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大阵

  一柱香后

  蓝心悦和觉相从空中飘落。

  “没在了?”觉相看着阻去前路的瀑布皱眉说了句。

  蓝心悦环视周围,不见人影,她并未打开“神识”去探知,而是闭上眼眸开启“心网”。

  觉相眼前一亮暗道:“这就是神鹫宫不传之密?心网?。”

  不小片刻....蓝心悦道:“三道气息,两个人,一老一少。咦?她闭着的眼眉一挑,小白怎么和他们在一起?!他们向东南方向去了!”蓝心悦睁开眼眸道。

  .....

  白,天地洁白,茫茫一片白色好似无边际。

  “你刚才在外面布了一道幻术?”少年问。

  老者:“很普通的一种。”

  “能维持多久?”

  老者:“不敢太确定,半个时辰没问题...”

  “最有可能是谁发现破绽?!”

  老者:“觉相修为不错,不过他不太懂阵法幻术,会是蓝心悦那丫头吧,据说她在年轻一辈中,阵法造诣也不低。”

  少年没有接话,张望这阵法空间道:“这里面怎么会是这幅情形?”。

  “本就是这幅情形!”老者答。

  “朱雀镇位?不应该是火山,岩浆,热流这些么?”少年皱眉道。

  老者呵呵一笑道:“你是刚才看了朱雀镇位的原型,自然知道。”

  “你的意思是说,就是有人误入阵法内,也不会知道这镇位神兽?”少年很聪慧。

  “不错!!”老者道。

  少年:“不对,你说大阵借天地之力,那么主南方神兽位的不就是神兽朱雀么?”

  “南方主神兽朱雀确实不错,不过谁告诉你布大阵南方一定要布朱雀镇位?”老者道。

  少年:“天治大陆,人人皆修,就算你抓个在外门扫地弟子,他也知道要怎么把一座阵法威力发挥最大!朱雀镇位布其它神兽位不合情理...就算启动了,也是个“次等”阵法,怎么借天地之力?这等阵法,对准方向,放个屁都能破。”

  老者一脸尴尬:“呃....最简单的道理,却也有最难解的真理!只是这阵法,不是那么一概而论,尤其还是这种“上古奇阵”。

  就比如你要布一个“五行阴阳阵”原本布木位置的“木元素”不够用,强行布下定会多出几处破绽。而只要稍微错位一下,所有元素都够,只是威力损减。你会怎么选?。”

  少年再次皱眉,沉吟片刻道:“这四象合阵有破绽?”他没回答老者的话,而是发现了什么似的。

  “四象合阵没有破绽!”老者淡淡道。

  少年幽幽的说:“阵法幻术我都不如你,不过在外面也有观察地形地势,这里最适合布“玄武镇位”,而这却是朱雀神兽位!方才你还说这种布局定会多出几处破绽?.....”少年迷着眼看着老者,像只狡诈的老狐狸。

  “这也是玄武镇位!”老者撇他一眼,慢悠悠的说。

  少年眉头一挑,“你是说这大阵会移动?”过了小会,他才惊呼出声。

  “呵呵呵,你总算开窍了!”老者怪笑几声。

  少年思索片刻道:“我一直以为这只是文人墨客杜撰出来的,没想到还真有这阵法。究竟是何方神圣创的这种违背天地法则的大阵?”

  “你刚才在外面问的事情可还记得?!”老者道。

  少年想了想:“神鹫宫无念祖师?莫非是?....”

  “她只是传承了创门祖师的道行,无念创的“无镜·无象”确实也厉害,不过也是参照《青陵散记》残本里学来的。和她比起来,一个云彩一个淤泥。”

  少年:“无念还是?....”

  “你要知道“青胡妖帝”的《青陵散记》里面的阵法:缚、困、镇。幻术:迷、乱、堕。在当年可是困缚天煌九域三万“归元”境大修!!要不是在仙界的“某位仙尊”分三魂下界破阵,这天煌年号估计得改喽...”老者感慨道。

  “你是说妖族的那青胡妖帝?.”少年震撼的看向老者道。

  “天煌二千五百三十年,天泓一千二百一十年,天治近四百年,敢叫“青胡妖帝”的,就此一妖。”老者道。

  少年:“天煌二千多年,她执政近一千年三百年,九洲域她坐拥其五。哎,天下阵法出《青陵》,她老人家创的,那么就一点不奇怪了。”

  ......

  “嗯,青胡妖帝创的《青陵散记》确实了不得,可惜...”不知道老者是暗叹是命运还是关乎到妖帝传承的东西。

  沉默了片刻,两人都没说话。老者打破僵局道:此间事出去再议,你准备好!我要强行破朱雀镇位了”。

  老者知时间不多,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不等少年搭话,他向南方向走上几步,身体出现一道金光笼罩,他举起手酝酿,一颗金色珠球老者掌中慢慢扩大。

  “叔....”少年刚想阻止老者强行破阵,可已经来不及了。

  金色球体击上虚空,朱雀镇位立马显现了出来。

  ....

  “怎么会是这样?不是说...”少年知强破阵利弊,思绪万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这与年纪无关,所以少年没有进一步打扰老者。只是,如果一开始大巫(巫姆歌)告诉他是这种方式的破阵,那么他一定不回来吧?就像每个人修者都懂怎么发挥出阵法最强威力,也都明白强行破阵意味着什么。

  少年默默看着老者的背影,“我若再负你,那么此生我还有何脸面见祖上列宗?”

  老者全身元气尽开,掐指念决,以其为中心,迅速出现个金黑火三种颜色的梵纹图阵。

  颜色由浅变浓,三种颜色氤氲打着旋,围在老者四周。

  “梵火·狂龙”老者低喝一句,梵文阵法中“龙图腾”一道金龙之气抽离出来,沿着圆阵盘旋百丈一头扎进梵文图阵心,配合着金龙入“土”,“嗡”的空间巨动,围绕在阵法周围碎烈出无数拳头大小的黑紫色火球。

  老者手决越掐越快……

  “轰...”

  整个空间出现短暂的地动后迅速安静,紧接着一条百丈金龙从阵法底部缓慢盘旋而出。

  它带着滔天战意立在老者背后,很鄙夷的看了“朱雀镇位”一眼。

  “强横,霸道的气息,叔伯召唤的是金玄龙!”少年震惊无以复加。

  朱雀镇位烈火正盛,似也感觉到了龙的鄙夷,沉默几息,烈火狂舞,“嗡”朱雀阵位激烈震动,一只不比金玄龙小多少的浴火朱雀带着一股怒意,破阵而出!

  朱雀在高空,骄傲,傲慢...

  它不屑看了眼老者背后的金玄龙,不由分说从高下急飞,翅膀上烈火被带起一阵音爆,身后划出两道长火线。离金玄龙约有几十丈远,朱雀张开口舌激射出一条粗壮“火柱”向老者和金龙浇去。

  一上来就下死手....

  金玄龙再次鄙夷看朱雀一眼,空中打了个旋避开攻击,顺带着龙尾向朱雀扫去。而老者,顷刻间挥出一道发着暗蓝色的火强挡住朱雀的攻击。随后继续掐决念咒指挥着攻击。

  朱雀躲开扫来的龙尾,接着在空中打了个转,煽动翅膀出两个股打着旋火墙配合着一道火柱同时向金龙袭来。

  金龙眼中爆怒,它抬起约有十来丈的龙爪向其中一道火墙捏去,随后仰天狂啸吐出一巨大的“火球”急速向朱雀砸来。

  “这龙也太妥大了吧?强行抓火墙,那你刚才躲什么?!”少年见龙只是一昧躲闪,正想抽剑相助,却见巨龙一爪捏碎火墙,另一龙爪向朱雀拍去,心中暗道。

  朱雀躲开龙爪攻击,再匆忙避开飞来的火球。鸣叫一声,化出九只火凤围攻金玄龙!

  “哼,雕虫小技,还想和我金玄龙较量,不知死活。”老者很不屑的道。

  朱雀好似听懂话语,本体不再攻击金龙,怒鸣一声,急速向老者飞来。看它意思,不弄死老者,誓不罢休。

  老者冷笑一身,举手挥动,飘舞的火球连成网状砸向朱雀前方,朱雀躲闪不及,身躯撞了上去,下坠数丈。

  “呃?这么弱?”少年看着破除幻术缠身的金玄龙一口把朱雀叼走,嘀咕了一句。

  “只是个朱雀残魂,镇压还凑合。”老者道。

  少年:“再怎么说朱雀也是神兽...不应该...”他没有继续说。因为他不用再说,方才朱雀破位而出,朱雀浮纹印上现在也确实空空如也!镇压残魂被金玄龙叼走也绝对不会好,而他们还在这白茫茫这阵法里!这....少年好像有点明白了。

  老者:“你怎么皱眉不说了?”

  少年看着鞋子,抱定不开口说话。

  老者呵呵一笑不再为难少年道:“虽然朱雀镇位有衰败走向,但这阵法还没破除,那朱雀残魂也只是借用了五成力左右。而这...才是真正的要破之阵。”老者最后几个字说得极其缓慢。

  他眯眼,看着漂浮在天空的浮纹印,双指代刀,虚空之上立刻出现把巨大赤红火焰刀。

  “赤焰·附魂!”,阵法图中一魁梧的似人似兽残魂咆哮一声,以肉眼可见的挤进了老者身体。

  “叔伯!不可...”一切都在匆忙中进行,少年大喊已经来不及。

  老者痛苦的沉吟了声,灵魂被挤压到“灵台”穴,这种灵魂撕裂的痛苦,就算大成修者也难于承受。

  他仰天撕吼,肌肉激胀,青筋暴现,眼如血月,周身血气缠绕。

  “轰”老者一步踏前,脚下地面不断龟裂延伸,似无边际的空间微微震动,远处轰轰轰传来回音。

  “血刀”向天,以指代刀劈下,冥火之气哗啦啦爆裂,“砰”刀的力量和立在空中的朱雀镇位狠狠地撞上。

  “轰隆隆!”巨大气浪把二人衣袍长发卷在空中乱舞。

  朱雀阵位上出现一个小小的缺口...

  “哼!”老者眼露凶狠。

  老者再踏一步,酿势举刀!

  “轰....”整个白色空间在老者举起刀后沉寂了几息后,忽然乌云压顶,暴雷炸响。一股洪荒妖气息由远及近铺天盖地碾压过来。

  “赤焰·山崩地裂!”老者刀狠狠劈下....

  另一边...

  少年灵魂深处一股”魔神之气”被猛的激醒,昂首咆哮。

  “这是??...好...魔体的战意?!哇...!”少年吐出几口鲜血。他一边运功抵抗外界蛮横的“碾压”,另一边快速运功抵御“魔气”侵入夺体。

  洪荒妖气不断碾压..一次次,层层叠叠而来”“啊!!少年对天嘶吼一声,终于还是抵不住,被外界妖力碾压的跪了下去。

  再看老者,他劈完这刀后、脸色出现诡异的苍白,手臂微颤抖。看他姿势显然是退了一步。

  “呵呵呵呵,你终于还是出现了,想护住朱雀残魂阵位是不是太晚了?..”.看着阵位规则裂痕时,老者呵呵笑说。随后,老者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少年微微皱眉,眼露坚定,立即浮于虚空!...

  “赤焰·毁天灭地”....老者伫立虚空,六指相抱闭眼念决。一直隐藏在他背后那尊血色“虚影”逐渐清晰。.

  “这?终极……叔伯...不...可...”少年再次大声喊叫,借助的力量,毕竟是有代价的,借助越多,自身被反噬就越大,只是这喊叫声被巨大的破空之声淹没....

  那尊虚影挥动长斧,怒吼一声,爆发着似要毁天灭地气息劈了上去....

  “碰!”巨大声浪把少年震出几丈外晕了过去....

  “轰”...朱雀阵位终于承受不住,四分五裂....

  ......

  也不知过了多久...好似有雨水打在脸上...

  少年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

  “空中乱飞的烈火,不断喷溅的岩浆,阵阵扫而过热浪,地面凹凸不平石墩裂缝,一片都是红海。”

  “下过雨?”少年轻哼了几声,试着站起来,又再次仰躺了下去。”

  远处低垂的天空,浓厚翻滚的乌云和不断闪鸣的雷雨。听声在耳边,望之却似遥不可及。

  少年咳嗽几声,侧过头见离他有十丈来远老者,正单手扶在一块巨石上,哇哇的吐了好几口鲜血。

  “叔...叔伯...”少年捂住胸口,忍着痛处撑坐起,跌撞的向老者快步跑去。

  ......

  “叔伯,你怎么样了?”少年扶着老者道。

  老者:“咳咳,没事,还死不了!”

  “你怎么用禁术?会.......”少年还未讲完...就吃惊的看见老者拿出几颗红蓝药丹快速服了下去。

  少年叹了一口气。

  小片刻后,老者呼吸才慢慢变的匀称,脸色也逐渐有了红润。

  “叔伯……你何苦来着?”少年表情变成了哀伤,垂头问道。

  “只是压榨灵魂力而已,要不了命的!”老者抹去嘴角鲜血,他看着远处的惨白的乌云雷云,嘴角上扬浮出一丝微笑答道。

  而少年并未注意这些,他语气气急道:“你刚才借助邪神之力本就被抽取灵魂本源,而现在又服这药丹,你这和自毁道行有何法分别?..”。

  老者转头看着少年,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注定的路要走,我这命,我的道不可惜!关键是......他没有说出那句话,只是看着少年目光投向别处接着道:“老巫说你在这会有一场缘法,我有一大劫!临走他给我这红药丹,我还嗤之以鼻,没想到..还真....咳咳咳!”老者激烈咳嗽几声,没把话说完。

  少年叹息一声,他全知道,也知晓老者的意图,他眼神犀利的道:“后面那两人我来吧,你歇息!”他取下一直斜背在身上的长剑道。

  一个修者,唯有灵魂到达足够强大地步才能“弃凡体、成金身”,他没资格剥去自己叔伯“成仙”之路,他已经付出够多了,哪怕是为家族名誉。

  “不不,灵魂本源还可以再修,那两人也不重要,你准备好要做的事吧,等着.....”老者目不转睛远方乌云雷雨道。

  少年:“....”。

  “今生得见,无憾了”看着似要裂开的乌云,老者面露微笑喃喃自语。

  .....

  “嗡嗡嗡...”

  身后传来阵法破裂波动的声响,想来不消片刻蓝心悦等人就要破阵而入。

  老者微微皱眉,见远处遮天般乌云中间出现道“裂缝”一道白光照亮下方。

  “呵呵,老巫不欺我,好人呐!”老者看着裂开乌云笑说。

  “叔伯,这是?莫非是困..?”少年转头看着老者,却紧见老者双眼紧闭,正快速掐决念咒。

  站着惊讶呆住的少年发现自己身上出现层奇怪的淡紫色流光包裹,脚下是一个很的小型蓝色传法阵。

  “叔伯……这是?”少年摊开双手问道。

  “离儿不必紧张,加固你三魂的秘术。这是我能做的最后一步,冲破朱雀阵位那片“焚魂”你就到困龙岛内阵了。

  停顿会,老者接着道:“是成是败,就靠你自己造化了。”老者微笑看着远方乌云雷雨。

  .....

  “嗡~嗡~嗡”接连三声,蓝色关圈渐盛,看来传送法阵要驱动了。

  .....

  “碰!”空间碎裂,冲进一个少女和一个小和尚!

  小和尚掌开大手,虚空出现个巨大手掌向正在飞离的少年急急拍去。

  少女扔出个似“月牙”武器发出几十飞刃攻向少年。

  “太快了!“月牙”的气刃追不上!”少女暗叹,随即看向还未停止的传说法阵,眉头皱了皱。

  小和尚:“还是慢了一步!”他那只大手拍了个空。随即小和尚看着那名让他“敬佩”不与的老者。

  “哈哈哈哈!!”老者看着飞向“焚魂”的少年,他发出爽朗的笑声后,慢慢转身。

  “你们终于来啦!?蓝心悦,觉相。”

  (未完待续)

第八章 大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