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梁晴的归宿

  过了会儿之后,太子镇定的看着四皇爷说道:“四皇弟,你说的也有些道理,那我就照你说的做!”楚云听了太子的话,不禁跪到了地上对太子感谢道:“草民多谢太子成全!”“楚云,你可要好好的待我的皇妹,若是你让我知道你有欺负她的事情,我可饶不了你!”太子对楚云威严的说道。秦天也松开了掐住太子脖子的手,对他叩拜道:“莫将也多谢太子绕云儿一命!”

  “秦将军,你就真的想要离开朝廷吗?”太子看着秦天,面露忧愁的问道。秦天见太子忧虑,实在不忍心说出来,沉默了。四皇爷见了,镇定的对秦天说道:“秦将军,你是担心你离开了朝廷之后,我们没有可用之人是吧,这个你大可放心,我们大天朝可不缺好汉!”秦天听了四皇爷的话,终于下定了决心,对太子说道:“莫将恳请太子让我告老还乡!”

  太子听后,他知道正如四皇爷所说的,他就算是留得住秦天的人,也留不住秦天的心。太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哎——罢了,罢了,秦将军,你走吧!”“莫将多谢太子殿下成全,那草民告退了!”秦天听了太子的话,激动对太子叩谢道之后,站起了身,走出了太子府。楚云和明月见了,也跟着秦天一起走出了太子府。四皇爷见他们都已经走了,也向太子告了个别,走了出来。

  明月见到四皇爷走了出来,来到了他的身边,笑盈盈的说道:“四皇兄,刚才多谢你啊!”“皇妹,你我虽不是同母生的,但毕竟都是父皇的骨肉,我只是尽点微薄之力而已!”四皇爷听了明月的话,谦虚的应道。明月听了四皇爷的话,淡淡的问道:“皇兄你让秦将军离开恐怕不是只为了秦将军吧?”四皇爷一听明月这番话,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他狡辩道:“皇妹,哪有的事,秦将军想要告老还乡,我当然是为了他好了!”“皇兄,你不用在我的面前多解释,你越是解释,越是会露出马脚,我只是希望你若是成就了大事,不要来打搅我们就可以了!”明月靠近了四皇爷的耳畔,轻声的说道。四皇爷听了明月的话,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明月知道四皇爷也是个一言九鼎的人,就离开了他的身边,又走到了楚云的面前。

  秦天见明月走了过来,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四皇爷,忍不住轻声问明月道:“公主,您刚才和四皇爷说了些什么?”“秦将军,我马上就是云哥哥的妻子了,你以后就直接唤我月儿就可以了!”明月听了秦天的疑问,微笑着回应道:“我刚才和皇兄只是开了个玩笑,不过他不喜欢玩笑,所以才会表情变得严肃!”秦天听了明月的话,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但他也不在乎,反正现在他已经离开了朝廷,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去担心了。楚云自然也是不管明月和四皇爷说了些什么,紧紧的拉住了明月的手,没有松开。

  楚云和明月、秦天一起来到了秦将军府的门口,在门口站了两个熟悉的背影。“许多,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秦天一见其中一个人是许多,激动的走上了前去,说道。站在许多的身边的正是周烟,楚云看着周烟,心中很乱,呆住了,不知所措。“楚大哥,你不认识我了吗?”周烟见楚云愣住了,笑盈盈的迎了上去说道,明月见她看着楚云的眼神中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暧昧,心中也一时猜不透原因。楚云听了周烟的话,冷不经的反应了过来,说道:“周姑娘,怎么是你?”

  “楚大哥,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不是之前留下来照顾许大哥的吗,现在他已经好了,就回秦将军府了呀!”周烟对楚云解释道。楚云听了周烟的话,看了一眼许多,道:“许壮士,你已经康复了!”“楚公子,秦将军,这次多亏了有烟儿照顾我!”许多说着,用手抱住了周烟的腰,深情的看着周烟的眼睛,继续说道:“烟儿,谢谢你!”“许大哥,没什么的,你没事就好了!”周烟被许多抱得红了脸,柔声说道。明月和楚云见了周烟和许多已经有了感情,都不禁心中踏实了。

  明月不禁看了一眼秦天府上的门匾,只见门匾三个显赫的大字“秦将军府”,明月看了之后,对秦天提议道:“秦将军,你现在已经不是将军了,不如就把这门匾给改了如何?”秦天听了明月的话,毫不犹豫的应声道:“公主你说的是,以后再也没有秦将军府,只有秦府,明日我就叫人来改了,哈哈哈——”秦天说完,豪爽的大笑了起来。秦天笑罢,对周烟和许多说道:“许多,周姑娘,如果你们不嫌弃,就住在我府上吧!”

  “多谢秦将军!”周烟和许多听了之后,异口同声的应声道。“唉——我不是说过了吗,以后没有秦将军了,你们以后就叫我秦爷就可以了!”秦天听了周烟和许多的话,假装不满的说道。“是——秦爷!”周烟和许多微笑着应声道。“太子令到——”正在这时,李公公骑着马手里拿着一道密旨赶了过来。

  楚云和明月一见李公公过来,顿时傻眼了,他们猜不透太子还藏着什么玄机。李公公见了一头雾水的楚云和明月,下了马,翻开了密旨读到:“楚云、明月公主,太子有令,念楚云战郎塞有功,今将明月公主许配与你,赐你一百亩田地,黄金千两!”明月听了之后,激动接过来密旨,看着楚云道:“云哥哥,太好了!”楚云也脸上露出了喜色。李公公见了,镇定的道:“忘了告诉你们,你们的田地在京城的东郊,这是地图,你们去了便是,那儿太子殿下还专门给你们建好了一栋大院子!”李公公说罢,就将地图交给了明月,骑上了马离开了。

  李公公离开之后,楚云就跟随着秦天去见了夏雪,他和明月在秦天这里住了一个晚上之后,第二天就离开了。就这样,楚云和明月照着地图的方向来到了东郊,正如李公公所说,这里的确有一栋大院子。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院子里还有几个佣人,对于楚云和明月来说住在这里也还不错。

  郑浪和果儿、梁晴经过了将近一个月的赶路,终于回到了梁府。令梁晴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梁府里面很安静,安静的就连一只蚊子也没有。梁晴焦急地跑进了梁岭的房间,只见房间里空无一人。梁晴呆住了,眼眶中不禁流出了泪水,郑浪和果儿也跟随着梁晴走了进来,他们见房间里空无一人,也有了不详的预感。

  “小姐——”熟悉的声音从梁晴的耳畔传来,梁晴喜出望外的回过了头,只见蔷儿泪流满面的站在了门外。梁晴见到了蔷儿,眼泪更加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激动的冲了出去,紧紧的抱住了蔷儿,焦急的问道:“蔷儿,我爹呢?”“小姐,老爷他——他已经过世了!呜——”蔷儿说完,眼泪忍不住哭泣了起来。梁晴松开了蔷儿,如雷临贯耳一般的愣住了,她就像是发了疯似的的傻笑道:“哈哈哈——我爹死了,哈哈哈——”“小姐——小姐你没事吧!”蔷儿从来都没有见到梁晴这样,担忧的唤了一声。

  梁晴被蔷儿的唤声稍微缓过了些神问道:“蔷儿,其他的人呢?”“唉——”蔷儿听了梁晴的疑问,无奈的叹了口气解释道:“自从老爷走了之后,这里就乱成了一团,他们都已经离开了这里!但是我始终相信小姐你会回来的,小姐——终于让奴婢等到了你!”蔷儿说着说着刚刚哭红的脸颊上又覆盖了泪水。梁晴看着哭泣的蔷儿,伸出来手替她擦去了脸上的泪水道:“蔷儿,我不是回来了吗?”“小姐——你能不能答应奴婢,以后不要再离开可以吗?”蔷儿听了梁晴的话,衷心的问道。

  “蔷儿,小姐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离开!”梁晴对蔷儿真情的说道。蔷儿听了梁晴的话,强忍着泪水,松了一口气。果儿见梁晴和蔷儿主仆之间感情深厚,心中也不禁被她们给感染了,她对梁晴笑盈盈的说道:“梁姐姐,你现在是留在这儿还是跟我们一块儿,如果你想跟着我们,也可以带走蔷儿啊!”

  梁晴听了果儿的问话,沉默了,她看了一眼蔷儿和四周,淡淡的说道:“果儿,郑大哥,这里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如今我爹也不在了,若是我也离开了这里那就真的一切都结束了!”梁晴说着说着又涌出了泪水,她哽咽着道:“郑大哥,果儿,谢谢你这些天来对我的照顾,我想要留在这里!”

  “梁晴,你要一个人留在这里?”郑浪听了梁晴说的话,忍不住的追问道。郑浪的心里面其实并没有梁晴,只是他一直觉得愧对与她,当听到她要留在梁府,不免有些过意不去。梁晴用真诚的眼神看着郑浪,淡淡的说道:“郑大哥,我祝福你和果儿,我真的要留下来!”郑浪见梁晴心意已决,镇定的回应道:“梁晴,你在这里要多多保重!”果儿见梁晴成全她和郑浪,也走到了她的身边,把手上的青颜色铃铛给了她道:“梁姐姐,这个铃铛一直跟随着我,我现在就把它送给你,就当做是个纪念!”

  梁晴没有接过果儿手中的铃铛,摇了摇头的说道:“果儿,这怎么可以呢,这铃铛对你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我不能收!”“梁姐姐,你还是收下吧,现在对于我来说最重要已经不是这个铃铛了!”果儿说着,深情的望了一眼郑浪。梁晴见到果儿和郑浪甜蜜幸福,也释怀了,因为经过了这些天,她也放下了郑浪,反而是担心郑浪会放不下她呢?现在一切的事情都结束了,梁晴对郑浪和果儿微笑着说道:“郑大哥,果儿,你们要在杭州城里玩一下吗,这里我可熟悉!”

  “好啊!”果儿听了之后,激动的回应道,郑浪见果儿都答应了,本来无动于衷的脸色也变得喜悦起来。郑浪也觉得是该好好放松一下了,也点头同意了。

  郑浪和果儿以及梁晴三人一起逛了一圈杭州城,他们的心情都得到了释放,只有郑浪他总觉得身后有一个人在鬼鬼祟祟的跟着他们。郑浪停下了脚步,对梁晴和果儿说道:“你们先走吧,我要在这里在待会儿!”果儿听了郑浪的话,看了一眼他的神情,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就对梁晴说道:“梁姐姐,那我们先去前面看看!”说罢,梁晴带着果儿往前走去。

  只见一个衣衫整齐,文质彬彬的书生打扮的青年从郑浪的眼前匆匆的走过。“走的那么急,干什么?”郑浪唤住了青年,厉声问道。那青年被郑浪唤住了脚步,一脸疑惑的看着郑浪道:“没——没什么!”郑浪听了青年的话,冷冷的回应道:“哼——没什么还走的这么急,我早就发现你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们,你以为能逃得过我郑浪的耳朵?”那青年听了郑浪的这番话,不禁涨红了脸紧张起来,就连说话也变得结巴起来:“我——我——没有跟着你们——”

  “是吗,看来你是想要对我有所隐瞒了!”郑浪冷冷的说道,他对青年伸出了拳头,威胁道:“如果你不想被揍的话,就最好老老实实地交待!”青年被郑浪的气势给吓住了,他轻声说道:“我只是看到梁小姐,我真的没有恶意,我——”“你认识梁晴,我怎么没有听她说起过?”青年听了郑浪的话,真诚的解释道:“我在一年前奉爹之命到梁府和梁老爷谈一桩生意,那时我正好遇见了梁小姐。自从那次见了梁小姐之后,我一直都不能忘记她的倩影。后来我得知梁老爷得了重病去世了,可我也没有见到梁小姐回来。我还以为她已经出嫁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没想到竟然可以在这里再次遇见她!”郑浪听了青年的话,严肃的神情顿时变得和蔼,微笑着道:“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啊!”

  那青年听了郑浪的话,不禁愣住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郑浪,一脸的疑惑。郑浪见他疑惑,笑了笑的说道:“其实梁晴她现在也是孤身一人,你现在就随我进去跟她见一面如何?”那青年听了郑浪的话,不禁激动的回应道:“真的可以吗,可是我怕会让梁小姐误会?”青年说罢,又皱起了的眉头。郑浪见了,不耐烦的吼道:“你一个男子汉畏首畏尾,算是什么英雄好汉!”那青年被郑浪这么一说,终于鼓起了勇气,坚定的应声道:“大侠,多谢你,我知道了!”说罢,郑浪带着那青年追上了果儿和梁晴。

  梁晴好奇的看了一眼那青年,她不禁也愣住了,她思索着问道:“我好像见过你!”“梁小姐,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林波啊!”原来这青年叫林波,林波深情的看着梁晴。梁晴也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情义,其实梁晴也感觉林波还不错,没想到他们还能再次相遇。梁晴对林波微笑着说道:“林公子,我记得你,你就是上次和我爹谈生意的那个公子!”林波听了梁晴的话,风趣的搭话道:“是啊,自从上次和你匆匆一瞥之后,我一直都记得!”果儿听了林波的话,心中暗暗的笑了笑,原来这林波表面上看上去是个书生样,其实也是个“不正经”的人。不过果儿看得出来,林波对梁晴是真心的。

  “呵呵——”梁晴听了林波的话,不禁笑了出来,好奇的问道:“林公子,你今天怎么会在这里?”林波听了梁晴的问话,故作神秘的道:“梁小姐,这个我只想告诉你一个人!”梁晴听了林波的话,小脸瞬间通红,不知该如何回答。“郑大哥,你看,那边很好玩啊,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果儿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地方,对郑浪微笑着道。郑浪也知道了果儿的意思,连忙应声道:“好啊!果儿!”于是郑浪陪着果儿走开了。

  林波见郑浪和果儿走远,和梁晴说了很多的话,他们不知不觉的都已经喜欢上了对方,对于梁晴来说,林波也是可以依靠的男子。果儿见林波和梁晴已经有了情义,就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风趣的道:“梁姐姐,你说要在梁府里待一辈子,究竟是不是真的啊?”梁晴听了果儿这话,看了一眼林波,急忙解释道:“果儿,其实我只要每年回来一次就可以了,而且林公子也答应我会派几个佣人留在梁府,不让梁府成为一个空屋。”“哦——原来是这样啊,我和郑大哥明天就要离开杭州城了,梁姐姐,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见了!”果儿听了梁晴的话,微笑着说道。

  就这样,郑浪和果儿一起向梁晴和林波告了别,她跟随着郑浪来到了郑府。郑浪一回到郑府,一个下人就给他拿来了一份信,郑浪看了一眼信,无所谓的扔到了一边。“郑大哥——信上写了些什么?”果儿好奇的问道。“是飞剑帮的赵帮主给我的,他说半年之后要在天林寺提前举办武林大会,让我一定要参加。”“郑大哥,那你会去吗?”果儿忍不住追问道。郑浪看着果儿,对她得意的笑道:“哈哈哈——我当然是参加了!”

  “郑大哥——你到现在还是想要和江湖上的高手过招?”果儿听了郑浪的话,忧愁的问道。郑浪对果儿摇了摇头,用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她解释道:“不是,我是想趁此机会退隐江湖!”果儿听了郑浪的话,激动的道:“郑大哥,谢谢你——”

第五十五章 梁晴的归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