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徐瞎子

  灵霄塔顶

  易天坤简单的陈述了下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

  “觉相死,天荇出,惠战冥,徐杀歌?”

  “觉相是天禅寺的人?”金珏上人淡淡问。

  “是,他是惠立收的徒弟。觉远的师弟,据说是大能佛陀转世!”易天坤答道。

  金珏上人微微皱眉道:“大能佛陀?那又是谁杀了他?敢这般挑衅天禅寺?”

  易天坤:“还不敢确定,不过就这几天发生过的事推算,极有可能是古巫族手笔!”

  “古巫族?”沉思片刻金珏上人接着道:“这么说来“徐杀歌?”这“歌”字就是古巫族长老巫姆歌了?”。

  “是的!能瞒天过海施这大术之人,除他之外,九域无人。而种种迹象也表明,当年.....。”易天坤没有把话说完,留了个悬念。

  “如果是巫姆歌,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也解释的通了!”停顿了片刻,金珏上人接着道:“当年之事,道宗都有谁参与了?”

  “外门青龙堂长老崔南平及众弟子。”易天坤答道。

  金珏上人微皱眉道:“外门?”停顿一下他接着问道:“四大圣地可还有其它门派参与?”

  “四大圣地就我派有参与,其它圣地未有!”随后易天坤想了想,补充道:“据说当时洛家家主洛云山连发三封书信要天禅寺惠灵方丈主持此事,不过直到洛家被灭,潇湘楼被屠也未见天禅来人。”

  “其它门派事我们不作谈,只是萧逸欲杀我道宗门人之事,这事你怎么看?”金珏上人侧过脸,看着易天坤严肃的说道。

  沉吟良久....

  “这已然是团乱局,本就难解。就算我派那时未有参与,这笔账迟早会把我们算进去。”

  “是想,那遗孤洛天荇如真是“邪神命格”、“魔神之体”,未时,于天下修者为首的道宗也绝不能置身事外!如果他不是....”易天坤思索良久,谨慎分析道。

  “能令巫姆歌如此大手笔,蛰伏十几年,说洛天荇不是,只怕谁也不信了吧?”金珏上人望着远方流云,喃喃轻语。

  ......

  “陆白伤势如何?”金珏上人不在纠缠此事转问道。

  易天坤:“无大碍。”

  金珏上人微松了一口气,“那,那个人怎么样了?”

  易天坤嘴唇动了动,犹豫片刻道:“他现在叫徐瞎子。”

  “瞎子?呵呵,叫徐瞎子?”金珏苦笑几声道:“已经过了六神圣元,那么就是“银神玄体”。规则下,他已经不属这片大陆,本该好好准备渡天劫,他还强行干预这天治大陆事宜做甚?”

  “徐师..徐瞎子是因...”易天坤急忙接话刚想解释。

  金珏上人脸色一边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因果,这片天地自有它的铁则,他不守规则,也怪不的天地对他反噬。总之,他救下陆白这份恩情,我会当面谢他。”打断道。

  “天地铁则?师兄触摸到这个位面了?”易天坤暗暗心惊,抬头看向金珏。

  原本他以为这虚无缥缈的“天地法则”只是前人为保护后辈杜撰出来的,原来真有这么回事?

  易天坤语气不安的问道:“那这次困龙岛事件我们做何打算?...”

  金珏上人收回目光,转身来到茶座前,拿起茶杯小饮一口轻轻放下。

  沉寂良久...

  金珏道:“还未到我们一定要出手的时候,静观其变吧。”

  ......

  雪域·天崖峰

  神鹫宫叶宫主正带领数百名女弟子御空急驰。

  “莫师姐,前面不是天崖峰么?”赵娇迷惑的问道。

  “少说话,注意警戒,不远就进入沙陀洲、狄戎的交界处了。”莫霜没好气的回答,其实莫霜也不知为何会一直向东飞驰,所以郁闷的很。

  回答完赵娇,她看了眼在前面领飞的罗凤,只见她正也带走询问的眼神回头看着她。

  “究竟是什么事?连罗凤师姐也不知道?”莫霜蹙眉心道。

  罗凤收回目光,看着前面直上云霄的天崖峰,“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莫师妹看样子也不知道!这一直向东是困龙岛海域,莫不是蓝师姐?....”罗凤正胡思乱想,忽然脚下火凤发出声的几声短促的叫声。

  “咦?”罗凤眉头紧皱,这种情况她再熟悉不过?

  “有危险?”她回头看向师傅。

  叶宫主离罗凤不远,她看懂罗凤的意思,随即向她点点头。身后众弟子也放慢了飞行速度。

  罗凤匍匐下身体,用意念和火凤交流。火凤懂会主人的意思,一斜翅膀快速向雪峰南侧飞去。

  .......

  天崖峰,高千丈,地域面积约百里。

  天泓年创立“血刀门”总堂就藏身于天崖峰南侧山脉。

  但此门派做事风格一直不得江湖正派人士的赞赏。

  属流离于“正邪”两间的门派。所以在天治年初,血刀门被雪域另一股大势力“雪山一脉”攻上雪峰殿时,九域千门,未有一门派站出来说话,正派人士出奇的沉默。

  一夜之间,血刀门五百余年基业、就此变成残垣断壁。

  ......

  时隔百年,经常有人来此寻宝。

  每个人都会好奇,女人也一样。

  罗凤不止一次在这残殿游走,“在那个群雄四起年代,血刀门能伫立九域五百年不塌,那么它就一定有过人之处!”罗凤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在神鹫宫修行,她时常会在这逗留一番,只是这几年在残殿里寻了些珠宝之外俗世之物,并无所获。更别提传说的那柄“吟雪刀”和“驯龙手诀”了。

  “火凤忽然发出警觉,莫是又有人在这废墟里寻什么宝藏典籍了不成?”罗凤暗自思量。

  火凤很快就接近了那片在悬崖绝壁曾经的宫殿,如今的废墟。

  罗凤打开神识,四下扫动。

  “咦?没有活物的踪迹呀!?这是怎么回事?”

  火凤这时正在飞越一个比较大的侧璧。角度关系,她看不到前面那侧的情况,火凤速度极快,就在它飞越过去的时候,罗凤忽的发现在一处残角飞檐上站着个黑袍老者。

  只看见他手持一法杖,阴沉脸盯着自己。

  “咦?”罗凤不来由的打了个冷颤。

  “唳!”火凤再次发出一声紧急的叫声,它在空中一侧翅膀,在空中折回。

  ......

  “白雪皑皑的山峰侧,黑点显得十分突兀,雪崖上那人,形如枯槁,手持杖,黑色风衣帽,衣袖上绘画了些奇异的图腾,其肩上站立只全身赤红的鹰,边上蹲着一巨大通体雪白的豹子!

  停立在几十丈外空中的罗凤皱起眉头,“这人到底什么修为?为什么会情不自禁的打个颤抖?那鹰?怎么连眼睛都是红的?是传说中的“赤烈鹰?”还有,这雪白的豹子?莫非是在天泓年间失去踪迹的“追风雷豹”?

  “这人定是不简单,或是师傅辈的成名人物!”想到这,罗凤行个江湖礼道:“在下神鹫宫弟子罗凤见过前辈!不知前辈在此静候我等弟子,所谓何意?”

  黑袍老者眼光如炬,他看着罗凤声音低沉的道:“你就是罗凤?”

  虽然不明老者为何多次一问,罗凤还是给了肯定的回答。

  “罗家山庄罗烈是你什么人?”老者问。

  罗凤:“是我爷爷!罗浩天是家父。”罗凤觉得有必要告诉老者,现任家主的事儿,直觉告诉她。这老者一定是爷爷那辈的人儿。

  “咯咯咯咯...”黑袍老者发出一阵如乌鸦一般的笑声。

  “很好笑?”罗凤脸露怒意。虽然她知道此人不一般,不过自是不可弱了罗家名誉。

  “一点都不好笑!”黑袍老者阴笑的回答。

  “那你在笑甚?”罗凤暗中凝集元气,“九蟒鞭”若隐若现。

  黑袍老者注意了罗凤的“小动作”,他冷笑道:“九蟒鞭?聚九条成蛟化龙锁骨,收火蛟之魂为主料,与天陨石、血灵晶、星辰粉等天材地宝为辅,由北荒最好的炼器大师欧铧子九月有余,炼成可是?”

  罗凤微微惊讶道:“你好像知道很多?”九蟒鞭秘密,九域很少人知道。她皮笑肉不笑的回答,手中鞭也逐渐呈现成型。从种种迹象表明,这老者是敌非友。

  “呵呵!我还知道,当年罗浩天为了得到“血灵晶、妄海铁、火岩钢”还参与屠杀麓洲洛家之事!”黑袍老者阴沉沉的回答。

  罗凤听闻,脸色巨变大喝:“你究竟是谁?”随后,九蟒鞭在空中盘圈,卷起层层热浪。

  罗家山庄参与了屠杀洛家之事,九域多数人是知道的。而事后趁乱卷走了洛家多数灵材地宝此事,只有少数罗家之人知晓。故此,罗凤才有此举。

  “我是谁!?下地狱去问你爷爷吧!”黑袍老者双手虚张,口中喃喃有语!

  天地骤变,四处流云极速滚动涌来,阵阵气流夹着暴风雪肆虐狂扫袭来。

  “嗡!”整个空间一阵轻颤。风停,雪被定在虚空。

  “这是?空间法则?这是归元境修者!”罗凤吃惊道。

  不由她更多的惊讶,她惊奇发现整个区域百丈内的“五行灵气”在急剧下降。

  “这是什么禁术?”罗凤赶忙运气,措手不及的是,她发现自己身躯被股力量压制,既纹丝不动。

  “这,这?这老者是巫师,巫道之人。”罗凤聪慧,立马反应过来。

  “不行,一定要快些打破这禁制之术!迟怕要有性命之忧!”情急之下,罗凤放手一搏,灵脉几大命穴爆射而出,如泄洪之水,狂怒冲击拘束她的禁术。

  只是...神魂中期与归元境的“四神圣元”作比较,如同十万里之遥!

  ......

  罗凤再次运气,调取生命本源去冲击....

  然而....

  “哎!这就是差距,连出手机会都没有吗??”罗凤苦笑抬头看着虚空中若有若无的结界喃喃自语。

  她眼神落寞,看着黑袍老者。

  “难道真要用这最后一招?”,罗凤无奈的想道。

  黑袍老者冷笑,像赶苍蝇挥出一杖。

  虚空一巨大棍影卷起爆音,哗啦啦直接砸来。

  “短短几十息,连师傅出手来救的机会都没有吧?”罗凤想着,准备念诀,破魂舍躯而出。

  嗡!...一声长鸣,接着如块巨铁砸破了结冰的湖面。

  “哗啦啦!...”压制着罗凤那股力量迅速消失不见。罗凤停止掐诀几个倒翻闪现避开袭来的棍影。

  待罗凤止住身躯在几十丈外,她才看清挡在前面救自己的是师傅投来的剑招。

  “师,师傅!”罗凤捂住胸口气喘吁吁的叫了声。

  叶宫主不回身,传音道:“你没事吧!?”

  她看了一眼远处自己乘骑火凤,见它没受什么重伤,望着在虚空的背影小声道:“师傅,我没事!”

  “那就好,你速去和你莫师妹汇合,速去困龙岛助你师姐!”叶宫主道。

  罗凤答应一声,不问事由,再次骑上火凤。

  而在黑袍老者边上蹲坐追风雷豹双目紧盯着远去的火凤,在肩上赤烈鹰也鸣叫了一声看着火凤。

  黑袍老者眼光盯着忽然出现的叶宫主,用手爱抚的摸了摸鹰的脖颈儿道:“去吧!”

  赤烈鹰张开翅膀,快速追随火凤踪影,巨雪豹一纵一跃沿着山牙而下。

  ......

  “你是巫姆歌?”叶宫主不阻止一鹰一豹皱起眉头问道。

  “你就是神鹫宫主叶繁秋?”黑袍老者盯着叶宫主不答反问。

  很少有人知道叶宫主俗家的名字,虽迷惑但叶宫主还是给予了肯定的答案。

  黑袍老者听闻冷笑一声阴沉的道:“我是巫姆歌。”

  “哼!巫前辈早已是归元境修者,您在此对一个神魂境的后人下毒手就不怕天下人耻笑么?”叶宫主冷冷的道。

  “天下人耻笑?当年洛家千余族人被几万大修围困数月,你怎么不说这话?巫姆歌盯着叶宫主道。

  叶宫主眉头紧皱,沉默片刻道:“这些陈年旧事你提它作甚?”

  “只要我巫姆歌、荇儿活着,这事永远是新事!”

  叶宫主道:“洛天荇果真还活着!”

  “是又怎么样?”巫姆歌冷笑,自觉多说无益,他昂首嘶吼,全身几大灵穴洞开,一股淡墨色气息萦绕就欲出手。

  ......

  “呃?这家伙既然真炼到了“四神圣元”!”一声音如雷声隆隆,突兀响起。

  正准备迎击的叶宫主停止了动作。

  在掐诀施法的巫姆歌皱起了眉头,向东边那片云彩看去。

  “铁老四,你这大嗓门性格什么时候能改改?”雪峰下,一干瘦的瞎子,拄个竹棍儿、背着个齐肩小木箱正缓步走来。

  “哈哈哈哈..改不了了.”被唤铁老四那人豪放笑了几声带着询问的口气道:“我说老徐,这货被天地反噬成那样,咋还能修炼到四神圣元?”

  沉寂了半响,“你知道我从来不会因为眼睛看不见而懊恼过。直到我第一次听见说巫姆歌被反噬成了个骷髅状,我就时常变的爱叹气了。”

  铁老四很认真听着徐瞎子的话语,待他说完,他打量巫姆歌片刻,回想到他数百年前的风采,他叹气的说:“看不见,确实挺可惜的。我要是你,可不止会叹气,一定会去撞墙。”他很认真的回答。

  叶宫主都很尴尬,这两人既然自顾自说的正欢,把她给无视了。

  (未完待续)

第二十一章 徐瞎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