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觉相

  破阵而入的两人正是蓝心悦与觉相。

  觉相看着老者道:“你的幻术造诣还不错!”没有多余的话,最先他是夸赞一句。

  “你方才那一慈悲手看着也不怎么慈悲!”老者微笑看着觉相,并不理会正冲向传送阵的蓝心悦。

  “出家人慈悲为怀不假,但若纵容你这等人,那就对天下善业最大的亵渎!”觉相微怒看着老者道。

  老者眉头一挑道:“天下善业?小小年纪,你懂何为善恶?”

  “呵呵...”觉相冷笑一声道:“善恶自在人心!就尔等今日作为,说你们是好人,只怕九洲修士,名门正派也不会相信吧?!”

  “哼!...”老者冷哼道:“九洲修士!名门正派!比起那些一心为恶之人,他们只是强夺手段高明而已!欺压弱小,为私图害他人的例子可还少?他们没资格评价老夫,要他们评价,也是对我最大的亵渎!”

  老者此话并不假,各势力门派在各洲域都有自己拥护的世家、帮会。俗世中也有各种产业涉及,发生争执冲突也是常有的事。而受损害的,往往是没有后台势力的弱的一方。

  ......

  贪婪滋生出恶念,久而久之,这群恶徒悟出两套欺压弱小的铁策。

  出低价卖入或威逼利诱,若对方不实好歹,就搬出我家家主与某大势力供奉交好、公子是某某某大派外门弟子!我家大小姐是谁谁谁长老首徒,胁迫对方让步。“懂事”之人知是惹不起,也就罢了。

  若对方也是有势力之人,那就安些“莫须有”的罪名栽赃陷害,或伙同几个势力故意挑起争端,趁机灭了对方家族势力,平分其家业。

  在天治大陆,敢这么做的,多是背后有大靠山、大势力的家族世家。对此,那些“大靠山”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美其名曰:“天治铁则:不可干预俗世”。天禅大师,无念师太仙逝后,近百年有愈演愈烈之势。

  ......

  想到这,觉相皱眉道:“渔夫打渔时,也总会打捞上一些不是鱼的异类。农夫摘筐果子,有几个坏的也正常。整体大局还是好的。但若施主执意打开这困龙封印,我等修士自有逃命之法,只怕九洲亿万普通民众...阿弥陀佛!”说到最后觉相没有言明,而是低声颂佛。

  “我对你说的鱼、果子什么不感兴趣。解开困龙封印我也没想过,我只是要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老者看着觉相道。

  “哦?”觉相表示迷惑,接着他说:“呵呵,若你是名门正派,待五年后道宗开启《百朝盛典》凭本事拿到资格,再凭能耐进入困龙岛内阵,你想要拿什么,这样岂不是更好?”觉相冷笑道。

  “呵呵!....”老者冷笑道:“潇湘楼是不是正派?洛家是不是名门?”说完,他负手伫立,看向远处那层赤红晕云,心道:“通过焚魂区,离儿就到困龙岛内阵了”。

  觉相大惊:“你是?....”

  “潇湘楼楼主,麓洲洛家洛项是我父辈,当代家主洛云山是我同胞亲弟。老者停顿会接着说:拜你们名门正派所赐,我现成了个四处游荡孤魂。”,老者把“名门正派”刻意加重语气。

  “你是洛书?那少年?...难怪说是漏网之鱼!.”觉相大呼出声,也立即回想起来渔夫那句话....

  “呵呵!....”

  洛书听了这话冷笑道:“是不是后悔当初没有斩草除根?”

  觉相一听,忙施礼道:“洛前辈言重了,当年之事,我派并未参与!何来斩草除根之说?”

  洛书看着觉相道:“有区别吗?当年我家主连发三封书信,要你派方丈“惠灵”主持此事,为我洛家正名。家主苦等半月,未见书信更不见天禅寺来人。无奈下,派萧逸连夜奔赴天禅城,谁知人还未到天禅城,洛家被屠的消息就传出!”回想起往事,洛书神情哀伤。

  无论是洛家被屠,还是诛杀潇湘楼弟子,这两件事都发生在觉相幼年,他知之甚少。在寺庙修行,少有下山。只听老一辈说起过此事,也零碎知晓一些。

  但就书信之事,却未有听人说起过。于是觉相道:“书信之事,还请洛前辈细查,若师叔收到消息,哪怕洛家有错在先,我们也断不会不理。”

  ......

  “家主也想到“惠灵”方丈未收到书信的可能,所以最后一封信是用我们特训的“赤烈鹰”送达。

  赤烈鹰归来之后,巫姆歌用秘术读取赤烈鹰记忆,鹰目中见收书信的是“惠立”大师,不知贵派是否有此人?”洛书淡淡道。

  “惠文,惠立,惠义,惠明,并称天禅寺现四大金刚!其中惠立正是觉相恩师,他哪有不知?“阿弥陀佛,惠立正是恩师!”觉相颂佛施礼。

  “呵呵,那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洛书笑了笑。

  “无话可说!”觉相答。

  洛书:“就这身份,还能参加四大圣教合办的《百朝盛典》么?”他幽幽的问。

  “基本上没可能!”觉相并不隐瞒,实话实说。

  “你至少说的不是很笼统,比那些修行几百年的老秃驴说的套话好上很多!”洛书道。

  觉相眉头一挑道:“我也会老,说话也会越来越顺滑。只是今天无论我说那种话,都阻止不了你对吧?”

  “能不能阻止不在我,而是看你本事如何!”洛书不再看远处,转身看着觉相。

  觉相:“我知道你修行不错,不惑之年弃书修武,古稀之年修到神魂中期境界,算大器晚成!若不是洛家突变,你也许还是哪位为百姓谋福的一个小官员。”

  “你说错了一件事!”洛书道。

  “哦?何事?”

  “不修行,我活不到古稀之年。修行也和洛家突变关系不大。当年我从官,路过一树林,被群匪劫了去还被暴打一天,那时我就发誓,只要不死,一定要报仇。我一不想找洛家势力报此仇,二不想动用权力!于是问我大哥要来一本书籍或向门内长老讨教!”洛书淡淡道。

  觉相暗暗心惊,“修者界盛传当年洛家收藏《冥世·魔技》,洛家被屠,多少也和这书有点缘故。如果洛书就是凭这本书籍就到这种境界,那么还真是说的通了。”

  洛书并不知道觉相心里所想,他接着说:“我也知道你修行不错,小小年纪到神魂境,天禅几种秘术大成,还得方丈赐赠降魔杵。”洛书道。

  觉相淡淡一笑道:“初期境界到中期,如同相隔千里之遥,想来你现在修为更是精进不少!虽实如此,不过,我还是想试一试!”觉相停顿会,说了后一句话。

  “我劝你最好别试!”洛书好意“提醒”。

  “木易、陆白两位师兄不在,若今天困龙岛丢失重宝,必牵罪于天禅、神鹫两大门派,到时我们树立千年名誉置于何地?天下正派作何感想?”觉相脸露无奈道。

  洛书撇嘴,冷冷的道:“所以,无论我说什么,今天你还是要阻止我?”

  “我很不赞同天治大陆修者为尊,但到了双方都无法劝服对方时,武力论高低还是可取的。”觉相微笑看着洛书。

  “呵呵呵呵...”洛书笑了笑:“这话从你口中说出很奇怪,看来你修武不修心,也难怪你修为了得。你是小辈,让你几招何妨?”

  “呵呵,说多不如真本事,洛前辈!那我就不客气了!”。“阿弥陀佛”觉相低声颂佛!一跺脚,金光现,层层佛光氤氲其身,脚下出现一个金色“卍”字!

  老者看了眼,没有说话。

  “得罪了!”觉相低喝一声,单手挥动,虚空化掌,一巨大佛掌卷起层掌影向洛书拍去!

  “天罡御加持慈悲手,威力加强外又开启了防御,一举两得。这小和尚当真是个天才!不过....”洛书昂首看佛掌变大,逐渐向自己头顶拍来,他也不闪躲,背负双手,说不尽的潇洒坦然。

  ......

  觉相微微皱眉!...

  接着他就看着自己发出的掌力,离洛书头顶还有三丈地方,化作虚尘四处飘散而去!

  “元气外放!你当真有托大的本事!你且接招!”觉相昂首怒喝一身,全身金光大盛,金气化虎啸,三只金色巨虎围着觉相转了半圈,咆哮着飞腾从不同方位袭击洛书。

  觉相并不停歇,手中祭起法器,“降魔杵”迎风便长,约长长一丈,两条焰龙魂盘旋在其上,“嗖”!向洛书急射而去!

  “怒虎?降龙?魔杵?呵呵,还是玩金火系的??”洛书笑说,并不在意,右手运功,黑火绕臂。

  天地映如红色海洋,三只金色怒虎卷起阵阵火风,虎啸而来。焚天火龙在空中乱舞,似要有天火从天降,降魔杵如域外坠落的星石在百丈高空急驰洛书砸来!

  ......

  然,这些,在离洛书十丈外如同撞在了结界般停立住。威风凛凛的虎化作虚尘散去,天火哗啦啦下来好些,两火龙就哀嚎几声,像是被什么弄疼了,快速飞回降魔杵法器里,法器更不争气“砰”撞上便倒翻几下,飞回到觉相手里。

  觉相再次皱眉,“这?....”

  他看着洛书平起的手臂,虚空中那淡淡流动“黑焰”正侵蚀降魔杵上的两条焰龙!他运功驱散魔杵上焰气暗道:“理说这等妖魔之气最怕金刚怒法类功法,这?这什么功法?黑气袅袅的...”想到这,觉相怒喝,一指洛书道:“哼!妖魔邪道!你还要说我们正派冤枉你了不成?你可有话说?”

  洛书瞪他一眼道:“哼什么哼?!你等正派人士都可用赤火龙祭炼法器,我学几招,有何不可?”

  “油腔滑调,受死吧!”....

  “血佛印·武神附体!”觉相倒是个急脾气,他暴喝,震碎佛袍,露出如刚身躯,披肩上有几道彩纹,虚空中一轮血佛像是刚刚睡醒,直起腰背,眼大如铃,怒目看着洛书!”

  洛书眼神微眯,暗道:“早就听说这厮是佛家大能转世,四岁一场“高烧”时,发现一尊血佛虚印在其后背隐现。天禅寺几个大佛才知这是“血佛印”初次觉醒。之后几年,惠立大师亲传,又经高僧大佛指点,这十几年怕也修得大成了。若再有百年,让其长成,定会是又一个“惠灵”!!洛书眼神逐渐变得犀利,像是做了一个什么决定!”挥动双手迅速提起全身元气。

  ......

  南越·天禅寺

  惠立大师正在给门下弟子讲经,忽的感觉心情异常不安!他命弟子叫来觉悟,交予经书,要他代授课。

  信步游走间,途经“藏书阁”,惠立停下脚步。叹气一声:“最近几天老是心绪不宁,看来我得重抄“静心咒”这本书了。

  ......

  天禅寺后山

  一盏青灯,一尊古佛。

  不大的山室里坐一个入定已久的老和尚。要不是他缓慢转动念珠,嘴皮轻动!人们一定会认为他死了。

  “啪!”一声脆响,绳子像是承受不了巨大念珠的重量,断了。

  老和尚缓缓睁开眼,看着滚落四散的佛珠。他微微皱眉,掐指一算。

  “不好!!”大叫一声。

  ......

  觉悟的悟性一般,惠立要他授课,他心虚的很!所以他听见后山那“砰”巨响,吓得他跳了起来。

  惠立正寻那本经书,忽听后山大震,他眼中一喜:“惠灵师兄终于破关而出啦!不过,这撞破山体,也太高调了吧?”他跑出门去,刚想安抚受惊弟子。见一道金光向东边传送法阵急去....

  “咦?师兄?怎么?....”随后他皱眉,似感觉哪里不对,他掐指....

  “觉相!!”惠立惊呼出声,也化作金光也向东边急去。

  .....

  觉相召唤出的“血佛”越来越清晰!

  洛书暗叹,“如此清晰,多少高僧苦修百年才能做到的事情,这娃娃年纪轻轻就能“温养”出如此高级别“血佛”,不愧是大佛转世!若等他本命佛觉醒....啧啧啧!”

  虚空中血佛可不管洛书怎么想,它左右开动,横扫竖拍,要么就用脚踩,在它眼里,抓小鸡仔一样戏弄洛书。

  洛书左腾右闪,却不还击,似在看血佛所用的招数。

  “咦?...?这血佛斗技怎会如此粗浅?半响既然未有出新招!天禅寺第一人就这点招数?”洛书继续闪躲看了片刻,想了想,高声呼出最后那句话,意在刺激觉相。

  觉相听了脸憋的通红,“哼!休要猖狂!.”觉相暴喝一声。

  “金刚法象·守身佛”觉相再出招。

  空间晃动,虚空再现三尊各持刀、戬、戟金佛虚象,这三尊虚佛出现后就于觉相并立,似有相通又各自跳开,四尊虚佛成包围之势把觉相困在里面!

  话不多说,觉相念决控制四佛攻击。

  头顶虚影急向洛书砸来,当先出手的是手持双戬的金佛。

  “嗡...”巨刀带着金光横扫而过,一掌血手由上急拍下。长戟划破虚空狂点刺”。刀戬上下翻飞,越战越勇。虚空血掌金光大盛,四佛攻击间隔配合及其紧凑,环环相扣。洛书只得急躲,毫无空隙出手。

  “哼!看你能撑多久?”洛书化作数道残影,或从戬空隙穿过,或踩着戟上跳跃开来。几次都是劈在残影之上。

  ......

  无论是“附体术”还是“召唤术”这与自身元气、灵魂力有极大关联。

  “召唤术”,多为道、佛两家大能仙逝之魂。此为借助之法,掐决时间长,元气消耗大,易控,攻击力是所借仙魂能力而定。灵魂力越强,控制时间就越长。灵魂力、术法强大、且也精通者,所能借就相对越强。

  而佛家守身佛,多为仙逝大佛所留残魂,虽无意识,但好处就是对修行佛法之人并无“反噬”之说。

  另一种就是最让九洲修者又爱又恨的就是“附体术”了,一种“先天”自带命格里面的,“觉醒”后可进阶,能力也极其强大。如觉相的“血佛纹印”,这种修者都爱的。

  而大家恨的就是“后天”成型的。附体多为妖、魔、鬼类,其中渡劫失败妖魂居多。

  其优势是掐决时间短,元气消耗少,攻击暴增。弊端就是,这类邪修十分贪恋“肉身”,如果灵魂力(精神力)不够强大,很可能被邪神夺舍肉身,或在你重伤下趁机占有你的身体。当然,若是自身温养的,当另论。

  洛项与古巫族族长“巫姆歌”生死之交,洛书晚年也学过一些巫家召唤术,只是多邪灵。但万源不离其宗,理是相通的。

  ......

  果真,半个时辰后.....觉相脸色惨白,额头汗如雨下,身体微微颤抖。

  “呵呵,...”洛书嘴角冷笑道:“开始透支灵魂力吗?自以为是,看我如何破你!”

  “冥世·噬月”洛书低喝一声举起双臂,白发乱舞。隐隐约约似有鬼泣,朱雀阵位忽起阵阵阴风起。觉相虽说了得,只是这魂佛之术还未精通,斗技才会如此粗浅。洛书觉得再看下去没意思,开始反击。

  虚空中出现一朵朵妖艳黑焰花,地面出现一个个涡流。”

  其中刚刚袭击洛书那尊血佛想是力竭,被洛书数朵黑焰逼退,一个躲闪不及左踩进漩涡里,虚体立即被一层黑气索绕,那只脚顿时被吞噬去大半。

  “哇!...”觉相终于撑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血佛纹印他自小温养,更与觉相血脉相连,这种情况下,伤的不轻。”

  洛书见势,不再犹疑,“冥世·星芒..”洛书低喝。

  天空卷起一股黑浪,急风骤雨般狂泄,百万星点激射向觉相。

  (未完待续)

第九章 觉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