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风起云涌

  与天禅寺众人在涿洲遭遇同日。

  沧澜·道灵山

  灵霄塔第七层。

  三名中年道人身穿统一道袍,各站一角,想来是有事相商,集聚在此。

  其中一人来回渡步,看似十分气燥不安。

  另一人微胖,双手抱剑,闭目对眼前景象事物不闻不问,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最后窗台那人,身约丈许,长脸刚毅,两道剑眉,不苟言笑,眼神却温和,两耳垂遍一缕缕白发夹着黑发中。看似就在六十岁上下,修行之人夺天地造化,本不该有此的,他正负手而立,看天边流云。

  “这可怎么办?...师兄他!”说话的是那名脸色阴沉焦急男子,他停下脚步看了眼三师兄,见他抱着双手“养神”样子。

  他转看向忽然而归的二师兄,原本他在葬龙之地苦修,数日前匆匆回宗,意味深长的对他说了一段很奇怪的话。

  二师兄本就《易数》见长,做事说话怪异随性的很,吴屈也没细听。

  直到前几日,道宗守派之阵“四象神阵”巨动,八千里道宗地域震动,林荫山涧百兽吼天,镇守四方的“四象神阵位”各发出道异光直插云天。...

  至此,吴屈才觉得事情透露着古怪、不简单。

  ....

  一日后

  本想道宗地界巨动,掌门师兄定有受感。不想苦等一日有余也未见“灵霄塔”传来消息。更别说掌门亲出,安抚内外门弟子。

  一时间,人心惶惶、都在猜测发生什么了事?

  几大外门长老及护法丁修、欧阳武觉的“四象神阵”异动,定和困龙岛阵法“四象合阵”有所关联。自觉事情重大,再者也不可任“传言”恶化,安抚各门下弟子后,急见于掌门师弟黄生泉、吴屈二人。

  (易天坤回门派多数人不知)

  ......

  黄生泉做了简单安排后,寻来师兄弟商议。

  无奈之下,三人合意前来掌门清修之地,意在寻个掌门师兄决策.....

  谁知,上来塔之后,这两人又因该谁去“搅扰”掌门师兄的事…而争论不休…

  .....

  “看样子师兄们都不想去触碰掌门的怒火,也罢!”想到这吴屈叹息一声,转身就欲上最后两层塔顶。

  “吴屈师弟,不可!”阻止他闯塔顶的是那名背负双手的男子,是三人中年龄最长,也是二人的师兄易天坤。

  他转身急忙忙喊道。

  ......

  “就你神魂中期功力,没“造化丹”能通过第八层上到顶端么?”那名圆脸,身体微胖不高、闭眼养神的道人嘲讽的跟着说了句。

  叫吴屈的道人回身看了一眼先前说话的二师兄,又听三师兄这带刺的话语。

  微怒道:“黄老怪,你一天到晚除了炼丹就是炼药,还知道干嘛?四象神阵发生这么大事你也不闻不问!看掌门师兄闭关出来,你如何交代?”

  ......

  黄生泉也不示弱,冷哼一声:“哼!阵法偶尔出现异动,有什么好奇怪的?再说,前日我派左溪、霍凡三十内门弟子及外门:“青龙堂”长老崔南平、“白虎居”长老许源玉等外门弟子近两百名前去困龙岛查看情况,有何欠妥之处?”

  吴屈嘴一斜,本就有点阴暗的脸变得有些狰狞。他道:“困龙众岛屿约千里,你派二三百人去,你这是何居心?”

  ......

  一直看二位师弟再次争吵的易天坤紧皱暗道:“三师弟和五师弟向来不和,莫不是我这几年在外游历,还是?....”

  想到这他十分头疼,三人合意寻掌门拿主意,没曾想议论还未一致,这两人因一语不合,就争的不可开交。......

  “想想都头疼”易天坤心道。

  “.....我炼丹是我炼丹,这几年我可有懈怠内门弟子修炼?可有做损害门派的事情?”。

  自从现掌门师兄金珏上人二十几年前闭门破关、二师弟易天坤前去九域云游寻宝,门派一切事宜交予“东药谷”黄生泉处理!

  虽说没有做成什么大成绩,但四圣地排名也没下降,无重大死伤事件。算无功无过吧。但今天他听到了五师弟话语潜在的意思,他十分生气...

  易天坤很是无奈,也不细听究竟吵了什么!。

  见两人有愈演愈烈之势,他丹田沉气爆呵:“够了!当我死了吗?”

  .....

  正欲开口的吴屈都此愣住。

  傻傻看着易天坤。

  两人都知道,二师兄入门虽然比自己长,却是个温和儒雅之人。这百年来更是对他们师兄妹照顾有佳.....那件事后,也从未见他发如此大火。

  “师..师兄!”自觉理亏的吴屈叫了声师兄,低头杵在那里。

  黄生泉也怯生生看着易天坤,大气都不敢出!

  “哼!都是一门之人,能耐出去给我争个高低!三百余岁了,一个刚进神魂中期,一个百年内寸功未进!我看后生之辈超过你们,看你们老脸往那搁!”

  听着易师兄的怒喝,黄生泉老脸一红,寸功未进的人说的就是他。

  吴屈则把头低的更下了。

  ......

  就在这尴尬的时刻,八层塔上方“哒哒哒”传来轻微脚步声。

  吴屈眼神向上一勾,欲看楼梯口来人。

  黄生泉转身看着楼梯口上方。

  而易天坤第一眼就看出下来之人面目。

  “余元秋?”

  ......

  吴屈皱起眉头。心道:“怎么是他?”

  黄生泉满脸迷惑。“师兄他?....”

  唯有易天坤脸上未有变化。

  “弟子余元秋见过各位师尊!”他微屈身,见礼。

  易天坤点点头。

  黄生泉微笑看着面前这位年轻人,他由衷的喜欢。当年不是掌门亲授,他一定不会这么轻易放弃这修丹炼药的好苗子。

  吴屈是个性急之人,正欲询问。

  余元秋徐徐的道:“掌门有请易师尊上楼一叙。”

  ......

  雪域·神鹫宫

  兰亭之上

  一早,内门几大核心弟子就向这里集聚。

  兰亭之上,不肖片刻,就有百十来人。她们或三五成群。有在交头接耳,像是在议论为何聚集已此。

  有的沉默不言,安静的站着,更多的是或驱剑、御空从八方赶来。

  “

  一声高亢嘹亮“凤鸣”声打断了亭内嘈杂的声音!

  远处高空,一只巨大火凤正急促飞来!

  火凤上站着一十九来岁的女子,她身穿一身华丽红罗衫。背负着手,脸色清冷,发带长丝迎风飞舞,如一团跳动的烈火!燃烧着自己,也俯瞰着众生。

  众人先是一愣,随后有人叫出声:“罗师姐回来啦!”

  人群中,一身穿鹅黄淡雅与其相近年纪的女子,她抬头看了一会飞舞的火凤,皱起了眉头。

  “莫师姐,你说:这罗凤怎么也忽然回来了?”,边上一绿衫弟子打断她正思考的情绪。

  穿鹅黄女子名姓:莫,子霜。

  蓝心悦、罗凤、及莫霜是当代神鹫宫主亲传弟子!莫霜排在三人中最末。

  ......

  “师尊自有安排,我们做弟子的,猜测作甚?”,莫霜不去看,也知道是内门最爱嚼舌根的“赵娇”。

  这人,长相一般,修为确实不错,七万人中挤入了内门。就是爱嚼舌根这缺点,让莫霜烦厌。她不冷不热的回了她。

  赵娇并不死心,接着问另外一件事:“莫师姐,我听说这次聚集弟子,是师尊准备提前开启“泫月幻境”让众弟子前去历练,好备战五年后的“百朝大典”可是?”赵娇一脸好奇认真的看着莫霜,像是想在她脸上找到线索。

  莫霜转过脸与她对脸,微有不悦的说道:“你听谁说的?这种空穴来风事少去说!开启“泫月”禁地之事,岂是我等可去议论的?”

  赵娇脸色苍白,她原本想着莫霜是亲传弟子,多少会知道点消息,她好拿出去炫耀。谁知道莫霜却...

  “我也只是好奇而已,师姐莫要生气!”赵娇也是聪慧之人,见莫霜有怒意立马解释道。

  “好了,罗师姐也回来了!你去清点一下人数,师尊估计一会就要到了!”

  莫霜不去计较多舌的赵娇吩咐道。

  .....

  灵霄塔顶层

  余元秋领完路后,慢慢倒退出门,临走还把房门轻带了上。

  易天坤打量了这间塔楼。

  四尊形象各异的“古兽”占两排,半跪着举着烛把。

  易天坤眼神很怪异看了这些半人半兽的举灯“侍仆”一眼!

  他几步上前,拿起香案上九支香烛,在三清神像,道宗几代掌门仙位,三排长明灯下,一跪行三叩九拜行大礼。

  行完礼,他来到茶座旁与金珏面朝脸坐下。

  “师兄!”好像准备了一堆话的,真见了的时候,易天坤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金珏上人也不着急,看着这位师弟,他莞尔一笑道:“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这般嘴笨?”

  “嗨,莫要提,莫要提,这些年云游,尽碰见些妖魔鬼怪了!难不成我和它们谈天说地去?”易天坤满腹委屈说道。

  “哈哈哈哈!”金珏上人开怀大笑道:“这和妖魔鬼怪有何干系?你云游这些年也不是一无所获嘛!看你今日修为离突破神魂大成也就一步之遥的!”

  说道这,金珏很是安慰。道宗多一个“归元境界”底牌就越多,自从困龙之战后,正派受挫,魔道之火有欲重生之势!

  虽说于天下修者为首的道宗更是能人辈出,余元秋,谢云凉,左溪等人长居“星境榜”前列。

  但,其它三大圣地如:蓝心悦、觉远、木易、罗凤、等人有齐肩道宗天下第一的趋势!

  这于天下大局来说当然是好事!这于道宗来说!....

  ......

  “那有师兄你厉害!你这都...这都!..”易天坤神魂大成境界,金珏上人已经是归元境界。本想着奉承几句,奈何足比师兄高他一个级别,他看不出师兄的修为!支支吾吾了半天,怕说错话,像个孩子面对陌生人似的谨慎。

  “呵呵呵呵”,金珏浅笑几声站起!

  双手掐指,意念动!

  塔楼一股白光爆射而出!易天坤下意识用手臂遮住这白光!直觉告诉他,不可直视。

  在七层等消息的吴、黄二人也注意到了那一闪而逝的白光!

  “这是!这是!掌门、掌门师兄突破神魂了?到、到化神(归元)境界了?”吴屈激动的说不清楚话。

  “嗯,到化神境界了,好像还接近大成。”黄生泉看着塔顶,少有的没有和吴屈作对。

  “什么叫好像,这就是!”易天坤震惊看着被“白光圣气”包裹着的师兄,原本以为师兄突破到化神境界,顶多也就“六神圣元”,没想到围绕在师兄身边漂浮的“白色球体”既然有七颗之多!

  “这,这是银神玄体,离塑成“金身仙体”就二步之遥了”!他简直比金珏上人还激动,情不自禁的想用手去抓。

  “胡闹!”看着自己这位举止怪异的师弟,金珏上人哭笑不得,他把圣气一收,七颗如核桃白球立刻飞回他的体内。

  “哎呀呀,师兄你干嘛这么小气?借一颗我看看,我看看!我做梦都想突破神魂,....”

  “莫要闹了师弟,我们还是说说眼下的事怎么处理吧!”金珏上人收起笑容,一脸严肃的坐下。

  方才沉迷于师兄突破的喜悦,倒确实把这事忘在了脑后。

  易天坤长吐一口气慢慢坐下,不知从哪说起!

  “你易学精明,还是你说吧!这些事想来你也推算过了!”就从哪里说起吧!看着师弟表情扭曲,知他不知从何说起,金珏上人提醒道。

  这次易天坤是重重叹气,“恐怕是要让师兄失望了!”

  “哦?这话怎么说?”金珏上人问。

  易天坤脸色苍白道:“天机被人刻意屏蔽!这人易学比璇玑上人都高明,师弟我技不如人!”。

  金珏上人缓缓站起,他走向南边的方向道:“天下易学,无非就这几户!而能比肩璇玑上人就此一家!莫非?那群人没....”

  “前事(未发生之事)难于推断,后事(指发生过的事)是掩盖不了的。”

  金珏上人:“你推断出了什么?”

  易天坤站起,缓步来到金珏上人左边:“前事就三个字!天下乱”

  后事:“觉相死,天荇出,惠战冥,徐杀歌。”这也是我能力所及了!

  (未完待续)

小生土匪说
对不起大家....

第二十章 风起云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