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紫毛猴子的愤怒

  阳光刺痛双眼。

  少年直觉外面是很强烈的白光。他用手先挡住视线,眼睛慢慢睁开,不出所料,外面很很强烈的白光。

  等了小会,少年坐起身子扭扭腰,转转颈脖,活动下了筋骨。这种传送法阵弊端是近几年各大门派极力想攻破的难题。

  据说四圣门派有三大门派承诺,无论大小门派,只要是攻破这类难题,把“伤害”降到最低,以后各洲域上古传送阵法都有其管理。“玄门”对此虽然有话说,奈何这些年确实在这方面无所作为,也只好作不知状态,任其发展。

  少年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些。他垂下腰,头几乎要触碰到脚。“这类小型传送阵法都让我想吐!这跨洲域的传送古阵还不得把我这把骨头给拆散架咯??”他小声嘀咕。

  脑子在歇息会后,慢慢清醒!似乎还有。什么...什么重要事儿,他腰猛的直立起来!歪头眨巴眼睛仔细想了想,随后脸露为难,像是没头绪?“啊!”少年叫了一声,用力甩头,双手狂抓齐肩发。“怎么就想不起来?怎么就想不想呀!?”

  “要死....要死...要死!”

  “呀!对了!想起来了!”折腾半天后,他忽然停止动作大呼!“好像做了两个梦?一短一长”

  “短的好像梦见叔伯在和一小和尚打架!这和尚修为很是了不得,接连出了几招犀利的招数,召唤好几尊大佛一样?叔伯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力!后来很奇怪,先是一颗大陨石砸下,再是好像下来万点“流星”?把和尚打得面目全非了?由于头脑在传送期后就进入受“半昏死状态”的缘故,少年也不敢确定这事有没有偏差!?

  于是他想起那个长的梦……

  “在传送阵运作的时候,身后好似还有一人!估计记恨我飞的快,用个“弯刃”砸了我腿根部一下!

  少年心怀忐忑用手绕过腰,慢慢摸索下跨,身冒巨汗配合他心里的咆哮“千万别把根切了呀!!”几十息后,他长舒了一口气道:“还好还好,差一点点差一点点!”他再弓下腰,掰开胯下衣裤,见一片嫣红!“我靠,侧漏了都!...”

  ......

  南越空域

  一艘飞舟正急速前进!甲板上伫立着两和尚,这两人正是惠立大师及惠灵方丈。惠灵方丈看着目视下方事物,表情微悲凉。

  惠立大师在其身后低头念佛,看师兄方才脸色,像是出了什么事。他想了想,可能在为觉相担忧?或者修为没突破“神魂”大成境界?

  想了这两种可能,惠立大师立马抛去第二种,原因无他!惠灵方丈现在发出的气息,就是神魂大成者独有的。

  只是他不明白师兄担心什么?莫不是又有大敌闯困龙岛?觉相不是对手?虽然有变故!?

  想了想,惠立大师但他并不着急,他再次动用卜算术几次,无奈越来越不准确!其中有一次还算出觉相被两道可怕的黑赤两股气流搅成碎尸!

  惠立大师摇头叹息,“不算也罢!”,“觉相虽然未修到不死不灭地步,但九洲内能挑拨圣地怒火的没几个!谁敢取他性命?不怕天禅寺不死不休追杀么?且再说这天地法则怎么会允许这等邪恶阵法?能把人搅成碎片的阵法?除了能控“顺逆之气”自身修为也必须强大!

  能“顺逆”两修的人确实有,但能到神魂大成者,就算把九洲妖族算内千年内也是不足百人。

  天治百年前洛家两兄弟洛云山、洛书这对奇才修炼“顺逆”倒是离神魂大成只差一步,只可惜!...哎,“歪路”来的修为,终究会被人发现的。想起当年之事,他一直心有愧疚,只是事隔十来年,就算说出当年之事也改变不了什么了!”想到这些,他叹息一声。

  从觉相想到洛家变故,他完全没想过事情为什么想着想着就偏离了“主线”?也不会相通,这九洲能修“顺逆之气”的人现世至少还有两个!洛书,洛天荇。

  .....

  惠灵方丈已算出觉相命陨的消息,他猜测惠立是想到一地去了?会错意的也跟着叹气。沉默几息他喃喃道:“有因有果!恩怨纠葛!既然真的是你们,这到底怪得谁呢?”

  惠立听的云里雾里,他上前几步疑问道:“师兄,你说什么恩怨因果来着?。”

  惠灵方丈这才知道惠立叹气是其它,于是他缓缓转过身,眼睛直直看着惠立冷冷问道:“当年麓洲洛家书信之事?你可知晓?”

  惠立身体一搐连忙低头应:“知道的,书信是我接收的。”

  惠立知道自己师兄脾气,私下师兄弟相称呼,但师兄一旦认真起来绝不留情面,所以他觉得实话实说比较靠谱。

  “那你说说是怎么回事?”惠灵脸气微怒道。

  惠立把腰微曲,手转佛珠沉默会道:“当年之事我不是太清楚,第一民间几大盛传,洛家生了一个男婴命格暗合“邪神命脉”,几大势力邀请后当时卜算第一人“璇玑上人”呕心沥血陆续卜算一年有余,算出命格近千次既无一次相同。璇玑上人动用禁术强行卜十多卦,直止吐血!卦象也未明确洛家男婴的命格!当时卜算的“璇玑”大师一摔手中命盘不再卜算,对天长叹,转身就去。

  而“璇玑”大师至此后,也变得经常神情颓废,唉声叹气。

  修者传,是“璇玑上人”强行算男婴命格,违了天意,怕是要被反噬减了寿元,或会牵累“天玑阁”才常常叹气。

  而这,这就更加让修者相信这两岁男婴极有可能是“邪神命格”。

  本着信其有的原则:“于巫道沙门为首,道宗外门、风月楼、连云十八堡、十二洞天、罗家山庄、南越剑派、霍家堂、狄戎王室等共计势力家族百余,约人数三万修士围困在洛家府邸数月,要其家主洛项交出其幼儿洛天荇!”

  惠立大师一口气说了长长一段话,中途有停下补充惠灵师兄的问话!

  ......

  “洛家出事我正处在神魂中期突大成关键阶段,考虑到突破关键是百年再难遇,中途弃之反噬不说,再遇突破机缘怕是要再等数几十年或百年?那时代理主持内事物的惠明师弟才会没通知我吧?”想到这里,惠灵方丈叹声颂佛。

  惠立弓腰等了片刻,抬头见其转了身去背对自己,以为他知后面之事,并为细问,他暗自庆幸。

  谁知惠灵方丈接着问道:“有第一就有第二,你说说第二是什么吧?”惠灵方丈今晨才破关而出,许多事情通过觉相变故才推演出诸多事情,这里面也包括洛家。多少存在不明白地方,他要问的。

  惠立道:“第二就是,修者界相传,洛云山、洛书两人修为既然可修“顺逆之气”且术法精进顺利快速,一定修炼了《冥世·魔技》,这本书籍!要知道,洛云山五十余岁才到勉强进入神魂境界行列,而后二十余年后他就到了神魂大满境界!其哥就更是夸张,一个弃书修武的书生,百年内达到到达神魂中期修为!这是不符合情理的事情。”

  惠灵方丈很认真听完这段话,中间没有打断问话。他想了一会幽幽的问:“为什么这次带头的是“巫道沙门”的人?玄门、神鹫宫没参与?一是盛传,一是相传!这万恶的《冥世·魔技》我就不作评论!但这“邪神命格”都是多少百年的事情?为此错杀的门派家族可还少?他们屠了洛家,剿灭了洛项创的潇湘楼,那孩子可是个“邪脉”?可有找到《魔技》?惠灵方丈后面那几句话语急快,显然他气急败坏。

  惠立大师擦去额头冷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师兄发大火,他小声回答:“那小孩尸身证实并未发现其身有“魔纹”,也未找到《冥世·魔技》这本书。倒是发现几本《鬼魅之术》《血鬼头》《炼尸罡》之类书籍。

  惠灵方丈冷笑几声道:“呵呵,谁不知道“巫道沙门”、“风月楼”与洛家的恩怨?谁不知道洛家在麓洲财富近半?派三万大能屠了人家洛家族人四千余人,杀了潇湘楼八千弟子!就搜出这几本不痛不痒的书籍??是找不到证据,怕世人诟病而故意陷害的吧?这手段也太劣质了吧?”

  惠立大师不说话,当时他听到这些“证据”时也蹙眉,这三种类型“术法”只好在九洲好好捋一下,十之七八都修炼“邪术”。

  《鬼魅之术》无非就是改变身法速度,易容而用。

  《血鬼头》是通过死去的修者而炼的一种血鬼头,属于召唤术!说邪吧,也勉强算。而《炼尸罡》就更简单了,是用秘法把自己身体“尸化”达到疼痛无知觉的状态,多武者修炼!算邪术,也罢。所以惠立大师把腰弯的更低,抱定不开口。

  惠灵方丈见其不接话,沉吟良久道:“如果修炼的快,就算炼了“魔技”,那么我也是“邪徒”了!当代道宗宗主“金珏上人”又算什么?年轻一辈那些,蓝心悦、陆白、谢云凉、木易、法通、觉远、完颜俞神、罗瑜等那些世家门派是不是都要审查一遍?他(她)们也算修炼神速,是不是也算“邪徒”了?

  惠立大师紧咬牙,抱定不还嘴。

  .....

  惠灵方丈侧脸回头看了一眼惠立,他也知道这事不能全怪他,当年主事的是惠明师弟!于是他安慰道:“当年之事也不能全怪你。只是你们做事缺顾全大局的眼光,我进入洞府闭关才一年有余。你们既然认为会打搅我突破,用我一年时间换取洛近千载基业!虽然不确定能否救下洛家,但事情不能这么不明不白!洛家祖师洛青何等人物?当年为九洲做了多少大贡献!!如今他的子孙后人只因他人觊觎其财产、贪图小利洛家得如此下场!哪怕洛天荇不是“邪神命格”他也会被你们逼上这条绝路的”。惠灵方丈闭上眼睛长长叹息。在上位者智者,看待事物,解决问题是和别不一般的。

  “你去通知惠义、惠明及众弟子,要他们全力帮助飞船驱动,争取在四日内到达困龙岛!”惠灵方丈见惠立依旧不再接话,他知觉不应再说,于是吩咐下去。

  惠立大师正想找个理由开脱,忙答应。刚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道:“飞舟,飞舟玄门弟子动用元力已经够用了,若我们在加入,怕是飞舟护阵承受不来吧?”他小心翼翼的等师兄回答。

  “这个你不必担心,我自有方法!与洛家恩怨总要了结!血佛印也总要找下一代宿主的!”惠灵方丈回道。

  “是,我这就去安排!..”惠立大师踏上两步,左脚还没落地,忽然止住动作。

  “血佛印?血佛印!...下下、下一代?宿、宿主?”惠立大师反复倒腾着这几句!最后他满脸热泪,慢慢转身看着自己师兄伟岸的背影结巴的问:“师兄,觉,觉,觉相他怎么了?”。

  惠灵方丈再次闭眼道:“出家人戒七情六欲!师弟你这是何苦呢?”

  “我..我!....你就告诉我他怎么了吧?”惠立大师泪如雨下。

  “他去了!”惠灵方丈睁开眼,大声呼出!

  “咚!!”惠立哀嚎一声,跪倒在地!一名僧人被称“去了”多么大的侮辱?!

  远处甲板中部正交谈几个僧人转头看向这边,又看正跪地的惠立大师的失态!很是迷惑的抢跑了过来问究竟。

  ........

  少年站起活动良久,让眼睛适用这里光线。

  手挡在眼睛上方向头顶看,头顶一个“圆体”事物,这绝对不是太阳,这光线太诡异。是诡异的病态的惨白光线。入眼处一马平川,地上泥沙是发着金黄色,几棵不知名的树很是不规则,有的生机勃勃,有的是枯树败叶。各类大小动物,千紫万绿的。刚刚少年看见绿山羊背对自己吃白色的草。一只紫色猴子蹲在树上摘桃,和千百只黑色的白雀喝水。反常态现象,只要脑子没傻的人都知道,任何事物在这样“阳光”下长久照射都不应是不规颜色!倒像是某位无聊染料师故意的作为!

  “这是什么地方?...”良久,没人回答他!

  “好像是叔伯把我推进了传送法阵,说通过就能道困龙岛?这是在困龙岛还是?我记得好像前面说了什么“焚什么区”来着?莫非在这?”树上紫猴子正桃子看了他一眼。

  “这不像困龙岛呀?莫非在某个阵法里!试试看。”在湖边喝水黑白雀抬头看了少年一眼。就继续做自己事情,

  少年调转元气,全力施展向东边御空飞去!..

  一个时辰后,他又回到了原地。

  “咦?好像是!”再次御空而去.....

  又一个时辰后,少年再次回到原地!“我靠,果真还在法阵里!”

  旁边那块大石没有移动!长成畸形的红大树还在哪里!绿山羊还是在慢悠悠吃草,用屁股对着少年。

  紫色猴子看起来很饿,它还在吃红桃子!湖边黑白雀还在喝水,就算它们体积小,要按它们这个速度,至少也也喝了八大缸水了!嗯,没错!这一切表明,无论往哪个方向飞,都会回道原点,这就是外界传说焚魂区,早些被称作的万枯洞!只是.....。”

  少年从坐在石块上站起,看到还在喝水的黑白雀,看到正在红树上吃桃的紫猴子!“万枯洞?既然叫焚魂万枯什么的,那怎么会有这些小动物?还是它们一直都在?那么又要怎么样才进进去困龙岛核心地带?”他左腾右闪没停留,发现更多的小动物!

  良久,也没在这些动物身上看出端倪,最后他眼睛又回到猴子身上,看它吃桃。

  他很认真看着,很认真看着猴子吃桃....

  “咕噜,少年肚子叫了几声,饿了?好像很久没吃东西了!”他手抓了下右边额头头发很是尴尬,看一只猴子吃桃把自己看饿了....。

  他纵纵身跳上树,也正准备把一个大红桃摘下来食用充饥!

  ......

  “呜...”

  一根棍子,猝不及防的向少年手腕横扫而来!少年眼神一缩,虚空倒翻数下,双手迅速聚气结刃挥出!

  使棍者转动棍子挡住大量飞刃,周遭树叶洋洋洒洒掉落一地。

  出手袭击少年手腕的是只猴子,紫毛猴子,那只吃不饱猴子!少年瞪着他道:“你这是干嘛?”猴子继续啃咬一口桃子,想是在回答少年的话。

  少年眉头一扬:“泼猴,我要吃桃,你让还是不让?!”

  猴子站在树桠上,提棍作了一个“防御式”。

  少年手捋额头头发道:“其实我觉得猴肉比桃子好吃!”

  红猴子听了少年话语,扔下手中桃,直向少年头部砸来!

  (未完待续)

小生土匪说
大家新年快乐。每天最少一更

第十一章 紫毛猴子的愤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