厉害吗?”周烟不解的追问道。老者听了周烟的话,谦虚的解释道:“这医术博大精深,老夫还是有很多的不懂,如果不是《清心药典》中的办法,只怕老夫也未必有把握治好。”

  “前辈,拜托你了!”楚云听了老者的话,恭敬的说道。

  老者对楚云和周烟说道:“老夫在救人的时候希望可以获得安静,你们先出去吧,只要一个时辰,他就会醒过来的!”楚云和周烟听罢,一起走了出去。

  过了一个时辰之后,老者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他对楚云说道:“他已经醒了,你去看看他吧!”楚云听了,立马跑进了屋,只见许多已经从床上醒了过来,他看到楚云过来,欣慰的感谢道:“多谢楚公子救我!”“壮士不必多言,我姑姑现在究竟在何处?”楚云对许多追问道。“楚公子,实不相瞒,夫人已经落到了商阴的手里了!”许多对楚云无奈的解释道。

  “商阴,我要去东厂救出姑姑!”楚云听了许多的话,握紧了拳头,斩钉截铁的回应道。“楚公子,你一个人去东厂就等于是去送死,你现在就待我回将军府去见秦将军,他一定会有办法的!”许多听了楚云的话,对他焦急的解释道。楚云一听许多的话,追问道:“可是我去将军府并没有见到秦叔叔啊?”“那是因为秦将军去了皇宫,皇上驾崩了他作为一名大将军必须要去守丧,所以商阴这狗贼才会有机可乘!”许多对楚云愤愤不平的解释道。

  楚云听了许多的话,不禁明白了原因,担忧的说道:“那秦叔叔知道了姑姑被商阴抓走了不知该怎么办,我得去马上见他!”许多听了楚云的话,回应道:“楚公子,我现在行动不便,你先去见秦将军吧。我怕夫人的事会让将军为难!”“可是——”楚云犹豫了。周烟见到楚云犹豫,对他说道:“楚大哥,我会留在这里照顾好他的,你先去秦将军府吧!”楚云听了周烟的话,对她感激道:“烟儿,那就麻烦你了!”楚云说罢,走出了小木屋,往秦将军府而去。

第五十章 商阴的可怕阴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